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蜂》

第04章 消失的蝙蝠

作者:横沟正史

金田一耕助醉了,醉在这个充满浪漫传说的月琴和上所飘散的神秘而美丽的气氛之中。

其实,早在他昨大傍晚从船上远眺琴杆岬的峭壁时,就已经陶醉其中,当时一位绝色美女出现在他目光所及之处,让人看了有种如历仙境的感觉。

啊!她那份美艳,以及全身散发出的高不可攀的神圣魅力,实在让见到她的男人痴迷。

当然,她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列这一点;上已因为她没有注意到,所以才会人感到更加心醉。

她不经意地蹩眉、不经意地一笑,甚至毫不遗作地嘟着嘴叹息,都足以摄人魂魄,只要被她那人真无邪的双眼扫过,任何男人都不禁要热血沸腾了。

即使像金田一耕助这样理性的男人,即使他此刻正流连在美丽的山茶树林间,但一想到她的容貌,还是不由地要打哆嗦。

(没想到警告信中竟将那女孩比喻成女王蜂!竟会说许多男人将在她面前流血……啊!任何人只要看她一眼,恐怕就真的是无法自拔了吧!)

金田一耕助叹口气,尽量控制了自己,重新回顾自己来到这座小岛上的因由。

当时,他接下加纳律师委托的案子,在五月十七日离开东京,来到修善寺的松籁庄饭店。

这是加纳律师指定的饭店,只要他在此投宿,就可以和大道寺家派来的人碰头了。

根据名人录上的记载,松籁庄饭店是大道寺欣造的关系企业之一,这里原本是某位皇族的别邸,战后由伊豆相模土地公司买下了,装修成饭店。

普普通通的客人是根本没有资格住进这家饭店的,就连金田一耕助也是因为手持大道寺欣造的介绍信,所以才能大摇大摆地住进来。

金田一耕助一进来就很喜欢这里,它不但前有桂川、后有岚山,而且还有远离喧嚣的修善寺,更显出它的清幽淡雅。

再加上金田一耕助近来对基督教教会颇有好感,所以他甚至觉得钟楼不时传来的钟声仿佛都有洗涤心灵的作用。此外,这里早晚也可以听得见修禅寺的钟声。

这家饭店的内部相当宽广,分成西式客房和日式客房。金田一耕助个人比较喜欢日式房问,所以便选择住在日式客房内。

奇怪的是,他投宿的那个晚上,饭店内好像并没有其他客人似的,除了宽敞的建筑物对面偶尔传来女服务生的脚步声之外,其他再无半点人声,这不免让金田一耕助猜测起饭店的营运状况大概不是很好。

第二天早上,当金田一耕助准备前往澡堂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入而且那个人已经洗完澡,正站在镜子前面擦拭身子。

金田一耕助起先只是随意地瞧他一眼,没想到等他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后,就不由自主地又多看了几眼。

金田一耕助曾当过兵,所以看过不少袒胸露背的男子,可是今天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健美的体格。那男子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肌肉结实隆起的臂膀、紧柬有力的腰,以及从臀部到大腿之间散发出男性的骄傲与年轻,实在令人赞赏不已。

那个人的皮肤因为入浴之后而呈现出富有光泽的古铜色,尤其在抹上香油之后,更加显得有精神和富有弹性。

面对如此健美的身躯,金田一耕助不禁有些自卑,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褪下衣衫。毕竟在体格如此完美的人面前宽衣解带,实在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对方突然回过头,对金田一耕助露齿一笑,然后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接着,那人便开始穿上衣服。

金田一耕助发现那人的脸部轮廓非常鲜明,和这副健美的体格实在搭配得恰到好处,而且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年轻,大概才二十六七岁。

稍后,金田一耕助趁着吃早餐的时候,偷偷问女服务生那个人是谁。

“哦,那位是西式客房的客人,不过他说日式澡堂比较宽敞,洗起来的感觉也比较好,所以才……”

“他住在这儿很久了吗?”

