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第13章 恍如隔世

作者:横沟正史

齐聚一堂

这里是本条会馆九楼,距离甜蜜之屋不远的走廊一隅。

九楼走廊上的人们行色匆忙,等等力大志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表。

(原来还不到八点!)

他选择一个可以见到甜密之屋门口的位置,假装若无其事地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甜蜜之屋是本条直吉私人专用的休息室,它跟饭店其他房间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其他房间必须经过好几条狭窄的走廊,才能来到这个房间。

幸好警卫室旁边有一座直达甜蜜之屋的电梯,因此本条直吉若要上甜蜜之屋并不是很麻烦;况且在电梯和甜蜜之屋中间还有一间洗手间,可以省去在甜蜜之屋里面的洗手间上厕所还得脱鞋的不便。

突然间,等等力大志停下脚步,吃惊地望着一个从甜蜜之屋旁边那间洗手间走出来的人。

他是“发怒的海盗”的成员之一——吉泽平吉。

等等力今天不到六点就在柜台里面待命,想好好观察一下在“弥生”房间参加“发怒的海盗”聚会的人物。

原田雅实最先到达,他一看到挂在柜台旁边的板子便露齿一笑,然后朝柜台的方向走去。

“你好,我是‘发怒的海盗’的成员……”

“请间您贵姓大名?”

“我叫原田雅实。”

“啊!原来是原田雅实先生。”

柜台人员用蓝色原子笔在原田雅实的名字上做了一个记号之后,饭店的服务人员也走了过来。

“你们的包厢在四楼,请您跟我来。”

“其他……还有谁到了吗?”

“没有。”

“嗯,想不到我竟然是第一个到的。”

原田雅实显得十分高兴。

这位拥有多家连锁店的电器商如今已是一副中年人的福态样,从他现在的体型看来,实在很难令人想象他以前曾是吹萨克斯风的阿雅。

原田雅实随着服务生走进电梯,只见他步伐轻松,不时吹几声口哨,心情好象十分愉快。

没一会儿,佐川哲也和秋山浩二也来了。这两人就没有原田雅实那么开心,只有他们知道今天聚会的背后躲藏了一位看不见的“隐形人”。

“请问‘弥生’房间在哪里?”

秋山浩二温和地问道。

“啊!是秋山先生和佐川先生。”

佐川哲也已有极高的知名度,秋山浩二也经常在电视上担任歌唱比赛的评审委员,所以一般人当然不会对他们两位感到陌生。

秋山浩二今天除了戴一顶帽子之外,其余的打扮就跟一般的上班族没什么两样。他之所以戴上这顶鸭舌帽,并不是想凸显自己的艺术家气息,而是因为最近他的头发开始变得稀疏,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

相形之下,佐川哲也的外形就显得“酷”多了。

他的眼罩用细绳绕过头部右边,然后斜过左耳下方,在头部后面紧紧绑住。刻意烫过的短发也令他看起来很有摇滚乐手的味道。

佐川哲也比秋山浩二高,体型也较秋山浩二好看,当他身穿大红色外套站在舞台时,那修长的身型、具有说服力的肢体语言,很快就能掳获年轻女性的心。

“我们的成员当中有谁来了?”

秋山浩二询问道,柜台的人员立即回答。

“原田雅实先生已经来了。”

“那么,我们也上去吧!”

服务生点点头,正准备带他们上四楼的时候,自动门的对面来了一位步履匆忙、背部浑圆的中年男子,他那宛如栗鼠般的眼睛一看到站在柜台前的秋山浩二和佐川哲也,立刻露出一排皓齿笑道:

“嗨,这不是秋山和佐川吗?好久不见!”

中年男子那双如栗鼠般的眼睛总给一种人陷媚、卑躬屈膝的感觉。

“啊!是阿谦……好久不见。”

秋山浩二客气地招呼着。

“看到各位神采奕奕的样子,实在是太好了。对了,还有谁来了?”

“听说迈阿密阿雅已经到了,还有软骨头阿平也说要来参加聚会。”

“看来每个人都相当念旧嘛!我经常看到阿雅出入银座的酒馆,他现在已经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不过,吉泽的事我就不清楚了……他现在做哪一行?”

