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墓村》

第八章、洗雪冤情

作者:横沟正史

陷入绝境

“辰弥哥,快逃!”

典子突然跳起来大叫一声,她的声音唤醒了尚在失神状态的我。我吓了一跳,一溜烟往洞窟深处跑。

“辰弥哥,这个给你!”

典子追了上来,把一件东西塞到我手中我看,是手电筒。

“谢谢你,典子!”

我们没命地跑一会儿,途中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典子,你回去吧!吉藏该不会连你也杀的!”

“不行,辰弥哥!”

典子喘着气回答。

“你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吗?吉藏想要杀掉你,当然也不会放过我,因为我太了解内情了。”

“典子,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害你置身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中。”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还是快逃吧!啊!他追上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唯一比吉藏有利的一点就是,我们曾经走过这段路一次。凭着这一点,我们脚步稳健、满怀自信地跑着,而吉藏则是屡屡摔跤,脚步踉跄,因此,吉藏和我们的距离愈拉愈大。

而另一方面对我们不利的一点是,我们不能关掉手电筒。要是关掉手电筒的话,路都看不清楚,根本无法跑。可是不关掉手电筒,那个光源使成了吉藏追踪的目标。

随着距离愈拉愈大,吉藏开始在后头破口大骂。那句句声声的叫嚣声像支皮鞭苔我们,让我们心生畏惧,除了死命奔跑之外,我们别无他法。

循着昨天拉的线,我们一个劲儿地跑着,不一会儿就来到绑着第一卷线的地方。

“得救了,辰弥哥!”

典子一边喊着,一边把线卷从钟rǔ石上拆下来。

“我们一边卷线一边逃,吉藏就认不出路了。这个洞窟那么复杂,他一定会走岔路的,到时候我们再从‘鬼火潭’逃走。”

我也同意这个办法,心情才能稍微平静下来,可是现在就安心未免还嫌太早。

大约又走了五十公尺,忽然一道灯光迎面照来,使我无法张开眼睛,我“啊!”一声的停下脚步。

“啊哈哈…原来你在这里,我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就在这里等,果然就是你!跟你在一起的是谁?”

那道光线从我身上移开,转而照向典子。

“哎呀!这不是里村家的典子吗?这么说来,你们在这里幽会罗!啊哈哈——正好被我逮着上眼,年轻人!”

光线又移回到我身上。

“你一个人很寂寞是不是?还要找个人陪你一起去地府。”

说话的是西屋的工头周先生。

周先生在他那头白发上缠上头巾一手拿着十字镉一手提着灯笼,眼中闪着想将我吞噬下去的杀气。我幻想着那把十字镉砍到我脑门的情景,全身不由得一阵麻木。

周先生向我走近一步,但是我却无法动弹。周先生又向我再走近一步,我还是无法动弹。

然而就在那个时候,典子忽然大叫一声,机敏地挥舞着右手,瞬间,一把细碎的东西撒在周先生的脸上,然后向四周飞散开来。周先生大叫一声,手上的十字镉掉在地上,他伸出一只手按着脸。

“辰弥哥,趁现在快逃!”

典子抓住我的手腕,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我们手牵着手,再度往洞窟深处跑去。

事后典子才告诉我她把什么东西撒向周先生的眼睛。

“因为我必须偷偷跑来找你,我怕会被人抓住,所以每次都会准备两、三个里面装了灰尘的蛋壳。不过,对付那种可恶的家伙,光是灰尘还不够,我应该再装些辣椒粉的。”

暂且不谈这个。我们虽然又回到第四个洞窟和第五个洞窟的交会处,但却无法进入第五个洞窟,因为吉藏会由那里跑出来。

“没办法了,辰弥哥,我们从这条路逃出去吧!”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们连一次也没进去过呢!”

