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山庄》

第四章 慾擒故纵

作者:横沟正史

“金钱”惹祸?

据报告说,江马容子已经从东京过来了,因此傍晚六点左右,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再度来到m原的西田别墅。

他们下了车就往门廊走去,途中照例听到邱比特的狂吠声,别墅四周还有很多便衣正在调查。

“两位辛苦了。”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一踏上门廊,冈田警官立刻打开玄关旁的玻璃门迎接他们。

房子和武彦正在餐厅吃晚餐,江马容子则靠在大厅中央的桌子边,用手支撑着额头。

武彦一看到金田一耕助等人进来,马上站起来说:“金田一先生,你们要跟容子谈话,我们就先回避一下!”

金田一耕助听他这么说,出声制止道:

“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先问你。”

“好的,您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根据川岛夫人说,昨晚你们一直等西田夫人等到十二点,我想知道后来是否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有,大约在一点半左右,邱比特突然发狂地大叫,我还以为是伯母回来了,赶紧下楼来看,没想到楼下却一个人也没有。我跑去叫川岛夫人,可是她好象睡着了,并没有回答我。我只好拍拍邱比特,回到二楼,之后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邱比特平常都在哪里睡觉?”

“我们每天晚上都让它在大厅睡。”

房子抢着回答。

“武彦,你说川岛夫人没有回应,所以你就直接回二楼了。这么说来,你并没有亲眼看到川岛夫人躺在床上喽?”

武彦苦笑着说:

“当然。虽然她年纪已大,但我总不能半夜硬闯妇女的房间啊!”

“好的,谢谢你。”

房子听到他们两人的一问一答,本来似乎想说些话,可是又突然改变心意,直接离开大厅。

等他们离去后,金田一耕助立刻把椅子拉向江马容子坐的桌子那边。

“希望你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好的,请问吧!”

容子缩着肩膀,小声回答。

“你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怎么可能!”

容子先是强烈否认,接着又一脸沮丧地说:“不过我现在很自责,总觉得自己对舅妈缺乏爱跟体贴。”

“你的意思是……”

“因为她经常会做出让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或说一些奇怪的话,所以刚开始,我一直以为这次的事件又是她自己的幻想……我实在不应该那样想,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

容子两手扭绞着手帕,好像要把手怕扯裂一般。

“别再自责了,这并不全是你的错。对了,你是前天晚上来这里的吗?”

“是的,我搭八点三十分到达n市的火车。”

“喔,就是昨晚武彦搭的那班火车。”

“是吗?我没听说武彦是几点来的。”

容子若无其事地说着,可是她的眼神却有些闪烁。

“你昨天几点离开这里?”

“我搭四点五十分从n市开出的‘白山号’火车,跟k的家人一起到上野。”

金田一耕助知道k是一位著名作家,他在这个高原也有别墅。

“这样啊!好,现在请你将前天晚上到昨天离开以前,凡是与你舅妈有关的事情全部说给我们听。”

“好的。”

容子先做一个深呼吸,才一脸严肃地开始叙述:“前天晚上,舅妈跟我一起在浴室里面洗澡,她希望我隔天陪她一起去打高尔夫球,可是我不会打高尔夫,何况我不是来玩,是来帮她打包行李的。于是我露出为难的神色,哪知舅妈却说,她有话要告诉我,但不能在这里讲,所以才要我陪她去高尔夫球常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舅妈的情绪似乎很激动,我那时候以为她只是要跟我讲川岛夫人的事情,因此不大放在心上。”

“川岛夫人的事情?”

金田一耕助看了一眼等等力警官和冈田警官,然后说:“川岛夫人为什么会让你舅妈激动呢?”

“这……”

容子有点支吾其词。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因为第二天舅妈在高尔夫球场跟我说的话,跟川岛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先说说高尔夫球场的事情吧!”

