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在预测未来,而是在创造未来

作者:经济类

      对话人: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多媒体实验室主任
        尼葛罗庞蒂
       北京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对话
                   主持人:中央电视台 陈晓楠
  主持人:
  “指点全球经济,畅谈中国未来”。欢迎再次走进《财富对话》。
  我是陈晓楠。
  今天我们请到的谈话嘉宾是著名的未来学家尼葛罗庞蒂先生,我们先来通过大屏幕认识一下。
  大屏幕解说:……
  主持人:
  让我们现在就掌声有请尼葛罗庞蒂先生。
  今天我们还有一位中方的嘉宾,他就是北京搜狐公司的总裁张朝阳先生。
  欢迎二位来到我们的演播室,现在有一个很热门的词就是数字化,我想数字化这个词和您二位的姓名很紧密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尼葛罗庞蒂先生,您也不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上一次您来到中国的时候就给我们留下一句名言,说您不打电话,不发传真,不开会,只发e-mail或者是和人见面。那么刚才我在上台之前有一位朋友,想让我问问您,您家里有几台电脑?
  尼葛罗庞蒂:
  如果你说的是像这样的东西,我也许有五六个吧。
  主持人:
  有不同的分工吗?
  尼葛罗庞蒂:
  实际上没有分工,经常取决于它们放在什么地方,有的是在这一层,有的是在那一层楼上,它们没有特别专门的目的。
  主持人:
  每天屋子里每个角落都是电脑,不知道你每天有多少时间是和电脑在一起的?
  尼葛罗庞蒂:
  太多了。也许10个小时一天。每一天都10个小时,没有星期六,没有星期天,都是10个小时。
  主持人:
  您和您的合作伙伴张朝阳先生,在这几年当中完全是通过e-mail来联系,从来没有打过电话,没有发过传真吗?
  尼葛罗庞蒂:
  我想从来没有和他打过电话,跟你打过电话吗?
  张朝阳:
  非常少。仅有的好像一两次。还是我打电话过去,他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
  主持人:
  那我不知道张先生的生活,有没有像尼葛罗庞蒂先生的生活这么数字化。比如说这一次来上海的机票是在网上订的吗?
  张朝阳:
  不是。
  主持人:
  那么是排队买的吗?不会吧。
  张朝阳:
  是我们公司定的,可能是跑到我们楼下的航空公司订票的地方。
  主持人:
  是不是因为在中国,这样的数字化生活还会碰到一些困难?
  张朝阳:
  才刚刚开始。如果楼下没有订票的地方,我们倒有可能通过网上订。就是说方便,如果某些东西特别方便,跟实际的人去竞争,如果这个更方便,就会采用。
  主持人:
  那么现在可能大部分的人的生活方式还没有数宇化,可能是因为给他们提供的方便便利还不够。
  张朝阳:
  对。还有一段时间发展。
  主持人:
  尼葛罗庞蒂先生上次来给我们留下五大预言,我想可能观众朋友都记得,我简单说一下,就是大概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拥有一美元以下的电脑,我们身边的很多东西都会上网,比如说像一些家电——电冰箱、电视都会上网,另外我们身边的很多东西都会越来越智能化。我不知道尼葛罗庞蒂先生这次来是否对您的这些预言作一些新的修正或者是带给我们一些新的预言?
  尼葛罗庞蒂:
  实际上我想新的东西是现在变化的速度,换句话说,使大家都感到吃惊的不是说出现了一项新技术,或这项新技术会让机器变得更好或是更坏,而是变化的速度非常快,谁也没有能够想到变化会这样快。从我上次一月份访问以来,参加电子商务的人数和电子商务的量,中国官方的预测已经比一月份高了三倍,因此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就是变化的量和速度。
  主持人:
  我不知道一美元以下的电脑,大家在多久的未来才能够看到?
  尼葛罗庞蒂:
  我们目前所做的项目至少要花五年的时间,才能够达到一定的成熟度,如果我们能够,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制作一美元以下的计算机,那么这就会改变整个计算机领域的经济学。你或许可以吃计算机,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用计算机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比如说像桌上这台笔记本电脑,不应只去想它怎么才能值一美元,而应去想它将用于什么地方,是不是衣服里头会织入一些线路?
  主持人:
  张先生,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不奢望一美元以下的电脑,但至少是和脚踏车一样的电脑,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见到?
  张朝阳:
  我希望能够在几年里面能够有200美元以下的电脑,这样的话,我觉得电脑将会普及到中国的广大农村。一个巨大的市场。我觉得买几袋化肥的钱买一台电脑挺合适。
  主持人:
  实际上在美国,电脑的价钱也就是大家吃一顿饭的钱,是不是?
  张朝阳:
  不是的,现在还是一千多美元。
  主持人:
  很贵的一顿饭。
  张朝阳:
  很贵的一顿饭,一般吃一顿饭只要20美元就够了,所以现在来说电脑还是太贵了。这个我跟尼葛罗庞蒂的观点特别一致,就是说现在电脑太贵了,应该让它更便宜一些。
  主持人:
  我想您可能更希望看到这一点。因为这样的话,您的业务就可以大大推展。
  张朝阳:
  将会有更多的眼球撞击搜狐的主页。
  主持人:
  您刚才谈到,有的电脑可能插在袖子上,是不是未来的电脑不像我们现在想像的这个模样了,它的形态会彻底地改变?
