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10章 以物易人

作者:横沟正史

怪异的氢汽球

怪兽男爵搭乘氢汽球逃走的消息,当夜便传遍了日本全国上下。

按照当晚的风向来看,氢汽球大概会从东京的西方飘向山梨县,因此接近这个方向的各个村落都掀起一阵不小的騒动。

全国各地的警察们立刻动员起来,只要一等氢汽球飘过来,就会马上点燃火把追踪它。

可是,直到隔天早上,才有人发现原来氢汽球正挂在奥多摩山中的一棵大树上,而且篮子里还藏着人。

当地警察接报后,立刻赶往现场。

只见氢汽球大概因为漏气的缘故,正挂在一棵杉树上,而倾斜的篮子里好像真的有两个人影。

警察们见状,立刻团团包围住那棵杉树。

“喂!怪兽男爵,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警察局长面朝上喊话。

可是等了半天,怪兽男爵并没有半点回应,甚至连篮子也没有任何动静。

警察们不禁面面相觑。

这时,警察局长又试探性的对空射了两、三发子弹,然而,篮子里的人还是一动也不动。

“局长,他们是不是已经气绝身亡了?要不要派个人爬上去看一看?”

“嗯,也好。”

一名身手矫健的警察旋即爬上杉树,留在下面的警察局长及警察们则全部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不久,那位警察已经爬到篮子旁边,并踏着一根粗大的树枝跳进篮子里。

没一会儿,篮子里忽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哈哈!金田一耕助,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哈哈!”

“啊!怪兽男爵!”

警察们听到立刻脸色大变,所有人都紧紧握住手枪,眼看着一场枪战已经无法避免。

这时,刚才那名警察却突然从篮子里探出头来。

“局长,怪兽男爵其实是这个玩意儿!”

警察说完,便从篮子里扔出一个长得和怪兽男爵几乎一模一样的假人,在场的警察们见状,全部傻眼了。

那位警察接着又从篮子里扔出一个长得像音丸的假人,最后再将一个金属制的箱子吊在手上,沿着杉树树干缓缓爬下来。

“这么说,搭乘氢汽球逃走的其实不是怪兽男爵,而是这些假人喽?”

“是的,局长。我想怪兽男爵一定是故意利用这些假人引开警方注意,然后再从容地逃走。”

“可是我们刚才听到的声音……”

“那是这玩意儿。”

刚才那位警察苦笑着交出手中的箱子。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录音机,我放出来给局长听听看。”

警察打开箱子,按下开关,怪兽男爵的声音便立刻响起:

“哈哈!金田一耕助,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哈哈!”

当大家听到这段录音时,全都愣在当场。

对警方来说,这真是一大讽刺啊!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氢汽球,没想到搭乘氢汽球逃逸的居然不是怪兽男爵,而是两个假人和一架录音机。

想必怪兽男爵是趁着氢汽球从天花板消失,又由屋顶冒出的空档,偷偷和假人对调,并事先按下录音机的开关,录下这段话来嘲弄金田一耕助。

因此当警方正全力搜索氢汽球的时候,怪兽男爵早已从容地逃走。

另一方面,就在金田一耕助一行人回到警政署,卸下小夜子的面具时,海野清彦突然脱口大叫:

“啊!这个人不是小夜子!”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金田一耕助和一干警察们见了,全部像坠入云里雾中,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这名少女。

苦涩的咖啡

这次的事件对警政署和金田一耕助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所有的报导全都把话头指向他们,甚至还出现了“名侦探原来是糊涂侦探”的漫画,藉以讽刺被怪兽男爵摆了一道的金田一耕助。

警政署为了挽回颜面,也只能期望早日抓到怪兽男爵,救出小夜子,所以在找到氢汽球的当晚,大家再度在警政署总监办公室里举行了一场秘密会议。

这次参与会议的人员有等等力警官、几名警政署干部,以及协助警方侦破奇案的金田一耕助。

但是,围坐在圆形会议桌的所有人员从刚才起就频频看钟,一脸焦虑的样子。因为今晚的主角——警政总监直到现在仍没有进办公室。

金田一耕助渐渐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开口说:

“警官,都八点了,请问警政总监究竟上哪儿去了?”

“他说有点事要和女秘书杉浦小姐一起出去……可是,奇怪,他应该会在七点半以前回来啊!”

“会不会是中途发生车祸了?”

