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蜂》

第05章 南方佳丽

作者:横沟正史

这天多门连太郎在餐厅用完餐之后,便点着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在饭店的庭院里散步。

自从他住进这家饭店以来,从未在餐厅露过面,一日三餐都在自己的房间解决。就好像刻意回避和别人打照面似的,今天可是他头一回在餐厅用餐。

不过,他可能比较适合在他自己的房间里用餐,因为当他散完步回到房间的时候,那张犹如希腊神像般的俊美容貌,却变得非常阴沉。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又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过了半晌,他打开窗子,望着外面的阳台,此时阳台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多门连太郎关上窗子,打开走廊上的门,看看外面,走廊上也没见着半个人影。

多门连太郎随即关上门.并且从床下取出一只上了锁的皮箱。

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皮箱,由皮箱底部取出一封信。

多门连太郎拿着信封站了起来,他再一次看看房间四周,确定没有别人和可疑的迹象之后,才把目光移到信封上。

这是一个随处可见的白色四角形横式信封。信封上写着三行字:

银座西四丁目

红袅酒馆转交

口比野谦太郎先生

信封上的字体歪七扭八的,看来像是写信的人有意掩饰自己的笔迹。

多门连太郎凝视这个信封好一阵子之后,才微微摇摇头,从已经拆开的封口取出信纸。

那也是随处可买的便宜信纸,上面还是写满了歪七扭八的字。

多门连太郎:

收到这封信之后,就立刻赶往伊豆的修善专,并且

投宿在松籁在饭店吧!

只要你在那里滞留数日,使会遇见一位来自南方的

佳丽,而那位佳丽正是你未来的妻子。

但是请你留意,你将会有许多竞争者。

多门连太郎,如果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就请你堂

堂正正地打败这些竞争者,赢得佳人劳心吧!

记住,你必须勇敢、积极地展开追求。而且,你不

能再自称是日比野谦太郎。

这封信上并没有寄件人的姓名,只在信末又附加了一句:

我已经准备了十万元旅费,连同投宿松籁在饭店的

介绍信,将陆续经由红果酒馆以小包方式转交给你。

尽管多门连太郎已经看了这封信好几遍,但这会儿他又反复看了两三遍,并且握着信纸沉思起来。

“问题是……”

多门连太郎眉头深锁,口中念念有词。

“有谁知道我的本名是多门连太郎呢?”

他又低头看了信封一眼。

“这个人究竟想要我做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十万元?而且,写这封信给我的究竟是什么人?他有什么目的?”

多门连太郎把信纸收进信封里,踌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紧抿着嘴,划根火柴,将火苗靠近信封的一角。

火苗越烧越猛,眼看着就快把这封信吞噬掉了。多门连太郎仍一直捏着信,直到火苗快烧到手指头,他才连忙松开手,看着掉落在地上的信纸渐渐化成一团灰烬。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用脚尖踩着灰烬,再从皮箱里取出一叠钞票。

多门连太郎朝窗子打量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偷窥之后,开始数着钞票。

他手中一共有四十二张千元纸钞,其他的看来要再过一阵子才能拿得到。

多门连太郎把纸钞分成三叠,分别放进身上的口袋里。

“总之,还是小心为妙,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麻烦!我必须让自己在最糟糕的时候还能有脱身的机会。”

他把纸钞全都装进各个口袋里之后,便盖上皮箱,并用鞋尖把皮箱在床下一推。接着他又打量房间一遍,才低头看着手表。

现在正好是一点整。

多门连太郎紧闭着双chún思考了一会儿。

“好,我这就脚底抹油走人了,否则继续坐在这儿,只怕会有危险。”

说完,他立刻打开门锁,来到走廊上看看四周的动静。

走廊上并没有任何人影,于是多门连太郎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火。然后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爬上楼梯。

