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山庄》

第一章 凶手复活

作者:横沟正史

红叶照子

金田一耕助为了躲避东京的热浪,这几天一直停留在k高原的p旅馆。

本来他预定在这里停留五天左右就要离开,可是,由于报纸上报导东京现在还是很热,再加上他收到等等力警官从东京寄来的信,说要利用周末来这里玩,因此,他决定多停留一些时候,和等等力警官一起度完周末之后,再结伴回东京。

今天就是等等力警官预定要来的日子,所以金田一耕助从下午开始,就一直窝在旅馆等候他的到来。

大约在三点钟,柜台忽然打了一个电话到金田一耕助的房间,说有一位女性访客要找他。

金田一耕助是来这里静养的,实在不想再遇到什么麻烦事。可是对方已经来了,又不好意思把她赶走,左思右想之后,他只好无奈地答应见见这位访客。

这位访客名叫江马容子,是个相当漂亮的美女,年纪大约二十四、五岁,肤色略黑,身材匀称,穿着看起来十分休闲。

“你是江马容子小姐吗?我是金田一耕助。”

容子张大眼睛,一脸好奇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啊!你好,我是江马容子。”

金田一耕助看了一眼容子从皮包里拿出的名片,得知她在一家《绣球花社》的流行杂志社工作。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金田一先生,您是否记得‘红叶照子’这个名字呢?”

“红叶照子,是那个电影明星吗,我当然知道,她是默剧时代的大明星哪!请问红叶照子怎么了?”

“其实红叶照子是我的舅妈,她的丈夫叫西田稔,是个医学博士……”“这样啊!”

金田一耕助一面点头,一面说:

“经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好像曾经在哪里看过红叶照子和医生结婚的消息,后来怎么样?她过得好吗?”

“还不错,舅妈前一阵子来到m原别墅区避暑,如今夏季已经结束,她想回东京,因此叫我来接她。可是,没想到她却说一些奇怪的话……”“奇怪的话?”

“嗯,而且这件事还跟犯罪有关。”

“跟犯罪有关?”

“是的。”

容子神情不安地看着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她说那是战前发生的案子,当时警方判定凶手已经死了,案子只好一直悬着……可是最近,舅妈却在近附近看到一个长得很像那个凶手的人。”

“看见一个长得很像凶手的人?”

金田一耕助不禁重新打量容子的脸。

“是的。”

“你舅妈所说的到底是哪一桩案子?”

“这一点舅妈没有告诉我。”

容子显得更紧张了。

“听舅妈的口气,好像是她还在电影界的时候发生的案子……如果真是这样,就是我还没出生以前的事情。”

“嗯,然后呢?”

金田一耕助观察容子的神情,想确认这件事情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舅妈要我来拜托您是有两个原因的。”

“哪两个原因?”

“她想请问您,发现这么重大的事情,是否要保持缄默呢?另外,她也担心是不是会因此而招来危险……”“她怕对方也发现到她,进而对她采取行动吗?”

“是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舅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因此想请金田一先生来保护她。”

“江马小姐,你舅妈看见的那个人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一点舅妈并没有说。舅妈可能是怕我知道太多,也会受到牵连吧!所以,她没有对我说那人究竟是男是女。”

“原来如此。”

金田一耕助靠向椅背,隔着矮桌注视江马容子的脸。

“江马小姐,你舅妈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呢?这样不是比较快吗?”

“这……我也不知道。”

容子显得十分迷惘,皱着眉头说:

“大概舅妈不喜欢警察吧!也或许她认为就算必须报警,也得先跟您商量过后再说。”

“这样碍…”

金田一耕助理解地点点头。

“老实说,我是来这里度假的,实在不想扯上什么麻烦事……”“当然,这一点舅妈也很能够了解,所以她说,只要你今天晚上去她的别墅,听她把事情讲完就好。”

“你舅妈的别墅在m原的别墅区?”

“是的。”

“今晚几点呢?”

“八点可以吗?”

(等等力警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不过,请旅馆的服务生帮忙留意一下应该没有问题。)金田一耕助一面思索,一面问道:“对不起,你舅妈的本名是……”“西田照子。”

“她今年几岁?”

“五十岁,可是她看起来很年轻,像四十二、三岁而已。”

“她丈夫西田先生呢?”

“昭和二十六年就去世了,是得脑溢血死亡……”“这……他们有孩子吗?”

“一个也没有,所以舅妈现在的生活挺寂寞的。”

“她在m原的那栋别墅应该已经很古老了吧!”

“是的,那栋别墅是昭和十二年建好的,如今已经相当老旧,就连柱子上也都是啄木鸟的啄痕。”

说到这里,容子的情绪已经不像先前那么紧张。没一会儿,她又想起一件事,说道:“金田一先生,你到底答不答应嘛?”

