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风暴袭向谁

作者:经济类


  
   谁处在下一个风口
  
     

  
     
  
  

《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总部在纽约的一家金融咨询公司总裁杰弗里?贝尔的文章言: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发生的金融和经济危机都有它们各自的潜在因素,目前最令人注意的,却是经济欣欣向荣的美国在明年的增长也可能因此而放慢。世界各地的新兴市场,正受到利率上升、货币贬值与股市下跌的严重打击。最新的受害者是俄罗斯、韩国和巴西。人们不久前普遍认为,问题只会局限于亚洲经济之虎,事实证明了这是大错特错。人们如今以为,发展中国家发生的情形,对美国和欧洲联盟的影响不会大。这个看法看来同样会被证明是过于乐观,因为在一个又一个市场里,靠大量举债维持的财务局面正在迅速崩溃,使银行坏帐的风险越来越高。例如,在国际市场里,人们正注意到,韩国银行拥有大量价格大跌的俄罗斯和巴西证券。同样地,巴西银行投资购买了大量俄罗斯证券。一个新兴市场投资于其他新兴市场的资产的例子多得不可胜数。人们一般的说法是,借钱一直是轻而易举,而为了偿付这些资金的高利率,金融机构再把资金投向其他地方收益更高的证券。可是,在争夺筹集现金的过程中,这样的财务局面正在迅速崩溃,使一个国家面对的压力迅速造成另一个国家的负债代价大跌。泰国、马来西亚、韩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问题根深蒂固,正在俄罗斯和拉丁美洲造成市场问题,而通过利率上升,正导致经济紧张。各国政府正被迫引进财政预算配套,收紧政府收支政策。与此同时,一直在大量买卖国际证券的银行正面临大量亏损与变现能力的压力。这种全球感染的新途径正在方兴未艾。结果将是东南亚经济迅速缓慢下来。流向新兴市场的新资金看来1998年将会减少。新发行的债券正在取消,资本市场的活动正在慢慢停了下来。在1998年,东南亚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会降到1到2%,今年上半年是6到7%;南美洲将会受到不利影响,尤其是巴西。这一来,鉴于东南亚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对出口市场的争夺将会加剧。如果循环就到这里为止,一般看法是,对美国和欧洲的影响相对地不会大。企业将面临出口竞争更激烈的局面,但转到新兴市场生产会比较便宜。消费人肯定会由于进口货价格下降而受惠,看来没有直接理由股市会受这种情形严重影响。但鉴于日本目前所发生的情形,外加1998年大西洋两岸的经济增长可能会慢下来,这样的图景可能过于乐观。甚至在泰国出现危机之前,日本经济实际上已经停止增长,经济衰退的前景如今如假包换。银行正面临更多坏帐;日本出口市场减少了许多,尽管由于日元币值下降,日本出口货竞争能力会加强。最重要的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滑向经济衰退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如果日本金融部门问题越来越多。矛盾的是,美国经济增长非常强劲,西欧又加速增长,对股市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美国经济眼下的增长率是近4%,失业率是4.7%,劳动力市场正在收紧。尽管面临这些压力,在华尔街,人们普遍认为,财务环境眼下动荡不定,联邦储备局无论如何提高不了利率。联邦储备局采取任何行动的话,可能会使股市大幅度下跌。但要是经济继续以这个百分比增长,或者是除非经济自动缓慢下来,联邦储备局最终非提高利率不可。无论是出现哪一种情形,美国经济1998年将不得不放慢,而到时外国竞争恰恰会非常激烈,对物价下降的压力甚至会更大。这对利润率的影响可能相当大,导致人们重新估计股市价格。在欧洲,德国联邦银行和英格兰银行并没有等待提高利率。英国经济目前的增长率是4%左右,欧洲联盟的经济增长终于加快了,1998年国内总产值增长率预计是3%。一般预料,为了准备欧元的发行,德国联邦银行将再度提高利率。问题是,发生这样的事的时候,由于世界经济普遍缓慢下来,欧洲出口增长将会逐渐消失。这一切因素综合起来,意味着世界经济增长正遇到越来越多的风险。新兴市场的危机,正显得比几乎所有人的预料更加深刻,范围也更大。