“不,他昨晚很晚才来的。大概比你晚一班车吧。”

“他一个人来的吗?”

“是的。”

“那么,他是你们的常客?”

“不是,他是第一次来我们饭店。不过,他有常务董事的名片。”

“你说的常务董事是……”

“就是大道寺先生啊!”

(咦?难道那个人也是大道寺先生派来的?)

金田一耕助连忙问道:

“那个人有没有问起我的事?有没有问起一位叫金田一耕助的人?”

“这倒是没有……”

“那位客人的大名是……”

“多门……多门连太郎先生。”

说到这儿,女服务生突然笑了起来。

“哎呀!客人您怎么了?难道您对那位客人有兴趣吗?”

“不、不,我没别的意思,我以为他是我在等的人。”

金田一耕助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个男人,后来回想起来,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第六感觉。

多门连太郎——这位如同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男子,在接下来要说的故事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呢!

那天金田一耕助在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情况下度过了一天,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十九日的傍晚,女服务生跑来通报他大道寺家派来的人已经到了。

“是吗?人在哪儿?”

“正在大厅等您。”

女服务生所说的大厅位于西式客房和日式客房之间,两边的客人都能使用。

金田一耕助换上衣服——也就是他的招牌和服,正要走进大厅时,却看见大厅角落的乒乓桌前,有位二十二三岁,肤色白皙、打扮不俗的青年,正和一位十六七岁,看起来体弱多病的少年在打乒乓球。

此外,在他们旁边还有一位三十五六岁,衣着朴素的小妇人,她的脸色略显苍白,不时用手揉着额头。

金田一耕助看看四周,这时,对面一位正在看报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

“请问,你是金田一先生吗?”

那个男人说着,缓缓走向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见状不禁吓了一跳,因为对方的打扮十分奇特,简直就像个……法师!

“啊!我、我就是金田一耕助,请问你是……”

那人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纸盒,并从纸盒里拿出一张名片。那是大道寺欣造的名片,上面有一行用钢笔写的字:

此人是九十九龙马先生,以后请配合此人行事。

金田一耕助看完后,随即吃惊地瞪大眼睛。

“这么说,你就是大道寺先生派来的?”

“是的,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这次有缘与你同行,对你,对我而言,都可说是一次奇妙的组合呢!哈哈哈!”

九十九龙马摸着长须笑道,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头对乒乓桌前的人招呼着。

“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下。那位妇人是大道寺家的……这个,哎呀!该怎么说呢?不论什么都好,总之那位是茑代小姐,那位是大道寺先生的公子——文彦,另一位则是游佐三郎。各位,这是金田一耕助先生。”

三人微微向金田一耕助点头寒喧,金田一耕助则显得有些吃惊。

“大家一起去迎接……”

“不,他们留在这里等。其实大道寺先生本来不想让文彦他们来的,因为文彦身子骨弱,要渡过天城关、搭船等旅程,实在是太为难地了,可是他偏偏又一直吵着要来见姐姐,所以只好让他……”

“阿姨,那么我可以去接智子吗?”

游佐三郎羞涩地问茑代。可是他刚一说完,文彦立刻反对。

“不行、不行!你本来就不可以来这里的,现在却偷跑来,更何况大伙儿不是决定二十五号晚上才跟姐姐见面吗?你真狡猾,怎么可以不遵守承诺,到时候我们怎么跟三宅和驹并交代?”

“大少爷……”

茑代担心地叫唤着。

可是文彦不理会茑代,仍然继续说:

“阿茑,你别插嘴。游佐太厚脸皮了。他想早一步赢得姐姐的欢心,可是我告诉你,这么做只是白费力气罢了,姐姐是不会喜欢你的。”

“啊哈!文彦,你说够了吧!游佐,你的脸好红,文彥年纪还小,请你多多包涵。茑代,文彦太累了,所以脾气不大好。带他到对面去休息一下吧!”

