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资和锁筹功能

作者:经济类

  (一)这个功能在沪市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国家认为股市只不过是一种泡沫经济,而其又在二级市场中失去了集资功能,那么还有生存的必要吗?既然答案是肯定的。既然发展是硬道理,我们坚信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市场在经历过磨合后必将逐步走向辉煌。
  步如市场经济的轨道会,沪市到目前为止产生过四次大的激动人心的上升通道,都体现了集资和锁筹功能。第一次是a(从385.85至1558.95点),第二次是b(从325.92到1052.98点),第三次是c(即“95.5.18”行情),第四次是d(从512.83至今的攀升格局)。前三次是在宏观面严峻时,在长期下降压力线反压下的主力借提发挥的行情,后一次是在经济软着陆的背景下,主力不自觉的遵守了市场客观发展规律,引起整个市场的共鸣,在新兴的中国特色的证券市场,这四次的波段既有共性又有物性,耐人寻味。
  a是借助题材,四天就从400点区域摸高752.32点,然后开始换档整理,当下探至592.78点,新多正式入场,股指以盘升的方式创新高1558.95点,但在该区域首度出现了“高处不胜寒”的字眼。
  b亦是借助题材,六天内从400点以下摸高754.67点,经过一番上冲整理后,下探至597.26点,在寻得支撑后,股指以盘升方式冲上千点大关,但恐高症和黑马狂奔使行情结束。
  c的第一攻击波,收盘股指已不偏不依处于敏感的750区域,1995年5月19日反复上涨。5月22日的收盘股指再涨,但已显疲态,许多主力在千点区域前提早出局,形成928关卡。
  d的形态虽然较为复杂,但其脉络仍沿袭前几次行情,或者说把这一功能体现得更淋漓尽致。首先,有效突破了1558—1052跨度为三年的长期下降压力线,有力表明,空头市场的能量已释放殆尽,多头开始吹响前进的号角。从630—739为第一上升旗杆,从820—750的20个交易日为换筹区域,又可称旗面整理,整理结束后为820—894的再旗杆行情,完成第一个子循环,老多离场;从894的回调又在750区域滞留,新多又选择750区域入场,从750—1038又为第二上升旗杆,然后在900—1000进行新的旗面整理。1000点站稳后,又处于反复上攻局面,再度拉出上升旗杆,而在1200点以上区域,市场关于加强风险防范的呼声越来越高。
  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前二次都是在400点以下发动的大行情,后二次都在500区域反转,第一目标位都冲高至750点附近,总体形态以树起上升第一旗杆,然后横向旗面整理,紧接着以上升第二旗杆完成周期性循环。仔细分析,这不是偶尔的巧合。在这样的大波段中,基本面也没有相当大的实质变化,而股指振幅却惊人。透过现象看本质,不仅是阶段性的供求关系左右了股价的高低,更是内在规律在起决定性因素。
  1、在经济软着陆尚未完成的格局下
  (1)750点是沪市的警戒线(中轴线)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要认识到250点为一个循环空间,道理很简单,250点的股指空间已具备吸引大资金运作的空间。因为集团大资金有动作空间的要求,大资金的吞吐相当困难,往往进来容易出去难,换句话说:“具备了足够的上扬空间的同时,就具备了出货的条件”。这样,新旧主力可以在750区域换手:老主力有500—750点的250点大资金的运作空间,就可以见好就收,从容撤退,而新主力有备而来,借人气旺盛和新题材,也可以从750点拉抬至1000点。每一次完整的行情往往有250点的涨幅可能就基于此吧、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研判实质性的指标——周成交量。由于1996年以前均衡市场的周成交量的密集区就位于715—750区域,量的悬殊分布客观上造成了:上升时股指必须在该区域中途换档,下跌时,股指也会在该区域构筑换档平台。所以沪市在1993—1995三年多的时间内,一直围绕750点上下波动,过高或过低的离开该区域,都会有回拉动作出现,造成了750点以上区域买进者,风险大于收益,反之则收益大于风险。
