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是天生的企业家

作者:经济类

访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11分58秒
  记者:
  吴老,我听说您这次参加财富论坛要讲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而且恰恰碰到四中全会闭幕这个契机,您打算说些什么呢?
  吴敬琏:
  我是想总结一下这20年来国有企业改革的状况,现在碰到一些什么问题,四中全会有很重要的突破,而且把这个问题提到全党的面前,就是我们今后工作的重中之重,也向国内的企业家和国外的企业家总结性地介绍我们的国有企业,以及今后我们做些什么。
  记者:
  您的观点是什么?
  吴敬琏:
  20年来的国有企业改革有很多进展,但是跟原来的计划相比是没有完成十四届三中全会的计划。现在党中央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专门开一次中央全会,规定了今后的方向。这次抓的问题抓得很好,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国有经济的布局要完整,原来布局太散,而每一个点都很弱。像江总书记在中央全会前说的,就是要有进有退,从有些领域退出来去加强国有经济需要控制的重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做这个工作,恐怕很难真正把我们的国有经济做强。第二个问题也有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抓住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问题。我们从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决定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以后,做了很多工作,改制成为公司的国有企业很多,有几千个国有企业成了股份有限公司,至于有限责任公司更不计其数,但是好像效果没有表现出来,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有各种各样的意见,我看这次是抓住了要害,这个要害就是这次中央全会决定里说的,能够在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建立起制衡关系的法人治理结构,这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过去我们不尽如人意的原因就是核心架构没有建立起来。
  记者:
  无法把精力真正转到企业的经营和管理上去,没有内在的动力。您刚才说到国有企业的改革,这次进入500强,中国有5家都是国有企业,您怎么来看待他们?
  吴敬琏:
  因为我们这些国有企业支配了我们中国最好的经济资源,问题是它们的表现并不如人意,这并不是哪个人的过错,还是这个体制。所以要趁四中全会的东风,把体制搞好,我们这些企业家是可以脱颖而出的,我相信绝大部分的总经理董事长,就个人的能力来说,并不次于国外的那些大企业家,这是很有名的,中国人是天生的企业家,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成为符合他们地位的企业家呢?
  记者:
  没有好的制度框架。
  吴敬琏:
  对,这是一个根本问题。通过这个会,一方面可以让外国朋友们知道我们中国的企业现状如何,它向哪个方向走。另外一方面也让我们中国的企业家看一看,他所面对的环境是什么?外国的同行他们是怎么做的?
  记者:
  这个自然就让我想到中国企业的一个国际化问题,您说的这些是不是走向国际化必须的途径呢?
  吴敬琏:
  对。因为国际化是一个客观的过程,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是逐步的全球化。当然现在没有完全做到全球化,但是这个过程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没有别的路。
  记者:
  那就是说中国企业要选择的不是愿不愿意国际化的问题,而是不得不国际化。
  吴敬琏:
  对,就是说我们要看到,我们只能在国际市场的汪洋大海上游泳了,不然的话你肯定会沉下去,那么就要国际化。国际化首先是我们的思想理念要国际化。另外,制度要国际化。比如说法人治理结构这个东西,它是经过400年磨出来的一个东西,我们是一个后起的国家,不应该自己从头去磨,我们就看一看,西方的大公司它的法人治理结构是怎么组织的。我最近看了英国一个石油公司副总裁讲,他们这个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是怎么弄的,不是说西方国家的法人治理结构就尽善尽美了,他们同样有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是摆在那儿的,是所有者和经营者两个目标不同的人,又要合作,要奔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要把这个企业搞好,他一定有很多矛盾要解决,400年磨出来这么一个框架,但是里面的一些具体规定,往往还是有毛病的。比如说bp的副总裁就讲,他在1992年的时候,因为法人治理结构有缺陷,譬如说董事长和总经理是一个人兼的,对于总经理的约束就不够。bp就采取措施,董事长由外部董事担任,而且强化了外部董事在董事会中的地位和作用,然后通过董事会下的委员会,任命委员会,报酬委员会,审计委员会,对经理人员除了对大政方针的指导之外,一个就是监督,一个就是激励。这三件事情做好了,他把权交给经理人员,这个经理人员就可以发挥他的才能了。
  记者:
  不过前提是他有一个良好的环境,有一批比较好的人员。
  吴敬琏:
  对,环境不只是公司内部的环境,还包括整个市场,譬如说西方都用的一种对经理人员的激励机制,我们这次全会也是同意,在一些企业里试点,就是搞股票期权,股票期权真正能发挥作用,还要求一个有效的证券市场,如果没有有效的证券市场,证券市场上的股票价格不能反映企业的经营状况,这个体系就无法正常地运转。
  记者:
  我们现在经济问题可能都是这样,所以这个问题往往和另外一个问题连接在一起,这就是您说的环境问题。
  吴敬琏:
  对,体制的改革需要各个环节都要改,总的来说就是要加快市场经济建立的进程。
  记者:
  这次有很多跨国公司的大亨总裁们都来到上海,您作为中国的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您想对那些看好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说些什么?
  吴敬琏:
  我想现在在海外对中国有这样那样的评价,特别是海外有一些公司,他对中国是不是会坚持改革这一点并没有很强的信心,我想他们亲自来看一看,正好又是四中全会结束的时候,我想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可以看一看,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中国会坚持改革,中国的企业也会向国际的规范看齐,这个方向是肯定的。去年我就看了美国商会有一个年报,里面就提出了好多中国市场不如人意的地方,比如说不透明,税收制度,还有腐败问题、官僚主义等等,我就跟我们省政府、市政府的人说,我们也应该做这个事。这次我就看到了上海市政府就做了一个外资调查,主动去征求他们的意见,你们觉得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然后归纳起来,这就说明我们是有诚意的,我不是说我们投资环境很好,我们投资环境确实问题很多,但是我们是有决心要改善它。
  记者:
  我想中国正在走向世界,世界向中国走过来,这恐怕是这次会议让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吴敬琏:
  这样两股潮流,两个热心加在一块,我想对于中国、对于世界都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记者:
  这是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
  吴敬琏:
  对。
  记者:
  谢谢您。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中国人是天生的企业家》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