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惊变

作者:经济类

韩国金融市场乌云密布

受东南亚金融风暴的影响,韩国金融市场上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似乎就要来临。9月22日金融市场发生了动摇。这一天起亚集团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协商解决4个系列企业的问题。对此反应最敏感的是证券市场。22日这一天,综合股价指数下跌至667.19点,比前一天下跌了11点,为半年来的最低点。股票价格其后不断跌落,综合股价指数很快跌至640点以下。

与证券市场一样,外汇市场和资金市场也出现萎缩。在外汇市场,抢购美元之风愈演愈烈,每个人都在起劲地购入美元。某大企业负责资金的人士以嘲笑的口气说,“政府虽然在阻止美元抢购风,但那是可笑的事情”。

7月14日起亚集团成为防止破产协议对象后,当天韩元与美元的汇率为890元兑1美元,而在2个多月后的9月25日,韩元与美元的汇率跌至913.7元兑1美元。这样的汇率是国内外汇市场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

这之后,韩元持续暴跌,证券市场股票抛售风愈刮愈烈,外汇市场美元供不应求,各种贷款利率急剧上升,导致韩国金融市场剧烈动荡。韩国政府对此焦虑不安,社会各界反应强烈。韩元下跌始于今年10月份,至11月19日已跌破1000韩元兑换1美元的心理大关。20日,又跌至1139韩元兑换1美元。目前,韩元比去年底已贬值约35%。为了稳定金融市场,金泳三总统调整了政府经济班子,并在一系列紧急措施未能奏效后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援助要求。22日,金泳三就当前的国家经济形势对国民发表特别谈话,解释了目前的困难以及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请求援助的原因,呼吁社会各界同舟共济,消除危机。

 

韩国经济在去年就开始恶化

韩国经济在1996年形势就开始恶化了。半导体价格下降80%,这是事出意外的一系列打击中的第一次打击,联合大企业的利润大大地削减了,除了像三星、现代以及lg(前lucky goldstar)等公司一样,并且还在钢铁、汽车、电子、化工等工业部门引起连锁式冲击效应。据三星公司报告,1995年利润为25000亿南韩元(30亿美元),1996年的利润下降三分之一。钢铁业是韩国经济的主要支柱之一,现在却面临着严重问题。1997年1月24日,韩国第二大钢铁制造公司,韩宝钢铁公司,因无力偿还3万亿元的贷款,已被四家银行接收。银行还须提供临时额外资金来弥补世界第五大钢铁联合企业的亏缺,但该公司的长期远景以及银行本身的短期金融周转情况,都值得怀疑。韩宝在韩国各大联合企业中,以资产总额而言,名列第14,如按年营业额而言,名列第18;但目前该公司因历史上最大贪污案件而成为韩国最大的破产公司了。有消息说,金泳三的儿子也卷进了这个案件。与此同时,经合组织最近预计,在新、旧世纪交替期间,全球钢铁业将会出现生产过剩,并对中韩两个扩大钢铁生产计划的雄心提出了批评,因此,韩国政府已取消了现代集团提出的建立新的综合性钢铁厂的请求。韩国1996年的贸易逆差为200亿美元,是前一年的两倍。逆差的原因,包括有进口原油来维持每年能源消耗量增长9.8%,制造工业品的进口不断增长,在汽车业部门同日本的贸易逆差达6.57亿美元。有谣传说,第三大汽车工业联合企业三星,即将接管排名第七的双龙公司,因为后者的亏损直线上升。尽管建设工程还在继续发展,但汽车业的破产率已从1995年的1.9跃到1996的6.6%,在2958个注册公司的名单上,已有196个宣布破产。由于日元的疲软,导致韩国制造工业品更少具有吸引力,并使南韩元对美金的比值下降10%。韩国股票价格指数(以下简称股指)正在下浮,损失300个百分点,等于1996年股票值的三分之一,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积存的国外投资额现已销完。从国际层面来说,1996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仍为6.8%,但存在着普通货膨胀问题,预计1997年增长率仅为4.5%。

