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他,研究他,战胜他

作者:经济类

访联想集团总裁柳传志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10分34秒
  记者:
  刘总,您怎么看待这次财富论谈在上海举办这件事情?
  柳传志:
  我自己觉得这还真是一件让中国人很兴奋的事情。因为首先选中上海这个地点,《财富》杂志不是自己随便选的,他是要投票,要那些人发表意见,这说明这个世界上这些大的公司企业对中国真的看好,看得起中国,这还是非常重要的。对我们来说,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我觉得也挺重要,这是为什么?中国早晚要往世界上走,走的时候你首先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什么。我们加入wto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呢?我们要跟你用同样的游戏规则进行比赛。这样的话会使得中国企业管理更规范。我们电脑这个行业,90年代初期,合资以前是属于封闭式的,封闭式的意思就是要批文,要很高的进口税电脑才能进口。这个进口是什么呢?中国的电脑是老大,但是全中国一年的销售量是10万台,把批文一去掉,外国企业大量进入中国来,一下子电脑发展使用方面就大大加快了,到现在是几十万、100万,现在到500万到600万台这个速度。
  记者:
  过剩了?
  柳传志:
  不,还没过剩,是市场确实需要,就是说市场容纳需要这么多台,为什么呢?就是原来的电脑质量不好,把着门不让你进来,这一来给中国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所以在1993年前后的时候,像联想、长城,这些中国企业没法生存,逼得我们痛定思痛,要研究到底我们凭什么去跟人家竞争。所以要研究人家的优势、劣势,联想就在1993年那年开始并于1994年初进行重组,选了一些有能力的年轻人重新调整队伍,然后自己内部宣誓要跟外国企业打一打,就从这一天开始起我们向外国企业学了很多东西,一年一年就做起来了。到了1996年,我们就跟外国企业,跟ibm并争第一了。到了今年,我们占17%的中国市场份额,第二位的ibm占6%。如果你不跟外国企业学习,不知道这个游戏规则是什么,光在中国称老大,电脑质量不好,你光当老大有什么用?
  记者:
  那就说你是带着一种想了解游戏规则的心态?
  柳传志:
  对,那肯定是,我也要了解,我也希望更多的媒体报道外国人怎么做,大家都要了解。
  记者:
  您刚才谈到游戏规则的问题和中国企业与外国企业接触交流的问题,这自然而然让我们想到中国企业国际化,走入国际是不可阻挡的,你觉得中国企业国际化现在还面临什么问题?
  柳传志:
  还面临比较多的问题,大概有这么四个关口。一个是观念,这个观念不仅是企业工作者本身的观念,整个社会的观念都还有对市场经济的了解和认识;第二就是机制,机制是指什么呢?说明确就是产权,中国高科技企业里边都是从“大院大所”里走出来的。这个产权问题不能解决的话,股份制不能解决,这些人从小公司过渡到大公司要经过非常多的艰难困苦,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了这种压力;第三个大问题是环境问题,环境问题是指什么呢?比如,像中国有很多跟企业有关的法律法规,立法立得很好,但是你执法力度未必够,那执法力度不够就造成有的企业守法,有的企业不守法,就会造成不公平,像大企业我们就坚决守法,但实际上竞争有困难,另外像中小科技企业它要发展要有资金,但是没有风险投资的公司。风险投资公司,股市上没有第二板块市场,风险投资公司投了钱以后,没法得到回报,这问题就都属于环境问题吧。
  记者:
  说到环境问题,企业家自身的素质你认为已准备好了吗?
