金融风暴中的香港金融市场

作者:经济类

打响港元保卫战

在整个东南亚货币大幅波动,市场疲软,人心浮动之际,摩根士丹利插上重重的一刀,其首席分析员比格斯突然宣布看淡亚洲股市,其公司将在港持股的比重从2%降到零。于是在四家大型基金组织的带动下,许多外资纷纷沽货离场。香港恒生指数于10月21日、22日连续两天大幅下挫,累积跌幅近1200点,大约是9%,被当地市场人士形容为小股灾;23日,香港恒生指数最低曾落至9766.7点,跌幅高达1871点,恒生指数闭市时报10426.3点,退低1211.5点,下跌了10.4%,有人甚至认为这一天的跌幅可和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相提并论。排列在恒生指数十大跌幅纪录之首的是被称为“八七股灾”的1987年10月26日,当天共下跌了1120.7点,收市指数为2241.69,跌幅高达33.33%。在过去,港股下跌还有两次令人恐慌的纪录,一次是在1994年1月6日,该天恒生指数共下跌了793.43点,收市报11374.5点;一次是在1996年3月11日,下跌820.34点,收市报13102.73点。而10月23日这一天的跌幅则跃居第二。加上这几日的跌幅,若由今年的高点16820计算,到23日的最低点,共跌掉6397.7点,幅度为38%。上市公司市值,以单日计算,损失了4335亿港元,同8月份市值高峰期的43354亿港元比较,减少了15420亿港元,减幅达三成半。在此同时,富豪的身家亦大幅缩水,香港十大富豪估计共损失超过2100亿港元。由于房地产首当其冲,跌幅较其他股份大,四大房地产富豪身家亦损失最大。总之,持续暴泻,跌势之猛,损失之巨,震惊世界。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次香港股市暴跌的原因大致有四点:一是东南亚货币和股市危机深化,一些以东南亚投资为主的基金又要应付客户的赎回,较易套现的港股,便成为沽售的目标;二是美股连大跌,对港股构成心理影响,担心本周美股再跌,继续会对港股形成新的压力;三是汇丰银行调高新造的楼宇按揭贷款利率,令投资者忧虑物业市道再受加息的影响;四是港股在跌破250日平均线后,出现较大的跌幅,技术性表现欠佳,一些走势派继续出货。

为了避免港元受到狙击,提高炒家成本,香港金管局宣布,将不再采用6.25%的官方贴现率向那些借款过多的银行提供资金,而是要根据情况以惩罚性的利率来调整资金。这一决定导致银行同业市场利率骤升。至23日已上升250%,接下来的几天里,曾飙升至300%。银行间拆息亦上升。在23日这一天,一个月期的银行拆息为37.28%,而前一天是10.6%;一个月期的香港银行拆息达47.5%而,前一天是10.71%。面对这种再投资价格的猛涨,以香港汇丰银行为首的的各主要银行都宣布它们的银行基本利率将提高0.75个百分点,即由8.75%上升到9.50%。在这样的情况下,投机者趁机兴风作浪,冲击港元。而投资者面对银行加息,忧虑港元受到冲击,加上外资基金一起减持港股,大市于是失去信心,一泻不止。

在8月中旬,香港金管局也是通过抽紧银根,扯高同业拆息击溃投机者的。提高金管局对银行的贷款利息,迫使银行把多余的头寸交给金管局,让那些借钱沽港元买美元的投机者面对坚壁清野之局,并在极高的投机成本下望而却步。故在很短的时间内,使港市恢复平静。而以基金形式活动的国际金融大鳄,往往借助于国际金融事件发难,特别是利用美国股市伤风而造成香港股市咳嗽的情况寻找战机。而在狙击之前,他们已经在营造升轨过程中暗中沽出期指,形成“低水”格局,同时也利用场外期指合约手法,掩饰其狙击部署,使其狙击来势如暴风骤雨。他们明知港元汇率很难撼动,但攻港元汇率乃为引起同业拆息高企效应,从而唬吓中小投资者,使之进入沽货行列。佯攻港汇,乃为在炒期指中斩获。而这一次,投机者炒作目标已非港元本身,而是在炒银行拆息,但后果一样在冲击香港的金融体系。此外,正如曾荫权所说,一些“二流分析员”是与炒家相随相从的,在大市处于敏感时,四处散布有负面影响的言论。

