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领袖——大众汽车公司总裁费迪南·皮埃切

作者:经济类

  1937年,费迪南·皮埃切出生在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他的外祖父费迪南·保时捷是著名的保时捷公司的创始人。皮埃切就读于瑞士联邦技术学院。1963年,进入保时捷公司,1972年,加入隶属大众公司的奥迪公司,1993年,皮埃切担任大众公司总裁。

    主要业绩    

  ●推出大获成功的新款“甲壳虫”汽车。
  ●大力削减成本,化巨额亏损为高额盈利。
  ●把大众公司带入超豪华型汽车市场。

    管理精粹   

  ●皮埃切喜欢让下属惴惴不安,他经常突然造访办公室、技术中心或工厂,给职员来个措手不及。
  ●即使对待工作出色的下属,皮埃切也很少有褒奖的言辞。
  “这位激情洋溢的企业管理专家把大众公司变成出类拔萃的企业。”
                          商业周刊1998

铁血领袖

  1993年,大众汽车公司的经理们正在为解决公司11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而苦苦挣扎,他们无暇顾及刚刚开发出来的新款甲壳虫车,因为他们认为这种不起眼的小车根本不会赢得买主。可是费迪南·皮埃切力排众议,坚持将新甲壳虫车推向市场。甲壳虫果然不负他的厚望,立刻成为市场宠儿,并为大众公司赢得了世界声誉。
  挽救了小甲壳虫的费迪南·皮埃切正是现任大众汽车公司的总裁。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皮埃切的祖父在希特勒的要求下,发明了这种小型车。半个世纪后,皮埃切改造了甲壳虫车,用它重新敲开了市场的大门。

◇汽车业中最有眼光的总裁

  重塑甲壳虫只是皮埃切市场战略的一个部分,他的目标是不断扩大“大众”这一欧洲顶尖汽车品牌的市场份额,使大众公司成为世界上最强大、最引人注目的汽车制造商。
  1993年,62岁的皮埃切执掌大众公司帅印。上任伊始,皮埃切便发起了强大的产品攻势。在他的带领下,大众公司推出了众多新产品,既有价值只有1万美元左右的低价迷你车,也有价值85000美元的12汽缸超级轿车。皮埃切的目标是:让大众车摆脱平民形象,成为高级轿车的代名词。
  在他接手大众之初,大众汽车的销量已经跌入低谷,只能靠工厂加班加点生产才能取得微薄的利润。在皮埃切的调教下,现在的大众已经具备了与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世界著名品牌竞争的实力。在短短的数年中,他挽救了垂死的seta和sko da品牌,扩大了大众在欧洲的领先地位,重新打入美国市场,并在新兴的拉丁和中欧汽车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一位汽车行业的分析家这样评价皮埃切:“他是汽车业里最聪明、眼光最长远的一位总裁。”
  自1993年皮埃切上任至今,大众公司在欧洲的市场占有率又增加了1.2%,达到17.5%。而竞争对手通用汽车公司的欧洲市场占有率则下降了2个百分点,仅占11.3%,被远远地抛到了后面。1998年春,价值1.65万美元的新款甲壳虫车在美一推出,便受到了市场的欢迎。该年度,大众汽车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61%;这是自1984年以来销售成绩最好的一次。据估计,大众公司1999年纯收入将会达到26亿美元。

