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历史的里程碑——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董事长张忠谋

作者:经济类

  今年58岁的张忠谋,1958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获硕士学位。后与集成电路发明人杰克·科比等人同入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并在此扬名。43岁时再入斯坦福大学,获电子专业博士学位。1987年回到台湾,创立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把台湾的制造业名声推至顶峰。
  从1994年开始,张忠谋领导的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连续三年营业额倍增,获利从35%到40%,再到50%。1997年销售额为13亿美元,盈利达5.35亿美元。其卓越的表现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1997年度全球25位最佳管理者之一。

   管理精粹  

  ●张忠谋最爱说:“大策略看市场,小策略看对手”。
  ●“只做代工,不与客户竞争的永续性原则”是张忠谋为企业立的信条。
  ●身为领头羊,张忠谋指出:“每件事都是经理人的当务之急。”
  ●媒体评论张忠谋:“他是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物”。
  ●关于未来,张忠谋说:“今天成功,不代表5年、10年后会成功,也不代表今年会成功。”
  “改变了产业游戏规则(指没有自己的产品,又帮别人代工),半导体业史上理应记载他一笔。”
                          商业周刊1997

半导体历史的里程碑

  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能克敌制胜,赢得世界第一,靠的是正确的策略。在张忠谋20余年领导生涯中,他非常注重策略,他认为大策略看市场,小策略看对手。
  大策略通常要靠领导人的洞见,是由多年来读书、观察、谈话、思考而来。
  拟订策略更是要着眼未来,领导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想未来、规划未来,董事长应该花75%的时间想未来,总经理应该花50%的时间想,副总经理应该花25%的时间想。领导人也应该不断给经理人出问题,逼他们想公司的未来。
  满头银发、深邃的眼神,他不属于冲锋陷阵的典型,也没有热情洋溢的领袖魅力,60多岁依然挥军作战的他,沉默、神秘,却又准狠、严厉,一出手就要打国防级战争。70年代他就掀起全球半导体大战,被国际媒体喻为让竞争对手发抖的人。
  在被誉为世纪金矿的黄金产业——半导体业内,谁能挑战英特尔公司?谁能撼动摩托罗拉公司?
  台湾集成电路公司不但让英特尔、摩托罗拉成了手下败将,而且将半导体业从一片荒原点化成绿洲。知道这艘所向披靡的旗舰,它的船长是谁吗?他就是张忠谋。
  清晨八点,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从台北缓缓驰向新竹。
  车里的张忠谋,穿着黄绿格子交织的衬衣、米色西裤。车里出奇的静,没有音乐,古典的、现代的都没有;没有新闻,车上的大哥大,仅供紧急时用,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只有当他点燃烟斗时发出的嗤嗤声。
  窗外喧嚣、杂闹,张忠谋的沉静,似乎与窗外的城市搭不上调,看起来,他甚至很孤寂。踏入他的办公室,简单的陈设,简单的人——一位秘书,一位收发,很难想象这是坐拥上亿美元的董事长办公室。
  但是一踏入台湾集成电路公司,霎时,感觉到张忠谋并不孤寂。来回奔走的工程师,徘徊走道的经理,都挥洒出张忠谋的影子——精确、敬业、严谨。10年来,台湾集成电路公司一群30出头的员工,从平地搭起一砖一瓦,在贫瘠的土壤中,栽起成荫大树,以全世界第一家专业代工半导体公司出现(不生产自己产品,设计公司拿图样,请台湾集成电路公司生产),创新产业竞赛、撼动竞争规则。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让台湾的半导体业首度在国际扬名。催生者、领航者、运筹帷幄者,始终都是这位沉静的董事长——张忠谋。
  今年67岁的张忠谋,是亚洲薪水最高的经理人之一,年薪加红利超过100万美元。他领导的企业——台湾集成电路公司,1997年销售额为13亿美元,盈利5.35亿美元,是全台湾最赚钱的企业。
  半导体,从电话到冰箱,从宇宙飞船到卫星,无所不在,是电子产品的心脏。半导体市场快速成长,至公元2000年,产值将达3000亿美元,被誉为世纪金矿产业。世界各国竞相投入此产业,白发、沉静的张忠谋,正在默默建构半导体王国,采掘此世纪金矿。极少公开露面的张忠谋,以长远的思考、宏观策略,以及细密的执行力见长,在国际科技产业界举足轻重。
  张忠谋领导四家高科技公司——台湾集成电路公司、世界先进、慧智、美国晶元科技。在张忠谋的企业版图中,还除了旗舰——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是世界半导体业里第一家专业代工的公司外,有很多“唯一”。在台湾的半导体公司,都由美日转移技术,世界先进是唯一技术自主的公司,而且更远在美国硅谷。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波特说:“企业必须选择一套与众不同的策略,才有持久的竞争力。”张忠谋正是这一言说的体现者。
  出了台湾,更能发现他的声誉及影响力。
  美国《商业周刊》指出:“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改变了产业游戏规则(没有自己产品,只帮别人代工),半导体产业史上会记载他一笔。”

