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第五章 案情胶着

作者:横沟正史

回到原点

从三月二十日案发以来,警方一直找不到有力的破案证据,案情始终处于混沌不明的状态中。村井刑警为了这件凶案找不到头绪,一直坐立不安,只好再回头整理原先收集到的情报。

日华舞厅的人仍记得鲇子。然而,鲇子在那里工作的时间极短,工作期间也经常请假,所以舞厅的人对她的事情不太了解,只知道她的全名叫桑野鲇子——至于是不是她的本名,就无从得知了。

舞厅的经理说,鲇子去年五月看报纸广告前来应征,因为舞跳得不错,立即就被录用,大约工作了一个月左右。这期间大家曾听说她刚从中国回来。

“她的身高约五尺二寸,脸蛋嘛,应该算蛮漂亮的,个性十分开朗,也很会化妆,所以还颇受欢迎。至于痣呢?有是有,不过是点的,但是和脸型非常相配。由于她只工作了一个月,又常常请假,所以我对她只有这些印象。”

不久,经理找出一个知道比较多的舞女来回话。

“鲇子?我记得。她有爱人,常到后门来接她,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身体微胖,是一个脸色红润,而且经常面带微笑的人。鲇子说,从中国回来时,曾在船上受到他的照顾。鲇子离开这里后,我就不知道她去那里了。”

另外一个人则说出另一件事情。

“啊!两个月前我曾经遇到过鲇子!大约春节的时候,我们在戏院前面偶然相遇,当时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就是以前常来后门接她的人。她以前告诉过我住在浅草那边,她其实不姓桑野,鲇子也是假名,因为她从中国只带回来一个皮箱的东西,她还将皮箱拿给我看,那个皮箱上贴着c.o开头的名字。”

村井刑警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因为本名是c.o开头的线索十分有用。不久,村井刑警便转往横滨追查另一个线索。

村井刑警到挂着“木土建筑业风间组事务所”的办公室,终于见到风间俊六这个人。

由于对方是土木建筑业的大哥,所以村井刑警一直以为对方是个年纪相当大的人,等亲自见到面,村井刑警才发现他才约莫四十四、五岁,头发理得短短的,还带点侠义之气。

待他们开口交谈后,村井刑警更加觉得这个人不同凡响。因为他的态度非常稳重,话锋也十分锐利,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

最让村井刑警惊讶的是,他已经知道g町发生的事情。风间俊六语调平淡地说道:“君子打电话来通知我了。我正在等你,因为我想警察应该会来这里询问我才对。”

“是吗?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事情就比较好谈,你的感想如何?”

“当我接到君子的电话时,的确吓了一跳。等我冷静下来思考过后,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

“难道你有预感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黑猫酒店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难免会有些不良份子出入其间,这样一来,就难保不会发生血腥事件。”

村井刑警则直接切入问题的重心问道:

“你曾经去过黑猫酒店吗?”

“没有,我连g町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到黑猫酒店去!”

风间爽朗地笑着,他是一个身体强壮的男人,肺活量很大,笑声还有回音。

“可否告诉我你和繁子之间的关系?”

“可以。我们又不是圣人,难免有七情六慾,一旦喜欢上了,就无法抛开这个事实。”

事情是这样的,前年年底,风间在横滨的一家酒店内第一次遇到繁子,繁子当时刚从中国回来,举目无亲,十分可怜。那家酒店里有许多小姐,繁子之所以特别引他注意,是有原因的。

“她一直穿和服,也始终梳着银杏式发型,所以我对她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但当时我并不想和她有什么瓜葛。我之所以会和繁子在一起,是因为繁子主动来找我。”

风间说完后,又发出爽朗的笑声。

当时风间盖的房子正好有一间空着,所以他就让繁子住在那里,也经常去找她。其实风间对繁子并没有特别喜欢或厌恶,只是因为习惯了有女人作伴,所以就继续维持那种关系。

“去年六月,一个自称是繁子的老公的人出现了,当时我也不觉得惊讶。那个人叫糸岛大伍,外表看起来笑脸迎人、十分稳重,其实是个虚伪的人,因为他对我讲的话很难听。”

