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第14章 法眼家的秘密

作者:横沟正史

奇妙的会面

那一年的四月十三日正好是星期五。

金田一耕助原本不是那么在意日子吉利不吉利的人,但是当他那天下午三点左右走进位于田园调布的法眼家时,心情相当沉重。

那一天似乎比平常还要冷一些,金田一耕助照例穿着灰色老旧的开襟外套,手中握着一根樱树做成的拐杖,头上依旧戴着那顶几乎变形的爪皮帽,而帽子下的头发依然蓬松如鸟巢。

他按下电铃后不久,就听见门上的对讲机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请问是哪一位?”

“我是金田一耕助。因为老夫人有事找我,所以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我已经到了。”

“哦,请稍等一下。”

最年轻的女佣——里子很快出现在大门前,为金田一耕助开门。

“您这边请。”

女佣里子带着金田一耕助来到一间非常宽敞的接待室。这里大概有十坪大,金田一耕助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观察接待室的内部,却没有看见他想要看的东西——法眼家三代的照片。

接着他又看看窗外,只可惜也没有他所期待的东西——风铃。

(该不会自从昭和二十八年发生那件“人头风铃杀人事件”之后,风铃对他们家来说,便成了忌讳的东西吧?)

金田一耕助从袖子下方的口袋取出一包希望牌香烟,他叼起一根烟,并用桌上的打火机点燃那根香烟。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比较年长的女佣端了一杯茶进来。

“请您稍等一会儿,我们少夫人就要来了。”

“好的,您忙吧!”

金田一耕助一边抽着烟,一边品尝手中那杯香味四溢的茶。

不一会儿,由香利缓缓地走进来,她身穿一件像丧服般的黑色洋装,脸色非常憔悴,眼神也有些紧张。尽管如此,她的美仍是不容置疑的。

金田一耕助一看到由香利走进来,立刻把香烟按在烟灰缸里捻熄,并且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好,我是法眼由香利,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认识你。”

“你实在是太客气了,若是有什么叨扰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传说你是位非常能干的女性,今日一见果然不错,的确有老夫人当年的丰采。”

由香利浅浅一笑,不过笑容却相当勉强,显得十分不自然。

“请坐,今天把你找来,实在是不好意思。只是在你跟我奶奶见面之前,有件事想跟你说一声。”

“请问是什么事?”

金田一耕助缓缓坐回原来的沙发上。

“嗯,是我奶奶的事……”

“哦?弥生夫人怎么了?”

金田一耕助关怀的语气让对方觉得非常窝心。

“金田一先生,听说你曾经跟我奶奶见过面?”

“是的,昭和二十八年的时候,我曾经跟弥生夫人见过两次面。”

“当时奶奶还很年轻、漂亮吧?”

“是啊!一点都看不出是六十几岁的人呢!当时的弥生夫人看上去就像是四十岁左右的年轻妇人。”

由香利闻言,不由得轻叹一声,接着说:

“唉!这两、三年来,她的健康情形不理想,气色也很不好。奶奶是个对自己的容貌相当在意的人,不愿意让别人见到她老态龙钟的模样,所以这几年来,家人都见不着她,除了她的主治医师、我,还有私人看护远藤之外。”

金田一耕助有些失望他说道:

“这么说,我今天也见不着弥生夫人了吗?”

“不,因为是奶奶请你来的;所以……只不过,我奶奶希望她能看得到你,却不希望你看见她。

我知道这种见面方式实在非常奇怪,还请你体谅我奶奶的不便之处,多多包涵。”

“那么,我要如何跟她见面?”

