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家和地区如何应对金融风暴

作者:经济类

制定全面金融改革计划  
  

10月14日泰国政府通过了一项进行全面金融改革的一揽子计划,该计划是为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了大量紧急财政援助后恢复金融稳定,使经济进入长期的恢复阶段。
  

计划包括成立负责对境况不佳的金融机构进行监管的金融改革署和接管坏帐的资产管理公司,并要修改法律,这样当局就能在出现危机之前干预金融机构的管理,而不是在情况变得不可收拾时让它们暂停营业。
  

泰国中央银行已经让58家金融公司暂停营业,并命令它们提交重新振兴公司的计划。根据新规定,金融机构可以被命令划销现有股东的注册资本中的呆滞资产,然后再通过发行新股来增加资本。当局还可以命令公司撤换其主管人员,强迫现有股东接受新的合作伙伴。财政部长塔农?比达亚说,对达到新规定的违反贷款标准的金融公司,政府计划根据一揽子计划的规定减少它们的税务负担。政府还将鼓励没有被停业的金融机构筹集资本,并且禁止它们分红一年。外国投资者将被允许在被监管的金融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可能最多达到100%),但是其股权,通过出售,在10年以后必须降至49%以下。  
  

 
  

先要恢复人们对经济的信心   
  

泰国新首相川吕沛说,他很关注泰国铢汇率浮动和货币流通的问题,不过,他首先要努力恢复人们对泰国经济的信心。他说:“我希望在即将开始的首相任期中,能够恢复人们的信心,从而制止资本外流,并解决货币流通的问题。一旦我们成功地解决了这些问题,我国的经济,特别是出口业,就会重新得到振兴”。当川吕沛被问及,他在任期的头3个月希望达到什么目标时,他说:“我主要关注的问题是:汇率不稳和缺乏货币流通”。他补充说,在泰国铢汇率稳定之后,石油的价格就会下降。他说,他很清楚,全世界都在对泰国进行负面的报道。“……我预计,一旦我们解决了短期贷款的问题,商界就会恢复信心,从而为重振经济铺平道路”。 ?

