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09章 再次对阵

作者:横沟正史

闻风丧胆

蛭峰侦探在银座下车后,非常紧张地看着四周,深怕有人跟踪他。就在他准备走上银座大街时,路旁突然跳出一名少年抓住他上衣的衣角。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蛭峰侦探回头一瞧,原来对方是个满脸油污、拿着鞋油的擦鞋童。

“叔叔,要擦鞋吗?”

“不要、不要,你滚开!”

“别这么说嘛!今天晚上我还没赚到钱呢!就让我为你擦擦鞋吧!”

“我说过不要就是不要,快离我远一点!”

“凶什么嘛!小器鬼!”

擦鞋童朝蛭峰侦探吐吐舌头,转身跑走。

“哼,可恶的小鬼!”

蛭峰侦探低声咒骂几句之后,便赶紧往银座最热闹的地方走。

看到每家商店都亮着灿烂的霓虹灯,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川流不息地在逛街,蛭峰侦探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就算怪兽男爵再怎么可怕,也不致于在如此热闹的地方对我下毒手吧!)

然而,就在这时,蛭峰侦探忽然发觉周遭人看他的眼光很不一样,而且每个与他擦身而过的人都对他投以轻蔑的微笑。

(奇怪!大家是怎么回事?)

一股不安的情绪再度袭上蛭峰侦探的心头。

忽然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喂!你的西装上面贴了一张奇怪的字条。”

蛭峰侦探连忙脱掉西装外套仔细一瞧,原来西装后面的衣领果然被人用大头针钉了一张红色纸条,上面写着:

这个男人出售灵魂。怪兽男爵

蛭峰侦探看完纸条,不但脸色发青,而且全身还颤抖不止。没一会儿,他便发疯似的跳上一辆经过他身边的计程车。

“浅草……我要去浅草!”

他以沙哑、无力的声音跟司机说。

(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把这张纸条打在我的西装外套上呢?)

蛭峰侦探坐在车上,不断思考这个问题,突然间,刚才那位擦鞋童的身影浮上他的心头。

(对!就是他,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碰过我!

而且刚才在在玉虫侯爵家里时,拿信给我的佣人不也说是个少年把怪兽男爵那封信送到府邸的吗?

啊!这么说来,是那个孩子一直跟踪我喽!)

蛭峰侦探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这时,计程车司机正好转头问他:

“先生,这里就是浅草了,请问接下来要往哪儿走?”

“哦,我要在雷门前面下车。”

由于时间还早,所以浅草仍旧很热闹。

蛭峰侦探一下车,连忙环顾四周,看看刚才那位擦鞋童是否还跟在他身后。所幸四处都见不着擦鞋童的身影。蛭峰侦探才放下心,走进人群中。

这时,忽然有人从后面叫住他。

“喂!先生!”

蛭峰侦探一听见有人叫他,连忙回过头。只见微暗的路旁站着一个纸糊的玩偶,这个玩偶居然长得和怪兽男爵十分相似。

“你、你究竟是谁?”

蛭峰侦探简直要崩溃了。

“先生,怎么了?”

纸糊玩偶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是电影公司的广告人员,因为本戏院正在上映‘人猿行星’这部片子,所以由我来扮演活动广告,请你看一看我们的剧情简介好吗?”

蛭峰侦探还来不及细看对方拿给他的剧情简介,便抱头鼠窜地奔离现场。

跑了一百公尺左右,蛭峰侦探来到一处明亮的橱窗前面,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手中那张剧情简介。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又发出一声悲呜。

“啊!”

因为红色的纸上写着这样的内容——

谅你插翅也难飞,还是快点向我投降吧!

                      怪兽男爵

蛭峰侦探就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似的呆立在路旁。过了半晌,他才栏下一辆计程车,四肢无力地爬进车内,然后以十分微弱的声音告诉司机驶向何处。

发现贼窟

“金田一先生,那个人还打算再逃吗?”

“不,我想他已经打算认输了!”

“哈哈!多亏那个广告玩偶。刚才我无意间发现那家电影公司用来宣传‘人猿行星’的广告道具长得和怪兽男爵十分相像,便立刻借来一用,跳进里面权充广告人员,否则怎么能逼得他弃甲投降呢?”

“嗯,海野,做得不错!当然啦!邦雄这个擦鞋童也扮得维妙维肖。”

“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会不好意思的。对了,金田一先生,那个人现在是不是要去任兽男爵那儿?”

“嗯,从他刚才的神情看来,应该没错。司机先生,可别跟丢了前面那辆车哦!”

为了追踪蛭峰侦探,这辆计程车从晚上起就不断从一个城市行驶到另一个城市。

计程车里坐了三位乘客,分别是刚才在玉虫侯爵家附近跟蛭峰侦探借火柴的流浪汉、擦鞋童,以及刚才那位电影广告人员。他们三个人正是金田一耕助、野野村邦雄和海野清彦。

从三人刚才的对话中不难了解,先前一直令蛭峰侦探不寒而栗的字条,其实都是出自金田一耕助的手笔,目的是要逼蛭峰侦探带领他们前往怪兽男爵藏身之处。

被一连串恐吓字条吓昏的蛭峰侦探,已经没有余力去分辨这件事的真伪,刚才那张剧情简介的广告文宣中所写的恐吓字句,宛如霓虹灯般在他脑海里不停闪着。

(糟了!怪兽男爵果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要来捉我了。

现在唯有前往怪兽男爵的藏身之处求他放我一马,才有活命的机会。)

“喂,司机,麻布六本木还没到吗?”

