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跨掉了吗?

作者:经济类


  
    

  
   亚洲的基础设施依然完好

  
     
  
  

金融资讯供应商bloomberg公司创办人和主席麦克?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于11月25日在“亚洲债券市场发展”午餐研讨会上,提出,

  
     金融危机笼罩下的亚太区经济,由于基础设施依然完好无损,所以情况并不比一般人所想像的严重。而经历震荡后的区域金融市场,事实上却为投资人提供新的商业机会。他指出,本区域国家在经济管理上的弱点,是造成本区域金融风暴的主要因素,而这项市场调整根本无可避免。可是,在金融风暴以前市场极度乐观,而目前却有极度悲观的倾向。他认为,区域以外的大投机客可能可以在一段极短时间内左右市场波动,但绝对不可能长期影响市场。因此,国家的内部因素才是关键所在。另一方面,如果说本区域这个全球增长最快速的市场,会骤然在今年7月以后被一群投机客所摧毁,确实是一种荒谬的说法。因为,没有人会有这么大的能力来操纵市场。他说,金融风暴使得货币和股市双双暴跌,但如果从长远来看,目前区域股市的水平其实已非常具有吸引力。也许股市不会在短期内快速回升,但却很值得作长线投资。他说,从经济面来看,本区域的基础设施依然完好无损,并未因这场风暴而“毁于一旦”。只要这项因素存在,他认为本区域的经济前景依然乐观。他预期,本区域的经济会在一年内复原,并回复冲劲,但股市却可能须要更长的时间。

  
     
  
  

 

  
     
  
  

菲律宾经济前景并不坏   

  
     尽管菲律宾比索贬值,东南亚经济前景不明朗,不过菲律宾总统拉莫斯却表示对菲律宾作为一股金融势力和一个年轻民主国家的前景感到乐观。在旧金山访问的拉莫斯前天在一个科技峰会上说,他欢迎自由市场贸易、外汇投资和西式的财政政策。毕业自美国西点军校的拉莫斯被视为是协助领导菲律宾前进的领袖。不过发展太迅速导致东南亚国家面临货币危机,菲律宾还无法幸免。菲律宾比索兑美元的汇率在今年下跌了30%。拉莫斯在接受《旧金山审查人》访问时说:“货币危机已经蔓延到菲律宾。当然我们还由于比索贬值和股市下泻而蒙受损失”。不过他指出:“我们过去9个月的经济表现还不错。通膨率下降了,投资资金继续流入菲律宾…”。拉莫斯表示,菲律宾的出口额在1997年前3季增加了25%。他并不打算调整刺激经济增长、改革税务和社会的政策。

  
     
  
  

