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经济类

  我的办公室的墙壁上有一个大大的“忍”字。
  从一连串的失意和失败中悟得“忍”到最后一刻,才会有变化,才能有转机。多少人沉默是金,多少人功亏一篑都是因为不懂得“忍”的真正内涵——坚韧不拔的执著追求并突破万难。而有所超越,有所突破并能逾越规矩的,都是“忍”的外延。
  不少个股都有几个主力,他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勾心斗角”必然存在。有时候纯粹为了营造某种气氛,其中的一家主力反复打压股价,这时候其它的主力更要英华内敛——“忍”是建筑在对前景的准确判断上,因为最终市场判定一切。
  “忍”也是酝酿行情的一种高超的手段。1995年10月下旬,股指在765点受挫,从693点开始一路盘跌,大盘如果忍不住在660反弹,那么技术上的反弹空间有限。如果忍到股指无反弹地迫至550区域,多方已体无完肤,市场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同时其离开750点的密集区有25%左右的空间,就可能引起机构兴趣,而他们的建仓量相对较大,即使为了出货的反弹行情,也可看到与起跌点相对应的693点的概率较大。所以,对于深套的多方来说,你不应急于盼小反弹,而应学会“忍”。虽然“忍”有可能会错过一些机遇,但小心可以避免意外的发生,使意外的发生不那么意外。
  “忍”实质上又是一种动态平衡。为什么在上升通道中空方要忍。为什么在下降通告中多方要忍,这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转换,最终显示旗鼓相当的格局:既不要被利空所中伤,也不要被利多所陶醉。
  不要说基本面决定一切,300多点和1000多点的基本面果真有什么不同?!不要盲目崇拜技术分析,大资金的入局和出局都是反技术的;不要说跌势依旧是冷风,股市中的大师正在等恐怖的最后一跌,也就是说,“忍”镂刻大师。
  一个不善于忍的人,只怕在危急关头,担不了什么责任。一个人能不能成功,就看它是不是善于利用自己的长处,善于纠正自己的弱点。“忍”能帮助我们透过繁冗迷惑,获得真谛:低位钝化的技术指标,是一种新力量的积蓄,是一种潜在的鞭策,其目标是捷若飞猿,迅若鹰隼。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忍》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