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世界经济秩序的大变局

作者:经济类

一个观察当今经济世界变局的视角

德国学者乔纳丹·泰纳鲍姆在1995年就预言了将爆发世界金融和经济秩序将发生总危机。他撰文言:

在哈利法克斯高峰经济会议时,法国总统希拉克说到现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存在一个庞大的投机泡沫。希拉克警告世界经济面临危险,说这是“金融癌症”,它是由金融体系的不健康状况造成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法国经济学家阿莱(maurice allais)曾不断地把近来世界金融体系发展趋势说成是“发疯”。在1994年法国“世界报”的连载文章中,阿莱警告说,世界经济已成为“赌场”,在这个赌场中,每日金融交易与实物物品贸易有关系的不超过2%。大量的纯粹“虚拟的”金融资产近年来无控制地增长,结合整个世界的真正物质生产的停滞和下降,已经造成近世界全球性金融崩溃的条件。这一可能性正在一些西方经济学家中公开地讨论。而美国经济学家拉鲁什(lyndon la-rouche)的分析最为严格和具有建设性。在1994年6月,拉鲁什发表一篇题为《即将到来的金融市场的解体》的文章中,根据他对经济和金融过程的分析,他预言:“近期内现行世界金融和货币体系即将解体。崩溃可能发生在今春,或者夏天,或者秋天;可能在下一年;几乎可以肯定在克林顿任期”。拉鲁什说,只有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政府行动起来,对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将主要金融和货币机构改组,这个全球金融体系的总崩溃和解体才能制止。如果实行这一改组,并结合重建世界经济的物质基础,其办法是搞大规模基础设施和现代技术项目;那末,就能从先进金融体系的破产确实导致出世界经济的积极发展。但问题是:各国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来得及有这个政治愿望吗?

 

金融危机的新阶段

自从1994年夏季拉鲁什的文章发表后,在世界各地连续发生一系列大金融危机。这些危机确是世界危机过程的征兆。让我们看几个例子。美国一个最大和最富地区的地方政府--加州桔县,1994年2月6日宣布破产。破产的直接原因,是金融市场上因投机而遭巨大财政损失。与美国其他很多地方政府一样,桔县官员把大额税收收入投资到所谓“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货。事实是,由于经济状况不佳,美国很多地方政府不能支付教育经费、医疗费用、警察和其他公共服务费用。所谓金融专家就鼓励地方官员去从事投机,用投机赚钱作为地方的附加收入来源。这种主意,已经造成灾害。桔县情况是最严重的,其实很多其他地方政府也因投机遭受不小损失,甚至接近破产。而这些损失最后还得由砍掉公共服务费和基础设施维修费来弥补。加州桔县破产两星期后,墨西哥金融体系几乎因为墨通货比索的崩溃而垮台。在很短时间内,墨西哥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一下子减到几乎为零。墨西哥外债为1830亿美元,1995年需还外债650亿美元,而外汇储备只有30亿美元。政府已不能出售国库券,国家濒临破产。握有墨西哥大部分债务的美国银行系统,受直接威胁。而且,危机扩展到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州国家。这一瞬间连锁崩溃的危险,只是由于有一大批金融手段支撑才被阻止,主要是美国宣布给予总额约为520亿美元紧急贷款以及其他对墨西哥金融系统及其国际债主的支撑措施。事实是,这些“紧急措施”根本没有解决墨西哥危机,而只是使不可避免

