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阵杀人案》

第九章 猫坟

作者:横沟正史

金田一登场

金田一耕助抵达山谷中的一柳家时,还不到中午。愈接近村落,四周的人家悠多,也可以看见骑着脚踏车的巡佐们来来往往。

金田一耕助抵达时,一柳家的人都已经在饭厅里集合了。原本默不出声的银造一听到金田一的名字,马上有了精神。

“嘿!你终于来了。”

银造来到玄关迎接金田一,脸上浮现出难得的亲切笑容。

“大叔,这次很谢谢……”

“不要说客套话,快来,我介绍你跟大家认识。”

昨晚银造已经说明金田一耕助要来,因此饭厅里的人都感到很好奇。当大家见到年龄和三郎差不多,又是满尔乱发、相貌平凡、毫不起眼的金田一时,全都愣住了。

铃子睁大眼睛,天真地问道: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侦探?”

系子刀自、三郎和良介有点惊讶地注视着金田一,只有隆二礼貌地向远来的客人寒暄几句。

银造介绍过后,立刻带金田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将前天晚上到现在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其中有些金田一已经从报纸上看到,但是并不很详细。银造说完案情之后,并谈到自己的发现:

“目前嫌疑最大的是神秘的三指男人,不过,有很多事情我无法理解,首先是隆二。他在案发的当天一早和三郎一起回家,当时他说他刚从九州回来,事实上,前一天我带克子从五岛搭火车来时,他也在同一列车上。”

“哦!”

金田一耕助忍不住发出轻呼。

“这么说,他隐瞒了案发时人已经在附近的事实咯?”

“不错!还好他没发现和我搭同一班列车,不过从二十五日晚上到二十六日早上这段时间,他应该已经在这附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说。既然二十五日晚上人已经在这里了,却不来参加婚礼,实在说不过去。”

银造冷冷地向餐厅看去,不久又恨恨地加上一句:

“不只这个人有问题,我感觉到这宅邪的每个人或多或少知道些内幕,却又互相庇护而有所隐瞒,同时彼此之间又互相猜疑。处在这样的气氛下,我都快窒息了。”

金田一很少听到银造说话如此激动,他仔细地听着,最后好像想起什么似地问道:

“大叔,我刚刚在路上听说昨晚那个三指男人又出现了,是真的吗?又有什么怪异事情?”

“这真是怪事,真正见到那家伙的人只有铃子。昨夜,那家伙的确曾来到这里。”

“真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铃子说的,你刚才也看到了,她就是那样。不过,我想她可能罹患了梦游症。”

“梦游症?”

金田一忍不住瞪大双眼看着银造。

“嗯,否则不可能在那时候不睡觉,跑去祭拜猫的坟墓。”

金田一惊讶的说道:

“大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梦游,又是猫的坟墓,简直像天方夜谭嘛!”

“喔,很抱歉,我应该从头说清楚,事情是这样的……”

猫坟

昨晚,不,应该是今天凌晨,一柳家的人又被不寻常的惨叫声惊醒。由于有了前夜的经验,银造立刻起来打开遮雨窗,见到一道人影从偏院方向朝向这边跑过来。

银造马上赤脚跳到庭院,也跑了过去,发现仆倒在他胸前的竟然是铃子。她穿着睡袍赤躶着双脚,脸色苍白,全身不住地颤抖。

“铃子,怎么啦?你在这里干什么?”

“叔叔,妖怪出来啦!三指妖怪出来了!”

“三指妖怪?”

“对啊!我好害怕幄!在那边,就在阿玉的坟墓旁。”

这时,隆二和良介也赶来了,又隔了一会,三郎也踉跄地跑过来。

“铃子,这么晚,你怎么会在这里?”

隆二略带严厉的口吻问道。

“因为……因为……我去祭拜阿玉的坟墓,结果三指妖怪就冲出来了。”

这时,对面传来系子刀自急切地呼唤铃子的声音,铃子一面哭,一面往对面跑去。剩下的男人彼此面面相觑。

“先去看看再说。”

银造说罢,迈开脚步就走。

“我去拿灯笼。”

三郎说完便往回跑,很快就提着灯笼追上来了。

那里是宅邪的东北角,正好是隔开偏院的建仁寺的外侧,四周种着高大的樟树和增树,地面上掉满了落叶。在落叶之中,有一处隆起的小土堆,竖着白木柱,墓碑前还插着两、三朵野菊花,柱上写着“阿玉之墓”,大概是三郎的笔迹吧!

由于此处堆满了落叶,所有人都以这坟墓为中心四处搜寻,并用三郎带来的灯笼检查地面,不但没有人影,也没有发现脚印,大家又分头在宅邪的四处搜寻,还是一无所获。

“因此,所有人都回到餐厅围住铃子问各种问题,但是我不认为铃子的话可以相信,她说她去祭拜猫的坟墓,凌晨时分去祭死猫的坟墓?这事根本就不合理,所以,我才会认为她有梦游症。”

银造带着分析的语气,接着说:“从昨天起,她就一直惦记着死去的猫,很可能半夜里下意识去祭拜猫坟,却见到奇怪的男人,才吓醒过来。当时她是在半梦半醒之间,由于猫的坟墓旁边躲着一个奇怪的男人,男人的脸上又戴着几乎遮住整张脸的大口罩,黑夜里乍看之下,仿佛张大嘴巴的怪兽,因此,铃子才会惊叫出声,转身想逃走,但是男人伸出只有三只手指的右手想抓住她……”

银造顿了顿,说:“前面我也跟你提过,那女孩的脑筋有点不正常,智能低,不过,我总觉得这宅邸里只有她说的话最能够相信,至少她不会故意扯谎。她既然说看见,就绝对有看见,更何况确实有三指男人在附近出现的证据。”

“证据?我想知道是什么证据?”

