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吹着笛子来》

第17章、妙海尼姑

作者:横沟正史

出川刑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坐了一夜火车,再加上一整天的查访,连一向精力旺盛的出川刑警也感到精疲力竭。

看到出川刑警拉长着一张脸进来,金田一耕助连忙说几句安慰话:

“真辛苦,累坏了吧?”

“是啊!人生地不熟的,花了许多冤枉时间。”

出川刑警苦笑着说。

“对呀!真是难为你了。”

一旁的老板娘也安慰他两句。

“你吃过饭了吗?”

“嗯,吃过了。”

“那就先去洗个澡,再喝一杯茶,待会儿好睡觉。”

“还是老板娘想得周到,那就麻烦你了。”

趁出川刑警洗澡的时候,老板娘赶紧叫服务生准备好睡前酒。

老板娘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一旦被人赞美两句,马上会感到飘飘然,更何况赞美她的是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呢!她当然更要好好表现一下。

出川刑警洗完澡后,神清气爽地来到大厅。

“哇!太棒了,夜光美酒,还有这么多下酒的小菜。我可不能辜负老板娘的好意啊!”

“哪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倒是这条鲫鱼,可是我特地请明石的渔夫帮我钓来的哟!”

一听到明石的渔夫,金田一耕助忍不住瞄了老板娘一眼。过了一会儿,他才神色平静地问:

“对了,出川先生,今天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哎!别提了,本来还有点眉目,却都在中途就断了线。我想,大概是我和大家不熟悉,所以他们才不愿多说吧!”

“那么,我先告辞了。”

老板娘听到他们在谈公事,十分识趣地准备离开,金田一耕助却赶紧阻止她。

“幄!老板娘,别急,还得请你助我们一臂之力呢!对不对,出川先生?”

“是呀!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想惊动这边的警方,所以一切只能仰仗你了。”

这句话真是说到老板娘的心坎里了,她马上又坐了下来。

“两位实在太看得起我了,我能帮什么忙呢?对了!植辰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是有,不过……”

出川刑警喝了一口酒后,看看金田一耕助,又看看老板娘,才以十分平缓的声音说:

“听说植辰死了。”

“你说什么?他的身体那么壮……”

“听说好像是空袭时候被炸死的。植辰那天喝得大醉,外面正在空袭,他却穿着一条内裤冲出来,还在街上大叫:‘再来,再来呀!’这时,炸弹果真落下来,把他给炸得粉碎。”

“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我一点都不知道……不过,听你这么说,还真像植辰的性格。”

“哈哈!植松也这么说。”

“那么,植辰这条线索就这样断掉了?”

“那倒不见得,听说植辰死的时候,正和一个叫阿玉的酒店女人同居呢!”

“这些大概都是植松告诉你的吧!”

“是呀。”

老板娘点点头。

“对了,有没有阿驹和小夜子的消息?”

金田一耕助仔细问道。

“啊!这又说来话长了。”

出川刑警夹了一块生鱼片送进嘴中,仔细品尝一番才回答:

“植辰死的时候,阿玉刚好在植松那里躲避空袭,所以逃过一劫。植松后来听到植辰被炸死的消息,颇感难过。但由于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片混乱,已经没有办法找到植辰的尸骨,只好象征性地为植辰举办了一个葬礼。植辰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就属他的女儿阿驹和小老婆所生的儿子治雄,然而治雄被军队征召入伍,植松和阿驹又早已失去联络,所以植松本来很烦恼,没想到阿玉居然找到了阿驹,只不过阿驹已经变得非常苍老、憔悴了。”

“唉!真可怜。她以前可是个大美人呢!我想,她一定吃了不少苦。那么阿源和小夜子呢?”