《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亚洲与太平洋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贝尔纳多?m?比列加斯的文章言:东南亚邻国的出口增长将大大地缓慢下来,菲律宾的工业制成品的海外销售量,预料今年却能增长20%以上。这样的成就是特别值得注意的,因为菲律宾比索兑美元汇率的下降幅度低于泰国铢、印尼盾和马来西亚林吉特。可是,菲律宾的竞争优势远远不限于货币贬值。亚洲的金融混乱,证明了菲律宾要使民主制度能够跟发展相容的努力是正确的。正如拉莫斯总统和菲律宾其他领袖一直坚持,从长远看,民主做法对经济持续增长还有好处,这跟东亚威权领袖的流行看法是背道而驰的。对菲律宾来说,长远时期已经到来了。菲律宾被认为是东亚最开放的社会,眼下它正获得过去被认为会妨碍经济进步的种种障碍所带来的利益:美国式的民主政府形式,近乎无法无天的新闻自由,促进许多事业的非政府组织的出现,以及许多人有机会接受大学教育。菲律宾代表着各种不同的价值观、宗教、传统、看法、意见、利益与背景。过去它所犯的错误,是培育保护主义的封闭式经济。经过10年来的自由化、私营化和解除限制,这个国家如今有着能确保政治自由的市场经济和体制。在东亚,菲律宾突显出自已政治前途稳定。它解决了仍然困扰着许多邻国的政治继承问题。正因为三权分立以及国家与文明社会有效地相互制衡,不久前有关宪法的争论得以和平解决。公众发出了叫嚷,要拉莫斯总统避免通过修改宪法争取联任。拉莫斯总统作出了反应,答应如期在1998年6月30日下台。拉莫斯政府已经制定了多项市场导向的政策,竞争总统职位的主要人选预料谁还不会作出任何重大改变。马科斯政权1986年被推翻以来所进行的活泼的辩论,逐渐导致所有重要政党对自由经济政策取得了共识。连平民主义倾向最浓厚的总统候选人副总统埃斯特拉达还公开宣布,他支持拉莫斯的经济政策。根据民意调查,他正处于领先地位。菲律宾最有决定性意义的经济优势,是有着大量受到高等教育、掌握了熟练技术、又会说英语的劳动力。拜美国式民主所赐,菲律宾让人们普遍获得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跟从欧洲殖民主义者继承了精英教育政策的多数邻国形成了强烈对比。菲律宾大学制度基本上是由私人提供资金,造就出许多很容易接受培训的工人,他们正受到外国投资者赞扬。菲律宾政府制度行政效率差,立法程序进度缓慢得有如蜗牛爬行,最高法院经常干预经济决策。但是连这样的政府制度,还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变相的幸福。过去三年来,这个制度防止了经济过热,使经济以适度的5%到6%的年增长率增长,而且能持续下去,而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当前的问题正是由经济过热所造成。对市场导向政策的形式而不是实质的没完没了的辩论,实际上协助菲律宾避免了许多邻国所面临的“泡沫”局面。菲律宾经济前景美好,未必是预料中不可避免的结果。但由于政治自由,菲律宾经济从现有的混乱中回弹的机会,却比东亚许多其他国家好得多。对民主制度的长期投注,终于正带来报酬。
  
     
  
  

 

  
     
  
  

新加坡在亚洲的影响力增强   

  
     
  
  

《印尼商报》发表社论言:我们正察觉出新加坡货币市场对于印尼盾兑换率跟其他货币相对的走势上,特别是美元,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印尼盾的走向,不管是趋向于强劲或者萎顿,跟我们这个邻国的发展比较有瓜葛相连的互动关系。过去三个月货币正闹危机期间,这个趋势是清楚可见的。新加坡的影响力是从它建立基础设施和一个国际货币市场的成功上,理所当然结出来的果。地理上两国隔邻相望,还使得货币行业的经营者能便捷地推动金融活动。这份报纸前些时候曾讲过,以新加坡为基地的金融和银行机构,已设立了专职来盯住印尼的发展。其中有些甚至聘请印尼人,因为他们被倚重为能对他们国家的动力有更为精准的想法与了解。由于此,这些机构从印尼盾的贬值上赚到巨大利益,是不教人感到奇怪的。撇开以上理由,我们还应详细研究,为什么对于印尼兑换率,新加坡已势不可遏地成为了它的马首是瞻。根据这些研究,我们才可以采取步骤将印尼盾起落的头绪给调回到雅加达来。印尼盾和美元的供求问题已成为支撑住新加坡实力的多项原理之一。新加坡货币市场中的经营者显然有大量可用来应市的印尼盾和美钞。他们有能力去迎合需要到这些货币的商业圈子和其他团体所提出的要求。印尼银行面对市场的雄厚实力有它的限制。在前些时存有过210亿美元之后,剩余的190亿美元外汇已使到货币管理局在它的行动上非常小心翼翼。因此,新加坡货币管理局和日本银行的联手介入是远远地更具有效用,只要我们考虑到这些钱的数额。我们预想收支不平衡的现象将会持续下去,因为许多商业文契已经约满。这等于说借贷的人需大笔美元来接济他们的债务,因为他们的债项已到了期。怎样去克服这个不平衡呢?印尼盾兑换率的偏低料想将大大地刺激出口。出口带来的收入将有助于把不平衡缩小。而且,出口产品如果含有高成分东南亚市场的东西,那就更为有效,因为要知道,假如情况相反,将再一次是外汇流失出去。要做到恢复平衡,显然可通过善加利用马来西亚、文莱、日本、新加坡、澳洲和这个那个国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所提供的款项。根据我们力所能知的,由于这笔数目高达约392亿美元的款项,如倾注到货币市场内将可能遭遇无谓流失的风险,它将只是用来进行介入活动而已。将这所有款项用来尽速恢复平衡,是可能办得到的事吗?这最新一轮的货币危机显示,环球化的时代已降临到金融领域里。其中的特点包括,对银行利率的依赖转为薄弱、货币和金融政策的影响力衰退、以及施加于雅加达证券交易所以及印尼盾兑换率的外在影响力快速增加。货币管理局的职能最终在本质上将更为宽松通融,并以此指引应走的方向。新加坡货币市场正在壮大的影响力所含的微义,是必须触碰的问题。如果这个毗邻国家的课题不可以有效地摆正,我们控制东南亚市场的情况将会有困难。这就像跳绳一样,一头是由一个有资本主义动机的市场玩家所操纵。像这样的趋向教人非常担心。个中的情由是,我们的社会有过了头的一哄而起的本能,而这很容易被千真万确更具有缜密心思的货币市场玩家所摆弄。环球化时代需要有从新建起的机制和崭新的思维,从而能带起创新的局面和培养出跟时代一致的精神面貌。如果我们以老朽的方法来面对这些发展,我们将被遗留在后头。