“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应该会接到电话才对。这样好了,我先问一下总机。”

等等力警官刚准备拿起桌上的电话,走廊上立刻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女秘书杉浦路子探头进来。

“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因为我们在路上发生车祸。”

“咦?车祸?那么警政总监有没有受伤?”

“有,不过不用担心,总监待会儿就要来开会了。”

女秘书话才说完,门口就响起警政总监的声音。

“呀!实在非常抱歉,我来迟了。”

大伙儿一看到推门而入的警政总监,全部惊讶得站了起来。

也难怪他们会有这种反应,因为警政总监整张脸都用白色的绷带包扎起来,唯一能看得见的只有两个眼睛以及口、鼻。

“总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刚才我到附近医院就医的时候,医生担心伤口会受到细菌感染,所以便把我包扎成这个样子。哈哈!简直就像木乃伊一样。”

“真的不碍事吗?”

“不碍事、不碍事。喏,大家快坐下来开会吧!杉浦小姐,麻烦你去为大家泡杯咖啡,要浓一点哦!”

警政总监坐下来后,便从保险箱里拿出那座上面印有小夜子指纹的黄金烛台。

“问题就出在这座烛台。金田一先生,听说怪兽男爵也对这座烛台非常感兴趣,是吗?”

“的确如此。”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这时,女秘书杉浦路子正好端咖啡进来,大伙儿于是一面喝咖啡,一面侧身倾听金田一耕助说话。

“综合海野清彦、邦雄,以及我在品川的地下工厂窃听到的谈话来研判,似乎有两批人马都想夺取这座烛台。其中一组是仓田、恩田,也就是怪兽男爵的属下,他们很早就开始打黄金烛台的主意,至于他们的动机为何,目前我还不清楚。”

金田一耕助一边喝咖啡,一边又缓缓说道:

“此外,还有另一组人马也觊觎这座烛台,但他们并不想得到烛台,只是希望这座烛台能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已。”

“你为什么知道这件事?”

警政总监好奇的问。

“这是我从对方杀死鹰巢灯塔的看守员、关掉灯塔的灯光、迫使‘日月丸号’发生船难的事件判断出来的。这些人似乎并不担心如果‘日月丸号’沉入海底的话,烛台也会跟着沉入海底。”

“他们为什么会希望烛台消失呢?”

“因为烛台上有小夜子的指纹。大家都知道,小夜子虽然是玉虫侯爵的孙女,可是由于她三岁就和玉虫侯爵分开,因此彼此都不记得对方的长相,唯一能证明小夜子身分的就是黄金烛台,这么一来,这座黄金烛台的存在就自然会对某人不利。”

“你说的某人是……”

目前还不能明说。不过,如果小夜子真的是玉虫侯爵的孙女,玉虫侯爵的所有财产当然就归小夜子一人所有;而玉虫侯爵家财万贯……”

金田一耕助说着说着,突然环视周遭的人。

(咦?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力警官和其他人怎么都睡着了?)

而金田一耕助自己也渐渐觉得头脑昏昏沉沉,舌头不听使唤。

(糟了!刚才喝下去的那杯咖啡有问题!)

想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不由得转头看着警政总监。

在众人皆睡的情况下,只有警政总监一人仍悠悠哉哉地坐在位子上,而且在他那白色绷带下的眼睛和嘴角还透出嘲笑的神情。

忽然,桌上的电话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男爵藏身之处

“喂,我、我是金田一耕助,请问您哪一位?”

金田一耕助勉强抓起电话,回应了几句。

整个脑袋都缠上绷带的警政总监则笑咪咪地看着这一切。

“我是警政总监,我被歹徒押至某处,刚才好不容易才逃脱了。对了,警政署有没有发生什么状况?”

话筒那端传来警政总监焦急的声音。

(岂止发生状况?情况可是非常危急呢!)

“警政总监,现在这里有人假扮成你……”

金田一耕助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觉得全身软绵绵、毫无气力,后来终于握着话筒趴在会议桌上睡着了。

这时,警政总监……不,假冒成警政总监的人趁机把黄金烛台装进箱子里,抱在腋下,快步离开会议室,并呼唤女秘书:

“阿薰,真正的警政总监好像已经逃出来了,我得立刻离开这里!”

两人于是急忙下楼。

等他们走远后,原本已经昏睡过去的金田一耕助突然抬起头,拿起话筒。

“接守卫室,快一点!”

不久,电话便接到守卫室,野野村邦雄和海野清彦早已在那里等候许久。

“邦雄吗?刚才那个包着绷带的警政总监正带着女秘书离去,快跟踪他们,那个人是假冒的警政总监。密切跟监,千万别跟丢了!”