◇让对手发抖

  张忠谋与半导体渊源深厚,40年前,张忠谋与半导体开山始祖摩尔(gordon moors,英特尔创办人)同时踏入半导体界,与集成电路发明人杰克·科比(jack kilby),同时进入美国德州仪器公司,那一年,他正好27岁,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硕士生。
  在60、70年代的台湾,绝大多数人还没听说过半导体。隔着太平洋的张忠谋,已在指挥世界第一大半导体公司——德州仪器公司,开疆拓土,痛击竞争对手,英特尔、摩托罗拉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掀起全球半导体大战,让竞争对手发抖的人,”1974年5月号的电子杂志,这样描述当时43岁的张忠谋。
  张忠谋在他德州仪器1-4世纪的岁月,正是半导体百家争鸣、动辄风云变幻之际。有企业如流星,一闪而逝,有企业盛极而衰,更多企业虎视眈眈,乘势而起。张忠谋运筹帷幄,纵横脾睨。1972年,他接下全球半导体业资深副总裁职位,德州仪器交给他“世界第一”的冠冕,他自始至终紧紧握住,丝毫不给别人觊觎的机会。
  当时半导体是新兴行业,产业混沌,没有数据,没有先例,全靠他的判断力和洞察力汇成策略,再以此建立克敌制胜的团队。现今他的部属分散于世界各地,有的在硅谷、有的在欧洲、有的仍留在德州,但谈起那段和张忠谋一起打拼、横扫敌军的日子,仍觉得那是他们生命中的gāo cháo,至今难以忘怀。“他设定高标准,也对你有高期望。”后来任英特尔副总裁的卡登说。
  在德州仪器,张忠谋学习到国际公司的管理经验,这对后来创办台湾集成电路公司很有帮助。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成立后,就采用国际公司的架构,例如财务制度移植自飞利浦、人事制度移植自德州仪器。
  因为有在德州仪器的经验,使他日后坚持专业管理人的原则,在台湾众多家族企业中,风格独特。他会为员工福利向董事会力争,例如台湾集成电路公司一成立,就决定拨出利润的20%作为员工的红利,董事会犹豫,经他力争才同意。当经营层没有尽力,业绩不佳时,“他也会全力承担责任,尤其不会偏袒部属,让投资者放心。”一位资深主管说。
  更由于国际大企业严格的洗礼,张忠谋更有着坚强的毅力。“你知道,有问题,他都会守那里。”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董事张安平记得,7年前,他和张忠谋一起去谈判,从下飞机开始,谈到凌晨3点钟,红着眼睛,近60岁的张忠谋依旧不放弃查证每个数字,仔细问每个问题。

