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墓村》

第六章、遭人诬陷

作者:横沟正史

春代的激动

我以前曾经看过以钟rǔ洞为题材的侦探小说。

姑且不论是作者的想像力丰富,还是写作技巧高明,我对这个以钟rǔ洞为背景的杀人事件的构思,有相当浓厚的兴趣。另外,更深深吸引我的是钟rǔ洞里的天然景规,以及那些对钟rǔ洞充满罗曼蒂克气息的描写。我常常梦想着:如果钟rǔ洞里真是那么美的话,我一定要去探个究竟才行。

现在那本书不在手上,所以无法说清楚,只是在记亿深处依稀记得那书上好像这样描述着:

“从入口处进去不远,只见到低矮的石灰岩洞,如果不低下头,根本进不去。不过,继续往里面走,洞顶则跟着升高,然后你就可以在岩壁上看到许多白萤石结晶,就像镶着成千上万的宝石般,灿烂构丽地在黑暗的洞中闪闪发光……”

至于钟rǔ洞中那个天然的涸窟,我记得是这样写着:

“洞内的高度大概有一百英尺左右吧!上百成千个晶莹剔透的钟rǔ石,就像冰柱般倒垂着,洞窟顶端的中央还倒挂着一个又大又美的珍珠色彩灯,四周的岩壁上也布满奇特的天然雕刻,和一些藤蔓花草的图案,里面的景观真叫人眼花撩乱、目不暇给,就好像古代的宫殿般,不,甚至比宫殿还要雄伟华丽好几倍呢!”

但是,现在我们所探险的这个洞窟却清楚地显示出,事实和小说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姐姐典子和我现在进来的洞窟,确实是个钟rǔ洞。洞顶也倒挂着钟rǔ石。四周的岩壁上现出一种不透明的颜色,也罗列了些许天然的雕刻和藤蔓花纹。这些现象当然也可以算是一种奇观,不过,却不像小说中所描述的那么美、那么罗曼蒂克。

脚底下、四周的岩壁和洞顶都是湿湿的,偶尔我们也会被那突如其来滴在颈后的水滴吓一跳,还有那潮湿、沉闷又不流通的空气,实在是令人感到不舒适,更别说那些数也数不清的珠宝、金碧辉煌的萤石,我们一个也没看到。

我们只能像盲人一样,抱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在这令人恐惧的地道中摸索。当我们再走进去两、三百公尺左右四周就只剩下手上这盏灯笼微弱的火光,我们的前后都被重重的黑暗包围着,我开始感到焦躁不安,呼吸也有点困难,有好几次我甚至想照着原路跑回去。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不,女人反倒比男人更有勇气。当我踌躇不前时,姐姐和典子却丝毫没有一点犹豫的神色,仍旧默默地朝着黑暗的地道慢慢走去。姐姐在两、三步之前,典子紧跟在我后面,谁也没开口说一句话。

这个地道中似乎有无数条小通道,我们经常走到有分岔的岔路口。这时候姐姐就停下来,借着灯笼的灯光查看地图,然后又快速向前走,完全没有和我们商量讨论。

我曾经说过,来到这个村子以后,我是靠着姐姐的温情而活下来的。一直到今天为止,姐姐从没有对我摆过脸色,也没有说过一句重活。姐姐总是那么地安静、温柔、和蔼可亲,所以在她的面前,我总是觉得很自在。

但是,今天晚上姐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个样?会不会是我做错了什么事?还是我的态度、举止有什么不妥,使得姐姐不高兴呢?

而后,有好几次我们又走到岔路口,姐姐依旧像刚才那样,在灯光下查地图,然后又头也不回地朝着黑漆漆的洞穴走去。

我实在是按耐不住不,鼓起勇气跑向前去叫住姐姐。

“姐姐,请等一下。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为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说呢?”

微弱的火光不,姐姐的脸色惨白、僵硬而紧绷,额头上更冒着一颖颗的冷汗。

姐姐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嘴里断断续续地说:

“我……我……我没有生气啊!”

