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第02章 法眼铁马一族

作者:横沟正史

亲上加亲

法眼铁马是文久二年、东北大藩御医——法眼琢磨的长子,rǔ名叫银之助。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千鹤生于明治三年,两人年纪相差八岁。

明治五年,银之助在父亲的陪同下前往东京,到进文学舍(相当于现今的补习班)学习德语。

当时正逢文明日渐开化,琢磨深感自己所受的教育不适用于新时代,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继承祖先传下来的家业,所以才送孩子出外求学。

关于这一点,银之助终生都感念父亲的恩泽,相对的,他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明治十年,年仅十六岁的他便进入东京大学医学院就读,虽然年纪轻轻,却已有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气势了。

当铁马成为东京医大的本科生时,便请求父亲准许他改名为铁马,而琢磨也答应了。

从此之后,银之助便以“铁马”这个名字在当地崛起。

明治十四年,铁马二十岁,一毕业就出任陆军军医;并于明治十六年,按照既定目标前往德国留学,在来比锡、德勒斯登、慕尼黑等地学习。

他在明治二十年进入柏林大学,翌年返日,成为军医学校的教官,又兼任陆军大学的教官。

他在二十七岁,也就是明治二十四年的时候已经取得医学博士,但是同一年,他的父亲琢磨也与世长辞了。

琢磨能看到孩子有如此优越的成就,想必他应该走得很安心、满足才是。

事实上,琢磨在九段开业,是一位相当受欢迎的医生。

相较于铁马谨慎、拘谨的个性,琢磨显得豪放、潇洒多了。因此,他结识了不少三教九流之辈,这对于非常尊敬父亲的铁马来说,一直是心头的一块乌云。

铁马日后当然也顺利地出入头地,成为明治医学界的先觉、先驱,原本他有可能晋升为军医总监,但由于出了一些状况,铁马突然在明治四十年辞职,并且于明治四十二年,在刚刚所提的医院坡上设立一间法眼综合医院。

法眼铁马当时四十八岁。

至于铁马为什么会在军医总监一职即将到手的前夕选择辞职呢?

这是因为当时有人举发他在日俄战争时,利用采购医疗物资的职务之便收受贿赂。

这件事严重影响军方的威信,尽管军方极力隐瞒整个事件,还是必须有人为这件事扛起责任。因此,法眼铁马在各方的压力下,只好匆匆离职,这场行贿案才得以闭幕。

另一方面,法眼铁马在明治二十一年返抵日本之后,旋即结婚。

他的妻子朝子是琢磨的朋友——五十岚刚藏的女儿。不用说,这桩婚姻当然是琢磨刻意安排的。

铁马的岳父大人——五十岚刚藏原本是琢磨的同乡,两人年纪相仿,同时在明治初年来到东京,不过,五十岚刚藏不知道从哪儿找到门路,竟然求得一官半职,后来更成为一名颇有势力的政界名人。并兼营其他事业。

五十岚刚藏并不是个正派人物,铁马自然不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可是他又无法拂逆父亲的意思,只好答应这门婚事。

事实上,琢磨之所以希望这位在政界颇具影响力的强硬派份子成为铁马的岳父大人,无非是出于父母对子女的爱,他希望铁马能有一个强力的后盾,以后做起事来才会方便。

但是琢磨万万没想到,这门婚事正是让法眼家族蒙上阴影的开端。

铁马的妻子——朝子是一位温婉娴淑的女性,令铁马觉得相当轻松自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夫妻俩结婚多年仍膝下无子。

所以明治三十六年,也就是铁马四十二岁的时候便决定过继一个养子。

铁马收养的孩子——宫坂琢也,是当时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他也是铁马的私生子。

法眼铁马在担任陆军军医的期间,曾有一位过往甚密的女人——宫坂寿美,两人相恋不久,于明治十五年生下琢也。

然而,琢磨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让他们结婚,他是个为了自己儿子的将来会不惜牺牲一切的人,要他点头答应这桩婚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宫坂寿美是旧幕府时代,身分卑微的下人所生的女儿,家境十分穷困;尽管他们两人深爱着彼此,铁马甚至在德国留学时也负担琢也的养育费用,但琢磨仍然不肯答应他们俩的婚事。