  尼葛罗庞蒂:
  也许这样想这个问题最好,今后的计算机更像空气一样,换句话说,你根本就注意不到他是在你周围,它会和其他东西合为一体,可能是家具的一部分,衣服的一部分,你不会注意到空气,除非空气没有了,你才注意到。我想计算机也是如此,除非它们不在了,否则你们根本注意不到它们。这并不是说你不拥有一些像电器的装置就能做一些事情,而是计算非常细,已经融入生活的各个方面。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食品的包装上面有一些条形码,向你说明里面包装的内容。如果这些条形码是一个计算机的话,而且编码会说话,当然不是说像你和我说话这种方式。实际上它可以告诉其他装置,它的身份,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在你家庭里的东西,其他东西,如冰箱会知道包装里面有什么东西,架子也会知道有什么东西,咖啡和糖可以说话。这是一个不同的思维模式。
  主持人:
  但是如果我们身边这些东西的智力在不断增长,您觉得对人是不是一种挑战?
  尼葛罗庞蒂:
  对人的挑战,并不在于这些东西会相互对话。真正的挑战在于我们必须将系统做得非常简单,目前太复杂了,太难于理解了。如果你看到像大自然一样非常复杂的系统,复杂程度简直是太高了,而我们和它们的交往又非常简单,实际上我的门它比计算机要聪明的多。
  主持人:
  我不知道张先生您对……
  张朝阳:
  你的意思是说,这种像空气一样的计算机或者就是在任何地方看不见的计算机如果相互交流的话,会不会对人造成一种挑战,会不会对人造成一种威胁,人觉得是不是太多了,搞得生活很不方便。
  主持人:
  因为现在是这样,我看到一些未来学家预测,将来人们很可能复制人的智力,复制人的情感,那么到那个时候人和机器的界限是不是很少,或者说没有界限。
  尼葛罗庞蒂:
  也许根本就没有智能上的区别,实际上计算机也许可能比我们更聪明。也许区别在于人有意识,我想这种区别可以使人类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不会受到电脑的影响。实际上,你周围有很多的机器都比我们强,机器可以把石头搬起来,把东西挪走。因此对于机器在智力上要强于人,我认为无所谓,但是它开始有意识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想重要的是智能是分布式的智能,来自机器的社会,不是一个中央的智能系统。
  主持人:
  如果您的这个预言都能够实现的话,您现在能不能给我们描绘一下,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
  尼葛罗庞蒂:
  这个问题当中就含有讽刺的味道,因为数字化生活的一个方面,就是每天和另外一天都是不一样的,因此你要描绘一天这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因为每一天和另外一天是不一样的。比如,今天我们所做的生活都是同步的,因为大家都是同样的时间起来,工作时间也差不多,交通都很拥挤,下班回来大家做的东西都是以一种方式来做。而在今后由于有了数字化,就不像现在这么同步了。对我来说,最理想的生活就是不用定闹钟,不用被闹钟闹醒。有些人可能不见得非得知道工作和娱乐之间的区别,从某种程度上,两者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其实这些人都是工作最努力的。在数字世界当中一定要守纪律,不见得像他那么努力工作,他的工作太努力了。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在今后的数字世界当中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受干扰。我再举一个例子来说,首先为什么电话要响,大家可以想像为什么电话要响,如果你不在那儿的话,它响来响去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不在。但是如果你在场,它也不应该响,它应该自己来回答。然后比如说如果张先生打电话给我,我的电话机应自己答复他,它会说主人正忙着。张先生就会说,实际上这一步很重要,你叫他一下,然后电话可能继续会说,是张先生打来的电话。这样就不会只是荒唐的电话铃声。也许张先生和我的电话可以对话,如果他现在心情不好,我也很忙,也许可以干脆让两个人以后再打电话。
  所有这些事情的发生,我们并没有介入。
  张朝阳:
  我觉得这个观点非常重要,就是说科学技术或者这种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是一种选择,更多的选择,使得你们没必要早上都一块儿去上班挤这个公共汽车,或者挤这个交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你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你可以在一个山顶上办公,你可以半夜三点钟,你可以和别人同时进行,但也可以不是同时进行,但是同时完成。那么在这样一种一个人任何时候都可找到你,或者是可以在某种方式让你做某种事情的时候,你都可以来主动做任何事情,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时候,在这么多选择的情况下,如果你不会被这个选择。比如我现在,一天任何时候我永远在上网,所以你任何时候发一个电子邮件我都可以看到。如果是非常不好的消息,我会马上知道,马上影响情绪,所以这样的话如果没有电子邮件,我可以很高高兴兴做一件事情,直到一个坏消息传来,我今天至少还可以高兴做这件事情,但是有电子邮件,有这样的技术,我如果完全被这种技术所主宰的话,我就一分钟都不可能安宁,因为任何一分钟,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任何一个事情,可能跟我有一点关系,可能造成我情绪上不稳定,那么在这么大的选择的情况下,人就有一种决定,现在是晚上时间,我不想工作,所以我不上网,而到早上我该工作我就上网。就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这是一种巨大的选择,带来特别大便利,如果我们主动去选择,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的话,科学技术最后带来的是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一个更疯狂的一种生活。
  主持人:
  我不知道刚才二位给我们描述的这个未来的生活和我们想像当中的未来是不是一样,今天未来学家在这里,我想请现场的观众朋友来问一下,看看我们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提问:
  不知道两位有没有看过《泰克帝国》这部美国电影,吉诺利微斯主演的。它那个电影就描述未来的生活。一个人早上醒来,就发现原来自己是给网络控制的,他原来觉得自己可以控制..(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我们不是在预测未来,而是在创造未来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