老板娘十分感伤地问。

“就像你说的,阿源去神户做木工,不过后来得重病死了。还有,阿驹说不定也得了同样的病,因为植松说她的脸色很差。”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真是太可怜了。那么,小夜子呢?这孩子应该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

“别提了,听说小夜子也死了。”

“什么?小夜子也……”

“是呀!不过植松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因为当他问到小夜子的事时,阿驹只轻描淡写地说死了,绝口不提她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死的。”

金田一耕助闻言,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才问:

“植松最后一次见到小夜子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小夜子十一二岁的时候吧!听说她也是个美人胚子哟!”

出川刑警边说边举起酒杯,意味深长地盯着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明白出川刑警的意思。

因为小夜子如果还活着,应该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而这次事件中正好有个这样年纪的女孩。

金田一耕助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张脸孔,但是,他很快便甩甩头,企图把这个念头甩出去。

(不行,在还没有确定小夜子的生死之前,绝对不可以有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

“阿驹现在怎么样呢?丈夫死了,女儿也没了。”

“听植松说,她好像在芦屋还是吉那一带替一户有钱人家看家。不过植松并不清楚那户人家姓什么,而阿驹也不肯说。也许是因为她不想和知道她过去的人有所牵连吧!而植松也了解这一点,因此并没有多问。植辰葬礼结束后,阿驹就走了。她究竟是继续帮人看家呢,还是到别的地方谋生,植松完全不清楚。”

“唉!人生如梦,世事无常啊!都怪这个战乱的年代,如果没有战争,大家也不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

老板娘语带悲愤地说。

(是啊!也因为战乱,才使得这次的调查更加困难重重。)

金田一耕助心想。

“对了,那个叫阿玉的女人不是知道阿驹住在哪里吗?”

金田一耕助忽然抬起头向出川刑警。

“自从植辰死后,阿玉也不想拖累植松,就说要到乌了县找亲戚,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幄!这么说,这条线索也断了吗?”

“也不尽然,我问完植松后,立刻到植辰以前住的地方查问。虽然以前住在那里的人在战后几乎都重返家园,而且他们也都知道植辰和阿玉的事,然而遗憾的是,却没有人知道阿驹母女和治雄的消息。”

金田一耕助皱着眉头问道:

“这么说来,治雄没有和父亲住在一起?”

“的确是这样,也许是植辰不断换女人的缘故,所以治雄才不想待在家里吧!听说他小学一毕业,就主动到神户做长工,从此就没有回去过。而阿驹也不肯回去,想想看:要她面对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继母,对她来讲也够难堪的。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好在我找到了一个一年前见过阿玉的人。”

“那人是谁?”

“他是阿玉的邻居。他说,去年秋天,他无意间在神户的大街上和阿玉碰个正着,那时他曾听阿玉说,她在一家温泉旅馆做服务生。于是我马上到那条街上去找。”

“真是辛苦你了,找到阿玉了吗?”

“问题就在这里,那个人并不知道旅馆的名字,因此我只好在那条大街上挨家挨户地找。”

出川刑警说到这里,一脸愁苦。

“那条街上有很多温泉旅馆吗?”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问。

“金田一先生,你也许不清楚那条街是个非常热闹的地方,再加上外围还有像吉原区一般的妓女户,所以这一带的旅馆也特别多,我问了六七家之后,才找到阿玉曾经待过的那间旅馆。”

“曾经待过?难道她现在不在那里了吗?”

“今年三月还在,后来就不知去向了。”

“连旅馆的老板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金田一耕助紧张地追问着。

“听说阿玉是偷了旅客的东西才逃走的,因此,她怎么可能把去向告诉别人呢?”

“唉!真是的,好不容易找出阿玉的下落,却又……”

老板娘有些忿忿不平地说着,出川刑警只好在一旁苦笑。

“老板娘,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呀!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能像今天这样,已经算相当顺利了。”

“说的也是,像这种了不起的工作,我们这些局外人怎能了解呢?来,喝一杯吧!这壶酒刚温过的。”

老板娘豪气地说。

“啊!谢谢!谢谢了!”

“出川先生,旅馆里那些认识阿玉的人有没有说些什么呢?”

“他们说,最近……其实就是前天,有个人来问阿玉的消息。”

“前天?是什么人?”