铁马和朝子结婚之后,干脆来个金屋藏娇。他把寿美接到池端的岸边,还经常去找寿美,琢也的学业也全靠铁马指导。

所幸朝子对铁马这种做法不敢有什么意见,再加上寿美又是那种甘愿为爱情牺牲奉献、躲在暗处终其一生的女人,因此这三人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明治三十五年,五十岚刚藏去世。

铁马因此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宣称要认养琢也为养子。不过,这件事仍必须经过刚藏的儿子——猛藏的同意。

猛藏是刚藏的长子,也是朝子的弟弟,他生于明治元年,比铁马小六岁。

猛藏为什么对铁马的家务拥有发言权呢?

原因在于,他除了是朝子的弟弟以外,还和铁马有一段极为复杂的因缘。

前面已经介绍过法眼铁马有一个生于明治三年、同父异母的妹妹——千鹤,她比铁马小八岁,和猛藏相差两岁。

千鹤十八岁的时候,便和樱井健一结婚,并且产下一女——弥生。

当时樱井健一是陆军少尉,很不幸的,他在明治二十八年中日甲午战争中,战死于澎湖岛。当时弥生年仅七岁。

虽然日本女性传统的观念是:丈夫身亡后,必须心甘情愿地独力拉拔孩子长大成人,终生守寡,不再改嫁。

但是在封建色彩依旧十分浓厚的时代里,长辈们的意见也是非常具有权威性。

千鹤是个大美人,身边的追求者不计其数,而猛藏正是其中之一。

猛藏本身没有很高的学历,所幸年幼时,他的父亲将他托给一些狐群狗党照顾,因此一来,举凡各种做生意投机取巧的行径,他没有一样不精通。

此外,他也沉溺在赌博与酒色之间,十几岁就初尝云雨滋味;历经一阵荒唐的岁月之后,二十出头便娶妻;三年后,又因为妻子没有给他生下一儿半女,便以此为理由体妻。

就这样,他开始过着和各形各色的女人打交道的放荡日子,直到有一次偶然遇见千鹤,从此他一改往日用情不专的个性,对千鹤相当执着。

他一方面说服姊姊进朝子,一方面又向姊夫铁马求援,甚至连当时还健在的刚藏也经常受到他的纠缠,大家被他烦得无可奈何,终于在明治三十二年,猛藏达到目的,顺利取得千鹤。

当时猛藏三十二岁,千鹤三十岁;而随着千鹤一起嫁入五十岚家的拖油瓶——弥生年仅十一岁。

就当时的社会来看,先生的妹妹和妻子的弟弟结婚并不是头一遭,但这桩却不是干鹤本人心甘情愿接受的,她只是遵从兄长的命令罢了。

尤其是对于已经失去丈夫的千鹤而言,若仅凭自己的力量,恐怕不容易带大一个孩子,所以自然不便拒绝兄长的安排。

另外,铁马对猛藏这位妹婿又有什么看法呢?

老实说,铁马本身也是个有骨气的人,而且他毕竟是受过新时代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当然不可能和猛藏这类粗俗的人同流合污。

尽管如此,他还不得不命令妹妹接受这桩婚姻,他一方面是迫于妻子和岳父大人刚藏的压力,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想以此为条件,趁机让琢也认祖归宗。

法眼家和五十岚家就这样结下第二宗姻缘,铁马由此逐渐淹没在五十岚家吐出的黑雾当中。

千鹤依然勇敢地面对现实,她是个凡事忍耐、顺从的传统女性,对于自己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她向来只字不提,甚至还尽心服侍非常固执己见、俗不可耐的丈夫,并与他生下一子——泰藏。

即使猛藏在婚后仍不改其风流本色,时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她也不嫉妒、不计较,称得上是一位十分贤慧的妻子。

才女弥生

在这种情况下,千鹤和前夫所生的女儿——弥生又有什么看法呢?