风间嘴里这么说,自己却也露出阴沉的笑容。

“其实糸岛那家伙大可不必扯破脸,繁子只是我的玩伴而已,她常年流浪在外地,对男女关系有一种特别的嗜好。”

风间笑了笑,又继续说:

“不好意思,偏离主题了。其实我也不是喜欢乱来的人,一开始我也很珍惜这种关系,但后来发觉有些不太对,才想脱离繁子的纠缠。于是当繁子的老公出现时,我就做个顺水人情,连本带利地将她还给他。”

村井刑警一面盯着风间的脸孔,一面问道:“虽然你这么说,但是后来你仍然继续和那个女人见面。”

“唉,这种事说起来有些丢脸!虽然我不再和她联络,但她却主动来找我,其实她的目的并非我的人,而是我的钱。”

“也不完全是为了钱吧!依我看,她还很喜欢你呢!”

村井刑警很自然地追问着。在谈话之间,他感觉到这个男人有股粗犷的魅力,有些女人特别喜欢这种性格的男人。风间听到村井刑警的评论,只是以微笑来回应。

而后村井刑警将话题转向鲇子,风间听了不禁皱起眉头。

“我曾经听繁子提起过这个女人。繁子并不爱她的老公,甚至很恨他;但当他老公有别的女人时,她又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我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所以只能劝她好自为之。

在二月中旬左右,我最后一次见到繁子,当时她有点兴奋地说她或许会死掉,如果她死了,要我帮忙烧炷香。我听了,不禁怀疑她是不是精神有些不正常,但她又说,如果要死,她不会一个人死,她要那个女人和她一起死。现在想起来,或许她在当时就下定决心要做这件事了。”

“你也认为是繁子杀死鲇子的?”

“是的,我认为糸岛不可能杀死自己的情妇。对于繁子杀人这件事,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她不是女人,她是一只母狗。”

风间的脸上又浮现出阴沉的笑容。

村井刑警忽然询问风间糸岛何时回到日本,想不到他竟然能讲出正确的日期和船名。

“糸岛在去年的四月搭乘y丸号回来,船从博多入港。繁子是在前年的十月回来的,所以糸岛慢了半年。我之所以对这件事那么清楚,是因为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坐那艘船回来的。”

村井刑警听到他这么说,不禁兴奋不已。他希望风间帮他介绍那个朋友,风间一口就应允了。

“对了,据说鲇子也是坐那艘船回来的。”

风间在名片后面写上介绍文字后,交给村井刑警。

“刑警先生,也许我在无意中卷入这件案子,但这次的杀人案应该和我完全没有关系。”

不久,村井刑警便带着名片离开风间的事务所。

找不到证人

能找到和糸岛同船回来的人,对村井刑警的调查工作有极大的帮助。

第二天,村井刑警带着名片去拜访那个人。然而那个人根本不记得糸岛及鲇子的事,村井刑警只好请那个人帮他写介绍信,以便寻找其他的遣返者。接下来的几天,村井刑警都在寻找搭乘y丸号回日本的人,最后终于得到以下的结论——和糸岛一起回来的女人叫做小野千代子。千代子一个人从满洲进入华北,在y丸号要出发前才抵达天津,由于乘船之前都是糸岛在照顾她,所以大家都认为他们本来就是在一起的。之后,他们两人一起到东京,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消息。

村井刑警对这个调查结果感到很失望,令他更为失望的是,如果再遇到小野千代子,没有人能认出那个女人。因为当时千代子将头发剪短,并且穿男装,脸上还故意抹上煤灰,所以大家都没有看到她的真面目,只知道她大约二十五、六岁。

“没有人认得出她来也没关系,以尸体被损毁的情况来看,就算是亲人也认不出她来,当然无法作证了。”

警察局长也出面关心这个案子,他提出自己的意见。

“难道这件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吗?还有,糸岛和繁子有消息了吗?”

“别提了,他们两人才真叫人头痛,自从在派出所前面出现过后,就完全没有消息了。难道是风间突然心生怜悯,将他们藏起来了?”

“可是他没有必要掩护他们呀!”

村井刑警为了这件事困扰了好几天,到了二十六日那天,案子终于真相大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