 

败絮其中的家族企业

《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全球投资研究顾问公司独立战略的董事经理戴维·c·罗奇的文章预言:韩国经济注定要恶化。文章说,韩国由海外资金融通的非生产性资产,数量之多属于亚洲之最。银行部门的不可靠程度,在东南亚市场区仅次于泰国。资产的投资回报率与资金成本差距之大,几乎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来得多。危机注定会恶化。韩国陷入这个困境的原因,说明了为何要摆脱难上加难。结构是由战争威胁或战争所造成的经济体,亚洲共有三个,韩国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是台湾和日本)。战时经济是以封闭的模式为基础。在韩国经济自给自足的引擎里,燃料是大量国内储蓄和贸易盈余。那意味着消费人的选择机会被剥夺了,非储蓄不可。储蓄流入银行,银行剥削存户来给工业提供廉价资金,以便生产出口货。由于资本市场不开放,储蓄者别无出路。韩国的情形跟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不一样,工业公司仍然属于家族所有,而且由家族管理。国家则指示银行提供信贷给指定的经济部门,从而通过银行控制企业经济,影响广大的保护主义使国内出现不了竞争,粮食因而可以自给自足。没有竞争意味着,国内物价可以不断提高,以便津贴出口货价格。这一来就造成一般家庭始终贫穷,企业则富裕,出口货价格有竞争力。这个模式使韩国富起来,35年来一直收效。可是世界变了,韩国却依然故我。冷战和极权主义的结束,意味着不光是政治自由而已。经济方面的影响是带来全球性沟通,消费人有机会选择。在韩国,这意味着时髦进口货比过去多得多。韩国出口的缺点是太集中发展几个部门,主要是钢铁工业、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和化学品工业。出口贸易因而受到剧烈的周期变动和经常出现的生产力过剩的打击,也受到工资较低的东亚国家竞争加剧的影响。韩国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之后,不得不解除金融限制和其他限制。优质进口货使国内物价和成本与售价的差额受到压力,结果造成了大规模的剧烈竞争。到1996年,最大的20家韩国挂牌公司的资产投资回报率是3%,借款平均成本则上升到8.2%。负债与产权比率平均是220%。股本收益率0.8%。许多公司自然停止还债。实行真正的改革希望很微。韩国工业产值的三分一,如今依然是来自规模最大的30家属于家族所有的工业公司,三分一的总投资也如是。这些公司成了社会上持异议的人们的注视焦点,人人都憎恨它们,包括公司的雇员。韩元疲弱,只会加重外债负担,从而使局面更糟。韩国银行与金融界的信贷总额等于国内总产值155%,在东南亚市场区高居第三位。加上企业界未偿还债券,则等于国内总产值近200%。银行放出的房地产贷款占贷款总额25%,比印尼和菲律宾的水平高得多。韩国公司和银行如果能赚钱,使资产能重新流动的话,这一切问题也许都能解决,但它们就是做不到。在亚洲国家之中,韩国企业部门的获利能力是最低的——这显示出了问题。韩国需要对外来投资者比较友善,需要放松对国内经济的管制,使它们受到竞争的刺激。它应当缩小大企业的规模,那会使生产力提高。它也需要重组欠债太多的银行制度。看来韩国并不想自愿这样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许应当介入,在发生大灾难之前,大力推动政界人物这样做。可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拯救泰国和印尼之后,资金还够不够多?