“喂,咱们到会场之后再说吧!别让服务生等太久。”

一旁的佐川哲也挥挥手说道。

柜台正面的电子钟显示现在正好六点整,进进出出的人潮比刚才等等力进来的时候暄闹多了,整个大厅闹烘烘的。

“本条会馆可真大啊!它原本只是一间不怎么样的照相馆,没想到几年之间,就成长得如此迅速。”

肯德基阿谦在跟服务生进入电梯的途中,一路上不断嘀嘀咕咕着。

(这家伙会是策划今天聚会的“隐形人”吗?)

秋山和佐川心里都这么揣想着。

这三个人消失在电梯里的时候,又有一位高个子男人站在柜台前面。

“我是来参加‘发怒的海盗’聚会的……”

当这阵低沉阴森的声音传过来之际,躲在柜台里的等等力不由得吃惊地眯起眼睛。

因为这个高个子男人从刚才就一直在大厅的角落发呆,没想到他竟也是“发怒的海盗”的成员之一。

等等力之所以会留意到这个男人,是因为对方把一支又细又短的蓝色铅笔夹在右耳上。

“请问您的大名是……”

等等力根本不需要听他的回答,就知道眼前这个人一定是在医院坡上吊之家吓得手脚发软的软骨头阿平——吉泽平吉。而高个子男人接下来的回答,证实了等等力的想法。

吉泽平吉年轻的时候蓄长发、留胡子,所以等等力并未发现他的长相有什么特别。

现在他把头发、胡子剃掉,整张脸都露在外面,等等力才注意到他的脸型挺长的。金田一耕助说他现在是某假日木匠中心的经理,但是从他的额头及脸颊看来,想必他在过去的岁月里过得不怎么好。

“大家都到齐了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低沉。

“是的,大家都来了,我们这就带您上去。”

“不必了。”

吉泽平吉举起手拒绝柜台人员的好意,并用下颚指向对面说:

“是不是搭乘那部电梯上去?”

“是的。”

“‘弥生’房间在几楼?”

“四楼。出了电梯口沿着走廊直走,在走廊的尽头向左转,最前面的那个房间就是了。”

“哦,知道了。”

吉泽平吉点了个头,轻声缓步地走向电梯。

一旁的服务生忍不住交头接耳道:

“他给人很不好的感觉,就好像是死神一样。”

“喂!别说这么不吉祥的字眼: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哈哈哈,把蓝色铅笔夹在耳朵上的死神!他或许要用那支笔记录下一个牺牲者的名字吧!哎呀!我不该这么说的,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失踪的死神

吉泽平吉刚刚从九楼甜蜜之屋旁边的男用厕所走出来,他悄俏观察了一下走廊的前后,一发现到站在稍远处的等等力时,表情显得有些吃惊。

不过等等力倒是不担心吉泽平吉会认得自己,因为二十年前紧追着这男人的是血压容易升高的真田警官,等等力大都站在真田警官的身后,几乎没有直接跟吉泽平吉交谈过。

经过二十年的岁月,等等力已经是一位满头自发、穿看高级浅咖啡色西装的老绅士,应该没有人会想到他以前曾经从事刺激的警察工作。

等等力朝站在洗手间前面的吉泽平吉走过去,他在经过吉泽平吉身旁的时候问道:

“这位客人,请问您到甜蜜之屋有事吗?”

“啊!没什么,我……”

吉泽平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男人该不会就是策划这场聚会的“隐形人”吧?)

等等力也不禁怀疑着。

“哦,不……我只是正巧经过这边罢了。”

“正巧经过这边?”

“嗯,这栋会馆看起来相当豪华,所以我想好好地参观一下……对了,我待会儿在‘弥生’房间还有个聚会呢!”

“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请您慢慢参观喽!”

等等力说完,便敲敲甜蜜之屋的门。

“谁?”