“事情是这样的,天亮之后我们再去猫坟的四周查看,很遗憾,由于落叶堆积太厚,无法发现脚印。虽有点令人失望,可是我们找到了三只手指的指纹。”

“指纹留在什么地方?”

“墓碑上……猫的墓碑上清楚的留着三只沾着泥土的指纹。”

金田一耕助不禁吹了声口哨。

“那些指纹和命案留下的指纹相同吗?”

“嗯,今天早上经过警方监定,证实那是相同的指纹。毫无疑问地,三指男人昨夜又回到这宅邸了。”

银造以坚定的眼神注视着金田一,但眼眸深处却有明显的疑感。

“那座猫坟究竟何时开始存在的?”

“好像是昨天傍晚,猫尸是婚礼当天早上就埋在那里的,不过那时墓碑来不及做好,昨天三郎被催着做好墓碑之后,铃子便和女佣阿清在傍晚时分一起去把墓碑竖起来。阿清在接受询问时发誓说,当时墓碑上并没有什么手印,由于是刚刨好的白木墓碑,如果有痕迹,不管阿清或是铃子,应该马上会发现的。”

“这么说,三指男人昨夜确实又回来了。他回来做什么?又为何要接近猫坟呢?”

“关于这点,三郎说可能是凶手遗忘了什么东西而回来拿。铃子听到三郎这么说,也表示有人挖过猫坟,因为土堆的形状和昨天不一样。于是警方马上挖开坟墓……”

“找到什么吗?”

“没有,橘子箱大小的白木箱内只有一具猫尸……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

“猫尸是前天早上埋葬的吗?”

“是的,因为当晚要举行婚礼,不能将猫尸放太久,在隐居老夫人的催促下,铃子说二十五日一大早就将猫尸埋了。我相信她的话。”

勘察偏院

不久,金田一开始调查偏院的命案现场。

通常发生这种事,除了警方的人,其他人是不允许接近现场的。但金田一耕助却例外,令一柳家的人和村民们都感到讶异。告诉我这性命案的老村民更说道:

“那位年轻人在探长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什么,探长马上一副诚煌诚恐的样子,这点让村人们印象深刻呢!”

正因这位青年带有一种神秘气质,村人们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照f医师所说,那是因为金田一身上带着中央政府某位高官的介绍函,才能受到如此的礼遇。

“那人在来这儿之前,好像在大阪侦破一桩相当重大的案件,因此某政要才给了他如同身分证般的介绍函;对于地方警察局而言,中央的介绍函远比求神问卜还灵,据说连局长和司法主任都对他唯命是从呢!”f医师说。

局长和司法主任对这位青年有股说不出的好感,并非只因他身上带着来自中央的介绍函,而是这位青年诚恳的态度,略带口吃的说话方式,在在让人难以拒绝他的请求。

探长这天上午还在指挥村里的青年团搜山,但是正午过后回到一柳家,见到金田一耕助,马上就被这位青年的气质吸引,立刻将所有调查资料完全告诉他。

其中最令金田一耕助感兴趣的是贴在相簿上的三指男人的照片,以及在暖炉里发现没被烧完的日记。金田一耕助听到这些证据时,兴奋得一面微笑,一面用手指搔头。

“那照片和没烧完的日记现在放在什么地方?”

“在总町的警察局,若有必要,我可以找人拿来给你看。”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希望能够看看,至于其他的相簿和日记本都还在书房吗?”

“是的,如果你想看,我带你去。”

“那就麻烦你了。”

金田一耕助在探长的带领下进人贤藏的书房,随手抽出相簿和日记本翻看,然后又放回书架。

“这些等以后再慢慢调查,我先去看现场。”

侦探小说迷

两人走到书房门边时,金田一耕助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停在原处动也不动。半晌,他回头望着探长,脸上浮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神情。

“探长!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些事?”

“什么事?”

“你看!这书架上摆满了书,而且都是侦探小说。”

“侦探小说?咦?这些侦探小说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联?”

金田一耕助没有回答,缓缓走到书房门边的书架前,有些呼吸急促地翻看书架上的侦探小说。

也难怪金田一耕助会如此惊讶,因为这里搜罗了海内外所有的侦探小说作品,像最古老的黑岩泪香的翻译作品,包括柯南·道尔全集,亚森·罗苹全集,或是赤博文馆咸平凡社出版的翻译侦探小说全集。

至于日本的作品,诸如江户川乱步、小酒井不木、甲贺三郎儿、大下宇陀儿、木口高太郎、海野十三、小栗虫太郎等的作品,应有尽有。

另外还有未译成日文的原著,像爱勒里·昆恩、狄克森·卡、库洛佛兹和克莉丝蒂等作品,简直可以称得上侦探小说图书馆了。

“这究竟是谁的藏书?”

“三郎的,他是狂热的侦探小说迷。”

“三郎……那不就是你刚才提到贤藏的保险受益人吗?而且他还有最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说到这里,金田一耕助又拼命用手指搔着满头乱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本阵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