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第11章 暗潮汹涌

作者:横沟正史

青梅竹马

法眼铁也正专心地看书时,忽然有人从他的左后方快速伸出一只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

老实说,铁也的反射神经相当灵敏,他在念高中的时候,便担任足球队的领队,所以运动神经自然比一般人来得敏锐。

尽管如此,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仍能从散在桌上的书堆中迅速拿起一本书,这表示他身后那个人的行动实在非常隐秘。

正当那个人想再次拿起摊开在桌上的书之前,铁也不甘示弱地把书合上,并将书连同笔记本中的笔一起放入紧绷的牛仔裤口袋里。

铁也不需要回头就能猜出那个人是谁,他的脸上充满愤怒、吃惊和受尽屈辱的表情。

关根美穗望着刚刚拿到手的书本,脸上浮现一抹不解的表情。当她看到桌上还堆放着五本相同形式的书,脸上的疑问更深了。

她把手上的书重新放回桌上,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想抽出放在铁也牛仔裤口袋中的书,不过铁也立刻拂去她的手,并把椅脚重重地往地板上一蹬,制造出巨大的声响。

这时,两人的四周立刻响起“嘘”、“安静点”的埋怨声,一听到这些声音,铁也更加生气了。因为这里是安静、肃穆的图书馆。

铁也气愤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桌上的七本书交还给柜台之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图书馆。

他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百八十公分,是个个子相当高的少年。从他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来看,体重应该有七十五公斤左右。

此外,紧身牛仔裤把他的臀部绷得紧紧的,当他大步向前走的时候,看见他的臀部左右来回晃动着。

至于紧追在他身后的关根美穗个头也不小,大概有一百六十四、五公分左右。当她快步追赶铁也的时候,身上的长裙也随之摆动。

关根美穗跟铁也同年,一头长发垂肩:眼眸闪着智慧的光彩,是个聪颖的女孩。

图书馆外面是公园,或许因为今天风和日丽,又是星期天的缘故,整座公园充满热闹的人潮。

美穗好不容易追上铁也,她立刻伸手拉住对方的左手肘说:

“铁也,等一等,别那么生气嘛!”

铁也的确是非常生气,但是尽管如此,他仍然舍不得就这样甩开女孩的手。

“铁也,你说说话嘛!你真的生气了吗?”

“我当然生气。你那个样子就像是小偷一样。”

铁也一面这么说,一面伸出左手握住美穗的手,美穗也立刻紧握住铁也的手,并且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脸庞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铁也和美穗是青梅竹马,铁也念小学的时候,曾经随父母前往西德的杜塞道夫住了四年;而美穗当时也跟父母住在西德的杜塞道夫。两人一起在当地的日本小学就读。

美穗的父亲关根健造是外交官,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美穗跟铁也一样是在美国出生,两人都能说一日流利的英文,感情自然比一般同学来得融合。

美穗的父母现在依然住在国外,她因为念书的关系回到日本。原本说好由铁也的父母——阿滋和由香利照顾她,不过她一回到日本,便被住在青山的爷爷、奶奶接回去住。

美穗的爷爷关根玄龙是个非常有名的雕刻家,尽管他的个性相当古怪,却对孙子非常疼爱。

美穗还有一位伯父龙一郎住在吉祥寺,可是美穗对这位在私立大学任教的伯父并没有什么好感,她总觉得伯父一家,包括他们的一儿一女,也就是美穗的堂兄姊,都是标准的伪君子。

相较之下,美穗就经常拜访位于田园调布的法眼家。对美穗而言,这世上最好的商谈对象便是由香利。虽然由香利十分忙碌,既要担任五十岚集团的会长、财团法人、法眼综合医院的理事长,更是法眼弥生的秘书。

但是无论她怎么忙,只要美穗一通电话,她还是会尽量挪出时间跟美穗见面。

大家都说由香利的精明干练绝不输给她的奶奶,但是对美穗来说,由香利可说是一位非常有涵养、又善解人意的温柔阿姨,她在家不但是一位处处以先生的意见为意见的家庭主妇,在跟美穗交谈的时候,也总会给美穗中肯的建议。

铁也经常去青山拜访美穗,每回他去的时候,玄龙夫妇都显得相当高兴。他们喜欢铁也乐观开朗的个性,铁也从不认为自己有多优秀,他向来都非常谦虚有礼。

“铁也,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呢?”

