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吹着笛子来》

第27章、再现密室杀人案

作者:横沟正史

十月十一日,台风过后。

位于麻布六本木的椿府邸一大早就戒备森严,气氛十分紧张。

报纸上报道了再次发生的惨案,好奇的人们把房子重重围住;而被台风吹倒的围墙,则是新闻记者钻进钻出,令警方大伤脑筋的地点。

警方在兼仓解剖完秋子夫人的遗体后,椿家就把遗体运回来了。椿家府邸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警方的搜查行动也越来越紧凑。

社会舆论和椿家都希望警方能拿出魄力来,有效制止凶杀案的进一步发展,因此警方压力颇大,今晚一定得想出破案的对策才行。

早上,金田一耕助搭乘刚刚修好的横须贺线,风尘仆仆地赶回东京。

由于这些天来的奔波,金田一耕助的双眼已充满血丝,但是他的瞳孔里却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仿佛已经成竹在胸,掌握到了破案的线索。

等等力警官从客厅里走了出来,一看到金田一耕助,就立刻把他拉到角落里窃窃私语。

“金田一先生,出川刑警又写调查报告来了。”

“嗯,我知道,我也收到了。”

“这么说,小夜子自杀的原因是……”

“我也正在想这一点。”

两人都沉默下来,彼此互望了一眼。突然间,金田一耕助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出川刑警之所以继续留在神户,就是为了找出小夜子自杀的真正原因。

他四处奔走,直到这两天才找到一些头绪。

出川刑警的报告上是这样写的:

小夜子自杀的前一天,曾经去拜访一位叫做m的朋

友。根据m的说法,她觉得那天小夜子好像是特地

来诀别的。当时小夜子还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我落入畜牲道了!”

“畜牲道”这种带有宗教意味、艰涩难懂的词汇,

m虽不太能理解,但是那晚小夜子的神情却在m的

脑海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畜牲道”这句话,应该是用在近亲乱伦的情况下呀!小夜子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等等力警官右手托着腮,疑惑地说。

两人四目相交,各自陷入沉思中。

过了一会儿,金田一耕助移开视线,慢慢扬起头来。

“警官,秋子夫人的解剖报告是……”

“她是吃进过量的氰酸钾致死的。葯虽是目贺医生所调配,但却是凶手偷偷将氰酸钾加进去的。唉!氰酸钾这玩意儿实在太泛滥了,那么容易弄到手,根本没法管制,哼!都是战争的遗害。”

等等力警官神色黯然地哺哺自语。

“金田一先生,我看干脆直接把三岛东太郎叫来算了。”

“嗯,我也有这个打算……不过再等一等。喔!对了警官,那个房间整理好了吗?”

“现在正在弄,不过我想应该快好了。”

这时一位警员走来,在等等力警官耳边说了两句话,等等力警官马上点头,快步离开客厅。

现在宽敞的客厅里只剩下金田一耕助,他精疲力竭地往沙发上一躺。

秋子夫人的行李箱正高高堆在墙边,金田一耕助一边看着那些堆积成山的行李,一边把昨晚的事再回想一遍。

(秋子夫人走得实在太仓促了点,不知道她到底在怕什么?)

昨天下午四点左右,秋子夫人带着信乃和阿种前往兼仓的别墅。

她们三人大概将近六点时才到,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秋子夫人在信乃和阿种的陪伴下走进寝室。

信乃摸黑打开墙上的开关,怎知电灯非但不亮,反而还传来《恶魔吹着笛子来》的旋律……

窗外风狂雨急,屋里又有恶魔笛声,真可谓是雪上加霜。

向来胆小的秋子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里,突然听到这首令人恐惧的旋律,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信乃和阿种也吓得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动弹。

然而信乃很快就察觉到这一定又是凶手的伎俩,于是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好不容易走到床边。打开床头柜上的电灯,马上发现这个恐怖的旋律原来是从床下发出的。

信乃立刻把放在床下的小留声机拉了出来,只见留声机的转盘上,恶魔的笛声正死命地吹个不停。

信乃赶紧关了留声机,拿出唱片往床上一扔;而这时秋子已经倒在阿种的手臂上昏死过去。

外面正刮着大风,信乃不知道医生肯不肯在这样的天气前来看诊;而且这种事还是不要张扬的好,于是她拿出目贺医生调配的葯丸,放进秋子嘴里。

当然,信乃做梦也没想到,秋子会因此而丢了性命。

原来葯丸里掺有氰酸钾!秋子在一阵挣扎、*挛下断了气,吓得不知所措的信乃和阿种呆立在那里。

(是谁装了那个留声机?又是谁在目贺医生调配的葯丸里掺进了氰酸钾?)