  柳传志:
  对,我第四个谈的就是管理问题,就企业家本身的问题。前三个问题基本上是客观条件,是外边的。第四个讲管理,是企业家本身的问题,管理实际上是高科技技术创新等等一切的基础,我们从美国一些小公司,在硅谷的公司有一个好的科技成果,马上股票上市,股价大升,这个成果被人赶下去以后,这个公司就垮了,但是垮了本来他就不在乎,垮了我再干别的,我已经赚了一些钱,这就是他本身的规律。但在中国你要想办一个长久的大公司的话,你没有一个好的管理基础,你的技术方面再怎么样都会被掩盖住。
  就拿联想举例,联想在1995年和1991年等等受过几次大的挫折以后,恰恰都不是因为技术成果水平不行,都是因为库存积压,我们这个行业库存积压是一个最要命的东西。因为“dram”价格变化极其剧烈,在这个时候你物流资金没控制好,对市场预测不准确,就会遭受巨大损失。市场预测的意思就是下回我买什么东西,我预测不准,库存一积压,马上就是上亿的亏损,远远盖过了你技术上能起的作用。所以基础的东西必须要打好,但是在中国企业这些方面确实比较薄弱。
  记者:
  您是中关村著名的高科技企业家,您跟我谈一下中关村和硅谷和新竹有什么区别,特点是什么?
  柳传志:
  这个问题我到是有看法,一般的人认为中关村、新竹和硅谷的差别差在环境上,比如投资环境,有没有资金支持,人员进出方便不方便,周围的科研气氛浓烈不浓烈,这都对,但是有一条人们谈得少,就是有没有想过硅谷的企业做成成果以后它怎么变成钱呢,就是再下一步是怎么进行,想的人不多。你要具体想其实硅谷有很少数小企业发展成大企业,自己来生产销售,比如说像英特尔,像hp,像“cisco”,有这样的企业。大多数企业不是这样,大多数企业是什么呢?成果快成熟的时候或者连成果带这套人全被美国别的大的公司购并,谁购并他们呢?就是像刚才讲的cisco,microsoft,hp,ibm,全都是他们,他们把这个成果买走去用,他拿什么呢?就拿hp的股票换这些小公司成果,因此到了hp再把它变成一套完整的产品系列把它销出去。新竹高科技含量很大,规模相当大,做完以后,美国大的品牌公司,用台湾公司的产品打美国人的牌子,就是这么做。那么我们想中关村的企业出路是什么,小的科研企业做的有成果以后,它出路是什么呢?这个问题不想清楚,那你下边的问题很难。而这个环境的问题,我觉得想的人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从我们这个角度是切身体会,因为研究了台湾情况,谈论多次,但是没有得到特别的重视。
  我觉得还是联想、方正、四通这样的企业少,一定要有几个大的企业,是有生产销售能力的,能够吸收你的成果的,而这些成果怎么出来的呢?应该从中小企业中办出来的,怎么才能办出来,这个企业才能大,管理是基础,这是我真的做了这么多年非常重要切身的体会。这个管理里面分的层次,从销售、生产到物流资金的控制,这是企业管理一个浅层次,更深的层次是班子怎么配合好,战略怎么制定得好,这个战略有战术步骤去执行它,还有怎么能带好队伍,让你员工有积极性,有很好的企业文化,这是更深层次的管理。只有企业家,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对这个有深刻的认识,才能使得企业在这方面跟得上,这时候奠定好了以后这个企业才会发展大,做得更长久。
  记者:
  现在有些人议论,认为现在中关村没有高科技这个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些大企业能够容纳和吸纳这些高科技并且转换成产品。
  柳传志:
  高科技已经很重要,因为很多科研院所在这里,这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觉得得有一些大的企业,这些企业一定要把管理做好,做好基础,然后才能吸收这些小的公司的科研成果。因为小的公司的科研成果拿到美国公司去生产销售,目前看来不现实。
  记者:
  你刚才说中国企业这次能够了解外国企业怎么运作,懂得游戏规则很重要,那么同时有没有感到外国企业对中国企业这种压力、压迫,他们在市场的占有?
  柳传志:
  那当然,应该是感受最深的事情了。对联想来说,有三大方面的挑战。一个是这个行业的变化极其迅速;第二就是外国竞争的压力太大,这个时时刻刻都有这种感觉,但是中国企业你不能说我不用共同的游戏规则,我把你堵在门外,或者是中国单独存在那是不行的。因此还要通过跟他学习,研究他,才能战胜他。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学习他,研究他,战胜他》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