有一天,美穗的爷爷关根玄龙问起铁也对未来的看法。这位七十好几、头发和胡须都已斑白的老人,肤色相当黝黑,身体也非常硬朗。

“爷爷,你这么问,铁也会感到很困惑的。因为他的曾祖母希望他成为一名医生,将来好继承法眼综合医院;但是法眼叔叔却希望他学经济,将来才能继承五十岚集团的事业。”

“这样啊……那么铁也的妈妈有什么看法呢?”

“由香利阿姨是个明事理的人,她说只要是铁也喜欢做的事,她都不会反对。阿姨说只要不丢法眼家的脸,铁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嗯,铁也的母亲对孩子的教育方式非常开明呢!这一点跟几久子就不太一样。”

玄龙老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落寞。

几久子是龙一郎的妻子,她是个很重视小孩教育的人,总是要求自己的小孩成绩一定要很优秀。

“铁也,你自己究竟想当一名医生还是成为优秀的企业家?你是相当优秀的青年,相信你不论从事哪一种行业,都能做得非常出色。”

“爷爷,可是事情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子。铁也的理想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所以他才会觉得很为难。”

“呵呵呵,那么究竟铁也希望将来做什么呢?”

“他想当一名歌剧演唱者。”

“胡说、胡说!那是美穗自己的意思,我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对自己的歌声完全没有自信,怎么敢奢望成为歌剧演唱者!”

“嗯,如果当歌剧演唱者的话,铁也是唱男高音、男中青,还是男低音呢?”

“应该是男低音。”

“美穗啊……”

原本静坐在一旁的关根老夫人忍不住发言:

“我对歌剧可说是一窍不通,不过我好像没听过有哪出歌剧是以男低音为主角的……”

“当然有啊!‘费加洛的婚礼’就是其中的代表。除此之外,男低音还可以演唱许多作品。奶奶,你不需要替铁也担心!”

“没错,铁也又不是什么美男子,唱男低音才有男人味。”

“哎呀!爷爷最讨厌了,怎么说这么失礼的话。”

“什么讨厌不讨厌的,我这可是在赞美铁也呢!难道美穗喜欢那种娘娘腔的美男子?”

“我不知道啦!爷爷最坏了!”

“关根爷爷、关根奶奶。”

铁也加入他们的谈话。

“美穗希望成为一位钢琴家。既然她有这个希望,你们就成全她好不好?”

“铁也,你认为她有这个天分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妈妈倒是非常称赞美穗的琴艺呢!我妈妈也略懂一点音乐。”

“可是,想学音乐就非得到外国深造不可……”

“那样正好呀!美穗早就习惯在海外生活,只是不知道美穗的父母意见如何?”

“那两个人啊……无忧无虑、逍遥自在,老是说只要美穗喜欢就好。可是她奶奶真正的意思是希望美穗能早点找到一个好婆家,让我们能早一点抱曾孙……

唉!算了,上了年纪的人还是不要对年轻人的看法有太多意见比较好。歌剧演唱者配钢琴家,那不是最佳的组合吗?哈哈哈!”

玄龙老人开心地笑着。

这是去年秋天的事。

现在回想起来,对铁也而言,那时候或许是最幸福的时刻,不像现在,他的心头正泛起极度的悲伤和难以遏止的愤怒。

陌生人

此刻,铁也和美穗正在公园的一角走着。

“美穗!”

“什么事?”

美穗依然靠着铁也的肩头,娇羞地问道。

“如果我约你去饭店,你会去吗?”

