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怪人》

第二章 红宝石事件

作者:横沟正史

活动广告人

离银座的尾张町靠新桥的东侧步道,大约傍晚四点左右,御子柴进好奇地歪着头,看着走在他前面的活动广告人。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所以银座步道上人潮非常拥挤。

活动广告人一只手高举着广告板,就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地走着,因此不断引起路上行人发笑。

他走路的方式、穿着打扮都和卓别林很相似。

他戴着高帽子,身穿窄摆外套和宽松的西装裤,如果绕到前面看他一眼,搞不好鼻子下面还有一撮胡子呢!

活动广告人继续摇摇摆摆地从尾张町往新桥方向走过去。

御子柴进不是在跟踪活动广告人,只不过他要去办事的地方,正好和他同一个方向,所以他一直走在活动广告人后面五。六步左右。

当他来到左侧一家电影院前面,活动广告人突然停了下来。

他稍微看了一下海报,若有所思地快速四处张望,并在海报上涂鸦,接着继续摇摇摆摆走路,一副逗趣的模样往人潮里走去。

御子柴进觉得很奇怪,走到电影院前,态度自若地瞧了一眼海报。

“咦?”

只见他不解地搔搔头。

那是一张“幻影沙漠”的电影海报,其中“幻影”两字被红色粉笔圈起来。

粉笔的痕迹还很新,看起来应该是刚才那个活动广告人画的。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恶作剧的话,那也未免太幼稚了,但又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御子柴进想了又想,接下来,他又继续走入人群。

由于广告板高高突出于人群头上,所以他马上知道活动广告人在哪里,再加上他以缓慢的速度前进,所以御子柴进很快就追上他了。

这时,活动广告人又匆匆一瞥旁边一间卖玩具的商店看板,看板上头写了一些字,这次御子柴进清楚看见他手上握着粉笔。

活动广告人在商店看板上涂鸦之后,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继续往前走。

御子柴进立刻地快步走到商店前面,看板上写着“之气堂”,其中的“之”字也被红色粉笔圈起来。

这会儿,御子柴进心里感到更加奇怪,他认为对方这样一次又一次涂鸦一定有什么意义。

因此,他小心翼翼地跟踪可疑的活动广告人,这时,活动广告人又伸出手在旁边的墙壁上写字。

御子柴进大步走过去,那是一片建筑围墙,墙上模糊的写着“银座会馆建筑地”,其中的“会”字被人用红色粉笔圈起来。

御子柴进心跳不禁加快,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单纯的恶作剧。

这一定有某种涵意,因此他全神贯注地注视活动广告人的背后,沿路小心的跟踪。

接下来,活动广告人第四次伸出手,在旁边一家零食店的看板上做记号。

御子柴进走过去一看,上头写着“人参糖果”这四个字,其中“人”这个字又被红粉笔圈了起来。

御子柴进一看,蓦地停住脚步。

欢迎侦探小子

第一次是“幻影”两字,接着是“之气堂”的“之”,第三次是“银座会馆”的“会”,最后是“人参糖果”的“人”字,把这四次的字合起来念就是——幻影之会人。

(“幻影之会人”不就是“幻影之怪人”吗?“会”与“怪”的日文发音相。)

去年圣诞节,神出鬼没的“幻影怪人”被御子柴进和三津木俊助逮捕。

他现在被关在小管的拘留所,只要判决下来,至少会被判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一方面,御子柴进也明白,幻影怪人的同党也正用尽一切手段,想将他们的首领从拘留所里救出来。

这个可疑的活动广告人也是幻影怪人的同伙吗?他们是不是用涂鸦的方式互相联络?

