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危机

作者:经济类

九十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增长的反常状态

在1984至1991年的11年中,日本取得了年平均速度4.58%的经济增长。这在发达国家中是首屈一指的。进入九十年代时,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先后触发了最新一轮的周期性经济危机或衰退。按年度划分,美国进入危机最早(1990年),复苏也较早(1992年),高涨时期也持续得相对长一些。西欧加入危机比美国晚一年,危机持续的时期比美国要长(1991至1993年)复苏与高涨十分短暂,眼看着现在又要进入新的衰退了。西欧的经济学们干脆将九十年代以来这种独特的现象称之为“增长衰退”,颇为不少美国的经济学者们所认同。无论是七十年代的“滞胀”,还是九十年代的“衰长”,在我们看来,都是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在六十年代与七十年代之交,由于战后经济增长“黄金时代”的终结,而引发的具有普遍性的重要经济特征。日本比西欧进入危机又要晚一年(1992年),自那以来它的表现竟一蹶不振。1992至1995年,日本经济的平均增长速度跌到了1%以下;投资率头3年连续下降,1995年则几乎是零增长,因此,当着北美和西欧都先后以九十年代初的一轮衰退中复苏过来并即将跌出景气状态的时候,日本经济却脱离了世界性经济周期波动的同步性,仍然陷在萧条中苦苦挣扎。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日本经济九十年代以来的反常状态。它曾使许多西方经济预测家们跌破了眼镜。诺大的一家英帝国银行——霸菱集团,也因其驻新加坡的一个交易员在日经指数期贷合约的投机买卖中,错误地把巨款压在了日本经济波动的国际同步性上,而最终导致200多年历史老牌银行的破产。人们也许还记得,刚迈入九十年代时,日本是唯一的一个在各级政府财政结算总额中(包括社会保险费用在内)有盈余的发达国家。在此后的萧条岁月中,从1992年夏至1995年秋,日本政府已制定与实施了7个刺激经济成长的扩张性财政支出计划。其花费累计共达14.2亿日元或9600亿美元,约为日本gdp的14%,其中已拨付6540亿美元。预计1996年日本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将占gdp的4.2%,比美国还将高出一倍多。与此同时,日本中央银行将贴现率从1991年的61%直降到1995年第四季度的0.5%,实际利率已接近零。日本政府4年来使尽了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开出的关于反危机宏观调节的所有解数,既大规模地增加公共开支与消费,又大力推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无怪乎西方有人把这一时期的日本经济,称之为“检验主流学派宏观调节理论最理想的实验场所”。然而,日本经济走出萧条的再起动却一拖再拖,与付出的代价和期望相比,差距遥遥甚远。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虽然日本“拳头”产品部门的出口量占该部门生产量的比重一般都在近50%以上,但从整体看,日本进出口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并不高,只不过20%多。因此,日本经济停滞的主要原因应当首先从其国内经济出现的问题中去寻找。日本银行的运行状态,是决定日本经济命运的神经中枢。这当然是与当代西方经济中,银行消费信贷已成了支撑国内市场社会消费购买力的主要条件分不开的。