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阵杀人案》

第十八章 彼岸花

作者:横沟正史

撞破秘密

三郎从破伤风边缘脱险后,立即被探长严厉追问,他供述的内容大致和金田一耕助的推论相吻合。他的确是在发现贤藏的计划后才加入的。

三郎说:

“当时大哥的神情,我至今仍然无法志记。那天晚上,我发现偏院有灯光,就偷偷潜入,因为在那两、三天之前大哥的神色不宁,茫茫然地不知在想什么,有时一点声响也会让他吓得跳起来。尤其是那天下午,我理发回来,告诉大家三指男人的事时,大哥的神情更是古怪。

当我看到偏院里亮着灯,就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柴门是从里面栓上的,我只好爬墙进去。正当我从西边的遮雨窗缝隙向房里望时,栏间突然跳出一把日本刀来,吓了我一跳。”

停顿了一会,三郎又接着说:

“我差点就惊叫出声,却因为在过度惊吓之下发不出声音来。我呆呆地望着吊在半空中的日本刀,不久,传来一阵叮咚叮咚的声音,紧接着日本刀掉在石灯笼旁,就在这时,遮雨窗被打开了,大哥冲了出来。我在极度惊骇之下连躲都没躲,只呆呆地站着,结果当然被大哥发现了。

我至今无法忘记大哥那张恐怖的脸,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拖进八个榻榻米大的房间内,一看,里面躺着那个三指男人的尸体,而且胸口有明显的伤痕……”

一想起当时可怕的情景,三郎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我想大哥一定是疯了,更担心自己也会像地上的男人一样被杀。我被大哥拉住身体,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平常他像女人一样小心眼,能自我抑制,并装出一副冷漠傲慢的样子,然而当我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模样,叫我觉得他既可怜又可恨。

过了一会,大哥终于恢复正常,开始说出一半的计划,并且拜托我,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之所以说是一半的计划,是因为他当时丝毫未提及克子的事,只说自己打算自杀,却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我听了当场拒绝,这时大哥问我原因。”

贤藏这个问题正好让三郎有发挥侦探小说迷的功力,于是三郎说:

“所有杀人案件里,最先受到怀疑的必定是因被害人死亡而获利最大的人,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隆二哥哥嫌疑最大,可是目前隆二哥哥不在家中,自然被剔除,接下来,警方怀疑的箭头一定会指向我。当时大哥就问我,何以警方会怀疑到我头上来?他说,他死后,所有财产全归隆二名下。我告诉他没这回事,大哥若死了,我能领取五万元的保险理赔……

“三郎你的确很聪明,脑筋又快,随你怎么说都行,就算你说我是自杀的,我也无所谓。投保人若是自杀,保险公司是不会理赔的。三郎,你不觉得平白放弃五万元很可惜吗?’大哥仍然劝我。”

弟弟有弟弟的一套,哥哥也有他的手段;一柳家的每个人或多或少有些不正常,三郎又是最不按牌理出牌的,哥哥这句话让他有些为难,只好让哥哥答应替他制造不在场证明,接着开始全力参与这项计划。

“二郎会如此热衷,五万元当然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超越了哥哥,那种优越感让他觉得很自豪。

金田一也指出三郎参与计划后,兄弟两人的地位完全颠倒过来。三郎运用得自于侦探小说的知识,贤藏只好唯唯诺诺的依命令行事,对于三郎想出来的计策,他虽然感到无奈,却也唯命是从。

坦陈真相

从三指男人身上取出的照片,以及想出偷天换日的手法,及拼凑日记的诡计的人是三郎;砍断尸体的右手,企图利用他的指纹的也是三郎!贤藏本人虽然有意将三指男人捏造成凶手,但却无从着手。他只想到如果能将三指男人的尸体神不知鬼不觉地藏起来,也许能让警方怀疑他是凶手。经过三郎的补充修饰,这桩史无前例的杀人案件才真正成形。

世上有不少人无法当主角,虽不能自己编剧,却能修饰。补充别人所写的剧本,让一本平凡的剧本变成为最佳剧本,三郎就是这样的人。

在这桩案件中,三郎并非只是剧本润色者而已,他也很希望自己出任主角!这点由他所说的一番话即可得知。

“如果有人怀疑大哥并非他杀,我就打算再利用那只手来证明,因此就把它和猫尸埋在一起,在命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夜里,我又偷偷把它挖了出来。不料铃子的梦游症发作了,我只好利用那只手吓走她,起初我真的没想到要那样利用它,引起我想这么做的动机是那位自以为了不起的金田一耕助!

那家伙如果外貌更像个侦探,或许我就不会做出那种事吧!他年龄和我差不多,不但相貌平平,说话口吃,还一副自以为是名侦探的模样,叫我咽不下这口气。他还以什么密室杀人之中,机械式的诡计最无趣的话来向我挑战。现在想起来,那根本就是他布下的圈套。但……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钻进圈套里。

我心想:‘好!就让你再看看我的另一个诡计!’让他再看一次密室杀人。于是,我用那只手在屏风上留下沾血的指纹,再把手藏回猫坟后,等着看好戏。当然,我压根就没打算让自己伤得如此严重。我照大哥的方式,把日本刀插入屏风时,将自己的背部靠了上去,一个不小心,竟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们只要去检查那棵樟树,就会找到我用来代替镰刀的刺刀。”

三郎这个人绝对是个性格分裂者,对他而言,死亡不过是另一种游戏罢了。虽然他坚持不知道贤藏打算杀死克子的事,或许他真的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谁敢保证他不会照着做呢?

三郎当然被起诉了,在法院尚未判决之前,因为战事逐渐吃紧,被征召上前线,在汉口战死了。可怜的铃子也在翌年死亡,对她来说,也许死了反而更幸福吧。良介去年到广岛旅游,却在该处被原子弹炸死,这里是他父亲结束生命之地,父子俩同样为战争而死,村里的老人们认为冥冥中也许有某种因果关系。

隆二在战争期间一直留在大阪,本来就不喜欢乡村生活的他,自从发生那桩凶案之后,更加排斥古老的本阵生活。整栋宽广的一柳家宅邻里,只住着隐居老夫人以及从上海返国的落魄长女妙子一家人,还有二房的秋子和她的子女。听村民们说,他们彼此之间经常发生争吵。

就这样,我已经将本阵杀人事件的始末完全说出来,在这篇记录中并没有故意欺骗读者,我在一开始就说明水车的位置,也提到过我对用那种恐怖的方法砍杀两位男女的凶手献上莫大的感激。我当时所说的两位男女当然是指清水京吉和克子。如果各位读者认为两位男女指的是贤藏和克子,就未免太草率了些。另外,在描写现场时,我模仿阿嘉莎·莉丝蒂的《罗杰·亚克洛伊德命案》的描述手法来写男女两人倒卧在血泊中。

完稿之前,我再度到一柳家去。

上次我来的时候是冷冽刺骨的初春时节,稻田里一片枯黄,如今已是一望无际的金黄稻穗随风摇摆的秋季。我走过已经毁坏的水车旁,爬上隔开一柳家北端的低崖,进人树丛内,然后向南望着一柳家。

听说在这次财产税制及农地改革下,一柳家已没落了,保留着本阵原来面貌的主屋建筑,看起来也更颓败了。

我的眼光转向铃子埋葬宠猫的宅邸角落,发现那一带长满了一种红黑色名叫彼岸花的曼珠沙华,就好像染着可怜的铃子的血那般,正颤抖地在风中绽放着。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本阵杀人案》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横沟正史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横沟正史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