的大批坏帐出现时间拖延而已。墨西哥灾难后,1995年上半年,随之又出现了一个空前的国际货币危机。一方面,欧洲系统几乎为几家通货,包括西班牙比索、瑞典克朗和意大利里拉在币值上的崩溃所摧毁;另一方面,美元与德国马克和日元比率降到历史最低水平。不用说,危机与美元贬值一起还在继续。2月份,又传来了英国著名巴林银行由于在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货市场上投机造成巨额性垮台,只是英国金融机构包括出名的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以及若干著名银行深刻危机的一部分。与此同时,法国政府被迫大肆干预支持最大的里昂信托银行,该银行由于涉足房地产市场和所谓“垃圾债券”投机,而遭到很大损失。法国政府不得不筹集200亿美元的紧急贷款,还有其他措施来支持里昂信托银行。但是,这只是法国金融危机的一部分,危机还在发展。法国银行界手边存有估计超过3000亿美元的坏帐,主要也是与房地产市场的崩溃有关。这一危机同时向保险业部门扩展,例如向国家保险公司(gan)扩展,该公司亏空了150亿法郎。同时,日本金融体系正为战后最为严重的危机所震撼,有几家最大的金融机

构已经破产。1995年7月底和8月初,危机爆发带来宇宙信用社崩溃。据传,宇宙有40亿美元收不回来,成为坏帐。8月末,在日本第二大信用联合银行(木津信用社)发生混乱,官方公布说有约60亿美元坏帐。同时,兵库银行破产。总起来说,据较确定的估计,日本银行手中有总数超过12000亿美元的坏帐。问题是,政府和纳税人要拿出多少钱来挽救银行体系,这正是日本当前最大的政治问题。为让银行得到更多一点,日本中央银行已把贴现率降低到几乎等于零。这种办法,也为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所考虑。但是,要想用这种复原回归战略挽救金融体系,很容易招致如同德国在1922-1923年爆发那样的全球高通货膨胀。在日本,由于对银行系统失去信心和害怕总崩溃,人们大量增购黄金。但是,不只是日本在购买黄金,西方当局的金融业者也大量购进黄金、白银和其他值钱的“硬”商品。根据我们的估计,这些金融业者与一些英国和欧洲大陆的寡头家族,现在认为总的金融崩溃是可能的,或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人们该能记得,1929年10月金融大崩溃前7个星期,信息灵通的“内幕人”就开始从股票市场撤出他们的投资。同样的情形也在1987年8月纽约股票市场崩溃之前发

生。同样的过程现在我们看到正在发生。如果我们一一例举当今世界的国家,我们会发现,差不多所有国家都有大量财政和经济的困难,差不多无处不是,经济背着公债和私债的沉重包袱,慢性的失业,大多数人口物质生活水平下降。这不仅是大多数所谓第三世界国家的情形,而且也是工业化国家的情形。例如在美国,支付累积的债务和利息,占去了国内生产总值的40%!此外,还有前苏联经济的崩溃。虽然亚洲的一部分国家,包括中国,经济有所增长,我们不能忘记,表面增长的大部分是与“泡沫”有关,即与房地产价格增长有关。

 

原因何在?