◇汽车世家的新总裁

  不论是皮埃切的竞争对手还是大众的股东,都带着敬畏的目光看待这位与众不同的传奇人物。多年以来,这个争强好胜的男人一直被一种深深的慾望所驱动,那就是赶上他祖父的声望。大众公司一位前高级人士说:“他试图证明,多年以来人们一直低估了他的实力。”
  1937年,皮埃切出生在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他的外祖父费迪南·保时捷是著名的保时捷公司的创始人。当时,他的外祖父正在筹建大众汽车厂。正是从这家工厂,诞生了世界上第一辆甲壳虫汽车。皮埃切的父亲安顿·皮埃切曾是威尼斯的一名律师,1941年正式加盟正在起步的大众公司,担任公司总裁,在二次大战的gāo cháo阶段,安顿主要集中公司力量生产甲壳虫吉普车和飞机引擎等几种主要产品。因为只有这样,这家国有公司才有利可图。当时车厂的工人大多是来自东欧的苦力,他们像奴隶一样地艰苦工作。1998年9月,皮埃切领导的大众公司设立了一个1200万美元的基金,以资助那些幸存下来的工厂工人。
  1943年,保时捷家族和皮埃切家族正式分裂。皮埃切的父亲安顿和母亲路易斯·保时捷同路易斯的父亲费迪南·保时捷及哥哥费里·保时捷达成一项协议,由安顿夫妇接手保时捷在奥地利的工程业务。战后,费里着手开发以甲壳虫为基础的跑车,这个产品不久使保时捷公司名满全球,它就是著名的保时捷跑车。
  受家庭的影响,皮埃切自小便对汽车充满激情。当他还在位于苏黎上的瑞士联邦技术学院就读时,他就表现出了对汽车研究的无比兴趣。
  1963年皮埃切大学毕业,进入保时捷公司的发动机测试部门工作。1968年,他被提升为开发和赛车部门经理。在他的带动下,保时捷公司在赛车上投入了上千万美元,精心改造了908型赛车,并设计了全新的、时速高达350公里的917型赛车。尽管一直饱尝资金不足和人手不足的双重压力,皮埃切下决心不让任何事情挡住他的去路。起初,赛车的测试结果忽好忽坏。1969年,908型赛车首次赢得著名的“汽车制造商世界锦标赛”冠军,但是917型赛车却不尽人意。该车拐弯时很不稳,连保时捷的试车员都对它心存恐惧。917赛车的第一位私人买主伍尔菲在一次车赛中失去控制,撞上多辆法拉利车后燃起熊熊大火,伍尔菲也命丧黄泉。
  但皮埃切坚持下来,并最终获得了成功。1970年,917型赛车改造成功,赢得了当年赛季10场比赛中的9场。这一成绩巩固了保时捷公司作为世界赛车魁首的地位。1971年,保时捷车队乘胜追击,赢得了11场比赛中的8场,卫冕成功。皮埃切从前的一位同事说:“凡是皮埃切经手的事,他都想当第一。”

◇加盟奥迪

  尽管皮埃切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功,但是他擅权跋扈的风格,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也惹怒了保时捷家族的一些成员,他被彻底排除了担任保时捷公司总裁的可能。1972年,皮埃切得知此消息后,从保时捷公司愤而抽身,加盟隶属大众公司的奥迪汽车公司,担任研究和开发部门经理。从此,他开始了向大众公司总裁宝座攀登的20年漫漫历程。
  皮埃切加盟奥迪公司之初,奥迪是一个只有公务员才会选择的乏味的汽车品牌。1975年,皮埃切被提升为技术部门经理后,他大力发展奥迪车的技术。70年代和80年代初,他推进了一系列技术改革,包括轿车采用四轮同时驱动装置。在1980年日内瓦举行的汽车展上,奥迪推出了200马力quattro车,这是第一辆四轮同时驱动的现代车型。此后不久,所有奥迪车都采用了四轮驱动,引得奥迪的竞争对手们纷纷效仿。1982年奥迪100乍一问世,便以流畅的曲线和最低的风力阻力赢得了满堂喝彩。奥迪100赢得了许多汽车奖项,并成为美国市场上最畅销的汽车,把其他仿制车远远地甩在后面。1988年皮埃切顺利地成为奥迪公司总裁,在他的领导下,奥迪车一步跨入豪华车品牌的行列。皮埃切在奥迪公司的成功,终于于1993年将他送上了大众公司总裁的宝座。
  现在,皮埃切将重点放在开发新款车型上。他亲自参加日常的汽车原形驾驶测试,并下令进行必要的改动,通常这些工作都是由具体的开发工程师负责。皮埃切还改进了刚开发不久的可直接注入柴油的发动机。这种发动机结合了柴油发动机的省油的优点和汽车油发动机的安静灵敏的特点,大众的竞争对手通用公司和雷诺公司刚刚在这项技术上追赶上来。
  担任大众公司总裁以来,他一直热衷于开发帕赛特车,这是一种价值2.8万美元的家庭轿车,1997年正式投入市场。这是皮埃切上任后由他完全监督开发的第一种新款车。他希望凭借它,在人们心目中塑起大众汽车坚固而不庸俗的形象。为此,皮埃切要求工程人员以奔驰轿车的质量为准绳,实现大众汽车质量的一个量子飞跃。在他的要求下,汽车内部全部使用仿真皮的高级织物和高质量塑料。帕赛特车果然不负众望,在德国汽车杂志进行的各种比较测试中,成功地击败了对手奔驰和宝马。该车在市场上一度脱销,为此大众公司不得不加大工厂的生产能力。1997年,帕赛特在全球的销售量为37万辆。1998年,它的销量将达40万辆。
  今日的皮埃切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可以说,他的成功得益于他对汽车技术的精通,对汽车的热爱以及巨大的财富。自从他的父亲安顿1952年去世以来,皮埃切的母亲路易斯接手了家族事业,在她的潜心经营下,皮埃切家庭构筑了一个以萨尔茨堡为基地的庞大的商业帝国,经营旅馆业和汽车进口买卖,活动领域横跨整个欧洲。据估计,皮埃切家庭的财富已达30亿美元。

