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墓村》

第三章、无端惹祸

作者:横沟正史

八墓神庙之行

我一直想去看看八墓神,八墓神是这个村庄所有罪恶和灾难的源头,尽管这么做对眼前所发生的问题毫无帮助,但是我还是认为有必要去。

由于哥哥突然去世,使得田治见家上上下下一片混乱,加上一来这里我就遇到一连串奇怪的事,忙得没时间考虑自己的生活,难得此刻心情沉静下来,才发觉自己一直都没有机会出去四处看看。

就在哥哥作头七的那一天,美也子提早过来帮忙,我趁机把这件事告诉她。

“选日子不如撞日子,干脆我们现在就去吧!反正作头七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傍晚以前麻吕尾寺的住持都在,这中间还有一点时间,倒不如我们现在就去。”

就这样她邀我一起去。

由于我们都是在都市长大的,所以不知道在服丧期间不可以到庙里拜拜。我想,我们就算知道,恐怕也不会注意到的。

当我将这件事告诉姐姐时,她有点惊讶,但是她还是附和着说:

“这样啊!那你就好好玩吧!不过要尽早回来喔,因为客人快来了。”

“好,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那边离这里不太远。”

我们穿过宽广的和室从后门出去,一出后门就见到一段上坡路,再向前走几步,有一个小小的蓄水池,还好这附近没有什么住家,不用担心会碰到人。

在蓄水池的旁边,有一个用花冈石堆砌成的坟墓,周围用黑檀木栅栏围住,在下方的石头上立着一个石碑,上面写着“田治见家之墓地”。

在此之前,我曾经在哥哥下葬时来过一次,墓地旁边有一条小路,从这里往前走,是一个小山坡,种着纤细瘦长的赤松,四周立着零星的墓碑。这个山坡就是八墓村村民永眠的地方。

“不知道金田一耕助这个人还在八墓村吗?”

我突然想起金田一耕助,随口向美也子询问一下,然而美也子却突然皱起眉头说:

“是啊。他还留在这里。”

“他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警察?”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我猜他可能是个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

我听了有点吓一跳。

“那他是为了毒杀事件而来这里调查的吗?”

“不会吧!他来的时候,久弥中毒那件事又还没有发生,况且事情发生在田治见家,家里的人最有嫌疑,而西屋与东屋又没有仇恨,也没有道理请私家侦探来调查田治见家的人呀!”:

“话是没错,但是,为什么野村先生会邀请私家侦探来这里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认为他来这里应该没有特别的目的。听说有人委托他到邻近的鬼首村去调查案情,那边的事解决了,他才顺道到这里来休息一阵子的。”(作者注有关鬼首村,请参考《恶魔的手毯歌》和《夜路》两书。)

“咦,怎么会有人请那种人来调查呢?”

我不知不觉将心里的感触说出来,美也子听了哈哈大笑。

“怎么说得这么难听!俗话说: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他还是个名侦探喔。”

这句话果真被美也子说中了。就在不久之后,我们亲身体验到不可思议的事实——这个蓬头垢面的男人,竟然是个非常优秀的名侦探。

撇开这些不谈。我们继续由立着许多墓碑的山坡往上走,不久看见一条大一点的山路。通过这条山路,刚才隐约听见的水声突然变大了。我往下一看,有一条湍急的溪流顺着山谷而下,水流撞击着岩石发出棕棕的声响。这条溪流相当的清澈,一眼可以看到溪底满是岩石。

“下次有空我们再一起下去看看这条溪,溪底四周遍布着钟rǔ洞,这些可是别的地方看不到的奇观哟!”