他一直往上爬,最后爬上通往屋顶的空楼梯。

屋顶上有个男人靠着墙壁眺望远处的修善寺。多门连太郎来到屋顶,停下脚步,仔细打量那男子的背影,可是那个人似乎不是他所期待的人,因此他失望地吐吐舌头。

不知道对方是听见他吐舌头的声音,还是察觉到他的脚步声,总之,那人突然回过头来,用隐藏在墨镜后的那双眼睛盯着多门连太郎。

那是一位年纪相当大的老者,穿着一身黑色西服,配上纯白的衬衫和蝴蝶结,头上还戴了一项高高的礼帽。尽管他的头发已经灰白,嘴上和下领的胡须也都是白色的,不过却修理得非常整齐。

老人这身装扮给人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推一令人不舒服的是脸上那副墨镜,还有来自墨镜后的锐利目光,让多门连太郎感到浑身不自在。

“咳咳……”

多门连太郎只好用于咳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老人大概也注意到这一点,他神情有些僵硬,嘴里念念有词地离开了墙壁,拄着拐杖走过多门连太郎身边。他正要下楼梯的时候,多门连太郎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轻叫一声,老人吃惊地回头看着他。

“年轻人,你……有话要说吗?”

“哦不,没、没什么。”

看到老人墨镜后锐利的双眼,多门连太郎话都说不清楚了。

老人盯着多门连太郎上下打量一番后,突然低头转身,叩叩地走下楼去。

多门连太郎先是一脸疑惑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

(是易容术!那老人戴着假发……咦?难道连胡子也是假的?)

多门连太郎一面想,一面感到一种不安的思绪涌上心头。

(莫非他在跟踪我?总之,以后一定要特别小心。)

“喂、喂!阿谦,想什么事想得出神了。”

有人拍拍多门连太郎的肩膀,吓得他整个人几乎跳起来。

“阿三,原来是你!”

拍他肩膀的人就是随同莫代、文彦一起来这儿接智子的游佐三郎。

游佐三郎闻言,随即没好气地说道:“别叫我阿三、阿四的,我可不希望你叫我叫得那么亲热!”

“哈哈!是吗?好好好,不叫就不叫。”

多门连太郎就像在安抚小孩似地苦笑道:“那你也别叫我阿谦了,因为我在这儿的名字是多门连太郎。”

“是吗?那我就不能叫你日比野谦太郎了。嘻嘻,你怎么会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呀?”

多门连太郎突然面色一沉,反问道:“喂;游佐,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为什么叫我一点准时来屋顶?”

游佐三郎看着四周后,神秘兮兮地说:“我们到那边再说,我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跟你交头接耳的样子。”

于是游佐三郎带头先走一步。

松籟庄饭店的正面有一个大型的钟塔,这个钟塔正好连接着屋顶的一部分。

游佐三郎走在前面,爬上水泥阶梯,来到一处五坪大的平台,那里有一个用水泥砌成的小房间,背后是一扇蓝色的、向左右两边推开的铁门,现在这扇门正微微开启着。

游佐三郎把脑袋伸进门缝里打探一番,确定没有人之后,才转身对身后的多门连太郎说:“太好了,没有人。阿谦,不,多门。你也来吧!”

游佐三郎轻轻将门打开到足以让人走进的宽度,便动作麻利地钻进门里去。多门连太郎也跟着钻进去,可是他一看到房内的情形,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房间约有两坪多大小,正面的墙壁上贴满了黄铜色的金属板,中央则有一个闪闪发光的大型钟摆,正左一下右一下地摆动着,钟摆左侧有两三个直径一尺五寸的齿轮。

换句话说,这里是时钟的内部结构,在正面金属板处有两个直径约三尺左右的金属圆板,圆板中还有四根如螳螂脚般长长的金属槌。这四个槌头分别停在离地面两尺高、左右移动的四根银棒的前面。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多门连太郎呆呆地看着四周。游佐三郎则得意洋洋地说道:

“这是时钟的内部结构啊!连这个也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时钟,可是这四根如螳螂腿的槌子又是什么?”

