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蜂》

第16章 第三桩血案

作者:横沟正史

智子现在真的有些迷惑了。

如果按照刚才那位自称是阿熏的奇怪女子的话,现在应该去三楼的走廊见那个正在等她的人,但是究竟该不该去,她还没有下决心。

智子并不害怕冒险,事实上,她还是个好奇心颇重的人呢!

但是,那位阿熏只是个索未谋面的女子,况且自己还没有问清对方的理由,也不晓得她的身份;若就这么轻易答应前去赶约的话,似乎不是很受当,所以她一直举棋不定。

她一边犹豫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来到楼梯正面的走廊上。

这时,驹井泰次郎和三宅嘉文紧紧跟在她身后,就像两名忠心耿耿的护卫一般。

他们两人全神贯注地盯着智子,深怕智子被其他的竞争者抢跑了。

“智子小姐,一块儿喝杯茶吧!”

三宅嘉文在智子左边畏畏缩编地说着。

这个男人虽份长得胖,却相当害羞,每次和智子说话时,总是差红了脸。

“这个嘛……”

智子正歪着头考虑时,驹井泰次郎赶紧从右边强拉住智子的手说:

“算了吧!茶有什么好喝的,不如跟我去喝啤酒吧!”

驹并奉次郎一副不客人拒绝的表情。

“这……”

智子脸上堆着笑容,却很有技巧地抽回被驹井泰次郎拉着的手。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喝,只想随便走走。”

(唉!他们再这么紧跟不会的,我根本不可能偷偷上三楼呀!)

智子在心里嘀咕着。

“只想漫无目的地走?那多无聊闭!我渴死了,真想喝一杯啤酒。”

“你不会自己去喝吗?”

智子从来不曾用这种语气对待过他们,但她现在实在很厌烦这两人紧追不舍的行为,因此才会脱口说出这些不中听的话。

驹井泰次郎这下子真的感到非常难堪,智子这些话对他来说可是莫大的屈辱,他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连额头上的血管都像是在颤动似的。他愤而转身就走,智子也发现自已话说得太冲了,于是在后面追了两三步说:

“喂,惹你不高兴,对不起啊!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不,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想抽根烟罢了。”

“是吗?”

智子冷冷地说完之后,便背着驹并泰次郎,对三宅嘉文微微一笑。而驹并奉次郎随即听出智子的态度变得非常冷淡,连忙回头,可是智子已经转身背对着他,连理都不理他了。

驹并泰次郎只好无奈地走到稍远的走廊角落,点极烟抽了起来。事实上,他根本不想就这么离去,把智子留给三宅嘉文。

智子来到三宅嘉文的身边。

“三宅,我们去喝茶吧!”

面对智子灿烂的微笑,三宅嘉文就像只烫熟了的章鱼——满脸通红。

“好啊!可是……”

三宅嘉文胆怯地看了驹并泰次郎一眼。

“这样对驹并不好吧?”

“哼,你真是没有胆量!”

智子觉得扫兴极了,正准备走上三楼时,却发现九十九龙马正盯着这边看,于是她跑向九十九龙马身边,挽起他的手臂。

“啊!九十九叔叔!”

她全身散发出一股狐媚的吸引力。

“你是不是又喝醉啦!”

撒起娇来的智子的确魁力十足,就连阅历丰富的九十九龙马也觉得有些醉意了,他眨眨眼睛说:

“哈哈!智子,难道叔叔不可以喝醉吗?”

“不可以!如果常常喝醉,可是会妨碍修行的哦!”

智子娇嗔地嘟着嘴巴。

“哈哈!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近来荒废修行许久了。”

“哦?为什么呢?”

九十九龙马一双油光光的眼睛直盯着智子看。

“一定是睡觉就做梦,醒了就发呆的缘故吧!哈哈……”

九十九龙马笑得有些伤感。过了一会儿,他那双略带醉意的眼中突然湿润了起来。

“哎呀!叔叔,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会懂的,唉……不懂也好。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九十九龙马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叔叔的道场是在青梅吧!我想去叔叔的道场看看。”

“你想参观我的道场?”

九十九龙马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再度问道:

“智子,这是真的吗?”

他的嘴里喷着热气。

“是啊!叔叔,是真的。怎么了?我不可以去吗?”

“哪儿的话!你想去,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只是你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念头呢?”

“因为我也想修行呀!而且,我知道叔叔去替人行加持礼,所以我也希望叔叔能为我行加持礼。”

“什么?你要我为你行加持礼?”

九十九龙马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整张脸都涨红了。

这也难怪,因为智子并不了解九十九龙马帮女人所施行的加持礼,其实另有含义。

九十九龙马尴尬地咳了几声。

“哈哈!暂时先别管什么加持利吧!总之,先到我那里看看再说。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呢?”

“就这两三天好吗?”

“可是令尊和神尾老师会答应吗?”

“如果他们不答应的话,我就偷偷跑出来,因为我很想跟叔叔单独谈谈话。”

智子此刻的眼神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她下意识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惑力,令九十九龙马几乎快压抑不住心中的慾望了。

可是智子什么也不知道。

“对了,叔叔,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智子对九十九龙马露告一笑之后,便从九十九龙马身边离去。这时,那个阿熏正好从她身旁擦肩而过,并很快地低产对她说:

“下一次中场休息时间,拜托你一定要去。”

那个阿熏说完之后,便朝对面走去,智子愣了一下,接着又回到三宅嘉文身边。

“哎呀!真是的,你的领带都松了。来,我帮你重新整理一下。”

这下子三宅嘉文的脸红得更像猴子的屁股了。智子一边为不知所措的三宅嘉文整理领结,一边低声对他说:

“三宅,有件事想拜托你。下一个中场休息我有事,不想让驹井跟来,所以麻烦你尽量绊住驹井,叫他别跟着我好吗?”