此次香港金管局除了扯高息口以支持港元汇价外,还动用政府储备金不断在外汇市场上沽出美元,买入港元,巩固汇率,同时还游说各上市蓝筹公司,趁蓝筹股被国际炒家超卖打压,实际价格被低估之际,用低价大量吸纳蓝筹股,把恒生指数抬上去;另一方面则在期货市场上大量买入期指合约以支持香港股市,因为国际炒家很可能在10月期指合约平仓时,由于淡仓过多并遭遇夹仓,造成严重损失,从而知难而退。金管局于10月21日、22日,当港元现货处于7.75水平时抛售美元干预,而当港汇刚喘定时,于24日又补仓平盘。有消息说,金管局已投入了30亿美元的储备金。

为配合反击措施,特区政府工商界人士还发动了舆论攻势,金管局特地发表文告宣称香港外汇储备截至9月底高达881亿美元;特区政府高层与香港金融、商业界的代表人物纷纷在不同场合发表讲话救市;正在英国访问的行政长官董建华离开伦敦前强调,特区政府有极大的决心维护联系汇率,香港利率高涨对股市有影响,但各间上市公司基础良好,调整只是短期的;财政司司长曾荫权、财经事务局局长许仕仁一起会见传媒,重申维持联系汇率是港府首要目标,为了这一目标而导致利息飙升,属无可避免;政务司陈方安生则呼吁所有人“保持冷静”。她说,香港受到区域金融波动所影响是难免的,最重要的是香港经济基础因素仍然强劲,政府也有绝对的决心捍卫港元;曾荫权否认香港目前股市的状况是“股灾”,强调港元目前已是处于历来最强水平;香港总商会发表文告声明支持联汇制度 并呼吁金融市场中人冷静思考,重新检视香港经济根基,从而稳定市场;香港银行公会主席林纪利说,银行隔夜同业拆息急升,反映市场混乱,明显是有投机者再次冲击港元,但香港经济基础稳固,相信市场会在一个星期内恢复元气。

在具体对付投机者方面,金融管理局局长任志刚指出,金管局在市场的活动是十分有效的,由於前几日许多人“空”港元买美元,近日来他们已无港元,结果,只有将美元售出买回港元,令到港元汇价强,港元弱势情况已完全改变过来。曾荫权指出,炒家要炒港元要有港元在身,击退炒家後,炒家无港元要“扑”港元补仓,在这情况下,由於香港经济根基好,无甚弱点,很难相信炒卖活动可以在高息下维持长时间。

港股开始强劲飚升,主要是有中资及本地资金入市,24家篮筹 红筹上市公司从市场回购股份,推动大市上扬。中国电信日重上招股价以上水平,也产生一定刺激作用,令红筹、国企喘定并作反弹,加上国内地减息亦成大市上扬的题材,期指又被挟仓高水几十点,这些因素均令恒指急速反弹。香港股市强劲反弹,港元汇价也恢复稳定,金管局还在买卖港元过程中获利,没有像其他东南亚政府那样大大耗损外汇储备,为此,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大赞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及其同僚把这次汇率危机处理得“实在值得激赏”。董建华认为,特区当局这次反应快速,向市场发出了强烈讯息,表明香港的经济基础良好,经济状况与其他货币贬值的东南亚国家有所不同,投机者以为有机可乘,但慢慢会知难而退。