“哦,那玩意儿啊……就是用来报时的嘛!”

“报时?”

“是啊!只要时间一到,这四棍棒槌就会像螳螂腿般抬起.然后敲打那四根银色的棒子报时。”

“可是自我来这里,还不曾听过这座钟的钟声呢!”

“大概是报时装置被关闭的缘故吧!”

游佐三郎指着左手边的墙壁。

“喏,你瞧,这里写着chime--silent。现在这个开关拨到silenet这一边,所以时钟就不会报时。如果开关拨到chime这一边的话,时钟就会响了。”

“但为什么不让时钟报时呢?”

看来多门连太郎这个人心中是藏不住话的,只要他有不懂的地方,就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过游佐三郎并不觉得烦,反而感到很得意。

“这是因为这座时钟每十五分钟就会响一次,十五分的时候会发出fa-in-so-do的声音,三十分的时候会发出fa-so-la-fa……la-fa-so-do,四十五分的时候发出do-do-la-fa……la一so一fa-do……fa-la-so-do,接下来整点时间还会发出fa-so-la-fa……la-fa-so-do……do-so-la-fa……la-so-fa-do这样的节奏。虽然这座钟的音色相当优美,但是它每十五分钟就发出一次声响,使得大家都无法定下心来做事,所以现在开关就拨到silent这一边了,你也就听不到了。唉!如果是在战前,谁敢抱怨这种事呢?”

“战前为什么就不能抱怨?”

“天哪!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游佐三郎不屑地看了多门连太郎一眼。

“这间饭店以前是皇族的别邸,这座时钟也是那位皇族人士的至爱,他把威斯特敏斯特型的置钟放大成现在这个钟塔。

“你知道威斯特敏斯特型的置钟吗?就是和威斯特敏斯特寺院的钟声音阶相同的报时钟。那钟声真可以用余音绕梁四个字来形容……”

“你是说的那位皇族人士是谁?”

“当然是衣笠王爷呀!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王爷,只是个平民百姓罢了。”

“衣笠王爷……”

多门连太郎惊讶地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仿佛想把对方一口吞下去似的。

游佐三郎看到多门连太郎反应如此强烈,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喂,你怎么了?难道你认识衣笠王爷?”

多门连太郎这才发现自己失态,连忙把脸转过去,可是他的脸颊却不由自主地抽动着。他只好不停地来回踱步,借以缓和自己的情绪。

“我……王爷他……哈哈……”

多门连太郎笑得十分不自然,就像喉咙里梗住一根鱼刺似的。

“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认识什么王爷呢?对了!衣笠王爷为什么会离开这里?他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多门连太郎眼底不经意流露出悔恨和哀愁的情感,令游佐三郎感到有些怀疑,他先是不解地看着多门连太郎,但是随即便发出嘲讽的笑声。

“我哪儿知道王爷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总之,他是斜阳族的一员,到了战后自然是要没落的。喂,你是怎么回事?瞧你这副模样,难道你真的认识衣笠王爷?”

“我叫你别乱讲话,你听不懂吗?”

“是啊!就算他还活在世上,也不可能和一名前科犯交往啊!喂!说真的,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别墅’的?”

闻言,多门连太郎简直是跳起来面向游佐三郎。他那英俊帅气的脸庞扭曲了,简直像是要喷出火来。

游佐三郎见状,不禁吓得倒退两三步。

但是多门连太郎立即就意识到对方不过是个弱不禁风的男子,哪里承受得起自己的一击。况且跟这种人计较,实在有损自己的风度,于是他深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苦笑道:

“我们不是说好不再提这件事吗?要是你说出来的话,就别怪我叫你瘪三!”

游佐三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一边用手拭去额头上的冷汗,一边以讨好的语气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什么恶意,只是不小心说溜了嘴。不过,阿谦……嗯,不对,多门,刚才看见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南方佳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王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