“你将隔着窗帘跟我奶奶会面,并且希望你不要朝窗帘里面瞧。我为这种不近人情的见面方式,再三向您致歉……”

这的确是相当奇怪的要求,金田一耕助虽然觉得无可奈何,却也不想因此而打退堂鼓。

“我明白。事实上,就算今天弥生夫人没有打这通电话给我,我也会主动来拜访她的。”

“那么,你这边请。”

铁箱的秘密

法眼弥生的房间位于整栋建筑物的最后面,必须通过一条没有任何窗户、如狭窄地窖般的走廊才能到达。这条走廊长约五公尺,走廊尽头的右侧有一间三坪大的西式房间,房间的窗口里面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正默默地编织着毛衣。

“这位是远藤多津子女士,我奶奶的私人看护。”

远藤多津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跟金田一耕助打声招呼后,随即又坐了下来,继续挥动她手中的棒针。

看来这女人的工作不只充当弥生的私人看护,她还得负责防止别人闯入这里。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金田一耕助跟在由香利身后进了这扇门,并仔细打量眼前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大约十坪大,所有的窗子全是双层结构,由于天花板上装了一盏十分华丽的吊灯,整个房间显得非常明亮。

房间的一角有一张相当豪华的床铺,床铺四周有支架,四面的支架上都垂挂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床铺的正对面墙壁上安了一个书架,上头的书排列整齐,看得出主人曾刻意整理过。

此外,房间中央还有一个大型书桌,桌上整理得一尘不染,还摆了一部可以直通外面的电话。

但是,弥生在哪里呢?

只见书桌后面有一个高约两公尺的帘柱立在那儿。帘柱有一公尺宽,四边都垂挂着厚厚的纱质窗帘,帘幕下方露出两个圆形的车轮,看来弥生就坐在轮椅上。

由香利请金田一耕助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金田一耕助的侧面。

大家都坐定之后,帘幕内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金田一先生,好久不见,你好像一点都没变嘛!”

“哪里、哪里,我已经不年轻了,倒是夫人的玉体……”

“唉!我是个不服输的人,可是健康方面可由不得我做主。所以最近我什么人也不见,即使有必须见的客人,也只能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无礼之处,还请你见谅。”

“可是,听您说话的声音倒是中气十足呢!”

“呵呵呵,你这番话真是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不过,让我们免去这些客套话,直接切入主题吧!金田一先生,你把那个东西带来了吗?”

“您说的是什么东西?”

“金田一先生,请你不要跟我装糊涂好吗?我的生命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耗了。我说的东西就是那个铁箱,本条直吉应该事前就把铁箱交给你了,他希望你能代他妥善处理。”

“夫人,您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那件事是本条直吉跟我之间的秘密啊!”

“哦,本条直吉没有告诉过你,他寄给我一封信吗?”

“我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他什么时候寄信给您?”

帘幕内的人好一会儿都不说话,大概是在研读金田一耕助脸上的表情究竟是真是假,由香利则显得有些心浮气躁、沉不住气。

“由香利,本条直吉的信就由你来说吧!”

“是。”

由香利声音颤抖地应了一声,她调整一下坐姿后,双眼无神、声音低沉他说道: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本条直吉说,原本他打算下个月把那个铁箱带来,可是后来他突然改变心意,决定把铁箱交给一位叫做金田一耕助的人来保管,还说万一自己发生不幸的话,金田一耕助就会打开铁箱做适当的处理。”

“那么,你如何处置那封信呢?”

“我把它烧掉了。”

“这样啊……那么我就不确定本条直吉是否真的写过那么一封信给你们了。”

“金田一先生,你打开那个铁箱了吗?”

法眼弥生的语气有些着急。

“是的,我把铁箱打开了。”

“你看到里面的东西了?”

“当然。”

一阵沉默之后,弥生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金田一先生,你知道那个东西的意义吗?”

“我知道,因为里面还附了一张说明。”

接着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金田一先生,你为什么不把铁箱带来?我们早就依约准备好该准备的东西了。”

“我是想这么做,只不过那必须在本条直吉的事情解决之后。”

“本条直吉不是自杀身亡的吗?他的事情有什么好解决的?”

