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蜂》

第19章 青梅道场

作者:横沟正史

智子今天依约只身前往九十九龙马位于青梅的道场,她和那天去欣赏戏剧表演时一样,身着亮丽夺目的和服,更加撩起九十九龙马心中的情慾。

“哈哈!我还在想你会不会来,想不到你真的来了。”

九十九龙马身穿白色道袍、浅黄色长裤,盘腿而坐,他越过中国风格的桔红色短桌,眯起眼睛牵着智子的手。

“叔叔说哪里话!我说要来就一定会来,任何人也无法改变我的主意。”

“哈哈!是是是,智子真是有个性,跟妈妈截然不同。你母亲比较软弱,人家说什么就做什么。可是话说回来,你穿上这身衣服,猛然一看还真像你母亲呢!”

“是吗?听叔叔这么说我好高兴。因为听月琴岛上的人说,没有人能比得上妈妈的美貌。”

“你母亲是个大美人,你也长得很漂亮啊!美得令人目眩神迷,哈哈……”

“哎呀!叔叔真会说恭维话。”

不知道智子有没有感觉到九十九龙马的眼眸中渐渐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只见她故意扭动身躯,娇滴滴地说着。

“这不是恭维,叔叔也从来不说恭维活,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九十九龙马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急切,他正准备把身子挪向矮桌的时候,日式拉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法师!我送点心来了。”

“哦,对对对,快送进来吧!”

“是!”

一位大约十三四岁的男孩轻轻地推开拉门进来。他身穿绢织和服,宽松长裤,那白净的脸蛋就像化过妆一般美丽。

只见他慢慢地把装着各式各样小菜的碟子排放在矮桌上。

“啊!真是太丰盛了。”

“都是些山间野味罢了,没什么。如果你事先打电话通知我,我就可以多准备一些比较精致的东西招待你。”

“小姐,尝尝看吧!”

男孩端给智子一个琉璃色的酒杯。

“哎呀!我不能喝酒呀!”

“你不妨喝喝着,这是我特制的神酒,而且是用草葯浸泡而成的长生不老葯酒哦!”

“好吧!那我尝尝看。”

当智子的舌尖接触到琼拍色的液体时,不禁感到一种甘美。

“啊!叔叔,这酒很甜呢!”

“是啊!这是适合妇人喝的酒。音丸,再斟一杯!”

智子一边看着被叫做音丸的男孩在小酒杯里斟满了酒,一边问道:

“叔叔,这里没有女人吗?”

“这里是道场,所以严禁女人在此出人。何况,有这些可爱的男孩侍奉我就足够了。”

“咦?严禁女人出人……这么说我不可以来这里喽?”

“不,没这回事,信徒是不分男女的。”

九十九龙马使个眼色,男孩便恭恭敬敬地行礼告退,走出门外。

一旁的智子则轻轻用手绢在粉颈处扇动着。

“这里真是气派,宛如宫殿一般豪华。”

智子的话一点也不夸张。

九十九龙马这个建在青梅溪谷处的道场,规模虽小,却采用了中古时期贵族建筑的模式,以寝殿为中心,左、右、后三面出去各有三个庭院,庭院里还有水池、钓殿和泉殿。

九十九龙马建造这样的道场,大概是想给信徒们庄严的感觉。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来这座道场的都是些沽名钓誉的政经界高层人土,而这些人之中又分成好几派,为了避免他们互相碰到时的尴尬场面,九十九龙马也只好四处建造独立的建筑物。

智子和九十九龙马目前所在的位置是最后面的一间屋子,但智子大概连做梦也想不到,这里竟是专门建给妇女使用的。

九十九龙马将酒杯重叠起来放在一旁,笑着问:

“对了,智子,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有件事想请教叔叔。”

“哦?什么事?”

“这个嘛……叔叔,我们先说好,不论我问什么你都要老实告诉我哦!”

“哈哈!这么谨慎哪!你真是人小鬼大,好,我答应你。不过,智子啊……”

“是!”

“我也要拜托作一件事。”

“哦?是什么事呢?”

“你不论什么事都要听我的。怎么样?这样的约定很少见吧!哈哈!”

看到九十九龙马眼中瞬间闪烁出的婬狠目光,智子不禁打了个冷战。

但是她并不因此而退缩,反而问道:

“如果我不遵守约定呢?”

“那我也取消刚才的约定。哈哈……智子,再喝一杯吧!”

(真是一只老狐狸!)

智子只得勉强笑着点头。

“好,我答应,不论叔叔说什么我都会听。”

“哈哈!好,有了这项约定我就放心了。智子,你要问的是什么事?”

闻言,智子的眼眸不由地为之一亮,她立即开口问道:

“是关于我父亲的事……别误会,不是东京父亲的事,”而是我十九年前在岛上死去的亲生父亲。叔叔,我父亲应该不是失足摔落悬崖死的吧?我想,我父亲是不是在那间上了锁的房间遇害的?他是不是被那把月琴……”

九十九龙马十分吃惊地瞪大眼睛盯着智子瞧。

“智子,为什么你……”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我看到了!我看到那个房间里放了一把沾满血迹的破损月琴,起初我并不知道那代表什么,可是后来我听到大家的谈话才渐渐明白。叔叔,我父亲就是在那个房间里遇害的吧?”

智子的眼中充满痛苦和企望。而九十九龙马则愣愣地望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看来那个房间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唉!我早说过要她们尽早处理,没想到……”

“啊!叔叔果然知道这件事,那么是谁……是谁杀了我父亲?”