因为秋子要去别墅,所以椿家已派人先去打扫,如此一来,只要是椿家的人,都有可能去装留声机和在葯丸里加氰酸钾。

总之,在这些事件中,凶手一贯的手法就是让每个人机会均等。

(不过,最重要的是,昨天秋子在这个房间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她说她看到恶魔,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环视客厅四周,并在成堆的行李箱中来回踱步。

最后,他在装有镜子的屏风前停了下来,歪着头沉思。

(昨天秋子夫人之所以吓得直冒冷汗,是因为目贺医生还是镜子里的什么影像呢?秋子夫人到底在镜子里发现了什么?)

金田一耕助又把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再从另一个角度把房间环视一遍。

不,不止一遍,而是好多遍。他除了猛搔头之外,一双脚还摇个不停。

突然间,他的视线凝聚在一个点上,霎时金田一耕助的手脚像是冻住似地停了下来,他睁着铜钟似的大眼睛,直盯着已经放下来的百叶窗。

“恶魔……”

金田一耕助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更猛力地搔着头,一副非将头发搔光不可的样子。

这时,一位刑警慌忙跑来说:

“金田一先生,那边都准备好了。”

“喔,是吗?”

金田一耕助这才像是被别人从梦中叫醒似地眨了眨眼。

“等等力警官呢?”

“在那边等着,大家都到齐了。”

“好,那我们走吧!”

一连串命案发生以来,金田一耕助的脸上首次露出兴奋的表情。

金田一耕助很快来到这一连串杀人案件中第一桩命案的现场。

此时,那晚参与卜沙卦的人已经全都在场——当然,已去世的玉虫伯爵、新宫利彦和秋子夫人是不会再出现了。

在一大群便衣刑警的包围下,房里的每个人都不安地面面相觑。

“金田一先生,这样可以吗?”

警员的声音在这间隔音良好的房间里听起来特别响亮。

金田一耕助站在房内,默不作声地环视着房间四周。

黑布帘将房间分隔成两部分,一盏紧急照明灯吊在天花板上。

在紧急照明灯下,是一张大圆桌,大圆桌旁还是放了十一张椅子。圆桌上有一个卜沙卦时所用的大盘子,盘子里已经铺上一层新沙,另外,离圆桌不远的高脚桌子上则放着风神和雷神。

为了慎重起见,金田一耕助看完房间后,又问站在旁边的美弥子:

“美弥子小姐,玉虫伯爵遇害的那天晚上,这房间内的摆设是这样吗?”

美弥子原本就苍白的脸色,被金田一耕助这么一问,更显苍白了。

她扫视了一下房里的摆设,正准备点头同意时,忽然又摇了摇头,指着放风神的高脚桌子说:

“那个不一样。”

“哪个?”

“你看,就是在高脚桌上的风神呀!那天晚上桌子上只有雷神,玉虫舅公不就是被雷神敲破脑袋的吗?”

金田一耕助露出一抹微笑。

“美弥子,那晚在这里的应该是风神哟!因为那晚停电,紧急照明灯光线不足,再加上风神和雷神的形状又差不多,所以大家才没有注意到。”

美弥子一脸狐疑地盯着金田一耕助。

“可是风神去年就被偷了呀?”

“嗯,小偷把风神和雷神偷走之后,就把它丢在院子里。虽然大家都发现了雷神,但风神却被丢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而凶手就是看准这一点,才把它拿来当做杀人的工具。”

美弥子还是不太明白,这时菊江又插嘴问:

“金田一先生,你是不是想让那晚的情形重视,然后逼出凶手?”

