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和贪婪

作者:经济类

  许多人在应该“恐惧”的时候很“贪婪”;在可以“贪婪”的情况下,却很“恐惧”,结果……
  人生有两大弱点:恐惧和贪婪,它们始终困扰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失去心理平衡而浮躁冒进者看似强悍,往往成为“贪婪”的牺牲品;为好消息怦然心动而搞不懂内因决定外因的人看似理智,往往陷入“恐惧”的陷阱。从理性的角度看,得不喜、失不忧、宠不惊、辱不惧,才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
  三国的赤壁大战前夕,诸葛亮针对当时的时势,独身前往东吴,阐述了联吴抗曹的宗旨。从曹操兵犯江南的兵法六忌出发,针尖对麦芒地讽刺了东吴文官的恐惧感,又在实战中维护三国鼎立的格局,故意安排关羽在华容道放走曹操,不贪婪地移居消灭曹操,这正是为了掣肘东吴。古代的这个经典告诉我们:恐惧和贪婪都是下下策。
  有人把股海中的搏杀比作人和鳄鱼的相斗,认为人占下风是必然的。噤若寒蝉者和声泪俱下者均异口同声:“恐惧”。其实,鳄鱼的凶残仅局限在沼泽地,就像股市中的下降通道,就是说,如把鳄鱼引出沼泽地,它的眼泪还是温柔的,至少是残酷的温柔。
  有人把自己比作股海中的鲨鱼,且不说狰狞的面目只是贪婪的表象,而贪利就能获利吗?他们总是随着股指的大幅飚升,持股数大幅增加,在时刻高度紧张的压迫感中,随时可能功败垂成。
  “投资进,投机出”就是克服“恐惧和贪婪”的法宝。1996年5月13元左右买进含权(当时为10送3方案,后改为10送6)的四川长虹,如果股价跌至12元时除权,那么套牢1元,如果以投资的眼光看待(从市盈率、净资产收益率及自身持续股本扩张力)。只要该股能再度填权至12元,则总帐获利2.6元,利润率为20%。一年中是否有这样的概率呢。如有,则13元属理论的投资区域,这时介入应该毫无恐惧感,将来以12元的投机方式出,亦毫无贪婪之嫌。
  市场总有脉络可寻,以懦雅的风度化解恐惧和贪婪,故饱尝风霜而知甘苦或不为声色所动的人往往大有可为。如果说爱情是小说的永恒题材,那么“恐惧和贪婪”才是人生矛盾的真正交织点。处理好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就能心有灵犀一点通。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恐惧和贪婪》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