  
     
  
  

世行行长认为东南亚金融危机已受控
  
     

  
     
  
  

世界银行行长詹姆斯?沃尔夫森认为,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已经得到控制,不会蔓延到区域以外的国家。沃尔夫森在德国受访时说:“最近(东南亚)的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但他还认为,在经历过这场风暴后,会有一段不稳定的时期,这还将导致区域经济增长放缓,但放缓的幅度如何,还不能确定。沃尔夫森是在最近韩元大幅贬值、股市疲弱,东南亚金融危机似乎已经蔓延到韩国而发表谈话。他对媒体说,国际货币基金机构和世界银行,向泰国和印尼提供的贷款援助计划,已经使形势稳定下来。而欧洲和美国在股市上反应出来的消极情绪,更多是人为的而不是金融方面的。他认为,世界各个金融市场有紧密的关联,如果不少金融上的问题,那就是情绪上的问题,投资者的信心受到了影响。沃尔夫森还说:“现在的市场已经找到了一定的平衡,我的感觉是这次的危机可以控制”。

  
     
  
  

跨国公司并没有停止在东南亚寻找投资项目
  
     

  
     
  
  

新加坡东方惠嘉证券研究部门的主管张¤华说,虽然东南亚面对货币危机,东南亚市场公司不但没因此退出区域,反而在区域里物色投资项目。她说:“新加坡市场小,必须区域化,问题只是以怎么样的步伐进行而已。跨国公司没停止在区域内投资,反而觉得这区域的吸引力与日俱增”。据她所知,东南亚市场许多银行正在选购区域内的银行,以巩固它们在亚太区域的立足点。她认为,这是新加坡公司采取的长期策略。张¤华说:“这些公司所愿付出的价格比一年前低,但区域内的经济放缓并没阻止它们的吸购活动”。她说,为了反映区域化对公司业务的影响,东方惠嘉证券有限公司从年初就把今年每股盈利的预测增长降低了约7%。东方惠嘉证券的首席经济师戴迈克说:“区域货币危机提供吸购便宜资产的良机,但代价是这些资产在几年内将不会有回收。这区域面对的最大挑战其实是政治问题”。东方惠嘉证券有限公司预测,新加坡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可望达7%,但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减至4.4%。它预测,今年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率是7.8%,明年5.4%,后年3.9%。戴迈克(michaelj.taylor)说,良好的经常转换户头和财政盈余使新加坡有能力在一定的程度上隔绝东南亚的危机影响,从而减少经济放缓的影响。长期来说,如果新加坡协助重组东南亚的经济,如用储蓄来吸购便宜资产,代价将是资本的流失和汇率上升。戴迈克指出,新加坡同时..(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亚洲跨掉了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