金田一耕助挂上电话后,又一脸得意地自言自语道:

“哈哈!我曾经在神户的地下室看过这位女秘书,所以早就知道她是大胡子男人的助手,只不过怕会打草惊蛇,让大胡子男人跑了,才一直佯装不知道罢了。”

金田一耕助试着摇醒其他熟睡的人,然而大概是葯效太强,任凭金田一耕助再怎么摇都摇不醒他们。

“怎么会睡得这么熟呢?唉!算了,其实也多亏他们睡得这么熟,才能使我的演技更加逼真。刚才我早就看见那个缠着绷带的男人一边假装喝咖啡,一边把咖啡倒在地上,所以我也跟着如法炮制,把整杯咖啡都倒在地板上。”

金田一耕助说着又戴上帽子,从容地走出房间,对玄关外的守卫人员交代一声:

“等等力警官和其他几位警政署干部因为喝下掺了安眠葯的饮料,现在全都昏睡在警政总监的办公室里,快点去叫医生来。”

说完,他便留下一脸错愕的守卫人员,一阵风似的离开警政署。

半个钟头之后,一辆计程车停在麻布六本本附近某一个静谧的街角,大胡子男人和化装成警政总监女秘书的阿薰慌忙从车上走下。

由此可见刚才那位满脸缠着绷带的男子就是大胡子男人。

计程车开走之后,两人又张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环顾四周,等确定没有人跟踪,才安心地向前走。

“大哥,你说怪兽男爵要你拿烛台换小夜子,是真的吗?”

“嘘,别大声嚷嚷!”

大胡子男人连忙向四处张望,担心被别人听到了。

“阿薰,我总觉得很奇怪,怪兽男爵为什么知道我在找小夜子?而且还特地打电话给我,说要拿小夜子跟我交换烛台。那个老怪物为何会想得到这座烛台呢?啊!到了,就是这一家。”

大胡子男人手指的地方,正是昨天晚上发生騒动的怪兽男爵的藏身之处后面那栋古老的西式建筑。

他小心翼翼地按下门铃,等待里面的回应,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已经被躲在二十公尺外的两个人看见了。

那两个人就是海野清彦和野野村邦雄。

谈判

大胡子男人按了门转之后,没一会儿门内立刻传来一阵脚步声。

“是谁在门外?”

那声音相当低沉、沙哑。

“我是今天接到男爵电话的人。”

“什么?接到男爵电话的人?哦?是你啊……那个东西到手了吗?”

“当然,而且我已经把它带来了,快点去通报男爵吧!”

“好的,请你稍等一下。”

门里的人开始取下门闩,但是突然间,他又停下动作,以责怪的语气说:

“站在你旁边的是谁?你为什么不是一个人来?”

“哦,别担心,这位是我的助手,多亏她的帮忙我才能顺利取得烛台上。”

“哦,她就是那个化身成警政总监女秘书的人吗?”

大胡子男人和阿薰闻言,不由得彼此对望了一眼。

(看来对方似乎什么都知道呢!)

“除此以外,还有别人吗?”

“放心,没有了。”

“很好。”

对方一说完,门便打开了。

原来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大个儿。

“快点进来,先在玄关等候。”

大胡子男人和阿薰一进到门内,大个儿连忙看看门外有没有动静,确定毫无异状之后,这才关上门。

接着,大个儿又啪哒啪哒地走向站在玄关等候的两个人,然而他的脚步声听来实在十分怪异。

面对阿薰一脸疑惑的表情,大个儿于是笑着说道:

“哈哈!没什么好害怕的,其实我是音丸,为了避人耳目,所以才故意踩着高跷,扮成高个儿。喏,快点进去吧!男爵已经在恭候大驾了。”

一行人走进玄关,通过一间漆黑的大厅,弯进一条曲折的长廊。

由于走廊上没有灯光,四周非常昏暗,只能靠音丸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但又因为他脚下踩着高跷,走在黑暗的长廊里一直发出啪哒啪哒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感到十分不舒服。

不久,他们便来到一间房门前,音丸轻轻叩门。

“进来!”

房里传来一声很有威严的命令,阿薰听了,不由得全身直打哆嗦。

音丸一打开门便说:

“男爵,那个人依约把黄金烛台带来了。”

音丸的态度十分谦卑,在他眼中,怪兽男爵俨然是一位伟大的国王。

“我知道,快请他们进来吧!”