“我不相信!你一定在生我的气!姐、你就原谅我吧!如我做错了事,我愿意向你道歉。我有哪里不好或不对,你尽管说,我一定照你的话去改正,只求你别再生气了,好吗?我……我……被你这突如其来的冷漠吓坏了,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姐姐听了什么话也没说,两眼一直凝视着我。突然间,姐姐的脸色一皱,就像小孩子要放声大哭前那般扭曲着。

“辰弥!”

姐姐扑到我的胸前,放声哭了起来。

“姐姐,你……你怎么了?”

我吓了一跳,典子也对这突发的状况感到吃惊,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看着姐姐。

姐姐紧紧地偎在我的胸前,抽抽噎噎地边哭边说:

“辰弥,对本起、对不起……我怎么可能会忽略你呢?怎么会……不,都是我不好,你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是我不好,请原谅我吧!”

这时姐姐更使劲地贴近我的胸口,说完又嚎陶大哭起来。我可以感觉到姐姐的眼泪慢慢地渗透进我的内衣里,而我的胸口也涌起一股灼热感,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我呆立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只能静静地等姐姐慢慢平复她的心情。

一旁的典子则惊慌失措得不知如何是好、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否出来,只是很担心地注视着姐姐。

过了好一会儿,姐姐的泣声总算慢慢地消失了,我轻轻地拍拍姐姐的肩膀。

“姐姐,你一定是太劳累了,所以一点点小事都会惹得你情绪激动起来。走,我们回去吧!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就会没事的。”

“真对不起。”

姐姐终于抬起头,擦掉泪水,脸颊上泛起一抹桃红,羞怯地望着我。

“真是的,我今晚也不如是怎么了,为了一点小事就生气,还大哭起来……典子,你一定吓坏了吧?”

“还好啦!不过我很担心春代姐的身体,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呀?”

“你一定是太操劳了,这阵子都没有好好休息,所以才会这样。这样对身体不好喔!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谢谢你们,不过,我不想就这样回去,因为小梅姑婆的安危都还没弄清楚……”

是啊!还有小梅姑婆呀!我们放着那个可怜得像只小麻雀的老妇人不管,就这样回去也不行呀!但又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回去,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姐姐,我看不如这样吧!我们不妨先坐下来休息一下,等你体力恢复过来再走也不迟呀!”

“说的也对,就听你的吧!”

姐姐不反对我的意见。

“典子,你去瞧瞧看有没有可以坐下来休息的地方。”

“好!我去看看。”

典子提着灯笼朝前方走去。

“有了,辰弥哥,我找到了!这里的土是干的。可以坐下来休息。春代姐,你快过来。”

典子找到的地方,是一个在石壁上的洞,洞的下方有许多隆起的钟rǔ石块,高度刚好可以让入坐下来休息,于是我们就坐了下来。姐姐已经累得瘫在石壁边,脸色十分难看,好像快喘不过气来似的。

“姐姐,你还好吧!如果支撑不住……”

“没问题,只要休息一下,等下就会好的,别担心。”

姐姐按摩了一下太阳穴,借着微弱的火光看看四周的环境。

“啊!这里一定是那个叫天狗鼻的地方!”

“咦,为什么呢。”

“你们看看对面,那里不是有一块突出的岩石吗?那块岩石像不像是天狗的鼻子。”

姐姐把灯笼提得更高,朝着对面的石壁指去。

我仔细一瞧,洞穴到了那边突然变宽起来,姐姐手指的对面岩壁的凹洞中,刚好有一根相当粗大的石捧突出来。果真就像天狗的鼻子,而且背后的钟rǔ石也刚好龟裂得像天狗的脸一样。

“原来如此,那块岩壁真的好像天狗的脸!”

“就是罗!所以说这里一定就是天狗鼻了。你们看,地图上也是这样写的!”

姐姐打开那张用毛笔绘成的地图,上面写着三个地名,“猿座”“天狗鼻”“回声处”了而且图上也和我地图一样,写着三句歌词。

在落弃纷飞的道路上,唯一屹立不摇的是猿座里程碑

在天狗鼻处歇息时,请别忘了倾听回声处的歌声

在神鬼的岔路上,倾听回声处的歌声向前行

“喔!原来这个猿座。就是地下迷宫的第一个目标。”

“对,你说的一点也不错。天狗鼻则是第二个标记。这么说来,回声处一定就在这这附近罗!”