“先生,这里已经是六本木了,现在你要上哪儿?”

“哦,是吗?那么,转到溜池……啊!就在那里、那里!”

计程车顺利地在坡道上停了下来。

蛭峰侦探等计程车开走之后才往左转,来到一问戒备森严、有铁门的房前,他畏畏缩编地朝里面窥探了一下,只见围墙内相当黑暗:这栋两层楼的西式建筑耸立在漆黑的地平线上,一个圆塔屋顶则紧邻着主建筑的一角,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蛭峰侦探站在大门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按门铃,这时,他忽然听见有车子驶近的声音,连忙跳进对面的草丛里。

车子的引擎声越来越近,原本静谧的四周这时传来狗吠声,随着车子的接近。狗吠声也越来越凶猛。

不久,一辆车子停在大门前面,紧接着,小个子男人——音丸从车上走下来。

音丸掏出钥匙,打开铁门,突然间,他的身后跳出一只大型狗,一面发出惊人的吠声,一面跳进汽车后座。

接着,车子里面似乎发生一场激烈的缠斗,除了几声半人半兽的吼声之外,更夹杂着发狂的狗吠声。过了一会儿,车里便传来狗儿的哀号。

然后,那只狗被人从车窗扔出来,只见它痛苦地抽搐了一阵,就再也不动了。

蛭峰侦探躲在草丛里,看到这一幕血淋淋的情景,忍不住吓得毛骨悚然,但是他仍然从草丛里跳出来,跑到正准备开进大门内的车子旁边。

“男爵,请稍等。”

“谁?”

车子里面传来怪兽男爵的怒吼声。

“是我,仓田。我听从男爵的命令,特地前来赔罪。请你饶了我吧!”

“什么?我的命令?”

怪兽男爵惊讶得反问一句之后,便从车窗里伸出如黑猩猩般的手臂,紧紧抓住蛭峰侦探的脖子。

“跟我一起进去!”

于是车子就这样缓缓驶进门内。

遁逃

金田一耕助、邦雄和海野清彦三人等一切恢复平静后,悄悄走近门边。当他们发现狗儿的尸体时,纷纷倒吸一口气,往后退了一大步。

只见原本如狼般凶狠的大狗,如今连嘴巴都被撕裂了。

“金、金田一耕助,我想除了怪兽男爵之外,恐怕没有人有这种能耐了。”

“是的,正是怪兽男爵。这个可怕的家伙……”

就在三人不寒而栗的时候,突然有七、八个男人向他们走来。

“金田一先生,怪兽男爵人呢?”

带头的是等等力警官。

“哦,警官,这里就是他的藏身之处,你们准备好了吗?”

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有七、八道人影无声无息地靠过来。

“报告长官,全员到齐。”

“很好,前面是怪兽男爵住的地方,待会儿我们立刻包围这里,千万别让他有机会逃走,知道吗?”

刑警们随即无声无息的爬上围墙。

“好,现在翻过大门。”

在等等力警官的带领下,一伙人一起翻过大门。

眼前立刻出现一闪一闪的灯光,他们抱着灯光向前行进,不一会儿就看到另一扇大门,灯光正是从门里透出的。

等等力警官毫不犹豫地一脚将门踢开,等他们看清眼前的情况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叫了出来。

“啊!有人倒在地上!”

等等力警官说着,赶忙抱起倒在地上的那个人,一看之下,大家又忍不住惊叫出声。

原来倒在地上的人正是蛭峰侦探,可是等等力警官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无力地往下垂。

“金田一先生,这……”

“是的,怪兽男爵扭断了他的脖子。”

邦雄闻言,害怕得连忙别过脸去,这时,他不经意发现房间角落里还有一道人影。

“啊!金田一先生,那里还有一个人!”

大伙儿一看,果然有个戴着铁面具的少女正躺在房间的角落里。

“咦?那不是小夜子吗?小夜子,振作点啊!”

“海野,小夜子也遇害了吗?”

金田一耕助担心的问。

“不,她还活着,只是暂时昏过去罢了。”

“真是谢天谢地,那么小夜子就交给你了。对了,怪兽男爵呢?”

金田一耕助话还没说完,四周立刻响起一阵令人闻之丧胆的笑声。

“哈哈!本男爵在此!”

大伙儿吃惊地抬头往上看,只见怪兽男爵带着诡谲的笑容坐在一个大篮子中,而小个子男人音丸也在他身旁格格笑着。

“哼!怪兽男爵,还不快下来领罪?现在你的房子已经全被警方封锁住了,连只蚂蚁也爬不出去,我劝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

哪知等等力警官说完之后,怪兽男爵却笑得更厉害了。

“哈哈!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原来你们的智慧不过如此。团团包围就一定插翅难飞吗?我就有本事上天下地!哈哈!”

“什么?”

金田一耕助感到有如突然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似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怪兽男爵和音丸搭乘的篮子已渐渐向上升起。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等等力警官咬牙切齿地朝空中开枪。

然而,天花板却如开花般向两边张开,怪兽男爵所搭乘的篮子就这样转眼消失无踪了。

埋伏在建筑物四周的警察们,全都张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幕怪异的景象。

只见那个圆形屋顶有如花瓣向四面八方裂开,接着,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缓缓冒出头来。

“哇!那是什么玩意儿?”

警察们惊讶得个个瞠目结舌,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发现那竟是个氢汽球。

“哈哈!怎么样?金田一耕助,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哈哈!”

怪兽男爵留下一连串的笑声,随即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