我们没有下到溪边去玩,而在中途转向往和溪流平行的上坡路走。走了一会儿,终于到达往八墓神庙的石阶。石阶大约有五十级,由下向上看非常的陡峭,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向下一看,只觉得一阵头昏目眩。等我们好不容易爬上去时,几乎都快断了气。

到了上面,跟前是一片大约两百坪的平地,这块平地是由村民将整座山头铲平开辟成的,八墓神庙就建在这里。

八墓神庙的型式和日本一般的神庙大同小异,不值得特别描述。

我们形式上参拜一下之后,就绕到庙的后面去。也不知道住持到底在不在,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庙的后面有一个大约十级左右的石阶,登上石阶,上面是一片约五十坪左右的平地,有八座坟墓立在这里。正中间是一个较大的坟墓,其他的七个坟墓则围绕着中央的坟墓平均排列。中间的坟墓可能是将军的墓,而其他七个可能是他的属下,坟墓的旁边立着一个石碑,上面记载了八墓神的由来。由于上面的文字都是用古文写的,所以我看不太懂。

在这块平地的东边,有一株巨大的杉木高耸参天。

“这就是双胞胎杉树,西边那一棵,今年春天被雷击断。”

我一边听美也子解说,一边转过头看着平地的西边时,突然心脏一紧。

平地的西边有一张去除秽气用的绳帘,绑在杉树的残干上。在绳帘的旁边站了一个人,她红着脸一心一意地数着念珠。虽然那只是侧影,但是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尼姑。她是浓茶尼姑吗?

“我们回去吧?”

我轻声的说,并拉了一下美也子的袖子,然而美也子却转过头来说:

“没关系,她不是浓茶尼姑,她是老的梅行尼姑,人很和善,所以不必担心。”

我后来才知道老的正确写法是姥。这原本是一个别名,流传在日本大街小巷的姥舍传说中,曾经出现过这个地名,后来姥不知不觉地被传成老。姥那里有一问寺庙,叫做庆胜院,梅行就是那间寺庙的住持。梅行的正确写法应该是梅幸,梅幸尼姑人概不知道有一位歌舞伎演员梅幸和她同名吧。

梅幸尼姑一心一意地祈福了一阵子之后,终于站起来转向这里。她好像有点意外地张大双眼,马上又露出亲切的微笑。她果然和浓茶尼姑妙莲完全不同,有着与众不同的高雅气质,脸蛋白白圆圆的,有点像观音菩萨般柔和。在她光而圆的头顶上,戴着一顶茶色的宗匠头巾,身穿黑色袈裟,年纪大概超过六十吧!

梅幸尼姑数了几颗念珠之后,静静地向我们这里走过来。

“大师,您是在祈福吗?”

“是的,因为有大多的事令人担心了。”

梅幸尼姑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盯着我看。

“这是东屋的……”

“是的,他是辰弥。辰弥,她是庆胜院的梅幸尼姑。”

我轻轻的点点头。

“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大好了,我现在正要去你家帮麻吕尾寺住持的,”

“真是辛苦您了。”

“大师,麻吕尾寺的住持师父身体还好吗?我听说他生病了,”

“是的。唉,他的年纪也大了,难免会有病痛。今天应该是由英泉代替他去你家,我会助他一臂之力的。”

“真是麻烦您了,那么我们一起走吧!”

当我们走到石阶附近的时候,梅幸尼姑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下:

“真的是太残忍了!”

“咦!您在说什么。”

“啊!我是说那棵叫做小竹的杉村。”

梅幸尼姑指着那棵被雷劈倒的杉村。

“咦?那棵杉树叫做小竹吗?”

“是的,那边的那一棵杉树叫做小梅,和这棵叫做小竹的杉树原是双胞胎杉树。对了,东屋的双胞胎姐妹小梅。小竹女士的名字,就是来自这两棵杉树的。”

梅幸轻声说道。

“两棵杉树相互依偎在一起超过了几百年。几千年,如今一方被雷劈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这是灾难要发生的前兆,也为此深感不安。”

梅幸也是这个村子的人,当然无法摆脱八墓神传说的阴影。不知不觉中,我心里觉得很不安。

第三个牺牲者

和梅幸尼姑一同回到家里时,正好两间庙的住持先生也来了,客人正陆续抵达。

田治见家世世代代都信奉禅宗,参拜的是村子里的莲光寺,但死去的哥哥久弥自年轻时就追随邻村真言宗的麻吕尾寺住持——长英先生,所以吊祭的法事便邀请莲光寺及麻吕尾寺的人。