虽然菊江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但是她的声音却也有点颤抖,看来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也嗅出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金田一耕助苦笑了一下。

“是的。”

“难道这样凶手就会现身了吗?”

菊江一边说,一边不安地斜视着站在她身边的目贺医生;而目贺医生的眼里则闪烁着残暴的火焰。

金田一耕助笑眯眯地说:

“凶手愿不愿意现身倒是其次,我只是想知道那天在沙盘上出现的火焰图案,究竟是怎么弄出来的。另外,我也想说明那次密室杀人的手法。”

“换句话讲,你想知道魔术是怎么变的?”

目贺医生带着不屑的口气问道,华子和一彦则脸色凝重地站在一旁。

三岛东太郎和阿种两个人站在较远处;而信乃仍是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态。

“密室杀人的真相马上就要揭晓了,请大家仔细看哟!”

金田一耕助说完,随即站在圆桌和风神中间,然后再面朝门外说:

“我本来想请大家像那晚一样,坐在相同的位子上,把灯光调暗后,再卜一次沙卦。但由于今晚还有别的事要做,所以我们就一切从简吧!”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拿起风神像,并把风神像的底座印在沙盘上。

当他把风神像拿开时,现场所有的人都不禁瞪大双眼,因为印在沙上的图案正是都晚的火焰图案!

目贺医生从鼻子里喷出笑声,粗着嗓子大声嚷着:

“喔!原来是骗小孩的把戏嘛!看来那天的火焰图案就是这样印上去的,华子夫人,你说是不是呢?”

目贺医生完全不理会菊江和美弥子愤怒的眼神,故意和站在较远处的华子搭讪。

“嗯,大概是吧!”

华子语气中带着几分迟疑。

菊江吞了一口口水后,有些不满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先生,火焰图案的谜底是揭开了,可是玉虫老爷是怎么死的,你却没说明白呀!”

“嗯,现在我就和等等力警官演练一次给各位看。”

“你和我演练?”

等等力警官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有点措手不及。

“对呀!很简单,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

金田一耕助向门口望了一眼,然后说:

“当沙盘上出现火焰图案的时候,大家曾听到那阵(恶魔吹着笛子来)的旋律,这其实是凶手要分散大家注意力的伎俩,他想趁大家慌乱时把风神换成雷神。”

金田一耕助指着门外那只大花瓶说:

“各位记得吗?那晚我随手把帽子放在花瓶上,等我要回去时,才发现帽子被花瓶口卡住了,而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天晚上雷神就在这个花瓶里!”

金田一耕助环视了一下现场所有的人之后,又说:

“凶手利用唱片把大家引出房间后,便想赶紧从花瓶里把雷神拿出来,但十分凑巧,花瓶口竟被我的破帽子卡住了,再加上时间很紧迫,于是凶手只好先搁下这码事,等大家都明白笛声是唱机搞的把戏后,我的帽子也拿下来了,雷神当然也可以从花瓶里拿出来。这时……”

“玉虫老爷却妨碍了凶手的计划。”

菊江幽幽地接腔。

“不错,由于火焰图案让玉虫伯爵十分惊恐,因此他情愿一个人坐在这里思考也不肯回房休息。凶手看见这个情形,只好改变计划,打算在天亮前把两尊神像交换过来。于是他等到大家都睡熟之后,悄悄地走到这里,并从花瓶里拿出雷神进入房间。”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从花瓶里把雷神拿出来,然后反手拿着,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

“凶手万万没有想到玉虫伯爵居然还在这里!而玉虫伯爵也发现有人溜了进来,于是赶紧把电灯打开。”

金田一耕助说到这里,又转头望着等等力警官。

“来,警官,现在假设你是玉虫伯爵,我是凶手,这时房里突然一亮,凶手看到玉虫伯爵就在眼前也吓了一跳。玉虫伯爵是何等精明,他看到凶手手里握的东西,就明白火焰图案的把戏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凶手已经扑在他身上了。”

金田一耕助提起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再现密室杀人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吹着笛子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