“可是辰弥哥,进去里面找路,总比继续待在这里,然后眼睁睁地被他们杀掉好吧!啊!他们来了。”

在第五个洞窟中,一明一灭的火焰正慢慢朝我们靠近。同时,第四个洞窟中也传来周先生充满愤怒的啊哮声。

“啊!一片漆黑。”

横在我们前力的是无穷无尽、充满未知的黑暗。这个黑暗中会有什么?蛇群或鬼魅吗?不,纵有蛇群或鬼魅,我们也没有时间害怕了。身后现实世界的危险正追赶着我们,将我们逼往绝望的幽暗深处。

在这个洞窟中也有无数的旁支别道,但是对于正被两个杀人魔追赶的我们而言,根本没有时间去拉线,也没有闲工夫去做记号。我们由错综交织的迷宫逃到另一个迷宫,满怀着绝望的恐怖感逃亡。

天啊!事情怎么变成这样?就算能够逃出吉藏和周先生的魔掌,也末必能够平安逃出这个洞窟呀!

“啊,辰弥哥,那是什么声音?”

突然间,典子停下脚步抓住我的手。

“什么?”

“你听,那是不是风的声音了。”

的确,远方好像有微风低吟的声音,虽然那个声音马上就平息了,但是典子的瞳孔中却闪着光辉。

“那是风的声音!出口就在附近,这里一定有路通往外面的出口!辰弥哥,我们快去!”

而后我们又听到好几次风声,可是我们非但找不到出口,而且过不了多久,惊恐的逃亡之旅就不得不必须暂停了。

典子和我几乎同时啊的叫了一声,然后站住不动。我们绝望地看着挡在跟前的那道冰冷的墙壁!我们终于被逼到死胡同了!

“辰弥哥,关灯!”

我急忙关掉手电筒然而为时巳晚,周先生已经提着灯笼在远处捕捉到我们的踪影。

在周先生身旁的是吉藏,他们也知道已经把我们逼到绝路,立即站在原地不动,然后,他们用灯笼的火光照着我们。

“啊哈哈哈!”周先生和吉藏相视而笑,那笑容直恐怖到极点,就像在我身上刺一刀一路滴血般,使我又痛苦又绝望。

敌我的距离大约只有十几公尺,周先生和吉藏缓缓地踏出一步。周先生的手上拿着十字镉,吉藏的手上握着棍子……

典子和我紧紧握着手,背靠在墙壁,身体一动也不动,互相保护对方,这时,谁也不愿开口。恐惧感占满我的脑海,让我神智不清,我觉得自己好像喝醉酒一般轻松,甚至还觉得这样的场囤我已经司见惯了。

周先生和吉藏又往前迈了一步。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活着的样子。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刚才偶然传入耳中那阵像风一样的怪声,忽然在我们周围轰然响起,随后我便被推倒在地上。那个声音回响了两、三次,四周的墙壁剧烈动摇,接着好像有什么坚固的东西从头上七零八落地崩塌,而后我便失去知觉,魂魄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黄金雨

我们不知道究竟昏迷了多久,后来回想起来,应该不会太久。

等我回复意识时,只见四周一片漆黑,偶尔还是会听到风声,可是那声音相当微弱。洞窟中一片死寂,我在寂静中竖起耳朵倾听,周先生和吉藏不知道怎么了?不,更重要的是典子,她怎么了?

“典子!典子!”

我一边低声呼唤”边摸索四周的地面。然后,我的手立即碰触到一个柔软的身体,我急忙抱起那个身体。

“典子。典子!”

我一边摇着她的身体,一边又唤了她两、三次。接着,我听到一个有如哭泣时吸气的声音。

“辰弥哥?”

典子缓缓坐起身子。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周先生和吉藏呢?”

“我也不知道呀!典子,你知道手电筒在哪里吗?”

“手电筒?啊!我这里有手电简。”

典子刚才是握着手电筒失去知觉的,借着那支手电筒的光线,我先照了照身边,马上就找到我的手电筒。正当我蹲下要捡手电筒时,身体却像石像一样凝住不动。

啊!在这个故事中我曾经好几次经历到相当大的惊讶,却都不像这次这般令我感动。我看见手电筒的旁边散落着两、三枚眼熟的大块金币。

“辰弥哥,怎么了?”

听到典子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颤抖着手拾起一枚金币,默默递到典子面前。我想开口说话,舌根却僵硬得出不了声。

典子看到金币,眼睛也睁得老大,她急忙蹲下身,捡起两枚金币,接着我们又拿着手电筒搜寻了一下四周,又拾得六枚金币。这么一来,我们手上总共就有九枚了。

典子和我面面相觑。。

“辰弥哥,好奇怪喔!金币怎么会散落在这里?”