美穗闻言,不禁吃惊地离开铁也的肩头。美穗并没有抽出被铁也紧握的小手,她目光锐利地看春高她一个头的铁也好一会儿,最后再度靠在他的肩头,用力握着铁也的手说:

“嗯,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

“你是不是不曾跟男孩子去过饭店?”

“是的,真对不起……我至今还是处女呢!”

“哈哈哈,你一直以此为做是吗?”

“是你会以此为傲吧?”

美穗捶了一下铁也,继续说:

“算了,反正你也不是这种人,不过,铁也,你为什么改变这么多?一点也不像去年的你。”

“人总是会变的。我报考了三所学校,结果都名落孙山,当然会改变喽!”

“你骗人!”

“为什么说我骗你?”

“你不是因为没考上学校才改变的,而是因为先改变一些想法,才造成自己考不上学校。”

“谁说的?”

“我说的。今年二月起,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经常失约,就连我们见面时你也正眼都不瞧我一眼。还有,你这个胡子是怎么回事?”

“这是年轻人的特权。”

“或许是吧!但是你所申请的三所学校对学生的仪容要求都很严格,有人为了取悦主考官还特地把胡子刮干净,而你却……”

美穗说到这里便闭口不语。

二月初才开始留胡子的铁也看起来相当帅气,他天生毛发浓密,所以留长的鬓角和下巴的胡须很快就结合在一起,chún上的胡髭也非常浓密。

“铁也,你告诉我,今年二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要你希望我保密,就连由香利阿姨我都不会说。”

“妈妈?”

铁也的脸上立刻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

“我妈妈拜托你什么事?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她叫你监视我?”

“你说的是什么话啊!由香利阿姨非常担心你,以前你是那么乖巧的孩子,可是从今年二月起,却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还有,以前你是那么热爱你爸爸,尊敬他的程度甚至超越你母亲,现在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了。”

铁也沉默了一阵子才说: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你今天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莫非你在跟踪我?”

“什么跟踪?拜托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好吗?”

“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的行踪?”

“这个嘛……铁也。”

美穗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她说:

“现在最爱你、最担心你的人莫过于你的妈妈,其次就是我。我今天之所以能找到你,应该是出于爱你的‘第六感’吧!”

“别说这些废话好吗?我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根本不需要别人多管闲事!”

“你刚才说‘我的问题’,这么说你果然遇到问题了,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问题呢!要不然也不会让你有这么大的转变,喏,解决那个问题的方法是不是就在刚才的那七本书里?”

“你在说什么啊!”

“冷静点,在我抽走你的书本前,曾站在你身后观察你好一阵子。我发现你非常专心在抄写书本上的一些内容哦!”

“你注意到我在抄什么东西了吗?”

“老实说,我并不清楚。因为你小心翼翼的,甚至还用一些东西遮盖在笔记本的上面。我只知道那好像是报纸的缩印版,可惜我有些近视,在远距离下根本没办法阅读报纸上的字。”

美穗带着铁也走到公园一角的长椅旁,把长裙一收便坐在椅子上,由于他们的手指仍交互紧握着,铁也只好跟着坐在美穗身旁。

事实上,铁也很想甩开美穗的手逞自跑开。虽然说美穗有近视,但总不至于连印在社会版头条新闻的标题都看不见啊!他实在很怕美穗会继续逼问下去。

“铁也。”

美穗把头靠在铁也的肩上,说出铁也最害怕听到的事。

“你今天借阅的七本书是昭和二十二年到二十八年‘每朝新闻’的缩印版,刚才你特别做下笔记的是昭和二十八年那一部份。我刚才已经说过自己有近视,不知道你究竟做什么样的笔记,但是……”

美穗稍微停顿一会儿,接着说:

“我以前就知道你另外一个家在昭和二十八年所发生的事,可是不论如何,那些都是在你出生之前发生的,你并不需要对那件事负什么责任。”

“美穗,你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我妈妈吗?”

“你是说不可以讲?”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说出去!”

“好嘛!我不说就是了。铁也,你别误会,由香利阿姨并没有叫我跟踪你,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1章 暗潮汹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