◇不做第二

  访问张忠谋的过去,是一大困难,他可以天南地北,谈历史、谈科技、甚至谈文学,惟独不善于谈自己,尤其是自己过去的成就。他说:“这一行只能往前看,不能往后看。”
  张忠谋进入德州仪器的第一个工作,就是个大考验,ibm将一批自己发展出来的几项产品移转给德州仪器,其中之一,而且是最难的,就是由他负责。他领着几位工程师,不眠不休,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将这项产品研究发展成功。成果卓著,而且青出于蓝更胜于蓝,良率(半导体里最重要的竞争利器,良率越高,成本就越低)甚至超过ibm的研究。他的表现惊动了当时德州仪器的总裁海格,对他开始另眼相看,希望培植他做德州仪器的研究发展最高主管。
  张忠谋并不是学电子的,他的半导体知识都是靠这几年边做边学的,而且也只有硕士学历。德州仪器希望能送他进博士班读书。“他们问我希望进哪里读,我说斯坦福,他们很满意。”因为斯坦福是当时全美半导体研究最好的学校,当然也意味着很难进去、很难毕业,德州仪器的人觉得他很有志气,要读就读最好的。
  3年很快就过去了,张忠谋重回德州仪器,面临更大的挑战,也要缔造自己的纪录。
  第一个纪录,是把一个部门的营业额,一年之间提高一倍半。当时ibm需要一种电晶体元件,但德州仪器一直没办法供应,他的前任负责人开了数十次会议,仍然没有结论。不是说开发不出来,就是说开发出来,ibm也不会要。但是张忠谋,这位34岁的经理一上任,开了两次会,就指定几位工程师一起去发展。在几年的工作经验里,他累积了对ibm足够的认识,他认为开发出来ibm一定会大量采购。果然开发出来后,需求应接不暇,营业额和利润都呈倍数增长。那时候,他已管理3000位员工,营业额5000万美元。
  德州仪器总把他派到最艰难,但最有成长潜力的部门。35岁升任集成电路部门总经理、36岁升任副总裁,5年后,升任主管全球半导体业务的资深副总裁。现今全球半导体第一的英特尔当时不过刚在硅谷成立,营业额也不过几百万美元,而德州仪器已雄霸世界第一多年,呼风唤雨。在公司内,半导体业务占德州仪器的50%,全世界六七万员工,其中两三万员工都归张忠谋管,那年他仅41岁。这位来自中国的资深副总裁,已是公司内第三号人物,仅次于董事长及总裁。
  张忠谋跃登华人在美最高层经理人。
  大企业是美国的典型产物,也是美国为白种人建构的最后堡垒,黄皮肤黑头发的他,如何攻进的?
  他设定高目标:他一出手,就要争世界第一。
  目标一旦设定,他很少妥协。70年代,英特尔在存储器市场所向无敌,很多企业抱憾退出,张忠谋坚挺前进,要跟英特尔拼到底。
  他更以坚毅达成目标,例如当他刚回台湾的时候,只学过两年汉语的他,坚持在讲汉语时。绝不夹杂一个英文字。
  由于他从事的科技行业,日新月异,他勤于求知。“不管他到哪里,他都要到书店。”一位接近他的人说。
  另一方面,绰号“张大帅”的他也开始显现威风,他要的报告,今天要就是要,绝不能迟交,作得不好的报告,往往丢回去重写,给部属的目标,远超过他们的能力,“更无法忍受平庸、不努力的部属”,“他讲起你的缺点时,会一条条说尽,你会奇怪,他怎么有那么多材料可讲。”他的旧部属,现任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总经理布鲁克说。
  性格过于刚烈耿直,不愿与人妥协,阻碍了他晋升总裁之路,例如当年德州仪器总裁菲柏重视消费电子,不愿大幅投资半导体,他在公司每个场合都大声疾呼,不管总裁在不在场。
  “我是容易发怒,”他承认,“但那是基于做事的热诚,为什么事情总是做不好呢?”基于做事的热诚,在德州仪器,虽然步步高升,他觉得责任更重,“升迁不应是一个人的里程碑,”他说,“人有旦夕祸福,美国企业也可能一夕大局突变,谁能说得准呢?”“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应该来自做成一件事,而不是名利。”

◇改写游戏规则

  他拟订策略、督促部属,为他们争取公司资源,不时到实验室鼓..(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半导体历史的里程碑——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董事长张忠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