九十九龙马息事宁人地说。

的确,文彦的额头上暴出好几条青筋。他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美少年,长得像妈妈,可是身体似乎并不是很好。

茑代一边哄着文彦,一边带他走出大厅,游佐三郎也有些尴尬地退了下去。

“啊哈!这样一来就没人打扰,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金田一先生,你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随时都可以。”

“其实刚才我已经打电话到下田,请他们准备一艘汽艇。据说汽艇将在明天中午过后,也就是两点左右的时候到达。所以我们明天吃过早饭就得立刻出发。不知道你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这样的话,到达小岛时就已经是黄昏了?”

“是的,所以明天晚上可以先在我家住一晚,后天再去大道寺家。”

“住在你家?”

“嗯,是的,我是那个岛上的人。不是我自夸,九十九家的名气在岛上仅次于大道寺家,我是九十九家现任户长的弟弟。”

金田一耕助虽然第一次和这个人见面,可是很久以前就曾听过这个人的大名。

据说他在战后崛起,而且对于政经界的高层人士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甚至有人说,他的肉体会散发出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任何妇人只要跟他接触,就自然会成为他的俘虏,而他也通过这些妇人掌控政经界的高层人士。

姑且不论这种说法是真是假,总之,他确实是战后一位传奇人物。

“原来你也是月琴岛上的人。那么你和茑代小姐是旧识了?”

“是的,我离开小岛的时候,她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那么,你也认识智子小姐的母亲喽?”

“当然。”

“对了,那个事件——智子小姐的父亲出意外的时候,你在岛上吗?”

九十九龙马闻言,没有立刻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金田一耕助看。

“嗯,当时我在岛上。金田一先生,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我之所以离开小岛,也是为了那个事件。”

九十九龙马的语气突然热烈起来,毫无保留地说出许多金田一耕助以前没有听过的事。

“金田一先生,我非常喜欢琴绘,甚至可以说是打从心底爱着她,而且我一直认为自己是琴绘丈夫的推一人选。为什么呢?因为在月琴岛上能够和大道寺家平起平坐的,除了九十九家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再说,琴绘是独生女,我是次男,所以我早就打算入赘大道寺家,琴绘的父亲也有这个意思,就连琴绘本人也并不反对。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后来却杀出一个程咬金,而且那个人还让琴绘怀了身孕!

“当时我几乎快气疯了,所以后来听到那个人失足摔下断崖的消息时,我心中再度充满了希望。我愿意接纳琴绘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琴绘却不给我机会,反而和现在的大道寺先生结为夫妻。我实在太伤心了,于是在失望之余离开了月琴岛。啊哈!间贯一失恋之后变成专门放高利贷的吸血鬼,而我则变成法师,专门玩弄女人。哈哈……”

大厅里回响着九十九龙马空洞的笑声。

“客人,这边请。”

女佣轻唤一声,站在山茶树林里的金田一耕助这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

“已经到了用餐时间,大家都在那边恭候大驾。”

“哦,原来如此。”

金田一耕助来到铺着榻榻米的房间,看见碗筷、菜肴都已经准备好了。九十九龙马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而智子的外祖母阿真、智子、神尾秀子也都在等金田一耕助一块儿用餐。

“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这一带的景色实在大优美,连伊豆七岛、三原山的炊烟也都看得清清楚楚呢!”

金田一耕助搔搔头,不好意思地说。

“哪里,请用餐吧!”

阿真招呼道。

“对了,我们明天早上离开小岛,到时会有汽艇从下田开过来接我们。”

吃饭的时候,九十九龙马宣布着。

“这实在是、实在是……”

“这只是我个人的打算,金田一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其他的安排?”

“没有,我没有特别的安排……”

“哈哈!你不必刻意隐瞒了。你不就是为了十九年前那个案子来的吗?伯母、神尾老师,长久以来你们都对这件事三缄其口,但金田一先生可是日本著名的侦探哦!说不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4章 消失的蝙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王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