面对年轻女孩的苦苦哀求,金田一耕助实在无法拒绝,因此两人约定八点钟在m原的别墅区入口见。

根据容子所说,m原有四十栋别墅,却只有一条羊肠小径当做交通要道,为了避免塞车,大家都不喜欢把车开进里面,所以她要金田一耕助在m原入口的地方下车,届时她们将派人去那里接他。

七点五十分左右,金田一耕助在m原的入口下了车,等待人家来接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接他的人迟迟没有出现,因此他决定一家家去找。

他没料到这样四处乱闯,竟然是错误的开始!

四周的黑暗和浓厚的雾气使能见度降低许多,而且这里的别墅每一栋都占地甚广,要一栋一栋查访实在很困难。

更伤脑筋的是,这附近的别墅既无地标也没有围墙,更别说大门了,因此没一会儿,他就迷路了。

(这下可糟了!)

金田一耕助正感到害怕的时候,浓雾深处传来朦胧的灯光,看起来好像是有人拿着手电筒在树林里走动。

“喂!”

对金田一耕助来讲,这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遇到活佛,他毫不迟疑地挥手大喊:“喂!等一下!”

对方闻声,用手电筒对着空中画圆圈。

“你是金田一耕助先生吗?”

“是的,我是金田一耕助。”

“对不起,我受托到m原的入口处接您,可是迟了一会儿……”“不好意思,我如果多等一下就好了,实在是太没耐性了。”

“哪里,是我太失礼。”

男子说完,便踩着湿泥土,拿着手电筒从浓雾里走过来。

待他走近,金田一耕助才看清楚对方是个头戴紫色罩子,身穿华丽的夏威夷衬衫,脚上趿着凉鞋,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他的长相十分凶恶,金田一耕助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男子从太阳眼镜后面瞥了金田一耕助一眼,那种眼神好像一眼就把金田一耕助从头到脚都看透了。

“跟着我走吧!”

“麻烦你了。”

金田一耕助跟在男子后面走着。

“对了,你跟西田照子是什么关系?”

“哪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帮她来接人而已。”

“这样啊!”

金田一耕助不再追问,但心里始终觉得怪怪的。

(这个男人为什么在雾气这么重的夜晚还穿着夏成夷衬衫,甚至戴着太阳眼镜呢?)金田一耕助感到十分不解。

然而,不管金田一耕助再怎么试着跟他攀谈,对方仍不太回答问题。

两人沉默地走了大约五分多钟,终于在雾气中看到前面一栋点着灯的别墅。

“是那一栋吗?”

“是的。”

“m原真大啊!”

“是的,有六万坪。”

(六万坪的土地上盖了四十栋别墅,那么每一栋别墅的占地面积应该都很大喽!)金田一耕助在心底盘算着。

“喏,这里就是西田夫人的别墅。”

男子用手电筒照着路边的一块牌子,那块牌子上写着“西田”两个字。

夏威夷衫男子

这附近的别墅都采用开放式,就算有栅栏也跟没有一样。

西田别墅也是如此。它的正面有个很大的水泥门廊,走上门廊,右边有一个低矮的栅栏,栅栏里停放着一辆脚踏车;门廊的左边则是一扇木制的门,充当玄关用。

由于木门的左边有两扇玻璃拉门,所以就算木门上锁了,只要有一把螺丝起子,仍然可以敲破玻璃,打开锁硬闯进去。

此刻,玻璃拉门的窗帘都已拉上。

“夫人,我带客人来了。”

夏威夷衫男子上了门廊,转动木门的门把,可是里面并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四周一片寂静。

于是夏威夷衫男子试着转动门把,再次喊道:“夫人、夫人!客人来了!”

他从挂在玻璃拉门上的窗帘缝隙往里头看去,却仍旧什么也看不到。

“夫人!夫人!”

夏威夷衫男子不断呼喊着,金田一耕助则站在门廊上四处张望。

别墅里透出的灯光使周围数公尺的地方都隐约可见,四周是一大片赤松跟落叶松混合林,从树干的直径来判断,每棵树的树龄至少都有五十年以上。

突然间,金田一耕助的眼光停留在支撑门廊的柱子上,他看见柱子的表面有好几个直径两、三公分的洞。

刚开始,金田一耕助还搞不清楚这些洞的意义,过了一会儿,他才明白这就是先前江马容子所说的“啄木鸟的啄痕”。

金田一耕助又四处看了一下,发现门廊上的其他柱子也有两、三根是用原木做的,然而那几根柱子上并没有啄木鸟啄出的洞,只是在柱子的底部留有很多木屑、虫粪以及一些黄色的粉。

(这些柱子大概因为在里面,所以啄木鸟才没有去啄吧?)金田一耕助饶富兴味地观察眼前的一切。

“真奇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夏威夷衫男子自言自语的声音,金田一耕助才恍然回过神来。

“还是没有人应门吗?”

接着,他看向栅栏里的脚踏车,问夏威夷衫男子:“西田夫人一个人住吗?”

金田一耕助觉得有点奇怪。

(西田照子已经是个五十岁的女人了,怎么还骑得动脚踏车呢?)“是的。”

夏威夷衫男子暧昧地回答着,并打开栅栏,进入停放脚踏车的栅栏内。

金田一耕助这才发现那里也有一扇玻璃窗,夏威夷衫男子正透过那扇窗的窗帘缝隙往里面看。

“咦?”