从金融管制转为金融监督  
 
副总理李显龙准将11月4日在新加坡自动报价股市庆祝成立10周年的晚宴上,宣布推展新加坡金融业的新策略,以致力求取创新,扩大业务空间,并鼓励金融界准备接受未来更大的风险和挑战。其策略重点为:从严格管制转变为监督,以让金融界充分发挥它们的潜能,争取发展机会。李副总理说:全球金融业正在进行迅速的改变和动荡,游戏规则在改变,“玩家”也在改变。世界贸易组织目前在商讨成员国开放金融业让外来机构参与,这将加速一个已经在进行的过程。促使这些改革的第一个推动力是科技,特别是资讯和电信科技。这些科技允许金融机构推鲂碌牟酚爰记桑蕴桌谐。╝rbitragemarkets)和管理风险,以及推行新的分配管道如电子银行服务。它们允许,甚至是大力鼓励金融机构制造大规模的经济效益并环球化,以便生存和蓬勃发展。科技正在跨越地理、工业和管制的限制,市场正在环球化,市场交易时时刻刻在全球各地进行,资金在世界上几乎每个角落的市场和金融工具进出。促使改变的第二个推动力是激烈的跨国界竞争。科技和管制条例放松促成了这个情形,也使全球的金融系统更有效率地操作。金融机构不再受政府管制和进入市场的壁垒的保护,也因此不能再垄断一个地区的市场和从经济租金(economicrent)赚取丰厚的利润。由于金融市场上出现新的企业资金来源和新的个人存款管道,因此银行正在面对更强烈的竞争。银行的传统功能   
——收取款项、贷款以及从利息分配中赚取利润   
——已被分配给不同的机构,让每个机构更有效率地并在减少利润的情况下执行这些专门的功能。在美国和欧洲,互惠基金(mutualfunds)已显著增加,因为更多人已将他们的退休存款转进这些基金,以便赚取比银行存款更高的长期回收。与其向银行贷款,各个企业正通过逐日复杂的方式在资本市场上筹集资本。此外,诸如抵押贷款的银行贷款已证券化,使它们不出现在资产与负债表。金融机构已发现它们的竞争对手不只是在街头对面,而是在全球各地。在美国,电子股票经纪如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schwab)已经在网际网络上,以平常四分之一的费用进行股票交易。软件公司如微软公司现在也提供网上交易服务。金融机构正在不断致力于提高效率和减低成本。它们正在削减利润,尤其是在银团贷款(loansyndication)和包销(underwriting)等传统活动,以及在证券交易方面。这促成了一连串的合并、收购和企业重组的浪潮,而欧美和日本的金融机构更广泛地出现了这个现象。商业银行跟投资银行合并;保险公司已在收购证券公司。这些整顿将造成新的巨大“玩家”崛起,它们享有经济规模、市场权威、足以让它们控制整个区域的资讯科技能力以及专门知识,或者全球性的专门服务。由科技推动的新策略、竞争的提高以及环球化也促使金融活动结合在更少数的主要中心里。在欧洲,伦敦已经超越苏黎世、法兰克福和巴黎,成为最卓越的金融中心。在伦敦市内和周围地区,有60万人在金融业或相关的行业工作。它不是一个属于英国的工业,而是一个环球性、世界性的工业。这个令人振奋的环境在金融服务方面开启了许多包含了创意和专门知识的刺激的机会,例如基金管理产品和复杂的衍生产品(derivatives)。可是,它也为人们、机构和整个金融系统带来新的风险。过去曾发生了许多意外,有些跟新的工具有关,有些则因为内部的管制明显失误而发生。它们甚至发生在一些管理得最好和享有最高的信誉的银行。失败所可能带来的后果现在已更严重。当个别机构出现问题,它所造成的损失可能在几乎每个小时里越来越快地增加。在拥有有233年历史的霸菱证券银行的情形,利森(nickleeson)所亏损的数额多数是在该银行倒垮之前的最后几个星期累积的。以国际水准而言,霸菱银行是个小机构,所以它的跨台所造成的破坏相对之下比较容易克制。可是,如果一家巨大的机构垮台,它所带来的实在危机,是整个体系可能会因此崩溃。此外,随着环球市场更紧密地连系起来,这个问题很可能涉及国际系统。这个激动人心的金融业全球改革正使各国政府和管制机构重新检讨它们对管制和监督这个行业的方式。在美国,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之间的划分已变得更透彻。格拉斯   size="3">—斯蒂高尔法令(glass-steagallact)将继续被市场动力所松化,即使国会不废止它。在英国,新的工党政府已规定英国银行不必再负责监督银行业,可是该银行还是必须确保金融系统整体上的稳定。英国即将设立金融服务管理局这个无所不包的新管制机构。它将综合9个不同的现有管理机构,监督金融业的所有部分。金融业正带着入迷而且忧虑的心情观察这一切将有什么结果。在先进国家里,人们已广泛质问和争论政府应该如何管理金融机构和市场。他们大致上对于公共政策的宗旨取得了共识:在宏观的层面上保护金融系统的稳定,以及在微观的层面上保护个别的投资者和存户。现在,人们所争论的是如何在确保金融系统取得最高的效能和效率之下,达到这两个目的。这将是个难以化解的争论,因为宏观和微观的宗旨之间存在着摩擦和必须权衡的因素。比如,如果这些政策过于保护所有的存户和投资者,这将制造一个道德风险问题(moralhazard),防止金融机构和市场有效率和有效地操作。做为一个主要的金融中心,新加坡不能与这些环球趋势隔绝,或对它们所引起的课题置之不理。过去那些经得起考验的方程式不一定就最适合下个阶段的发展。我们需要发展新原则和策略,让我们的金融业能在21世纪继续蓬勃。我们的检讨范围不应只包括岸外金融机构,也应包括东南亚市场银行业。两者都必须留意周围所发生的事物和掌握最新趋势。把世界隔绝在我们的门外是不合理的。首先,科技将使它变得越来越不可能。第二,新加坡消费人和企业需要达到世界水准的金融服务,不然我们的其他经济领域和我们的竞争力将受影响。第三,岸外市场,这个区域,是我们的东南亚市场机构一个主要的增长领域。除非我们的东南亚市场机构能在国内市场经得起竞争的考验,否则它们要在没有国内市场的优势下,到更加艰难的区域环境竞争,希望是更加渺茫。到目前为止,我们管制和监督金融业的模式是定下高水准、订立严格的条例和把风险尽量减低。在起步时,我们是个不太可能发展成金融中心的地方。我们没有过去的营业记录或信誉,我们享有的诚实和有能力的声望,是很辛苦争取得来的。这点我们和香港不同。香港有英国做后盾,因此有能力容忍金融机构倒闭和不明确的市场运作方式。有这样一个说法,在香港,任何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做的,都是允许的,而在新加坡,任何没有清楚说明是获准可做的,都是不允许的。这是个夸张的形容,但却说明两个制度显著不同之处。让我引述亚伦?格林斯潘(greenspan)的一句话:“我们必须确保,除了极少数和有限制的例外,我们不会以监督者的判断来取代业者的管理决策,不然我们就会面对道德风险和银行管理效率低落的问题”。金融业改革八大原则包括,1、维持高度完善水准和健全的财务管理;2、把重点从管制改为监督;3、对风险的态度必须改变;4、把注意力放在不可避免的风险,而不是保护参与的个人、产品或是项目;5、让投资者自已判断和承担风险;6、以市场机制和全面的资讯公布,而不是以正式或非正式的全面管制来保护投资者;7、管制方式应更透明;8、政府和行业间应建立更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  
  