房里传来本条直吉的声音,他似乎仍处在烂醉如泥的状态。

“我。”

等等力谨慎地不自报姓名。这时,吉泽平吉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走廊尽头,并爬上通向顶楼的楼梯。

等等力不露痕迹地目送吉泽平吉离去。接下来甜蜜之屋的房门也打开了,兵头房太郎从里面探出头来。

“是警官啊!快请进来。”

摄影师通常都不太讲究穿着,可是兵头房太郎却穿得十分考究。

他身上那套紫底发亮的黑色丝绒三件式西装,犹如一只黑色凤蝶,胸前还系了一条布领带,好比是一朵盛开的大红花。如果他下半身穿着白色紧身裤的话,看起来更像中古世纪欧洲的宫廷贵族了。

除了房太郎之外,房里还有两个人,分别是铁也和德彦,两人都穿着牛仔裤、留着长发,但只有铁也蓄着胡子。

大约两个钟头前,穿着西装的法眼滋和一袭和服装扮的由香利还在这里,由于他们两人担任介绍人的婚礼就要举行了,这对夫妇只好先行告辞。

等喜宴一结束,法眼滋还会再回到这里,他的高尔夫球袋还放在榻榻米上呢!

铁也好像有事想单独问本条直吉,但是因为房太郎一直在旁边,有些事不方便问,所以他从刚才便一脸郁闷、猛抓胡子。

至于醉醺醺的本条直吉则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说道:

“警、警官,干嘛那么紧张?来来来,来这边儿喝一杯。对了,房、房太郎刚刚告诉我许多他在欧洲的趣、趣闻哦!警官,快过来听他、他说、说故事。这家伙大概在走桃花运,最近挺有女人缘的!喀喀……呃……”

本条直吉说到一半就吐了出来。

事后回想起来,一切的变化都发生在本条直吉要呕吐之前。但是等等力却一点也没发现,只是一脸不耐烦地说:

“有话等一会儿再说吧!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得去办。德彦,好好照顾令尊。”

他当着兵头房太郎的面,砰的一声关上门。由于洗手间旁边就是甜蜜之屋的专用电梯,正巧电梯停在九楼,等等力便迅速跳进电梯,直接上顶楼。

顶楼电梯的出口前有一个飞机库,那附近的光线比较暗;距离电梯较远一点则比较明亮,有四、五个人在那里活动。

等等力沿着飞机库绕一圈,没有看见任何可疑人物。不过,他发现飞机库的屋檐比墙壁壁面多出五十公分左右,尖端挂着一条奇怪的绳索。

尽管如此,等等力仍不以为意,直到他在飞机库对面的阴暗处撞见一对年轻情侣正在拥吻,急忙笨拙地轻咳一声。

“对不起,打扰了。”

等等力向年轻情侣轻轻点个头之后,便飞也似地离开现场。

顶楼上还有四、五个男人正在进行营造工程,因为五月的时候,本条会馆打算在顶楼开一间啤酒屋,他们目前正在日夜赶工。

等等力抓了一位工作人员便问:

“刚才有没有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上顶楼?”

“右啊!”

“那个男人上来做什么?”

“没做什么,他只是在顶楼四处走走。对了,他刚刚才从这个楼梯走下去。”

“他是不是在这里跟什么人见面?”

“应该不是,对面有一对新婚夫妻,不过他并没有往那边走去。”

“好的,谢谢你。”

等等力问完话之后便急忙下楼。而那对新婚夫妻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下楼去。

此时,本条会馆九楼的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刚才从顶楼下来的那对新婚夫妻一眨眼就消失在一扇门后,但是等等力可没闲工夫管这档事。

他举起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时间是八点十分。

等等力一个人走在九楼的走廊上,一面懊恼着没能找到吉泽平吉的行踪,一面从好几个并排的电梯中选了其中一部、按下按钮,回到四楼。

他在四楼的走廊尽头向左转,来到“弥生”房间,只见一块板子立在敞开的门前,上面贴了一张用毛笔字写着“‘发怒的海盗’餐会”的白纸。

“弥生”房间的房门虽然敞开着,可是从走廊上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就在等等力竖耳倾听的时候,忽然有人从他身后碰一下他的手,他大吃一惊立刻回头,原来是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的眼神中盛满斥责的神色。

“警官,你离开自己的岗位到这里来做什么?”

“金田一先生,刚才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什么事?”

“那个死神……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恍如隔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