说完,智子便向后退开一步。

“喏,这样好看多了。”

接着,她从手提包里抓出五六颗巧克力糖。

“我刚才说的事,你明白吗?”

见三宅嘉文点点头,智子笑了。

“谢谢,这个是给你的奖赏。”

智子拉着三宅嘉文肥嘟嘟的手,把红色纸包装的巧克力一个个放在他的手里。

下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起身离席的观众也不多,不过智子却等不及幕拉上就站了起来。

驹井泰次郎一看到智子站起来,也立刻起身,当然三宅嘉文也紧随其后,其他的人则都非常默契地尽可能不妨碍他们。

三人鱼贯地来到楼梯前的走廊上,这时,三宅嘉文开始有所行动了。

“喂,驹井,等一下嘛!”

他拉着驹井泰次郎的手,把他带到走廊的角落,似乎要对他说什么。

智子见状,立刻快步走上楼梯一但是由于她非常在意楼下的动静,所以并没有留意到有人正从上面走下来,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撞上那个人了。

“啊……对不起!”

智子退了一步,抬起头看着对方。

对方是个皮肤微黑、个子不高的老人。

“啊!没关系。”

老人十分吃惊地猛盯着智子看。

智子只好避开对方的视线。

“对不起,请借光过一下。”

“啊!是我不对,请!”

老人这才回过神来,让出通道,但是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智子的脸。

智子没理会那个老人,只是默默地从他身旁走过去,但是她可以感觉到老人灼热的视线正投射在自己的脸上。

智子不禁感到有些不安。

(咦?这种感觉好熟悉,我好像也曾在上楼的途中突然遇到一个人,那人从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是在……)

突然间,智子想起来了。

那是发生在修善寺松籁庄饭店的事。那是在她发现游往三郎的尸体之前,也就是上顶楼钟塔的途中,曾在楼梯上遇见一个人。

智子吃惊地回头一看,只见老人依然向这边望着,他一看见智子回头,随即对她微微一笑。

这一瞬间,智子忽然觉得老人的笑容非常亲切,于是她轻轻点了点头,也对老人微微一笑。

(不对,不是这个人!在修善寺的那个老人戴墨镜、留着胡子,而且头发都白了。)

智子一边想,一边缓缓走向三楼。

在三楼等候多时的阿熏一看到智子便招呼:“在这边!”

她在前头带着智子走向吸烟室,因为这次中场休息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吸烟室里只有两三个客人,当智子走过去的时候,开幕的铃声恰巧响起,于是那些人很快地离开了吸烟室。

此时吸烟室里只剩下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报。

那个男人等其他人离去之后,便放下报纸,站起身走向智子,然后摘掉墨镜笑着说:

“晚安。”

原来他是多门连太郎。

由于他的五官轮廓非常鲜明,再加上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给人一种十分健康的感觉。

智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嘲讽的笑容。

“是你啊!今天晚上又有何责干哪?”

多门连太郎吃惊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高兴地说道:

“哈哈!你真有胆量,看到我一点儿也不害怕。”

“哼!如果害怕的话,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我早就猜到是你!”

“这么说,你是因为知道是我才来的楼!谢谢。对了,请过来坐嘛!站着讲话多辛苦。”

“嗯……我不妨碍你们了。”

一直寂寞地站在一旁的阿熏,有些局促地开口说话。

“唉!你怎么还待在这儿?真是一点也不机灵。快点儿出去,顺便帮我留意一下楼梯那儿有没有人。智子小姐,请!”

阿熏只好耸耸肩,落寞地走了出去。

“我可不能待太久,大家要是看不到我,又要为我担心了。”

智子说着,便缓缓地坐在沙发上。

“还有,我得事先声明,如果你胆敢再冒犯我,我一定会放声大叫。虽然我的背景很特殊,但是我毕竟只是个乡下姑娘,所以丢不丢脸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你明白吗?”

多门连太郎先是一脸惊愕地看着智子,随即露出狡猾的笑容。

“请问,你所说的‘冒犯’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钟塔小房间里你做的那件事……难道你一点儿都不觉得羞耻吗?哼!居然从一个当时被命案吓傻的女孩子身上夺走她的初吻!”

“哈哈!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啊!这么说,那一吻对你而言,印象还蛮深刻的嘛!”

“因为我非常气愤.当然记得很清楚呀!哼!你可不要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智子一提起这件事就火冒三丈,因此她没好气地继续说:

“你今天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请你快说,我可没有太多时间听你说废话。”

“好吧,我想先问你一件事。”

多门连太郎站在智子面前说:

“那个高个子和胖子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怎么老是缠着你,我记得他们也去了修善寺,难道他们都是你的追求者?”

“嗯,没错。”

“哼!这些家伙根本不配当你的丈夫。”

“你为什么这么说?”

智子感兴趣地笑着反问: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爸爸挑选出来的,所以我想我应该会和他们其中一人结婚。”

“算了,别傻了!”

多门连太郎耍赖似地说:

“那些木头有什么好!你怎么可能看中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呢!”

“随你怎么想。”

“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胖子?哼!真是大没规矩了,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他整理领带?我真想狠狠揍他几拳!”

“哦,你都看到了啊!”

智子觉得十分有趣。

“不过,你凭什么干涉我的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喜欢谁就喜欢谁,这是我的自由。”

“不可以,不可以,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多门连太郎骄傲地说出这句话。

智子不禁有些脸红地重新打量眼前这个男人,好一会儿,她才勉强笑了笑。

“谢谢。听到有人这么对我说,我真的很高兴。不过老实说,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你。”

“现在开始,你可以考虑嘛!不……事实上,你已经在考虑了,否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6章 第三桩血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王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