金田一耕助紧张地追问。

“听说是一位尼姑,旅馆的人告诉她,阿玉已经离开了,大家并不知道她现在在哪甲.尼姑听了以后非常沮丧地走拉。临走前,她还告诉旅馆的人、如果阿玉回来.就请转告她:有一个从淡路岛来的妙海尼姑找过她。”

“淡路岛来的?”

金田一耕助像被电击了一下,身子突然弹了起来。

“然、然后……出川,那个尼姑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金田一耕助突然显得十分激动,因此出川刑警和老板娘都吃了一惊。出川刑警放下酒杯,惶恐地问:

“金田一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啊!这、这个待会儿再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尼姑大约多大年纪?什么长相?”

“听说她大概五十五六岁左右吧,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脸色很差……幄!对了,旅馆的人说,她右眼角有颗小小的痣。”

“哎呀!搞不好那个人正是阿驹呢!阿驹的右眼角也有一颗小痣……可是年龄不对呀!阿驹今年才四十二三岁呢!”

老板娘后来有些疑惑地说。

“对呀!老板娘,关键就在这里。”

金田一耕助兴奋得连声音都颤抖了。

“出川先生,植松不是说阿驹很憔悴,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吗?她一定吃了不少苦,也许还生了重病,才变得这样老嘛!是不是?”

“啊!”

出川刑警恍然大悟地叫出了声。

“照这种情形看来,一月十六日那天,椿英辅可能去淡路岛拜访过阿驹了。”

出川刑警听金田一耕助这么讲,感到非常惊讶,两只眼睛直盯着他看。

“金田一先生,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非常佩服阿隅敏锐的观察力,当初我对她的说法还有些怀疑,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就不再怀疑了。看样子我们得去淡路岛一趟,非去不可。”

金田一耕助突然对出川刑警说了一堆无头无脑的话,不但出川刑警一头露水,就连老板娘也感到不解。

“阿隅究竟说了些什么?”

“老板娘,阿隅那个小姑娘真是聪明伶俐,一听她说话,就知道她的头脑很好使呢。嗯,出川先生……”

“啊?”

“你刚才说那个尼姑前天来找阿玉,是不是?”

“是的。”

“前天不就是十月一日吗?正好是那件命案登在报纸上的第一天,妙海尼姑一定是看到这个消息,才特地从淡路岛渡海来找阿玉。”

出川刑警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

“金田一先生,我想起来了,旅馆的人说,那个尼姑看起来好像很惊慌失措的样子。”

出川刑警说完之后,三个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过了半晌,金田一耕助干咳两声打破沉寂。

“无论如何,我们得赶快找到那个尼姑。你除了了解到她住淡路岛之外,还有什么线索吗?”

“很可惜,我只知道她是淡路岛的妙海尼姑,此外一概不知。”

这时,金田一耕助笑眯眯地转向老板娘说:

“老板娘,这就得仰仗你了。现在除了你,再也没有人可以帮我们了。”

“哎呀!快别这么说,我哪有什么能耐呀!不过,只要我帮得上忙,一定尽力而为。”

“老板娘,你刚才不是说这条鱼是特地清明石的渔夫钓来的吗?这么说,你跟他们很熟喽?”

“是呀!他们都是我父亲的朋友,所以尽管在战乱中,我们家仍旧餐餐都有鱼吃呢!”

“那太好了,我们就是想要借你的面子去问问那些渔夫,是不是有人在今年的一月十六日送椿英辅到淡路岛。老板娘,你是知道的,如果由警方出面办这种事的话,可能就办不成了,他们会起疑心的。所以麻烦你去告诉那些渔夫,放心跟我们合作,我们绝不会揭穿他们的黑市买卖。”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好了,我保证明天中午之前就会有回话。”

老板娘一双肥嘟嘟的手拍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金田一耕助和出川刑警开心地互望了一眼,调查工作终于有了进展,他们又向真相接近了一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吹着笛子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