然而更为重要的是,战后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是靠政府产业政策“行政指导”下的银行融资促成的,它远远超出了私人资本积累所能达到的速度和规模,也造成了日本企业不同于欧美其它发达国家企业的高资产负债率。后者的企业负债率在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之间,而日本企业资产的70%依赖于企业外部的融资,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企业直接发行的债券与股票,仅占次要的地位。日本法人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更高。九十年代以来,日本银行业累积了巨额的呆帐。这给在企业个数、雇工人数、产值和销售额都几乎占其国内总额大多数的日本中小企业的发展,带来了严重的困难。据日本民间信用机构的调查,目前日本银行至少有80万亿日元的呆帐,其中有半数以上估计是无法收回的坏账。西方金融界也认为,日本银行业呆帐总额可能高达6500亿至8000亿美元,为美国金融机构问题最严重的1990年前后呆帐数目的三倍。在日本大和银行纽约分行亏损11亿美元从事美国国债券交易的欺诈行为曝光之前,日本大藏省曾公布过它自己对银行呆帐总额的估计。总数约为4900亿美元,其中坏帐在980亿至1470亿美元左右。美国利用大和银行事件,沉重地打击了日本银行在国际金融界的地位和信誉。为了重建日本银行业的国际形象,1995年11月大藏省正式公布了据称是严格依据日本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的报告而统计出来的有关呆帐总额的最新数字。截止1995年9月,日本银行业的呆帐总金额为3670亿美元,其中坏帐额1796亿美元(约为1994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3.9%)西方金融界许多人对这一数字仍持怀疑态度。日本银行的巨额呆帐,是八十年代后半期国内泡沫经济盛行的产物。由狂热的证券投机和房地产投机造成的虚假繁荣,是市场泡沫经济的一般特征。八十年代中期,日本政府将公共公司和长期严重亏损的国营铁路私有民营化的措施,是引发泡沫经济的直接原因。当时每股帐面价值五万日元的公共公司股标,被政府以20倍的溢价向私人抛售,进而在股市上炒至300万日元一股。东京股市迅疾掀起了一场空前的投机浪潮。许多公司争先发行新股上市,在短期内攫取丰厚利润后,又重新投入股市购买其它公司上市的增股。日经指数在八十年代后期一度升到40000。许多投机者在37个月中获得百分之百以上的暴利。狂热的投机风潮崩盘后,日经指数接连重挫,1995年7月跌至14000的谷底。在证券投机风潮的浪尖上,国营铁路的私有化火上加油,又触发了一场空前的土地投机浪潮。原为“国铁”所有的土地,被房地产公司和住宅建筑公司等一次次地倒手炒卖。银行则向土地投机商们毫无节制地提供贷款。一时间大都会地区的地价成了世界上最昂贵的地产,每3.3平米高达一亿日元。土地价格的暴涨,顺着铁路沿线迅速向中心城市的外围和地方市镇漫延,使从事实业的企业无法在经济上承担,许多老年和低收入的房客成了无家可归者。八十年代后期涌入日本房地产业的银行贷款中,积累至今共有50万亿日元(约合4000多亿美元)成为呆帐。在泡沫经济盛行期的日本,两股投机浪潮相互推波助澜,愈演愈烈。土地投机攫取的暴利转手投入股市,股市上赚得的资本收入再用来买卖土地。甚至连日本制造业部门的公司企业也大规模地卷入到这场一度被称为“高技术融资”的投机大风暴中。据说丰田汽车公司当年在该项“高技术融资”名下的收入,竟一度超过了其来自汽车制造业的收入。正当日本变成了大赌场,巨额游资横冲直撞、到处寻找牟取暴利的投机场所的时候,日元因日本日益扩大的外贸顺差在美国与西欧的压力下大幅度升值了。它为冲昏了头脑的日本金融业提供了难逢的良机,他们随即大举进军美国的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越出国界的滚滚日元不尽而来。时至今日,当年日本金融骄子在美国置下的猎物网中,已损失了3200亿美元的资产。

