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墓村》

第四章、夜探秘道

作者:横沟正史

第四个牺牲者

我的身旁又出现许多我不能不做、不能不去思考的疑问。

首先我得去追查出那个秘密地道究竟在哪里。还有,小梅和小竹姑婆为什么要在深夜背着人家进入地道,而利用地道潜进这座宅邸的人又是谁,来人到这座宅邸有什么目的?这些都是我非查清楚不可的事情。而且这些工作都必须靠我自己一个人秘密进行,因为姐姐好像根本不知道有地道存在。

可是,那天夜里,我身心力面都疲累得像松软的绵絮一样,再加上小梅和小竹姑婆所下的葯发生效用,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小梅和小竹姑婆前往主屋后不久,我就睡得像个死人一样。

第二天早上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头还是觉得沉甸甸的。大概是安眠葯的效力太强了,我只觉得脑袋好像罩上了一层薄皮似的,一片混浊,手脚好重,全身充满倦怠感。一想到今天警官们可能还会来找我,心底就没来由地感到一阵郁闷。

可是,我也不能因为脑筋沉重、全身懒懒就坐在房里发呆。对!今天早上有些事情是非做不可的,那就是去拜访梅幸尼姑。

梅幸尼姑好像知道某些跟我有关的重大事情。我不知道那些事情对解决这次的事件有无助益,但是对目前的我而言,那是我唯一可以依赖的救命绳索。等到警官们一来,或许我就出不了门了。对,吃过饭后就立刻出门吧!

正当我从床上一跃而起的时候,姐姐来了。姐姐一定对昨天晚上小梅和小竹姑婆的招待感到怀疑,她看到我时好似松了一口气。

“啊!你醒啦!觉得怎么样?”

“谢谢您,对不起,让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是吗?那太好了!可是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哟!不要想太多。”

“喂,谢谢。我想我会慢慢习惯的,请您不要为我担心。”

我打算暂且不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姐姐,要不然一定会对体弱多病的姐姐造成相当大的震撼。

“姑婆他们今天早上怎么了?睡过头了吗?我们先去吃饭吧!”

当我跟姐姐两个人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我问了一下姥的事情。

姐姐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似的反问我姥怎么了?于是我把昨天的事情简单扼要地说给姐姐听,姐奶很惊讶地睁大眼睛。

“啊,梅幸尼姑……她到底有什么话要说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要跟我有关系的事情,我都想听听。等警官们一来,我就不好出门了,所以我想趁他们还没来之前先出去。”

“哦,也可以,不过……真是奇怪啊!梅幸尼姑会知道什么事呢?”

姐姐的声音里隐含着些微的不安所以我便问她梅幸尼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姐姐的回答大致是这样的。

不知道梅幸尼姑为什么会当尼姑,不过她原本是这个村子的名门之后。打从姐姐懂事以来,她就是个尼姑了。麻吕尾寺的住持长英先生好像也很信赖她,常称赞她虽然是一介女子,却能虔心修行。因此,跟同样出家为尼的浓茶尼姑那种疯狂的行径不同,梅幸尼姑颇受到村子里的人们的尊敬。

“可是梅幸尼姑会有什么话要跟你说呢?”

姐姐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恐惧感,好像很不想让我去面对梅幸尼姑似的。尽管如此,不管发生什么事,善良的姐姐从不会勉强我做什么。啊,事后想想,如果那个时候姐姐阻止我外出的话,或许我就不用去面对那种震惊和恐惧了吧!

姑且不谈这个了,我是在九点左右离开家的。大家都知道田治见家人称东屋,位于村子东部,而拥有庆胜院的姥则位于村子西侧,其间的距离人概有半里。我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便走后山的小路。

今天是七月三月,梅雨应该还没结束,可是很难得的,天气却相当好,小鸟们在树梢上吱喳争鸣,好不热闹。我低头看着脚底下绵延开来的村落,只见水刚刚插好秧苗的田里一片育翠,路上到处可看到牛只趴在地上打盹。

我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前方已经可以看到—座大大的院落了,那就是被称为西屋的野村家。虽然野村家的规模无法跟田治见家相比拟,不过也有几栋大型的仓库和牛庙,和其他的人家有很明显的差别。

美也子跟在东京以来就一起生活的老婢女住在野村家的离馆里。从离馆开始,路会经过野村家的后面通向村子。

美也子会不会在那边呢?我一边想这件事,一边走过野村家的后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喂!你去哪里?”

