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振

作者:经济类

  短线高手和短线庸手的区别就在于前者能捕捉并把握市场的共振频率,与市场共振。
  当多辆重型装甲坦克雄赳赳地从大桥上驶过,大桥巍然不动,你不会觉得不正常;当一队队排列整齐的士兵迈着相同的方步,气昂昂地从大桥上走过,你就应高度紧张,随时充满忧患意识,因为大桥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这绝非耸人听闻,这是自然界的共振现象。而我们研判的对象是它的波及效应——强大的力量只不过是一种威慑手段,而频率的高度一致性才是根本。
  有人说:“股市难捉摸,没有大师,输赢靠运气”。这种颓丧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他们在股市中不是输掉金钱,不是输掉心血,而是输了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也许才是莫大的悲哀。有人说:“散户很容易被主力‘三振出局’”,这种情况经常出现,但轮回告诉我们:愈受困,愈坚强;愈危急,愈奋战。从中可以看出,主动出击者才能克敌制胜。于是,股市中有了“共振派”,即不求力量,不求速度,而善于捕捉能促使共振的“频率”。1996年4月“青岛海尔”启动,被主力当作试盘的对象来寻求共振的频率,在大盘创新低过程中,其作为低价绩优股的代表,倔强地向上盘升,市场从迷惑到关注,主力发现“临界点”已接近。“四川长虹”则被作为共振的频率进行试调,当其走至颈线位10元附近,已引起市场的亢奋,产生共振现象的初期症状——大盘的日成交量从地量区域的警戒线8亿回升至20亿。共振现象的中期症状即是产生有力度的攻击波。能否形成就看该频率是否真的共振频率。事实已证明,1996年的“长虹”就是市场共振的产物。
  未入股市者想股市,一入股市怕股市。股市没有奥秘,有的只是内在运行规律:当政策和市场的利益趋于一致,当目标和盘序正处于刚和柔的统一体,就能共振出大潮流。当初的386、326、524点和近阶段的1258点就是共振的产物,把握了股市的共振,就能言笑晏晏。
  人生苦短,不是每个人都有辉煌。许多人急于表现自己。最终仍可能被市场所淹没;许多人孜孜不倦地憧憬,最终仍可能默默无闻。如果把人生看作股市,在沉浮中,去研判共振频率从而把握共振,不就能和市场共鸣,与之共舞了吗?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共振》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