麻吕尾寺虽然是在邻村的境内,但从地形上来看,反倒和八墓村的关系较深,信徒也以本村的人居多。身为住持的长英先生已经八十岁,身体比较衰弱,大部份的时间都躺卧在床上,庙里的工作都交由战后才上山的英泉先生来处理。姥的庆胜院附属于麻吕尾寺,当需要人手的时候,梅幸尼姑都会来帮忙。

都市里的婚葬喜庆都已经简化了,但乡下还是很重视这些风俗习惯,不论吉、凶,都尽可能弄得热闹一点。尤其是村里首富的田治见家,在头七的日子里,仍然有数十名访客。.法事从两点左右开始,因为分属禅宗及真言宗的两个寺庙都来做法事,所以整个活动一直持续到四点多将近五点的时候才结束。接下来主人家就要准备斋饭宴请法师和宾客。

家里雇来烧炭、运材、养牛等工人,以及其他村民们,都聚在一同靠近厨房的房间里,大伙儿一起用餐,至于亲戚、村里的重要人物,则是在将两间八坪大和室打通的餐厅用餐。

小梅和小竹姑婆指示厨房里为两个和尚准备正式斋饭,其他人则是一般的套餐即可。发号施令的是两个伯母,但真正做事的却是姐姐,我不禁担心起她的健康情形来。

“姐姐,你还好吗?如果太劳累,对身体不太好哟!”

“我还好,谢谢你,真的没有问题的,请你不要担心。”

已经准备好的两份斋饭及将近廿份的宴客餐,就摆在厨房的工作台上,姐姐露出苍白的脸色,显得有点疲惫的样子,她的眼睛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

“姐姐,你看起来脸色很差,剩下的事就让阿岛及佣人去做吧!你应该先躺着休息一下。”

“没有那么严重啦!我可以再支持一下。辰弥,请客人就位吧!”

“可以就位了吗?那么我去招呼了。”

当我正要离开的时候,典子跑来找我。

“辰弥哥!”

典子很小声地叫我,并朝我望了一眼,立即将头低了下去。

典子很少主动和我说话,她也从来不曾叫我哥哥,今天是头一次叫我,害我觉得有点尴尬。可是看到天真活泼,毫无心机的典子,我只能露出苦笑。如果她是一个年轻又具有魅力的女人的话,也许情况又不同了,今天典子特别薄施脂粉。

“啊,有什么事吗?”

“庆胜院的住持有事情找你。”

“是吗?谢谢你,请问住持在那里?”

“在那里。”

典子带我到玄关旁边的房间,进到房间时,梅幸尼姑正好准备回去。

“啊!法师要回去了吗?现在正准备开饭呢!”

“不行,我怕会耽得很晚。我的年纪大了,身体不是那么好,对不起,必须先失陪了。”

“辰弥哥!”

站在我后面的典子开口说道:

“等一下叫晚辈把法师的晚餐送过去就可以了。”

典子真不愧是女生,这种小细节都注意到了。

“好,那就这么办吧!法师,我们马上会将食物送过去。”

“谢谢你。”

梅辜尼姑点了点她那许久未剃的头后,突然向周围望了望,同时靠近我,小声地在我耳边说着:

“辰弥先生,请到我的庙里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这件事和你本身有关哟!”

我听了有点莫名其妙,梅幸尼姑则又看了周围一眼说:

“一定要来哦!你要一个人来,不要和其他人一起来。刚才在八墓神庙那儿本想和你谈,可是当时西屋的少奶奶在场,所以我不方便说。不要忘了!这件事只有我和麻目尾寺的住持知道,记住,明天一定要来哦,我等你!”

梅幸尼姑再三叮咛后,终于离开我的身边,但离开时还特别望了我一眼,眼神中好像在强调什么似的,而后,又好像故意很正式地向我致意后,才朝玄关的位置走去。

梅幸尼姑突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这些,我被她搞得毫无主张,也无法了解她刚才在说些什么。我茫然地站在原地呆了一阵子后,终于想到我应该问她到底是什么事。当我追到玄关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梅幸尼姑的影子了。

“辰弥哥,住持刚才说了些什么?”

回过神来,我才发觉典子站在我身后,典子的表情就像孩子般天真无邪,但眼神却充满了好奇。

“啊!也没什么事啦!”

我从口袋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无端惹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墓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