◇独断专行

  有了强大的经济基础做后盾,皮埃切养成了一种精神上的优越感,加之他已取得的成就,他逐渐形成了对大众公司的铁腕统治。上任至今,他已将不服从他领导的20多个高级经理赶下了台,包括两任奥迪公司总裁,以此巩固了他的地位。现在,他包揽公司的研究和开发部门、生产部门、采购部门和公司品牌部门的大权。他还将公司的管理委员会由9人压缩至5人,无人敢对他提出异议和监督。“在大众公司,缺了皮埃切,什么决定也不能做。”他的一位同事如是说,那些敢于向他的权威挑战,对他的观点和决定表示疑异的高级职员的命运经常是遭到解雇。“没有人会提批评性的建议,因为他们知道头儿准会不高兴。”一位同皮埃切合作了多年的高级经理说。
  在他刚担任总裁后不久举行的一次管理会议上,皮埃切公布说,他计划将基本汽车平台从16个降至4个。一旦这个方案得到通过,就意味着豪华的奥迪车和普通的大众车将享有许多零部件。一位高级工程人员克里斯蒂安当即提出异议,他认为如果所有车都使用奥迪的豪华配件,成本将会大幅提高,皮埃切立刻尖利地回答到:“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尽管克里斯蒂安两年后如期退休。但他给同事们留下了一个教训,那就是:千万不要质疑老板。
  一些前大众公司高级职员说,皮埃切喜欢让下属惴惴不安。他经常突然造访办公室、技术中心或工厂,给职员来个措手不及。即使对待忠实的、工作出色的下属,皮埃切也很少有褒奖的言辞。大众公司在美国的部门由于经营不善,总公司5年前曾打算关闭它。在皮埃切的亲密同盟纽曼的努力下,美国部门得以振兴。尽管这样,皮埃切对他也从没有一星半点的表扬。
  皮埃切的铁腕统治终于激怒了大众公司的经理们,1994年底,他们共同起草了一份公开信,并将它送交给了公司监督委员会主席里埃森。“亲爱的里埃森”,信是这样开头的,“这个公司正控制在一个精神错乱的人的手里。”里埃森于是要求皮埃切注意修辞,尽量避免说些让人难堪的话。
  尽管飞扬跋扈,皮埃切同时也注重培植自己的势力范围,他同大众公司的劳工老板们结成了战略同盟。在1993年经济危机时,尽管据他估计公司有高达3万人的剩余劳力,他仍尽量避免裁员。反而,他同意减少20%的工作时间,但只降低16%的工资。为此,依据法律拥有大众公司监督委员会半数席位的劳工代表,支持了皮埃切的权力扩张。
  由于公司内部缺少对皮埃切的批评性建议,极有可能导致皮埃切决策的失误。1998年大众公司同宝马公司争购劳斯莱斯便是一例。皮埃切梦想得到劳斯莱斯至少已经有10年了。尽管面临着种种不利因素,大众公司的监督委员会还是对皮埃切的收购决定投了赞成票。结果大众公司以6.4亿美元的天价,只得到了不太著名的本特力品牌。而竞争对手宝马公司渔翁得利,只以令人震惊的6000万美元低价,便攫取了最富含金量的劳斯莱斯品牌和商标。
  经过他对公司的“肃清”,皮埃切身边只剩下一批对他惟命是从的人。人们提心,如果皮埃切发生任何意外或他突然离开公司,将会在公司内部留下一个权力真空。监督委员会的部分成员想扩大公司的管理委员会,因为这样可以更加合理地进行工作分工。但是凭借皮埃切在大众公司的骄人业绩,以及他挽救“甲壳虫”带给大众公司的世界声誉,他可以宣称根本没有削减他权力的必要。因此,除非他的管理技能出现严重失误,否则皮埃切将会继续按照他的设想和意愿领导大众公司。
  同多数工作狂一样,皮埃切几乎没有娱乐时间。这些年来他一直不断的消遣就是生儿育女。他同现任妻子厄秀拉生有3个孩子。70年代,厄秀拉曾担任过皮埃切同当时的情妇所生的3个孩子的保姆。他还同第一任妻子生有5个子女。德国媒体曾声称他共有13名子女,皮埃切对此不置可否。现在,同行们之间又传出话来,皮埃切的第14个孩子不久将会出世,孩子的母亲并不是他的现任妻子。皮埃切曾说,孩子越多,他的基因才会更多地传给下一代。
  蒸蒸日上的大众公司和更多的孩子正是皮埃切试图留下的传奇和遗产。
                (1998年度最佳管理者)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铁血领袖——大众汽车公司总裁费迪南·皮埃切》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