  
     
  
  

 

  
     
  
  

何时是尽头

  
     
  
  

以香港为总部的投资公司百富勤集团(peregrine
  
   group)认为,除日本以外亚洲银行坏帐到明年中将会上升到5000多亿美元,恶化中的信贷问题已经使东亚经济增长受到很大程度上的抑制。这些坏帐在9个亚洲国家总贷款中所占的比例高达20%,它相等于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百富勤银行研究部门的负责人认为,亚洲近期出现金融危机,而导致未来经济走下坡的后果,将会使公众更为吃惊,有很多事实显示,亚洲经济前景还会有许多艰难的时刻。自今年7月初,泰国货币大幅贬值以来,投资者对区域经济基础的信心产生动摇,金融风暴于是袭卷了一个又一个亚洲国家。其中,银行业在此次风暴中所受到的冲击最大,特别是一些借贷外币的企业,成本急速上升。金融风暴甚至从亚洲蔓延到美国,而区域经济问题的焦点也从东亚,转移到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百富勤新兴市场策略策划负责人伍德认为,90年代的亚洲(不包括日本)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区域,许多西方企业的盈利增长也来自这个地区,目前其坏帐的数额和日本经济复苏缓慢这些因素,是令人担忧的。不少机构和百富勤一样对前景悲观,华联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位经理就认为,亚洲一些国家缺乏公布金融消息的渠道,使坏帐的统计很难进行,真实的情况可能比百富勤所估计的还要严重。目前坏帐估计高达2710亿元的中国,在亚洲坏帐总额中的比例是最大的,但伍德却对韩国的情况和经济体制最为担忧。韩国上周公布的坏帐数额是510亿美元,在总贷款中的比例是16%,但伍德估计,其坏帐总额可能高达920亿,在总贷款中的比例高达30%。此外,百富勤估计亚洲银行5000亿元的坏帐中,还不包括最近香港出现的问题,百富勤只是估计香港的坏帐数额会有所上升。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经济界人士,对亚洲银行坏帐情况都持同样悲观的态度。所罗门兄弟新加坡的一位分析人士则坦言:“对坏帐的估计并不是已经发生的事实,那只是一种意见”。不过,他也同意近期的风暴会使亚洲不少银行陷入困境,而将不同国家地区的估计的坏帐数额,总括在一起来分析是不公平的。这位分析人士认为,泰国和韩国的坏帐情况比较严重,但在台湾和香港则不是主要的问题,而新加坡则根本不是问题。

  
     
  
  

 

  
     
  
  