  (2)400至600点的中位线500点是底部区域(或者“箱底”)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里存在这样一个现实,500点区域的股指和国债究竟哪个吸引力更大?可以认为500点区域的股指恰恰妨碍了国债的正常发行,从而干扰国家金融秩序。因为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个人都会优先选择500点区域的股票,从而冷落国债,这是国家最不愿看到的,显然500点区域的股指“火已经点燃”,同样,600点一下买进只输时间不输金钱,亦被市场实践所反复证明。在该区域时,保值贴补率曾屡创新高,法人股上市时有耳闻,但从心态的角度来看,多方已对市场利多充耳不闻,放弃抵抗,不求反弹,但求无过,而在高溢价,高市盈率发行新股这大背景不变的情况下,500点区域是一个上扬空间远大于下跌空间的区域,更何况对于大资金来说,500点和450点实际上是一个概念:因为股指越往下,离开密集区越远,量自然显著萎缩,主力也拿不到多少廉价筹码,就这个意义而言,500区域可称潜伏底。
  (3)根据箱型原理,测算的第一个箱顶应为千点
  在中国特色的证券市场,发动大行情的大前提是二级市场的股指太低,已严重影响到市场健康发展(诸如大量新股难发行,股份制的威望减低,国际信誉度受影响等等)。同样也可以认为千点区域损害了市场健康发展(由于买涨不买跌的预期心理迫使大量游资,不断追涨,形成全国人民炒股的景象,大量游资获暴利离开二级市场后,必然在经济领域中到处乱撞,打乱正常的金融秩序)。引起通货膨胀,这恰恰是国家最不愿看到的局面,所以完全有必要在高位套住它!同时从盘口看,如涨到千点,许多冷门股都会飞黄腾达,与其本身的业绩义将不符,脱离价值而波动的价格不会维持很长时间。在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市场,单纯的从波浪理论来研判,必将失败,也就是说这种理论不了解中国国情。中国国情造就了500—1000点的第一个“大箱子”。可以这样认为,业绩才是真正的杠杆。虽然,新兴市场有不少“升水”,且供求关系会左右短期的股价,但中期仍会回拉。只有业绩稳定的持续增长,且增长幅度不小于股价上扬幅度,这个大箱体才会真正被打破。
  2、在经济软着陆基本完成的格局下
  集资和锁筹的基本功能并不会改变,只不过在股指上——“箱子”运行中得以体现,950点可能是第二个“大箱子”的中轴线。
  箱型原理实际上就是一个大“空调”——冷的时候吹点热风,热的时候吹点冷风!
  (二)深市又是怎样体现这一功能的呢?
  当“广东梅雁”该在上海上市,当新上市的“重庆中葯”跌进溢价时,深市的长期不振造成许多上市公司不愿在深圳上市,而其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集资”这一股份制改革的重要环节的失败,意味着股份制改革的外部环境,严重制约了股份制内在机制转换。既然大家都十分关心经济改革的排头兵,那么,使二级市场率先活跃起来,从而形成良性循环的呼声越来越高,于是有了导火线:能左右深市大盘的银行股——“深发展”的一送一。主力首先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猛攻“发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走共同富裕的路。
  然而和沪市略有不同,由于有港台资金,香港的中资、期市资金、二地市场的增量资金的注入、在流通市值和股票数量上明显小于沪市的情况下,供求关系的暂时失衡所造成一种单边上攻的局面更为显著,资金多和筹码少形成浓烈的对比,走势较易被主力控制,既然没有沪市的旗杆,旗面再旗杆的格局,也没有过多的反复震荡,只不过依托主力的十日平均成本,强调五日均线的作用,全面开花。当综合指数达到前历史新高368点时,部分不规范的过江龙资金“眼红”入场,再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迅速致富的神话,仿佛360行中只有股票这一行了。为了吸取其它新兴市场的教训,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中国证监会连续出台几道防微杜渐的措施,适当降降温是附和中国特色的。毫无疑问,和沪市一样,在相对高位都有明显的“锁筹”举动。
  (三)西欧股市
  当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在1996年12月5日发表华尔街过热的讲话后,全球股市立即作出强烈反应,1996年43次创历史最高记录的纽约道.琼斯指数当日剧烈下挫,英国《金融时报》100种股票指数下降2.2%,法兰克福股市dax-30种股票平均价格下降4%。
  故无论是西方“成熟”股市,或者新兴的亚非证券市场,集资和锁筹功能是最根本的,说白了,这个功能符合国家利益。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集资和锁筹功能》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