“但是,这句倾所回声处的歌声是什么意思啊?”

典子在一旁问道。

“这个嘛!我就不太清楚了,在天狗处歇息时,请别忘了倾听回声处的歌声。恩,如果我们都不要出声注意听的话,说不定能听到什么喔!”

正当我说完这句话时,姐姐把食指竖在chún前。

“嘘!”

意思我们别出声。

“咦……那是什么声音。”

我们大家都停止呼吸,注意观察姐姐的表情。

“姐姐,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恩!我总觉得有什么声音!但是又……啊!”

姐姐赶紧捂住嘴。就在那同时,我也清楚地听到一阵怪声。

一声惊叫从地道的深处传来,而且一次又一次在耳际回响,紧接着又从里面传来慌张的脚步声。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大军要朝这里进攻—般,脚步声响彻洞中。

“啊!好像有人来了呀!”

“典子,快把火吹媳!”

我们一起吹灭了灯笼的火,蹲在漆黑的洞中。

而后决曜曜的脚步声没有了,可是,我可以确定有人正慢慢地向我们这边走近,因为耳边还是不时传来一些声响。

啊!我知道了,刚才听到的尖叫声和脚步声,绝对不是一群人发出来的。

“回声处”光明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一个回声特别强的地方。站在那里,只要发出一点声响,就会从这边的岩壁反弹到另一边的岩壁,然后来回反弹,声音便扩大几倍,甚至十几倍,即使身在很远的地方也能听到震荡的回声。

由这点推断,慢慢朝这边走近的人应该不会太多,也许只有一人也说不定。如果是两个人,至少也该会听到两人对话的声音才对。

那个声音又来了,然后……

啪达!

啪达!

啪达!

相同的震荡声持续地在潮湿的空气中迥荡着。

“是回音。”典子终于注意到了。

“恩!是回音。”

“嘘!不要讲话!好像愈来愈靠近了。”

脚步声似乎已经离开了“回声处”。震荡的回音虽然没有了,不过二个清晰但轻悄的脚步声正渐渐逼近。我们三人都屏息等待着,终于,从对面的角落出现一道摇曳的光晕。由光晕看起来,来人应该是拿着手电筒!我们三人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一步,背部紧贴在岩壁的凹洞中。

手电筒的光继续摇晃着,渐渐地越来越近。二十步,十五步,十步,五步,啊!终于有一个男人走到我们的面前。

幸好我们蹲在岩壁的凹洞中,没有被他发现,但是当那个男人从我们面前走过时,他的脸我看得非常清楚。

那个人穿着深灰色的袈裟,是麻吕尾寺的英泉先生。

鬼火潭

那晚我们没有继续追查小梅姑婆的下落,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我们之所以会中途放弃,实在是这个地道太大、太深,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再加上姐姐的身体愈来愈差,不得不停止冒险。

姐姐为什么又感到不适呢?应该说是受到英泉先生的影响。当时姐姐的健康不佳,理当避免过度兴奋和刺激,看到英泉时,不要说是姐姐,连我们都感到万分震惊!

英泉的脸极度扭曲着,眼球暴凸。鼻子微颤,下巴也不时地颤动着……那种凶残的模样,简直是笔墨难以形容。这到底有什么含义呢?当我看到英泉从我面前经过时,我打了一个寒颤,仿佛有一把利刃刺进我的心,正一寸一寸地撕裂开来,猛然间想起自己好像曾经在某处看见过同样可怕的表情。

到底是在那里呢?

啊!对了!就是浓茶尼姑被害的那一晚,一手拿着十字镐、摄手摄脚从山坡上走下来的慎太郎那张脸。慎太郎那张可怕的脸和今晚英泉穷凶恶极的表情的确十分相似。这两件事到底有什么关联呢?啊!当晚浓茶尼姑被害之事,慎太郎有颇大的嫌疑,但是,今晚英泉在这洞窟的深处到底做了什么事?还是他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这点暂且不谈。

我们一直等到英泉的身影消失,脚步声也完全听不到时,才又再点上灯笼的火。

当我正和典子讨论英泉的奇怪行为时,姐姐连听都没有办法听下去,她用一只手压着心脏微微曲着身体,脸色铁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遭人诬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墓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