 

大企业破产风云

一家私营的信贷研究机构11月中指出,日本企业今年10月的破产宗数创11年来的月份最高记录,但这些公司的负债却比去年同期减少65.1%。帝国数据机构的每月调查报告说,10月份无力偿债的公司增加20.4%,至1614家。这是自1986年10月以来破产公司首次超越1600家。10月份的负债总额是4769亿日元,比去年同期减少65.1%。然而,1月至10月的累积负债总额却高达92670亿日元——按每年的首10个月计算,这是历来最高记录。

日本国际贸易部渡野边秋认为:“从日本企业行情看,日本经济前景没有什么可以令人乐观的东西。我们无能为力,只能为此而担忧”。他说,前些时候在汽车和家电工业进行的生产重组,现在已经扩散到相关的企业和原材料工业。他认为,目前已经看到生产重组带来的实际成果。渡野边秋说:“当然,我不认为经济会突然滑坡。我认为,日本经济的基本倾向是在复苏”。日本今年有许多大企业经营失败,其中比较着名包括八佰伴日本公司(yaohan),以及因为80年代日本房地产带动的泡沫经济消失后造成的巨额亏损而破产的大型建筑公司东海兴业(tokaikogyo)等。日本三洋证券也列入长长的宣布破产的公司名单中,它成为日本在第二次大战后第一个宣布破产的上市证券公司和今年宣告破产的第八个上市公司。日本仅在今年第二与第三季度倒闭的各类公司有7988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1%;所涉及的欠帐有6亿日元。这是日本历来最高的半年坏帐数额。日本东京一家私营研究机构的高级研究员黑田六郎说:“我认为在本财政年度内,这个数字还可能增加到10万亿日元,将超过创记录的1995-1996年度”。他说,更加糟糕的是还有一些上市公司可能在明年三月前宣告破产。日本wako经济研究所的分析员松下广城说,在日元疲软和出口增加的情况下,日本大企业的盈利在过去两年中连续获得两位数的增长,本财政年度看来大概只有5%的盈利增长率,大大低于该研究所早些时候预测的10.4%。日本大型企业还受到东京股市长期熊市的打击,上星期代表225家上市公司业绩的日经指数跌到了过去两年来的最低点。日本富士研究机构高级经济师高城正郎(译音)认为,日本经济已经走下坡了。他说:“我相信经济已经走下坡了。我们要看到面前将会出现更多经济问题”。他认为大公司、特别是金融公司和建筑公司至今还深受80年代泡沫经济之害。不过他说,如果经济形势保持目前的状态,那么公司破产不会一下子剧增的。而失业率将会恶化,今后两、三年内将从目前的3.4%,上升到5%和6%。

七年前经济泡沫遗留下的坏帐包袱

日本经济至今仍无法摆脱泡沫经济破裂的阴影。日本在80年代有过所谓高速经济增长的时代,甚至独领风騒成为经济发展最为迅速的国家,不仅累积了大量的外汇盈余,还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债权国。这个暴发户般的“经济大国”,还夸下海口要把整个美国都买下来。日本的高速经济成长,后来证明,很大程度上是个泡沫经济现象,因为一度上升到39000点的日经指数,经过91年泡沫破裂的打击,从此便一路往下滑落,竟曾跌到15000点的危险水平;高窜的房地产价格,经过6年的连续下降,目前还已经打回原形。而日本经济至今依然萎靡不振,原因就是它至今还无法摆脱泡沫经济后遗症的震荡和腐蚀。泡沫经济使房地产价格疯狂上涨,使股票价格节节上升,还使金融体系无止境的膨胀,而工商界眼看股票和地产可以点石成金,还就纷纷放弃原本从事的“实业”,一窝蜂改行去搞迅速发达的“虚业”。泡沫经济破裂之后,首当其冲受到严重打击的,当然是投机房地产和炒热股市的暴发户,以及在旁推波助澜的金融机构,就像“盛宴”之后必然留下大堆垃圾那样,坏帐就把日本的金融机构压得喘不过气来,还把过度扩展的日本建筑业搞到摇摇慾坠。目前日本国内最担忧的事情,一是金融机构的接连倒闭,二便是综合建筑公司的“骨牌效应”了。日本经济迟迟不能复苏,股市一蹶不振,金融与非金融机构纷纷倒闭,显示日本经济确实已经病入了膏肓。日本经济的黄金时代确实是过去了,但是就此断定日本经济即将崩溃,则是个重大的判断错误。因为,使日本经济陷入今日困境的罪魁祸首是泡沫经济,还就是推动全国搞“虚业”的结果,而构成日本综合国力基础的“实业”,还就是日本的制造业,至今还完好无损,而且坚守岗位,如汽车制造业、电器和电子等工业,还继续为日本赚取巨额的外汇,因而..(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日本危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