容子停顿了一会儿,开始说:

“我们在早上九点左右到达高尔夫球场,当时和舅妈约好的朋友都已经来到俱乐部,于是他们便一起进入球场打球,我一个人在俱乐部等。等了很久,我开始觉得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留在别墅收拾行李。

到了大约十一点半,跟舅妈一起打球的人都已经回来,却独独不见舅妈,我问了才知道舅妈刚才遇到认识的人,打到一半就弃权了。经过半个小时左右,舅妈神色慌张地从另一边回来,而且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我正感到惊讶时,男人好像也发现到我,就转身离开了。这件事情,当时在俱乐部的人都知道。”

容子接着说出当时在俱乐部的人的名字,都是些知名人士。

“跟着她的男人大约几岁?长什么样子?”

“因为距离很远,我看不清楚,只知道他穿红毛衣,戴着鸭舌帽。”

“是年轻男人吗?”

容子用力摇头回答:

“不,从他的背影跟走路方式来看,年纪应该相当大了。”

“当时你舅妈有说过什么吗?”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脸色相当难看。之前我们本来打算在俱乐部吃完午餐再回去,可是舅妈却突然说要马上离开。”

“她是在回去的路上跟你提到三十年前的凶杀案吗?”

“是的,舅妈故意不坐车,说要走路回去,因此我们从俱乐部入口走路回家,大约花了二十分钟,途中,舅妈跟我提起三十年前那件凶杀案……”容子说到这里,又将那件事说了一遍。

“那么,之前追她的那个男子就是三十年前那件凶杀案的凶手喽?”

“这……她并没有说。”

“你舅妈在高尔夫球场遇到的朋友,也是那位穿红毛衣的男子吗?”

“这个我没有问,不过我想应该是吧!”

“好的,关于这一点,我们会去找和你舅妈一起打球的人求证。”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接着说道:

“当天你回到这里,吃完午餐之后就去找我了?”

“是的。”

“从我那里回来后,你又因为接到公司打来的电报,于是匆匆忙忙搭四点五十分的火车回东京?”

“是的。”

“当时你舅妈有没有挽留你?”

“当然有。不过大概因为您要来,舅妈因此觉得放心不少,就没有极力挽留我。”

“你知道武彦昨天晚上会来这里吗?”

容子语气笃定地说:

“我完全不知道。我刚才回来,发现他也在这里还吓了一跳呢!”

“你认识杉山平太吗?”

“认识。”

“你知道杉山平太昨天到这里来吗?”

“他来这里了?”

“是的,你还没听说过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容子顿时满脸通红,十分激动地说:

“还没,武彦没有告诉我。他对我从来就没有好口气,不是嘲笑就是咒骂,我……我也很讨厌他!”

“那么,关于昨天晚上的事,你等一下去问川岛夫人吧!对……”金田一耕助想起刚才容子的迟疑,便问:“川岛夫人和西田夫人之间有过什么疙瘩吗?”

金田一耕助这个问题让容子拼命地扯着手帕,似乎犹豫着该不该说。

大家静静地看着容子,她呐呐地开口:

“她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姊妹,多年来始终互相帮助、互相依靠。

可是,即使是感情这么好的姊妹,碰到金钱也会出问题……”“哦?是什么样的问题?”

“老实讲,舅妈这个人个性天真浪漫,像个孩子似的。以前舅舅比较信任川岛夫人的理财能力,在他生前,川岛夫人的地位十分稳固;但是,自从舅舅死后,川岛夫人就开始想,万一舅妈再婚的话……”金田一耕助看了一眼等等力警官,接着说:“你舅妈最近交了男朋友吗?”

“目前好像没有。不过舅妈既年轻又漂亮,身边一定不乏追求者;再力上她又很怕寂寞,所以……川岛夫人可能是怕舅妈再婚之后,所有财产会被她的先生占为己有,因此才开始计划要自己拥有财产。

今年春天,她偷偷用舅妈的钱去投资股票,却赔了钱,这件事情被舅妈知道了,两个人吵得很厉害。从那之后,她们就处得不是很融洽了。”

恶作剧

“金田一先生,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案子?”

