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和熊掌

作者:经济类

  正如抓黑马的高手不一定是骑黑马的高手,主观设想“顶”或“底”的人,只能捞点“鱼”而闻不到“熊掌”(褒义)的香醇。
  人常想做他想做的事,但却常常只能做他可以做的事,所以许多人就踟蹰不前。看似安全的后者,实则是一种禁锢;看似风险的前者,只要精诚所至,定可金石为开,更何况,即使跌倒了也得爬起来,因为一旦习惯躺下去,趴在地上,想做的事和可以做的事都会成为空白。
  鱼我所慾也,熊掌亦我所慾也,两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也。古人尚且如此!这个充满动感的股市,实际上是陶治性格的大熔炉,从某种意义而言,获利是对人性优点的奖赏,亏损则是对人性弱点的惩罚,为什么宁愿错过一次次小机会的人,总能得到惊人的收获?为什么总是匆匆忙忙骑上“烈马”的人,会跌得眼青鼻肿?这就是鱼和熊掌的本质区别。
  世上的大道理其实都是最浅显易懂的,只是没有多少人真去实行而已。明明大市气势如虹,一浪比一浪高地上涨,却猜想“应该到顶”了,主观设计一个“顶”,早早了结,这是分不清“鱼和熊掌”的第一症状——只能弄点“鱼”的小集团主义;明明知道“上证30指数”显示了亚太金融中心的地位,却只顾埋头买些“小鱼”,这是辨不明“鱼和熊掌”的第二症状——不懂“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精髓;明明已闻到了“熊掌”的醇位,却天天在市场中打滚,结果连“鱼”也溜掉了,这是理不好“鱼和熊掌”关系的第三症状——学不会不按牌理出牌的技巧。
  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沪指600—800点区域一向被市场尊为“铁律”。当初我等人士谆谆告诫800点以上区域的风险时,却遭到“未来战士们”的嘲笑;买股票究竟是和过去比,还是和将来比?更何况,“陆家嘴”、“长虹”和“石化”三驾马车共同成为沪市的中流柢柱,已经赢得市场共鸣,那么,百舸争流的局面是指日可待的。也许,那些既不想失去可捞到的“鱼”,但更想尝尝“熊掌”滋味的人,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心是一面明镜,看清别人做什么,思考自己怎么做,以智慧的成箍激素,往下扎根,往上结果……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鱼和熊掌》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