“是。”

大胡子男人和阿薰跟在音丸身后进入房间,当他们一见到眼前的情况,都不约而同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个五公尺见方的四角形房间,四面都垂挂黑色的窗帘,房间中央悬吊着一个如同漏斗般黑色铁制的灯罩。

灯罩下是一张圆形的桌子,桌子对面就坐着戴着白色皮制面具的怪兽男爵。

“请坐。”

虽然他的用字遣词非常有礼,可是声音中仍隐隐透着些许凶残,教人听了不寒而栗。

就连大胡子男人也觉得非常可怕,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在怪兽男爵的对面坐下。

笼中的少女

“听说黄金烛台在你手中,这可是真的?”

即使怪兽男爵的语气相当客气,但面具下那双眼睛却显得咄咄逼人。

“千真万确,而且我已经带来了。”

大胡子男人让男爵看了一下夹在他腋下的盒子,男爵立刻将脖子向前倾,并伸出手臂想要拿走那只盒子。

“哈哈!”

大胡子男人勉强挤出干涩的笑容说:

“这可不行哟!为了要得到这玩意儿,我已经搏命演出好久了,所以你必须依约把小夜子交给我,这样我才能把烛台给你。”

“当然,我一定会把小夜子交给你,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先看看烛台,否则万一那是个膺品,我的损失可大了。”

“你不必担心,这座烛台一直放在警政署的保险柜里保管着,没有人动得了它,我看你还是先把小夜子带来这里吧!等我看到小夜子,自然会让你看烛台。”

大胡子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立刻提出自己的条件。

怪兽男爵听了,随即射出凶狠的目光,愤怒地拍着桌子大叫:

“音丸,既然这位先生这么不信任我,咱们就先让他看看那个孩子!”

“是。”

站在门边的音丸立刻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静静地转动墙上的转盘。

天花板上渐渐传来金属磨擦声,紧接着,一个铁笼子便缓缓从天花板垂落。阿薰见状,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就连大胡男人子也忍不住紧紧抓住桌沿。

“哈哈!别害怕,是你说要见小夜子,我才让你看的,所以你最好张大眼睛看清楚!”

原来笼子里坐着一位穿水手服的少女,那位少女当然就是小夜子。

小夜子的脸上没有戴面具,但她那如洋娃娃般的细致脸庞却显得一点生气也没有。

她一动也不动地坐在那儿,就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简直就像一尊腊像似的。

“啊!小夜子小姐!”

阿薰忍不住发出尖锐的叫声。

“小夜子小姐……是不是死了?”

“放心吧!她没有死,我只是喂她吃了点葯,让她好好睡一觉罢了。”

怪兽男爵说着,又转头看着大胡子男人。

“怎么样?你的疑虑都澄清了吧?”

大胡子男人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回答:

“是的,我没有任何疑问了。只是,烛台给你之后,你就要把小夜子给我。”

“当然,这孩子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要我拿到烛台,随时都可以把她交给你。”

“而且你不能干涉我处置这个孩子!”

“哈哈!那当然,要杀要剐,任凭你处置。”

“好,一言为定,我现在就把烛台交给你。”

大胡子男人把盒子往桌上一放,怪兽男爵立刻接过那个盒子,双手颤抖地打开盒盖,并从里面取出黄金烛台。

这一瞬间,他的眼底迅速闪过一道光芒。

“喂,我已经把烛台交给你了,快点把小夜子给我!”

大胡子男人有些着急,但是怪兽男爵却充耳不闻,他只是一直谨慎地检视着烛台,过了一会儿,怪兽男爵突然发出愤怒的吼声。

“不对,这是假的烛台!”

“什么?你说什么?”

大胡子男人和阿薰都不敢置信地站了起来。

“不可能呀!我们明明……”

“什么不可能?你没看到这张纸条吗?”

大胡子男人接过烛台,仔细一瞧,原来烛台下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你又拿到商品了,唉!真可怜哟!

                    全田一耕助

大胡子男人和阿薰一看到这张字条,全部愣住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吊在天花板上的警铃突然大声响了起来。

“啊!有人翻墙进来了!”

怪兽男爵倏地起身,掀开身后的窗帘,打开墙上的监看器,只见邦雄和海野清彦正在庭院里匍匐前进,两人身后还跟着五六名全副武装的警官。

怪兽男爵见到这番情景,立刻回头看着大胡子男人说:

“哼!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不但带假烛台来骗我,还把警察也带来。音丸,别让这两个人跑了!”

怪兽男爵说着,又愤怒地撕下面具,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令人看了好生害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