别奢望亚洲经济会很快复苏   size="3">《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菲立普?鲍林的文章言: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给印尼的一揽子值300多亿美元的援助计划,有相当成算可以引领东南亚走向货币与股市稳定。有美国和亚洲作后台的这套拨给该区域最大经济体的应急援助,在规模上而言应可以构成一个转捩点。然而,别奢望这个区域呈现任何急转直上的复苏。顶多是铺垫功夫给做好了,让东南亚准备迎来好长一段恢复元气的时期。香港还须完成它的清毒固元过程。这里许多人还在否认多年来资产价值膨胀和金钱随贷随有的美好时光戛然而止已带来了刺骨的痛楚。同时,许多国际银行仍须自动招认它们在遍及整个东亚必然已蒙受了巨大损失。投放在援助印尼和泰国计划中的金钱数目之庞大表示将须花很长时间来做到清还债务。即将来临的慢增长时代将持续三年。旧资金的本利必须摊还,而新的资金有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很稀少。经济复苏其实需要多长时间部分有赖于这场危机所导致的如拉丁美洲和菲律宾在1980年代所碰见的那种资金撤逃所达到的程度。是不是有大财团把现款寄存在海外而把它们的债务留在国内的公司与银行?它们会否在短期内把它们的现款带回来,又或者先等到它们看清经济滑落会否引来政治上的动荡不安?经济复元的另一个因素将是看管理得当的公司会不会被逼去援救那些政阀亲信所管理失当的公司。印尼和泰国的银行被救出生天和从新整顿如今已保证会实行,当地的银行存户都松了一口气。但整套经援却没替那些作岸外借贷给印尼商界的外国银行做任何事。事实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督将导致在岸上取回贷款的努力更难以成事。西方的股票市场也许还须估算一下它们在亚洲的一些字号响亮的银行所蒙受的损失。在香港,不信邪的傲气还一息尚存。为了表现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一些公司已投身于大量吸购自已的股票,这看起来是“忠心一片”,但实则是一场赌博。这些大张旗鼓的买家包括无视于本身利润正在下沉的国泰航空、已是主要房地产公司中把身价妄自抬得最高的信和实业、以及恒生银行。穆迪公司不久前决定如果香港银行缩减它们的资金本位来回应资产价格的下滑便调低对它们的评分这一件事并不教人感到惊讶。同一时候,根据许多经济学家的观点,香港的货币管理局已渐次破坏了货币挂钩兑换率所凭恃的、按说能确保跟目前威力无比的美元所作挂钩千钧也难动摇的理论基础。货币管理局的干预表示它想操纵利率和保持货币稳定。它也许会被夹在挂钩所需的条件以及顶受高利率不能太久的拥有庞大政治势力的房地产发展商的许多要求之间。中国这阵子保持谨而慎之的沉默,但它对区域发展所作的更为长期的反应将是举足轻重。人民币是安稳的。由于没有进行自由互市,它得以免疫而不受到狙击。中国的出口增长迅速,而且它是坐在好大一笔外汇储备上。但随着它经济的放慢、物价下滑、以及国有企业亏损不断攀升,中国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东南亚夺回它在1995年1月将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后所失去的市场而造成自已出口增长的崩溃。如果中国让人民币下滑,这标志着造成亚洲目前愁云惨雾的原因之一的货币竞相贬值将延续下去。这将对香港的货币增加威胁。美国在贸易课题上所施加的压力以及香港的彷徨状态有可能确保中国在这一期间选择守住一个强大的人民币。但距今六个月后,它的国内需求将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一场风波已收住了势头,但满天的乌云仍显示风雨将至。

  
     
  
  

香港银行家信托公司亚洲研究部主任威廉?奥弗霍尔特说,这个地区正经历一场“泡沫危机”。他说:“日本是第一个经历这种危机的国家,泰国发生了房地产大危机,韩国发生了大企业泡沫危机,印尼发生了工业泡沫危机,各地都有银行泡沫”。他说:“问题会变得更大一些,投机活动会回来,直到泡沫消失”。奥弗霍尔特预测各国政府可能要用18个月到两年的时间采取措施把投资者吸引回来,并使局势稳定下来。但是他警告说,如果受影响的国家不仿效日本,那么这场危机可能要拖更长的时间。“日本曾试图推迟痛苦,结果是使问题拖长了时间。日本在泡沫消失后七年仍有问题”。他认为,需要采取美国式的处理方法,如80年代美国储蓄银行危机的处理方法。奥弗霍尔特也是中国问题专家,他对中国、香港和台湾的事态发展更乐观。他说:“中国人有一个大泡沫,叫国有企业,还有一个银行泡沫”。他说,中国仅用几年时间就使通货膨胀率从22%降到2%。由于房地产投机,香港仍容易遭受打击。“房地产泡沫会消失的,如果不是由外国投机商使其消失,就是当地人发怒,使泡沫消失”。他又说:“会有实际的社会痛苦,这会影响人们购买房地产,会使房地产价格下降,影响股市”。

  
     
  
  

 

  
     
  
  

国际结算银行认为危机会进一步扩大  

  
     
  
  

国际结算银行(bis)12月7日指出,许多银行特别是日本银行借钱给东南亚,这意味着该地区的货币风暴可能引起更广大的反响。国际结算银行认为,官方援助要拯救作出差劲投资决定的债权者和债务..(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下一波风暴袭向谁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