我们马上就得到答案。这个时候,那阵风再度刮起,洞窟又开始剧烈地摇动,我和典子不觉紧紧抱在一起。

只一会儿一枚枚的金币从洞窟顶上掉下来,打在我们的肩上。我们兴奋地相拥着,同时本能地往上看,刹时,典子发狂似地大喊:

“啊!辰弥哥,就是那里!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这个钟rǔ洞的顶端相当高,大概有九公尺多。沿着墙壁有无数的钟rǔ石柱,像蛇一般缠绕而立。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钟rǔ石拄全都在洞顶下方约一·八公尺左右的地方断掉。也就是说,现在挡在我们前面的墙壁和洞顶之间,约有一·八公尺左右的空隙,而且我们还看到几枚金币似乎随时都会沿着壁端滑落下来。接着,那几枚金币果然就在我们跟前刷啦刷啦地掉下来。我们不禁再度面面相觑。

“辰弥哥,这里就是‘宝山’吧!”

我默默地点点头。

极度的兴奋逐渐褪去,我们两人都回复了冷静。我只觉得很疑惑,金币怎么会藏在这种悬空的位置呢?

当尼子的大将战败逃亡,将金币藏起来的那个时代,这个洞顶还没有这么高,大约在现在的洞顶下方一点八公尺左右,也就是墙壁的上面可能就是当时的地面吧!而那个地面经过长年累月的变动,侵蚀日深,现在才会变成一个洞项这么高的洞窟。不知道当年仓促逃亡的流亡武十们在藏匿宝藏时,知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地质。

由于岩层中有一部分较坚硬的岩石并没有被侵蚀,所以一直到今天宝物才会留在架空的岩棚上。也因此,宝物才能逃过无数探险家的眼睛,没被挖掘出来。

现实真是何等讽刺的命运啊!在这数百年的漫长岁月中,有许多冒险家为了寻找黄金而赌上生命,然而巧妙地隐藏在暗处的黄金,竟会自动掉落在偶然迷路的我们头上,这难道不是命运捉弄人吗?

不,不,命运捉弄人还不只到此结束,命运让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黄金,可是我们想要抱着黄金回家的路却被阻断了。

当我们从短暂的黄金梦中醒过来后,马上又想到了周先生和吉藏。

我们利用手电筒的灯光探照一下四周,然后,我们发现了一件令人毛发倒竖的恐怖事实。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刚刚走过的通道,全都被岩石土块密密实实地堵住了。

刚刚发生过山崩!崩塌的土石埋住了周先生和吉藏,也同时把我们关在这个洞窟中了。

“典子。”

“辰弥哥!”

我们发疯似地跑到崩落的土石旁拼命用两手挖土。但是过不了多久,我们马上觉悟到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举动,于是又停住手。

“典子!”

“辰弥哥!”

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典子,不行了,我们出不去,我们就要在这里饿死了!”

接着,我边抽搐边笑了起来。

“老天爷给了我们黄金,却断了我们的归路。我们就会像迈得斯王一样,抱着黄金饿死了!”

我又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觉得命运可悲,眼泪无法制止地落了下来。想不到这时典子竟然比我还要冷静。

“辰弥哥,振作一点,我们不会死的。我们一定会得救,现在一定有人来救我们了。”

“谁?谁会来救我们?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

“不,不会这样的。”

典子断然说道:

“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在‘鬼火潭’这边,而且他们也看到周先生和吉藏越过‘鬼火谭’这个禁地来到这里,只要麻尾寺的住持说服了村民,他们一定会来救你的。周先生和吉藏一定是心有不服,所以才想比村民早一步来杀掉辰弥哥。”

事后我才知道,事实果然就像典子所说的,周先生和吉藏不满村民态度软化,于是越过‘鬼火潭’继续追杀我,然后就发生了那个死亡惨剧。

姑且不提这个。典子又继续说:

“所以,现在一定有人正要来接我们回去,不,或许已经来接我们了。就算村民不敢渡过‘鬼火潭’,警方也一定会过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八章、洗雪冤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墓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