话声一落,有个人从小路上跳出来,挡住我的去路。是浓茶尼姑妙莲。

我吓了一跳,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浓茶尼姑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看到我却像在夸示胜利一样,将身体略向后仰。

“回去!回去!回去!你不能离开东屋一步,你所到之处必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这次你要去杀谁啊?”

看到她那从兔chún里露出来的泛黄而参差的牙齿,我的心底油然涌起一股怒气。我将全身的憎恶感觉集中在双眼里,睨视着她,同时企图从她身边走过。可是浓茶尼姑却摇晃着她那包大行李,我往右她就往右,我往左她就往左,像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不让我走过去。

“不行!不行!我不让你走过这里一步。回去!回去!回东屋去!收拾你的行李离开这个村子!”

由于过度劳累和睡眠下足,当天我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一股怒气往我的脑门直冲,我突然撞开浓茶尼姑。就这么一撞,她整个人摔到野村家的围墙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背上的行李还发出喀啦喀啦的奇怪声音。

浓茶尼姑大吃一谅,兔chún不停地颤动着,随即突然哇哇地哭起来。

“杀人……来人啊……这个人想杀我!来人啊……”

听到浓茶尼姑的叫声,五、六个看来像是赶牛人的年轻人纷纷从野村家的后面栅门里跳出来。年轻人一见到我,都像吃了一惊似地睁大眼睛。看到他们眼里带着无言的抗议,我心中暗叫不妙。

“各位,抓住这个人!把他交给派出所的警察!他想杀我!啊,好痛!好痛。他想杀我。”

赶牛的年轻人们聚过采围住我,一副就要扑上来的样子,汗水从我的腋下不停地冒出来。我并不懦弱,可是如果对方是有理说不清的人,事情就难处理了。

我本想说些语,可是舌头却僵住了,一句也说不出来。男人们又往前逼近一步,浓茶尼姑还是像小孩子一般边哭边闹,使我尴尬万分,进退两难。

这时候,有人从野村家的后门趴达趴达地跑出来。是美也子。

美也子—看到现场的样子就知道有事发生了,她跑到我身边护卫着我。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想对这个人做什么?”

一个年轻人濡动着嘴巴,可是我没有听清楚他说些什么。

美也子好像也不是很懂,她回头看看我。

“辰弥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简短地把事情说给她听,美也予随即皱起眉头。

“我早就猜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这么说来是浓茶尼姑不对。现在各位置经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吧!既然真相大白,就请回去工作。”

年轻人们对看一眼,有点犹豫,但又无可奈何,只好缩着脖子从后门的栅门进去了。浓茶尼姑大概是没了同志就胆怯起来,急急忙忙逃也似离开,一路走还一路哇哇哭着。

“啊,吓了我一跳。原先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害我大吃一惊!”

美也子松了一口气地笑了。

“你到底要到哪里去?”

于是我便简略地把梅幸尼姑的事情说给她听,美也子皱起眉头。

“唔,她说有话要跟你说,到底会是什么事?”