御子柴进迅速看了看四周,试图找寻可疑的人,可是眼前人群拥挤,要找到可疑的人实在颇为困难。

御子柴进立刻放弃寻找他同伙的念头,他继续跟踪活动广告人,心想这样或许比较容易查到线索。

可疑的活动广告人走到新桥后,突然转身往御子柴进这里过来。

御子柴进马上机灵地走到旁边的钟表店门口,假装看着橱窗。

幸好橱窗里装着一面镜子,可以看到活动广告人用可笑的鸭子走路方式从镜子里走过去,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御子柴进。

活动广告人走了五、六步后,御子柴进故作轻松地把双手插进口袋,继续跟踪他。

其实这种跟踪方式很辛苦。对方若走得快一点,那么跟踪起来就容易多了,可是活动广告人的工作就是要慢慢走,所以让人焦急得不得了。

不过御子柴进也发现到,自从糖果屋的“人参糖果”涂鸦后,活动广告人就没有任何涂鸦的举动。

走着、走着,右边出现松板屋,一走过松板屋前面,活动广告人突然把看板拆下,横放夹在腋下,快速走进松板屋转角。

见状,御子柴进加快脚步走到那个四角地带,看见活动广告人抱着广告板走在前面。

御子柴进又看了一下四周,依然看不到像是他的同党的人。

“好吧!我先去前面看看!”

御子柴进对这样的冒险越来越兴奋。

幻影怪人已经被抓,可是他的同党一个都没被抓到,如今,他的同党很有可能正在策划营救首领的行动。

待会儿,说不定御子柴进就能知道幻影怪人同党的藏身处,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御子柴进怀着一颗狂跳不己的心,跟着活动广告人走过两、三条巷子,弯进横町,来到一栋丑陋的大楼前,活动广告人环顾四周后,抱着看板,像阵风似的冲进去。

御子柴进加快步伐跑到大楼前,他瞥见有个男人抱着看板,顺着楼梯往上走。

御子柴进随后冲进大楼,亦步亦趋地顺着正面的楼梯往上走。

上了二楼之后,他看见十间房间,但他马上知道活动广告人是进入哪一间房间,因为刚才他抱着的看板就立在那间房门前。

御子柴进慢慢走近看着看板上的文字,登时,他诧异地倒抽一口气,因为看板上写着:

欢迎侦探小子。

奇妙的魔法

“糟了!我中计了!”

御子柴进发现自己中计已经太晚了。

他转身想逃,可是一只粗壮的手猛地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拖进房间甩在地板上,霎时,他只觉得眼冒金星,脑中一片空白。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么粗暴,我是不小心的。”

听见男人道歉的声音,御子柴进马上抬起头看。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在日本桥十字路口,装扮成交通警察的人。

御子柴进从地板上一跃而起,随即东张西望四处搜寻。

(咦?刚才那个活动广告人呢?)

“侦探小子,你在看什么呀?啊!你在找那个活动广告人吗?老实告诉你吧!他不是我们的同伴,我们只是利用他把你引来这里。现在他应该已经从这栋大楼的后门楼梯出去,可能又在外面走来走去了吧!哈哈哈!”

御子柴进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唉!都怪自己的好奇心旺盛,才会这么轻易就中计。)

御子柴进翻了翻白眼,怒气十足地瞪视对方。

“侦探小子,你是个聪明的少年,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所有的情况。我们这里有严密的隔音设备,你就算大喊大叫,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叔叔,你想怎么样?”

“哈哈哈!侦探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幻影怪人的手下吧!”

“聪明,你说的没错。”

“你引我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

“是这样的,我们的首领会被抓,全是因为你的关系,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把幻影怪人救出来。”

“哼!办不到!”

御子柴进紧咬双chún,嗤之以鼻地说。

“你不干也不行!既然你已经被我抓到,就要乖乖听我的话。更何况我又不是要你做坏事,只是想请你朗诵一篇简单的文章。”

“朗诵文章?”

“是的,请你念念这篇文章。”

幻影怪人的部下从口袋拿出一张摺叠过的便条纸给他。

御子柴进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类似魔法的咒语:

“起来!起来!快点穿上制服。懂吗?穿上制服、戴好帽子,帽子要记得戴上哦!还有要带钥匙,千万不能忘了八十六号的钥匙。

来,带了钥匙马上去八十六号;到了八十六号后,开门进去里面,接下来就照八十六号的主人说的去做,懂了吧!懂了就当场再复诵一遍。”

(这到底是什么魔法咒语啊?)

