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11章 自食恶果

作者:横沟正史

诡异的笑声

邦雄和海野清彦依照金田一耕助的吩咐,从警政署一路跟踪缠着绷带的假警政总监和女秘书到这里,才发现假冒警政总监的人是大胡子男人,于是立刻打电话回警政署,请求支援。

没想到金田一耕助已不知去向,而等等力警官及其他干员又因为喝下掺有安眠葯的咖啡,正呼呼大睡。两人无可奈何,只好向附近的警察机关求救,由他们带五、六名警官来协助缉凶。

一行人翻过围墙,在黑暗的庭院中匍匐前进,这时,屋子里突然传来震耳慾聋的铃声。

“糟了,被发现了!”

每野清彦失声大叫。

“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冲进去吧!”

“你们说歹徒藏在这里,是真的吗?这里一直是空屋,照理说应该没有人住才对,万一咱们扑了个空,传出去不就会沦为笑柄?”

执勤的警官面有难色的说。

不过海野清彦却再三保证:

“警官,你放心,我们的确见到歹徒进入这栋空屋。”

“是啊!而且他刚刚按门铃时,还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出来开门呢!”

邦雄也在一旁补充说明。

尽管如此,警官们还是一脸犹豫。

忽然间,屋里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便是一阵可怕的叫声。

邦雄和海野清彦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互看一眼。

“海野叔叔,那不是怪兽男爵的声音吗?”

邦雄的话还没说完,大伙儿又听到一声枪响,同时还夹杂着怪兽男爵那似兽非兽的吼声。

“啊!怪兽男爵居然躲在这栋房子里!”

“什么?怪兽男爵还躲在这里?”

在场的警官也都知道昨天晚上的騒动,所以当他们听到“怪兽男爵”这四个字,脸都发青了。

“是的,刚才那的确是怪兽男爵的声音。啊!现在又是什么声音?”

邦雄皱起眉头,不解他说。

大伙儿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只听见屋里似乎传出几声连续的枪响,接着又是一声世上最悲惨的哀呜,然后四周才归于平静。

“刚才那声哀鸣是……”

一位警官白着脸问。

“总之,我们先进去屋里看看吧!”

海野清彦说着,便和邦雄率先冲进屋里。站在后面的警官们见状,不好意思再迟疑,只好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手电筒跟着进屋。

正如刚才所说,玄关里面是一个大厅,接下来才是曲曲折折的长廊。

他们一穿过长廊,就听见黑暗中传来难以言喻的恐怖声音。

“咯咯咯、咯咯咯……”

大伙儿闻声,不禁面面相觑。

“我们先顺着声音前进吧!”

不久,一行人来到刚才怪兽男爵和大胡子男人进行交易的房间,而那令人胆寒的声音就是从这房间传出来的。

“谁在里面?”

一位警官一边发抖,一边问道。

然而,过了半晌,仍然没有人回应他的问话,房间里依旧传来咯咯的声音。

这次他们听清楚了,这声音原来是笑声,可见有人正在里面笑着。

大伙儿呆愣了好一会儿,后来还是海野清彦先鼓起勇气破门而入。

“人在哪里?”

他一边问,一边环视四周,但是等他看清眼前的状况后,却吓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大胡子男人手中握着枪,呈大字形躺在血泊中,他的额头上出现一个弹孔,鲜血正不断从弹孔中涌出;而那座假烛台则掉落在他的尸体旁边。

至于女秘书——阿薰更是披头散发的被关在悬在半空中的笼子里。她一面紧张兮兮地向下张望,一面格格笑着,看样子似乎已经疯了。

大胡子男人的身分

邦雄心有余悸地看着现场,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地上的黄金烛台。

“啊!黄金烛台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说着,他连忙捡起烛台,却发现那并不是真的黄金烛台。

“哦,原来是金田一先生把烛台调包了,而且还故意慎重其事地将它锁进警政署的保险柜里。”

海野清彦也点头说道:

“嗯,一定是这样。这个大胡子男人大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假烛台偷来这里,却被发现实情的怪兽男爵在盛怒之下杀了。”

“可是,这个大胡子男人为什么要把烛台带到怪兽男爵这里呢?”

“邦雄,我想那个笼子原本是用来关小夜子的,而这个大胡子男人则想以烛台来交换小夜子。”

两人谈话时,警官们忙着合力把笼子放下来。邦雄见到阿薰的模样,觉得非常恶心,不由得移开视线,不巧又看见躺在血泊中的大胡子男人,邦雄先是愣了几秒,后来突然大叫出声:

“啊!海野叔叔,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人关掉鹰巢灯塔的灯,杀死灯塔叔叔,使‘日月丸号’发生船难!”

邦雄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许多。

事实上邦雄在回东京前,曾经到古川谦三的坟前祭拜他,并且发誓要抓到真凶,以慰古川谦三在天之灵。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如今这位令人发指的恶徒已经自食恶果了。

邦雄想到这里,不禁闭上双眼,为古川谦三默祷。

海野清彦见状,随即拍拍他的肩膀。

“邦雄,我和小夜子从意大利坐船回日本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盯上了。后来他把我推下海,还把小夜子掳走!”

“海野叔叔,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非要得到小夜子和黄金烛台不可?”

海野清彦听了便走近尸体,撕掉对方的大胡子。

“我猜的没错,这个人果然是玉虫侯爵的侄子,名叫猛人。”

“可是他为什么……”

“因为玉虫侯爵非常有钱,而且他的亲人只剩下小夜子和猛人。如果小夜子死了,那么玉虫候爵所有的家产都将由猛人一人继承。”

“这么说来,他是为了争夺财产才想杀死小夜子的喽?”

“是的。”

“但是,他为什么会凯觎烛台呢?”

“这个嘛……因为烛台上印着小夜子的指纹,这枚指纹是小夜子证明自己身分的唯一证据,因此只要烛台消失,就算小夜子回到玉虫侯爵的身边,大家仍会怀疑她是冒牌货,因而将她逐出玉虫家。所以,他希望能尽速让烛台和小夜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明白了,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得到小夜子和烛台的原因了。但是,海野叔叔,怪兽男爵又为什么要抢烛台呢?他和玉虫候爵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这一点我也想不透。唉!为什么怪兽男爵、仓田,以及斜眼恩田都想得到这座黄金烛台呢?”

海野清彦歪着脑袋苦苦思索,这时,警官们终于把笼子卸到地面上。

他们把阿薰带出笼外,可是她已经发疯了,所以一直格格笑个不停。

邦雄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屏住气息道:

“啊!海野叔叔,我看过这个人。她就是在新干线上让我吃下掺有安眠葯的苹果,并盗走假烛台的女人!”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女人也是猛人的同党,如今猛人被杀,她自己也疯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海野清彦心有所感的说着。

这时,一名警官突然指着笼子大叫:

“这里有一张奇怪的纸!”

邦雄和海野清彦立刻转头看着笼子,只见上面贴了一张十公分见方的纸,纸上写满了字——

金田一耕助,十三日晚上八点,希望你能带着真的黄金烛台到目前在藏前表演的猎户座马戏团的特别座尿我交换小夜子。

若不照我的话去做,小夜子将性命难保。

                  怪兽男爵

海野清彦和邦雄看完上面的文字,不由得面面相觑。

看样子怪兽男爵终于主动下战帖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