她想了一下,又说道:

“算了!那我就送你到庆胜院吧!没关系,我会在外面等着,因为我实在无法保证不会再发生刚才那种事情。”

此刻我反倒非常感激美也子跟我来。

庆胜院距离野村家大约一百多公尺,与其说是尼姑庵不如说是个小庵室还比较贴切一点。篱芭里是一户小而整齐的草屋,进门走三间左右,有一个嵌着及腰高的纸门的玄关,玄关的左边有两间附有狭窄走廊的房间。窗子是开着的,但是窗纸干净得好像最近才刚刚贴上去一般,扫得干干净净的前庭里只有一株枫树。

有一件事让我说得很不可思议,因为纸门里的电灯是亮着的。一来今天天气这么好,二来房子里也不阴暗,怎么会需要点灯呢?我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及腰的纸门打招呼,但是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因应。

我又叫了两三次,还是没有回音,于是我走进玄关内,瞬间,好像有人从头上浇了我一盆冷水似的,我吓得当场呆立。

纸门是洞开的走进玄关内就可以瞧见里面那间六个榻榻米大的僧房。梅幸尼姑俯趴在僧房地上,榻榻米上还滴了几滴黑色的斑点,田治见家送过来的餐盘翻倒在尼姑的枕头旁边。

我吓得膝盖喀喀作响,喉头一阵干渴,充满恐惧的双眼只觉世界瞬间变成一片漆黑。

“你所到之处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刚刚浓茶尼姑的叫骂声像闪电一般画过我的脑海。

是的,她说的没错,这里又有一个人被杀了……我茫然地走出门,美也子立刻靠到我身边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铁青哪!”。

“梅……幸尼……姑死……了……”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这句话。美也子也吃一惊,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我,随即转过身趴键趴键地跑进门里,我也跟在她后面跑。

梅幸尼姑果然是死了,而且从滴落在榻榻米上的血迹来看,她的死因跟外公丑松、哥哥久弥,以及莲光寺的洪禅先生的死因大致相同,梅幸尼姑的嘴chún上也沾有黑而干涸的血水。

美也子跟我茫然地对看着,这时候,我发现有一张纸条掉落在翻倒的餐点旁边,我本能地捡起纸条。

那是一张从口袋型记事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用粗的钢笔写着以下这些字:

 双

 胞

 杉

┏━┓

小 小

梅 竹

杉 杉

树 树

 牛

 贩

┏━┓

井 片

川 冈

丑 吉

松 藏

 财

 主

┏━┓

东 西

屋 屋

田 野

治 村

见 庄

久 吉

 和

 尚

┏━┓

麻 莲

吕 光

尾 寺

寺 的

的 洪

长 禅

 尼

 姑

┏━┓

浓 姥

茶 市

尼 尼

姑 姑

妙 梅

莲 幸

这些名字当中,小竹杉树、井川丑松、田治见久弥、莲光寺的洪禅、姥市尼姑梅幸等人的名字上头都被人用红色墨水勾消了。

可怕的纸条

“这……这……这么说来,这是这……这……这次一连串杀人事件的动……动……动机罗!”

也不知道是惊讶还是高兴,名叫金田一耕助的侦探只是一味地搔着头。

他是一个个子小小、言行奇怪的人,由于头搔得太过分了,细微的头皮屑像云母一样四散开来。

“可恶!”

而尖锐地吼着的则是矶川警官。然后这两个人便像结了冻似的默不作声,只是定定地看着纸条。

金田一耕助仍然沙沙沙胡乱地抓着头,脚还不住地抖着。矶川警官的眼睛瞪得像盘子那么大,定定地看着写在纸条上的字,拿着纸条的手像酒精中毒患者一样颤动着,血管也骇人地浮了起来,额头上满是汗水。

我带着好像喝醉酒般飘忽不定的心情看着他们两人。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眼睛朦朦胧胧,甚至有种恶心的感觉。一波又一波的倦怠感袭卷全身,我好想不顾什么形象、名誉,当场躺下来好好睡一觉。

这是我们——我跟美也子两人发现落在梅幸尼姑的尸体旁边那张奇怪的纸条后不久的事情。

接踵而采的冲击使我当时完全没了主张,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美也子虽是一个弱女子,大概是因为身为局外人的关系,当瞬间的震惊情绪平息了之后,她立刻叫人去报警了。

好在派出所里为了因应最近一连串的事件,矶川警官和两三个刑警从昨天晚上就夜宿派出所,一听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夜探秘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墓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