“不,直吉先生好像是后脑遭凶器打伤,暂时失去意识,才从屋顶上倒栽下来的。不过,详细情形仍必须等警方的检验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闻言,由香利不由得颤抖着声音说:

“金田一先生,听说当时您也在场?”

“是的,当时你先生和令郎也都在场。”

“金田一先生,你为什么这么说?”

这次是法眼弥生的声音。

“夫人,这一个月以来,直吉先生的生命处在备受威胁的状态中,他根本不知道究竟是谁想对他不利,因此才到我那儿商谈这件事。而我在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找出凶手是谁,只能告诉他凡事都得提高警觉。”

昨天晚上金田一耕助催促等等力回到九楼,但是他们的运气不佳,所有的电梯全部挤满了人,就连从警卫室直达九楼甜蜜之屋的电梯也一直停在九楼,任凭他们怎么按,电梯就是不下来,两人只好在四楼苦等了五分钟左右。

好不容易由电梯小姐操控的电梯来到四楼,然而出电梯的客人相当多,加上每一层楼都有人进出,电梯必须在每一楼层停下来。等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到达九楼时,已经花费十分钟。

金田一耕助冲出电梯之后,立刻拉起衣摆急速奔向甜蜜之屋;等等力也紧跟在后。

两人一到甜蜜之屋,金田一耕助连房门也没敲就冲了进去。

只见兵头房太郎和铁也、德彦都在里面,甚至连刚参加完婚礼的法眼滋也在,但是最重要的本条直吉却不见人影。

一股不祥的预感立刻爬上金田一耕助的背脊。

“德彦,你父亲呢?你父亲怎么了?”

“我爸爸……”

德彦说完便看看铁也,铁也则有些为难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他去隔壁的洗手间了。”

兵头房太郎吊儿郎当地回道。

“洗手间?”

金田一耕助正准备拉着等等力往外冲的时候,兵头房太郎却出声制止道:

“啊!,金田一先生,等一下,你现在跑进去的话,那位大爷可是会生气的唷!”

“这话怎么说?”

“因为他最讨厌别人看到他失态的样子,刚才铁也和阿德才被他骂出来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本条先生去洗手间做什么?”

“去呕吐啊!这会儿,他大概正吐得七荤八素呢!他是那么体面的人,当然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的丑态。如果你有事找他,就在这里等一下吧!”

“对了,金田一先生,本条先生是怎么了?他为什么需要像你这样的私家侦探呢?”

法眼滋站在榻榻米上,一脸好奇地问道。

“嗯,这个……”

金田一耕助才准备开口,外面却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黑黑的影子从甜蜜之屋的玻璃窗外掉下去。

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室内的六个人全都亲眼目睹整个过程。

“啊!那个……那个不是爸爸吗?”

德彦惨叫一声,立刻冲到窗边,试图打开铝窗。当他知道铝窗全都钉得牢牢的时候,旋即转身朝门外跑出去。

“阿德!阿德!”

铁也跟着冲了出去。

由于这两个年轻人的快速行动,才使得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恢复原有的战斗力,两人于是跟在德彦和铁也的身后跑出甜蜜之屋。

一旁的兵头房太郎也紧跟在后冲了出来,此时他已脸色发白,和刚才那种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不同。

当五个人全都挤进甜蜜之屋专属的电梯时,却发现电梯故障了!所幸经过德彦紧急的修复,电梯很快就恢复正常运作。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起来的时候,法眼滋才跑到电梯门外。他先前花了一些时间穿鞋子,不过这并不影响电梯往下降的速度。

引爆炸弹

“之后的情形就如同报纸上报导的一样,本条直吉摔落在本条会馆四楼‘弥生’房间的窗外,而且当场死亡。”

由于各大媒体都没有报导这件事,弥生和由香利应该都不知道“发怒的海盗”聚会的事情,所以金田一耕助故意不提。不过如果铁也说出来,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我先生和铁也都目击到直吉先生从甜蜜之屋的窗外摔下去的惨状喽?”

“是的。当时大家还听到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 法眼家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