智子激动的表情令九十九龙马也为之心酸。

“智子,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我干脆就全部告诉你,只是我希望你在了解真相之后,千万别后侮。”

智子随即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九十九龙马被智子的真情所感动,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你父亲死亡那天是党茂节庆,我是节庆当天的主持人,所以人在神社,负责接待到月琴岛上表演的艺人。

“到了那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神尾老师忽然跑来找我。向来沉着、稳重的她当时已经乱了方寸,所以我便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九十九龙马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等我到达现场时,你父亲满身是血地趴在桌上,头部就像石榴般地裂开,惨状令人不忍卒睹,而你的母亲和外祖母则发疯似地站在你父亲的身旁。”

智子难过得心如刀割,全身也犹如树叶般颤抖不已。

“我惊讶地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当时琴绘只是哭个不停,根本无法言语,神尾老师则心有余悸地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我听完后,只觉得……唉!只觉得这个世界一片昏暗。”

“谁……是谁……杀了我父亲?”

智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九十九龙马再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智子,那个人就是你母亲。”

智子先是呆呆地望着九十九龙马,过了半晌,才因发怒而全身哆嗦。

“叔叔,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是非常认真地在问你,请你告诉我实情。”

“智子,很抱歉,这就是实话。事实上,你母亲并不是存心要杀你父亲,只是因为你母亲得了一种精神病,有时会突然严重发到惊吓,有时会气得晕头转向,一发作作起来就会失去知觉,而且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那段时间里究竟做过什么事情。我想,你母亲就是在病发期间失手杀了你的父亲……”

智子听了,全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小时候,她就常听外祖母提到母亲发病的事,而且外祖母那时还非常担心这种病会不会遗传到智子身上。

智子感到一阵晕眩,甚至有呕吐感,但她仍坚持着,并努力克服这些不舒服的感觉。

“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弄错了!一定是有人趁着我母亲发病的时候,杀了我父亲,然后再嫁祸给我母亲。”

“智子,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在我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才明白事情不是这个样子。杀你父亲的人,除了你母亲之外,别无他人。”

“为……为什么?”

“神尾老师听到你母亲的惨叫声之后,立刻跑到那个房间,当时她发现门从里面上了锁,又插上门闩;神尾老师请你母亲开门,等门打开,她进去一瞧,看见房内除了你死去的父亲和惊慌失措的母亲之外,并无他人。而且你知道,那个房间除了那扇门以外,没有其他的出口。”

智子几乎想叫出声,但是叫声却在喉咙深处冻结了。九十九龙马看到遭受如此重大打击的智子也觉得于心不忍。

“我既然知道这是你母亲做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因为我们必须设法保护你母亲,替她掩饰这个杀人的事实。

“我和你外祖母、神尾老师一块儿商量后,决定将你父亲的尸体从悬崖上推下去,这样看起来就会像是失足滑落悬崖下而换死的。于是我等日落西山的时候,偷偷把你父亲的尸体抱到琴杆岬的前端,并且把尸体从那里推下去。”

九十九龙马说完,眼睛盯着智子,慢慢松了一口气。

“当我说出这段往事时,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个十分残酷的人,可是如果我当时不这么做的话,就不能为你母亲脱罪。智子,你别怪我,我实在太爱你母亲了,而且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可是,可是……母亲为什么要杀父亲呢?就算她发病也不应……”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你父亲曾经说了什么,或许是做了什么刺激作母亲的事吧!再加上当时你母亲又怀了你,脾气比较暴躁,否则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智子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一颗颗热泪从指缝间渗出来。

(啊!这是多么可怕的真相!没想到杀害我生父的凶手竟然是妈妈!)

难怪智子记忆中的母亲总是那么伤心、那么绝望,那不光是因为她喜欢的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留给她无限的悲伤,而是因为自责啊!强烈的良心谴责也是让母亲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的原因。

(啊!可怜的妈妈,可怜的爸爸……)

智子神智恍饶地趴在榻榻米上哭了起来,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记不清楚。

只知道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她,她立刻条件反射性地坐了起来。

“叔叔!你、你在做什么?”

智子连忙推开九十九龙马,在榻榻米上倒退了两三步。

九十九龙马也显得有些气喘。

“智子,你刚才不是答应我了吗?只要我说出实情,你就会听我的话……”

九十九龙马跪在杨榻米上,把手放在智子的裙摆上。智子则惨叫一声,整个人又往后退了一步。

“不要!叔叔,不要这样!我答应你的不是这种事!叔叔,你放过我吧!”

“哈哈!智子,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九十九龙马笑得非常邪恶。

“你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不知道女人答应男人所要求的事是什么事。智子,我真的好喜欢你哟,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我……”

九十九龙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脱去上衣,躶露的胸膛上覆盖着浓密的胸毛。

“啊!叔叔!别过来!”

智子跳起来想打开纸拉门,可是门外好像上了锁,怎么谁也推不开。

她并不知道这扇拉门在屋里这一侧是纸拉门,在屋外那一侧则是坚固的合成树脂门。凭智子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打得开呢?

“啊!来人哪!快来人哪!帮我开门!”

“哈哈!没有用的,智子,你再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来的。刚才那个男孩已经把门上了锁,不论发生什么事,没有我的命令他绝不会进来的。啊!智子。”

九十九龙马强而有力的臂膀从后面紧紧抱住智子的身体。

“不要,不要!叔叔,放开我……”

“哈哈!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智子,看这边,喏,看这边,看着我的眼睛,来,照我的话做。”

智子试图挣脱九十九龙马的拥抱,但是她越挣扎越反抗,九十九龙马就抱得越紧。

最后,她完全被九十九龙马抱在怀里。

“喏,智子,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只要你看着我的眼睛,就会忘记悲伤、忘记痛苦。来,来,来……”

智子被浑身酒气的九十九龙马紧抱住,但她在心底不断提醒自己,千万要保持清醒。

自从智子初次在月琴岛遇到九十九龙马时,就知道九十九龙马的眼睛里藏着一股神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青梅道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王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