当今的危机不是经济学教科书描绘的周期性的危机。现今的危机是一种与某种经济政策和思想失败有关的垮台的危机。这个观点曾为出名的法国经济学家阿莱在某种程度上强调过。1993年年底,阿莱在“费加罗报”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在这些文章中他批评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欧洲共同体关于世界贸易自由化的政策。例如,他尖锐地批评在世界银行、欧洲共同体研究中使用的所谓“乡村/城市--北方/南方模型”(runs)的经济模型。阿莱指出了世界银行方法论的“基本错误”。他指出,runs模型和基于这个模型的研究,在科学上是不合格的。他在结论中说:“世界银行关于世界经济收获很大的预测,是为给政治政策施加影响。伪科学的面具,只能愚弄幼稚无知的人。根据这样的结论作出代表世界千百万人民意见的决策,岂不是可笑。世界银行的报告,使人迷惑不解,它只为头脑简单的教条主义的无控制的自由贸易思想所欢迎”。阿莱非常清楚地作出他的结论,说近年来经济政策的主流是极端的贸易无管制、贸易自由化、私有化和金融市场的开放。这种趋势,在不可避免地引向灾难。对于现在的危机,拉鲁什曾作了极严格的分析。拉鲁什发现并采用的分析方法,从承认经济过程的双重性质开始。为了了解金融体系中发生了什么,只限于研究体系本身是不够的。关键的事情是了解:(1)金融和货币过程;(2)实物产品的生产、分配和消费过程,包括技术进步,换句话说,即“物质”(实物)经济之间的关系。实物经济的最高准则是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它测度每单位地球面积维持日益增长的人口密度的能力。拉鲁什的主要的科学贡献在实物经济学领域,他首次创立和发展了这个严格的方法,测量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与科技进步率之间的关系。这一关系决定于人与宇宙自然的性质,这是一个物理学问题。广义地说,它包括人类精神创造过程。一般数学方程是解决不了的。同理,要想用货币和金融手段成功地“运行”经济是不可能的。为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博弈论所典型化的数理经济学,当应用到整个经济的实践时,是最为危险的,犹如发疯。过去美国、德国、日本和其他所谓资本主义经济成功的原因是,他们正好不是根据为“撒切尔主义”典型化的“自由市场”思想,也不是根据各种各样的货币理论。他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实物经济”在国民经济政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换句话说,之所以成功,是各国政府坚持经济控制和调整经济发展总方向以克服所谓“自由市场”的盲目冲动。实物经济必须管着金融体系,而不是别的什么办法。实际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现在的灾害的形势是由于激进的“自由市场”思想传播和违反实物经济原则而造成的。早在60年代中期,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行根本性的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变革,但结果造成了金融体系和实物经济“脱节”,放纵类似癌症般的债务增长和纯粹人为的“虚拟”金融资本,这些都是牺牲真实的实物经济。

 

金融泡沫和实物经济

在1970年,该年即是固定汇率崩溃的头年,国际外汇交易额约6倍于物质产品总量。今天,外汇交易额大于世界市场上进出口总价值的60倍。现在估计,每天约有20000亿美元的外汇交易,其中大多是与物质产品的生产和贸易无关。我们可以根据美国情况清楚地追溯这种变化。我们看到从1966年起,给制造业的信贷锐减。现在,与制造业相比,给金融和房地产冒险投资的新信贷是制造业的3倍。美国经济中纯粹的虚拟金融增长趋势证明:在1973年差不多所有期货合同(98%以上)都是在产品和金属。现在实物商品的贸易,大大低于期货交易的50%。最近是以金融“衍生”工具形式出现的虚拟资本的暴涨。我想指出,衍生期货的暴涨阶段,是在所谓“垃圾债券”市场崩溃开始的、疯狂的投机现象导致1987年出名的“十月崩溃”。衍生工具被吹作保护在市场不稳中免受损失的灵巧工具。但旋即清楚,衍生工具本身变成金融市场上纯粹投机行为的扩大媒介,而且其规模为前所未见。美国的形势也成为世界经济灾难的债务增长的范例。1990年美国经济花13000亿美元先付利息!1990年单是还债就占gdp的35%。自那以后,还有增加。我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瑞典是个小国,它的公共债务现在是1750亿美元,或者是它的gdp的90%,意大利的公共债务12000亿美元,或者是它的gdp的112%。我还可以加上所谓第三世界的债务危机,以及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情形。我提醒,这种债台高筑是以各种金融实体和个人的金融资产名义存在的。公共和私人债务市场是形成其他金融工具衍生期货等的基础,他们利用在金融界周知的“杠杆”原则。总之,世界经济的巨大的金融财富价值,其形式是一个倒置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底层是我们的实际的物质产品,在其上是商品和真实的服务商业贸易。再在其上,我们有复杂的、名义的债务、股票、通货、商品期货等等的结构。最后在其顶层是衍生期货以及其他纯粹的虚拟资本。实际上,真正的形式很象是几何上的“双曲线”。这个怪物用一种很不平衡的方式..(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这是一场世界经济秩序的大变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