但香港特区政府所作所为总的说来是一面设防。即用高息救汇,息口达25厘。从理论上讲,在这个利息水平上,是无人敢再借入港元在股市上进行沽空,因为以高息沽港元,风险极大。然而沽期指则未必是这样。例如,一张期指一般可赚3000点,这样有15利润可计,而这15则可转而以25厘息三个月期借入250万港元。如果沽买了10000张期指,即可借入250亿港元,从而能够伏兵三个月来冲击港元。在这三个月内,或有机会得手,或续沽以待战机。而特区政府维持高息在时间上有限的,用当局的话说,是暂时的,投机者赚取期指的机会则是无限的。从这次的情况看,国际炒家和大户将倾力炒低股市到10000点之下,企图从期指市场获利。所罗门证券商在27日就大手沽低期指。据分析,那些未能在炒卖港元中获利的国际炒家,目前企图在期指市场中收复失地,而炒低期指套取利润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集中火力抛售恒生指数的成份股,其中不少是金融股和地产股。

香港多位权威学者预言,已经在手上积累了不少10月份期货指数合约的国际炒家,并不会由于港府采取的捍卫汇率措施而被完全打跑,而是会一再重来,直至他们碰到严重损失而觉得香港政府不好惹,或者香港的汇市、股市不再有吸引力为止。

港府只在外汇市场挽救港元固定汇率的措施,本身是不足以打退国际炒家的,因为手上同时持有大量港元和期指合约的国际炒家,并不恐惧手上沽出大量港元以换取美元时出现的损失,反而会由于港府提高银行利率捍卫汇率后而引起的股市大跌而获得厚利,每下跌恒生指数1000点便可在期指合约到期平仓时,每张合约赚港币50元。换言之,国际炒家在玩“两面包抄”的战术。总而言之,后面必定还有恶仗。

 

由香港刮起的跌风席卷全球

香港股市暴跌后,10月27日立即在全球引起联锁反应。

在纽约,道一琼斯工业股票价格平均指数下跌点创了日跌点的最高纪录,在交易自动停止前下跌550多点。这项指数下跌554.26点,跌到7161.15点,下跌7.2%,是从1987年10月26日以来最大的日跌百分比,但是离黑色星期一的22.6%还差得很远。

在亚洲,东京的股票价格平均指数下跌325.38点,收盘时跌到17038.36点,是两年多来的最低点。韩国股票交易所的主要指数下跌18点,收盘时跌到五年来最低的530.47点。主要因素是韩元同美元的汇率下跌到942.9韩元兑换一美元,而上星期五(24日)收盘时为929.5韩元兑换一美元。台湾股票交易所的加权指数在收盘时下跌56.51点,跌到7662.53点。

在欧洲,欧洲主要股票市场27日也纷纷大跌。伦敦《金融时报》指数收盘时比上一个交易日下跌了2.61%,跌至4840.7点。法国股市下跌幅度更大,为2.79%,跌至2800点以下,是今年6月25日以来的第一次。德国法兰克福股票市场暴跌4.24%,收于3879.12点。欧洲其他股票市场也纷纷以绿盘报收。华沙证券交易所的股指暴跌。在该交易所挂牌的150家公司中,有14只股票的价格跌至一年来的最低点。大盘指数下跌了3%。俄罗斯企业股票牌价今天下跌了6-8%,一些股票的价格已接近最低点。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股市28日开盘就急剧下行。澳大利亚股市开盘五分钟跌了93.4个点,下跌幅度达3.8%。新西兰股市跌得更惨,到中午闭市时暴跌了249个点,跌幅达10%。

墨西哥证券交易所受亚洲股市影响而下跌9.98%。这次墨西哥股市下跌是1989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在1995年1月10日的金融危机中,一天内股市的主要指数下跌幅度为6.32%。

从香港到华盛顿,各地的金融当局都已避免跳进股市的混乱之中,同时重申它们的经济是强劲的。“强劲”,“稳定”,“健康”: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的部长和国家元首都先后站在记者的话筒前面,努力要使神经紧张的投资者相信,经济情况是好的,最好的办法是坐着静待事态的发展。

德国财政部长魏格尔说,亚洲市场“非常需要”纠正,但是,德国和欧洲的“基本因素”仍然十分有利。

在巴黎,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卡恩在这一天开始采取抚慰股票市场的做法,他告诉持股者们说...(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金融风暴中的香港金融市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