政府应该避免“否认心理”      

马来西亚前副首相慕沙希淡表示,政府应该致力去减少“否认心理”(denialfactor),并且应努力拟定一项克服经济危机的全套方案。他指出,马政府最近成立“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正是要设法去减少这种“否认心理”。他认为东南亚国家充斥着太多的“否认心理”现象,那即是坚持否认本身出现问题,更否认这些问题是由自已所造成的一种心理状况。他说,能拟定一项全面克服经济危机的全套具体方案,而不要零零碎碎的解决方案,这才是有效的方法;安抚的言论,即使是出自有影响力人物的口中,还不能挽救局面,因为国民关注的是投资在市场的金钱。他说:“更何况这些人不只一次碰壁。除非局势安全,否则他们不会进场”。
  

菲律宾总统拉莫斯对商界领袖说,把所有亚洲经济体都说成前途暗淡,显然是错误的,但还不能把亚太区域的经济动荡,说成只是暂时的困难,就可避过风头。他说,这次的风暴有如打给所有亚洲国家的一通“催醒电话”。
  

墨西哥总统塞迪略说,必须承认现实,果断行动,不要浪费时间,墨西哥在两年前陷入货币危机时,政府迅速行动改革经济。当时政府实行的紧缩政策使国内出现萧条的景象,失业率增加了一倍。不过,到了去年,墨西哥的经济已在复苏中,而今年经济增长的速度预料将是最快国家之一。   
  

 
  

放宽银行金融股权转移政策   size="3">泰国中央银行11月11日表示,它将放宽当地银行和金融机构互相持股份额的限制,为泰国银行和金融公司合并与收购铺平道路。在现有的规定下,泰国只允许银行和金融公司最多持有其他银行和金融公司10%的股权。泰国央行说,泰国金融情况良好的国内法人银行和金融公司将允许其他的金融机构持有超过49%的股份,期限为10年。泰国央行说,银行或金融机..(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各国家和地区如何应对金融风暴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