 

韩国金融危机加深 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冲击下,韩国的金融市场还出现急转直下的形势,继财长姜庆植丢官后,新财长林昌烈上任后表示韩国不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的援助,导致韩国元在猛烈泻跌,整个国家的金融状况陷入混乱的境地。韩国中央银行决定由11月20日起把每天汇价的波动幅度由2.25%提高到10%,想不到第二天就把10%的幅度跌个精光,兑美元的汇价退到1139元的新低点。韩国金融市场的表现,完全打乱了韩国的经济秩序,并且将带来严重的后遗症,如果局面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对周围其他国家还将产生连锁性的影响。尽管韩国的经济存有潜在的问题,经济分析家还不断发出警告,可是,鉴于韩国政府一直对前景表现出充足信心,出现的金融市场大震荡的确令人感到愕然,形势的恶化,更促使外国投资者大量外撤,加速了韩国元的跌势。在8月间,韩国元兑美元已比今年初下跌了7%,在当时,一般认为这应是对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自然反应,然而,自那个时候起,韩国元从1美元兑900元水平一路下滑,到本月间终于跌破千元大关。在这个过程中,韩国财政部始终对事态的发展表露出很有信心的态度,不相信韩国元会跌到1000元以外,强力批驳悲观预测韩国经济的传媒。而今一切事实的发展却正好和官方的预测相反,导致人们对韩国政府的施策信心殆失。韩国是四小龙之一,经济起步得早,现在已晋身发达国家,是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成员,从各方面来看,它的经济底子都比发展中国家稳固,更能经得起风浪的冲击。可是,如果过去大家所看到的是金玉其外的话,那么,现在露出的败絮就可能预示恶劣情况的出现;因为韩国的经济规模很大,是世界上排名第11位的经济体,它的经济势力等于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总和,这样庞大的一个经济体发生问题,不言而喻的,所产生的冲击将会更大。韩国发生金融危机,可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特别是韩国的金融政策,是直接造成今天所面对的恶果。韩国政府为了扶植大企业,经常积极敦促它的金融业无节制的提供贷款,以致资金未能用在有效的营运方面。在不善利用资源的情况下,不少财团因而倒闭,导致银行的呆帐剧增,据官方数字,银行的呆帐约占总贷款的16%,达507亿美元,但外界估计,其数字是远比此为高。另外,韩国的工运势力强大,导致工人的薪金增长快速,过去12年来上升了五倍,削弱了企业的利润和竞争力。最令人吃惊的是,日前反对金融改革法案最力的,竟然是中央银行的雇员。韩国发生的危机,是源自于东南亚金融风暴,整个事件的发生,正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自风暴在泰国引发之后,所产生的信心震荡已波及全世界,当然,经济状况良好、金融体制健全的国家,都能经得起冲击,所受到的打击较小;至于体制上有缺陷的,其弱点都现形了,而且无可避免的要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或许可以这么说,这次的金融风暴是一次清洁运动,它是对所有藏垢纳污体制的一次大清洗,对经济的长远发展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韩国外汇储备逐渐枯竭

香港《亚洲华尔街日报》1l月5日发表题为“韩国的外汇储备情况越来越令人担忧”的文章言:韩国软弱无力的金融部门遇到的严重问题越来越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所带来的风险可能越来越大。目前最大的风险,简单他说,就是韩国硬通货的数量将不足以保护韩元以扶持濒于倒闭的银行和偿还它的海外债务。韩国中央银行说,它有30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分析家们说,它已把其中的一部分用来扶持韩元,具体数目不详,估计在20亿到200亿美元之间。此外,政府已承诺将保证偿还本国银行拖欠的国际上的一部分债务。而最为严重的是,由于到期的短期贷款和变为呆帐的贷款越来越多,因此韩国政府将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才能使脆弱的金融体系正常运转。虽然陷于困境的韩国经济同东南亚的经济有很大不伺,而且比它们发达,但它却陷入了类似的恶性循环中。短期债务的负担越来越重,而且其中主要是外币债务负担。这给韩国货币带来了很大压力,今年韩元贬值12%更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偿债危机。外国投资者纷纷抽身,而韩国公司和个人竟相换购美元,从而使得股市低迷,货币进一步贬值。由于找不到明确的解决问题..(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南韩惊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