当天晚上十点,长田局长针对红叶照子凶杀案,在k警局召开调查会议。

“根据你所说,昨天晚上你曾经在西田家的外面看到红叶照子的尸体,可是过了二、三十分钟再回去时,尸体却不见了?”

金田一耕助抓着他的鸟窝头说:

“是、是的。到了今天早上他们才发现红叶照子的尸体,而且死者被杀害的时刻与我看到尸体的时间大致上相同。依据目前获得的证据显示,房子很可疑……”“也就是说,房子不小心杀了红叶照子,正巧你去到那里,所以房子只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你离开了,再偷偷把尸体藏好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地板上不应该一点血迹都没有啊!不管再怎么仔细擦拭,多少都会留下一些痕迹才对,而且,还有一点我一直无法了解。”

金田一耕助皱起眉头说。

“哪一点?”

“那只叫邱比特的狗一有人来就叫得很大声,可是昨晚我跟夏威夷衫男子靠近那栋别墅时,却一点都没听到狗叫声。就算当时房子躲起来了,但那只狗呢?我觉得她要让狗不叫是很困难的。”

长田局长默默地看着金田一耕助,然后转头对等等力警官说:“等等力警官,金田一先生是不是已经掌握什么证据了?我看他的表情,好像已经势在必得。”

“哈哈!真不愧是局长,这么快就发现了。事实上,金田一先生已经掌握住王牌了!”

“果然……”

在场众人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有些人原本还半信半疑地看着这个鸟窝头侦探,此刻也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您的‘王牌’是……”

等等力警官一听,急忙摇摇头说:

“在一些问题还没解决之前,金田一先生仍无法确定这张王牌的真实性,所以请各位先回答他的问题,之后他再把所有的推论告诉大家。金田一先生,请你开始发问吧!”

金田一耕助从刚才就一直腼腆地搔着他的鸟窝头,如今被等等力警官一催促,他才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问:“友井,你已经问过昨天早上跟被害者一起去高尔夫球场的人了,结果如何?”

友井刑警打开记事本,开始说明:

“是这样的。刚才我去俱乐部确认,昨天与被害者去高尔夫球场的人有作家k、律师s和医生的太太f,其中k和s已经回东京,只剩下f还在这里。根据f所说,被害者是在第五球洞附近见到红毛衣男子的,而且那个男人还在另一边的树林里对被害者招手,被害者一看到那个男人,立刻脸色大变,匆匆丢下一句:‘朋友来了,今天弃权不打了!’之后就跟红毛衣男子往另一边走去。”

“那个男人有多大年纪?”

“f说她看到对方的鸭舌帽下隐约露出一些白发,而且又有点驼背……所以年纪应该很大。”

“那个男人不是高尔夫球场的客人吗?”

长田局长从旁插嘴问。

“f说他好像是从别的地方闯进来的。”

“好的。对了,你后来在西田家的门牌上面采到指纹了吗?”

金田一耕助双眼发亮地问。

“是的,我已经请鉴识组的人采指纹了。”

友井刑警拿出指纹照片说:

“从指纹的大小看来,应该是男人的手,而且是最近才弄上去的。”

“这样碍…”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长田局长又采询地看着他的脸说:“金田一先生,这个指纹有什么意义吗?”

“我想,我应该知道这个指纹是谁的。”

“您的意思是……”

就在这时,江川刑警回来了,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包包。

“对不起,我来晚了。金田一先生,我刚才去调查杉山平太的住宿地点,结果正如你想像的,他以本名投宿在y崎的一间小木屋里。”

江川刑警说,那间小木屋大约三坪左右,三餐都要到外面吃。

“小木屋的管理员说,杉山平太星期五傍晚来,说要住到星期日晚上。可是他星期六傍晚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也没有还钥匙,然后……”“然后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慾擒故纵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