夏威夷衫男子一面皱起眉头,一面试图探身往窗户里面看去。

“怎么了?”

“好像怪怪的。”

他从各个角度往里面看,突然间——

“哇!这是……”

夏威夷衫男子发出惊叫声,愣愣地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请、请你到这边来看一下,好像怪怪的。”

他的声音颤抖着,表情十分惊慌。

金田一耕助闻言,立刻进入停放脚踏车的栅栏内,像夏咸夷衫男子那样从窗帘的缝隙往里头看。

只见里面好像是一间餐厅,餐桌上铺着塑胶桌布,放着一个青瓷花瓶。花瓶里还插着醉浆草花。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喂,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先生!请你把头稍微往右边移一点,再仔细看一下。”

金田一耕助照夏咸夷衫男子所说,调整一下头的位置,果然看见一幕诡异的景象——在连接餐厅和大厅的地方摆着一张折叠式的藤制躺椅,有个女人正斜着仰躺在上面。

由于女人的脸刚好朝向这边,因此,金田一耕助马上就认出她是大名鼎鼎的红叶照子。

奇怪的是,红叶照子看起来松垮无力,不但头部往后垂,就连身上那件华丽的友禅浴衣(注:友禅布的夏日和服)也被红黑色污点弄得湿湿的。

红黑色的污点沿着藤椅,一滴滴落在地板上,形成一滩血污。

“金田一先生,你看对面翻倒的椅子旁边。”

夏威夷衫男子喘着气,在金田一耕助的耳边小声说道。

金田一耕助眯起眼睛,果然看到躺椅的脚边有一个木制小桌子翻倒在地,有些水果散乱在地上,旁边还有一把染着红黑色液体的刀子。

“金田一先生,我们进去看看吧!”

夏威夷衫男子咔哒地摇动着玻璃窗,可是窗户已经从里面插上插梢,根本打不开。

“这里没有别的人吗?”

金田一耕助皱起眉头问。

“我去找找看,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夏威夷衫男子从脚踏车停放处冲出来,绕到房子的侧边。

他到处试着打开窗子进去,然而绕过整栋房子一圈,却仍找不到可以进入的地方。

“先生,不行,到处都关得紧紧的,根本打不开,连防雨窗都关上了。我想,凶手一定是从玄关出来,再从外面锁上门。现在该怎么办?”

夏威夷衫男子不断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直到现在,他还是戴着那副太阳眼镜。

“先报警吧!这附近哪里有电话?”

“m原的入口,别墅管理员的家就在那里,他们家一定有电话。”

“那你去打电话吧!”

“你呢?”

“我在这里等。”

“这样不会有问题吗?”

“什么意思?”

“如果凶手还在这附近……”

夏威夷衫男子向四周张望着,露出一脸害怕的表情。

“不要紧啦!你刚才不也说过,凶手一定是从这个玄关出去,从外面锁上门的吗?既然如此,他应该早就离开了。”

“嘿嘿!你的胆子真大。”

夏威夷衫男子似乎很佩服,重新将金田一耕助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好了,快点去吧!不过,你要尽早回来哦!”

“好的。”

夏威夷衫男子从门廊往下跳,在沙路上跑了大约十公尺,来到转弯的地方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并蹲了下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金田一耕助小跑步靠近他。

“我刚才被石头绊到,指甲裂开了……”夏威夷衫男子痛得咬紧牙齿。

“痛吗?”

金田一耕助说完,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可恶!是谁把这块石头放在这里的?”

夏威夷衫男子撕开手帕,迅速绑在血流不止的脚趾头上,走了两、三步后,又痛得马上蹲下来。

“你留在这里吧!我去打电话。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怎么走。”

“可是……”

夏威夷衫男子不安地朝别墅那里看去。

“哈哈!你会害怕吗?”

金田一耕助不禁笑了起来,夏威夷衫男子只好挺起胸膛逞强道:“我哪有!这样好了,你扶着我走,我先送你到比较容易认出路的地方。”

雾还是很浓,金田一耕助扶着夏威夷衫男子的肩膀,两人一起在雾中走着。这时候,远处响起一阵汽笛声,金田一耕助看看手表,时间是八点二十七分。

“金田一先生,顺着这条路直走,就会到达县公路;从那边再往左直走,就是m原的入口,你会看到平交道旁边有一户叫藤原的人家……”“那就是管理员的家吗?”

“是的。”

“县公路……明显吗?”

“嗯,那里的路比较宽大,而且有铺柏油。”

“好,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就会回来。记得,最好不要再靠近别墅。”

“好的,请你尽快回来。”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在浓雾中小跑步起来。

他跑了一下子,不放心地回头看,只见夏威夷衫男子的手电筒灯光在浓雾中显得好孤寂。

看到这副景象,金田一耕助突然觉得有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但是时间紧迫,由不得他多想,他只好继续在浓雾中小跑步。

那是金田一耕助最后一次看到夏威夷衫男子活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雾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