一般来说,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会很反对母亲再嫁,但奇怪的是,弥生并不反对母亲再嫁,她甚至还鼓励母亲和猛藏结婚。

这大概是因为猛藏在结婚前就经常出入千鹤的住处,并用昂贵的礼物笼络弥生;再加上,弥生和亲生父亲樱井健一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十分短暂,她才会鼓励母亲再婚。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时,弥生才六岁。樱井健一后来不幸在异乡为国捐躯,坦白说,弥生对父亲的印象非常淡薄。

在她模糊的记忆中,樱井健一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父亲,她甚至不记得父亲曾把她抱在膝上过。

对弥生而言,父亲和舅舅——法眼铁马一样,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长辈。相形之下,猛藏虽然容貌粗鄙,行为举止有失庄重,说话又不得体,可是他相当平易近人,不仅个性豪爽,处理态度也很圆滑。

总之,像她那个年纪的女孩面对猛藏强烈的礼物攻势,没有几个人会不动心的。

听说猛藏有一次趁着千鹤不在场,偷偷把弥生抱在膝上。

弥生原本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然而等猛藏在她耳边倾吐自己对千鹤的爱意之后,弥生的身子也跟着逐渐放松。

她甚至还语气老成地问猛藏:

“叔叔,你会疼我妈妈吗?”

“这还用得着说吗,老实说,你妈妈也非常喜欢叔叔,只是妈妈顾及到你的感觉,不敢随便答应叔叔的求婚,所以只要你点头说好的话……”

“那么,我会考虑一下。”

弥生推开猛藏的手臂,哒哒哒地跑到门外。

从此以后,弥生便经常被猛藏抱在膝上。她不但喜欢跟猛藏撒娇,还喜欢把猛藏的膝盖当马骑,也曾经玩弄过猛藏结实的胸膛上的胸毛。奇怪的是,这些情况都只有千鹤不在的时候才会发生。

尽管千鹤对女儿竟和猛藏处得如此融洽感到不可思议,但另一方面,她又感到非常放心。

况且千鹤早已知道自己很难避开和猛藏再婚的命运,却仍不得不顾虑弥生的看法。

猛藏第一次到家里来时,千鹤就相当在意女儿的反应,后来,她眼看着弥生渐渐臣服在猛藏的“怀柔政策”下,千鹤也不得不佩服这个粗犷男人的诚意。

于是,在明治三十二年的秋天,千鹤便带着弥生,和猛藏踏上红毯的另一端。

前面已经说过,当时弥生只有十一岁。

弥生被带进五十岚家后,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原本是个文静、善解人意的女孩,却在住进五十岚家位于茅场町的房子后没多久,就变得跟野丫头一般。身为母亲的千鹤看在眼里,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轻声叹息。

茅场町和她们住在小石川巷子里的家比起来,整个空间变得宽敞多了。而且,五十岚家来往的客人更是络绎不绝,这些客人都是猛藏生意上的朋友,每逢生意谈妥之后,他们总喜欢叫一些卖艺人士来饮酒作乐。

千鹤并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不过弥生倒是经常穿得花枝招展,参加这类的聚会。

弥生的美貌并不输给母亲千鹤,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就算全东京出众的艺人或艺伎齐聚一堂,也没有人能与她相比。

这对粗鄙的猛藏来说,有这么一个外表出众的继女愿意把他当作父亲看待,自然令他感到相当得意。

弥生不是空有美丽的容貌而已,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这种场合下所担任的角色,所以经常适时地向继父撒撒娇或闹闹别扭、发发脾气。

总之她是高贵典雅的,同时也是个魅力四射的女孩。猛藏简直把她疼到心坎儿里了,而弥生也对这位继父景仰万分。

千鹤再婚的第二年,也就是明治三十三年的冬天,泰藏出世了。可是这个身上流着猛藏骨血的男孩,并不如弥生那样讨猛藏的欢心。

到了明治三十五年春天,弥生在舅舅法眼铁马的安排下,进入华族女校就读,她在学校的成绩优异,是个智慧与美貌兼备的才女。

当铁马提出认养琢也为养子的打算时,弥生正在华族女校念二年级,年约十五岁。

由于铁马心意已决,猛藏心知无法再阻止,便提出一个怪异的条件——除非让琢也和弥生结为夫妻,他才承认铁马和琢也之间的认养关系。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条件。

弥生如果是猛藏的亲生女儿也就罢了,偏偏她是千鹤和樱井健一所生,在学校也是“樱井弥生”这个名字,而且,她是铁马外甥女,就血缘上来说,他们两人应该是表兄妹。

这桩婚事怎么说都对法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2章 法眼铁马一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