御子柴进想了半天还是不懂。

幻影怪人逃狱

“御子柴进,你醒了吗?”

一阵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御子柴进猛然张开双眼,看到由纪子一脸担心的表情。

忽然间,他觉得手掌痒痒的,将视线往下移,看见邱比特正舔着他垂在床边的右手。

“啊!由纪子!”

御子柴进倏地支起身子,他看了看周围的景物,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躺在池上社长招待他住的房间床上。

“由纪子,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有一个好心的叔叔开车送你回来。”

“好心的叔叔?”

“是的。他发现你倒在银座的巷子里面,然后从你放在口袋里的名片知道你住在这里,所以送你回来这里。”

(啊!是他!)

刹那间,一段难过的感觉油然而生,御子柴进懊恼自己竟然会中了幻影怪人同党的诡计。

御子柴进两手抱着昏沉沉的头,冷静地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昨天被抓之后,幻影怪人的部下就一直逼他练习那篇奇怪的魔法咒语,这期间,他还吃了可口的西式晚餐,直到半夜十二点,他才开始正式背诵。

当时,幻影怪人的部下把他带到一面墙壁前,墙壁上跟他的脸部同样高的地方,贴着一张普通的风景海报。

御子柴进已经能完全背诵那篇咒语,幻影怪人的部下做出暗号后,他便开始小声地一字一句念出那些奇怪的句子。

他记得对方嘱咐要对着海报说话,所以他也依照吩咐,语气温柔地背诵。幻影怪人的部下则戴着耳机,整个人靠着旁边的桌子看着他。

御子柴进对这种情形感到十分莫名其妙,甚至觉得这个一脸认真、戴着耳机的男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御子柴进朗诵完毕,男人立即专住地倾听耳机,过了一会儿,他露出满意的微笑说:

“侦探小子,辛苦你了,你的任务结束了,哈哈哈!”

幻影怪人的部下开心地捧腹大笑,走到御子柴进身边。

“事情结束了,我送你回家。”

话声甫落,他突然紧抱住御子柴进,捂住他的鼻子和嘴巴。

御子柴进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拚命扭动四肢挣扎,同时闻到幻影怪人的部下手中握着的湿纱布,传来一股酸酸的味道,慢慢地,御子架进停止扭动,整个人昏厥过去

对御子柴进来说,这一切就像置身梦境般,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他们要我念那种无聊的咒语,到底有什么目的?)

“由纪子,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今天是星期天呀!对了,昨天晚上发生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哦!”

“很严重的事情?”

“嗯,听说幻影怪人逃走了。”

“什么?幻影怪人逃走了?”

“是的。今天监狱的管理员巡视关着幻影怪人的八十六号房时,发现另一个管理员居然在里面,根本没看到幻影怪人的踪影。他们猜想,大概是幻影怪人穿上管理员的服装,化装成管理员逃走。爸爸接到电话通知后也吓了一跳,他虽然很担心你,不过还是决定到报社一趟。”

(八十六号……难道幻影怪人逃狱和昨天晚上的朗诵有关?)

御子柴进暗自猜测,呼吸不觉急促起来。

奇怪的广播

当天三点出炉的晚报,社会版头条全部都是幻影怪人逃狱的消息。

根据报导,幻影怪人逃狱的方式十分怪异。

关着幻影怪人的八十六号牢房,有一个跟他穿着相同服装的男人睡到今人早上。

尽管管理员在牢房前面走过许多次,可是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直到起床时间,幻影怪人还没有醒过来,管理员打开门查着,才发现躺在床上的人并不是幻影怪人,而是一个名叫吹田的老管理员,身上穿着幻影怪人的服装,沉沉地睡着。

当下,整个拘留所人员大为震惊,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红宝石事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