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12章 一场騒动

作者:横沟正史

神秘的小丑

这阵子因为美国的猎户座马戏团来到东京表演,所以整个东京的少男少女都显得非常兴奋。

根据报导指出,猎户座马戏团是一个超大型马戏团,光是大象就有十几头,此外还有狮子、老虎、豹、猿猴、黑猩猩、熊、海豹、鳄鱼、锦蛇及其他各式各样的鸟类和动物等,仿佛是一座小型动物园。

马戏团的表演艺人里,有许多日裔的美国人,因此,当猎户座马戏团在东京薰前举行表演的时候,立刻吸引了大批人潮。

怪兽男爵指定该马戏团的特别座为小夜子的交换场所,着实令警政署上上下下都捏了一把冷汗。

(那里人那么多,万一不小心枪支走火的话……)

警政总监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只能下令严密调查马戏团的团员们,特别是在美国出生的日裔;至于观众席的周边更是加强巡逻,一点也不敢大意。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十三日就到了。

马戏团在藏前临时搭起的大型帐篷,今天依然涌进大批群众,等金田一耕助来到马戏团时,里面早已人满为患了。

今天他仍旧穿着一袭皱巴巴的和服、皱巴巴的宽松长裤,还不时搔搔头。

不知他是不是太过紧张,只见他一坐进特别座便一动也不动地僵在那里,而坐在他身旁的等等力警官也一脸严肃。

当然,特别座附近还有许多由便衣乔装而成的观众,只是四周并没有邦雄和海野清彦的人影。

表演很快就开始了,猎户座马戏团陆续表演了许多难得一见的精彩特技,但坐在观众席上的刑警们却无心欣赏,每个人都严阵以待地静候怪兽男爵的出现。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后台正发生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猎户座马戏团的后台位在另外一个帐篷里,那里有许多用链子锁起来的大象,以及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大约八点的时候,一个身材小巧的小丑走进这个关动物的帐蓬里。他身穿水蓝色宽松小丑装,整张脸涂成白色,脸颊上还画了菱形和心型的图案,完全看不出他本来的面目。

小丑穿过大象和马房,来到关黑猩猩的笼子前面,看看四周。帐篷里除了一盏昏暗的电灯之外,没有其他人影。

小丑露齿一笑,随即轻轻敲着黑猩猩的笼子。

一直蹲在地上的黑猩猩蓦然抬起头,开口说道:

“哦,是音丸啊!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原来是怪兽男爵披着黑猩猩的皮躲在这里;小丑则是音丸三平假扮的。

“男爵,金田一果真坐在特别座上。”

“嗯,他有没有带东西来?”

“有,我看见跟他在一起的等等力警官带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想必黄金烛台就放在盒子里面。”

“很好,可是我们得设法叫他们从盒子里把烛台拿出来。”

怪兽男爵想了一想后又说:

“嗯,这件事我待会儿再好好计划一下,你先将小夜子拖出去吧!”

“是!”

音丸恭敬的一鞠躬之后,便打开隔壁的笼子,拖出那只正在熟睡的小黑猩猩,并剥掉它的皮。

只见一团毛茸茸的黑皮里竟然露出穿着紧身衣的小夜子。

小夜子大概又被迫服下安眠葯了,这会儿已睡得不省人事。

怪兽男爵看了小夜子一眼便说:

“喂!把她的眼睛蒙起来,免得她醒来看到这一切会吓得尖叫。”

“是的。”

音丸从口袋里取出一条紫色的布条蒙住小夜子的眼睛,这时,正好有位刑警从帐篷的入口处走来,音丸见状赶忙把小夜子拖到一旁。

那里正是狮子笼的前面,笼子里的两只狮子原本正在睡觉,不过其中一头狮子似乎被音丸吵醒了,它忽然抬起头来。

“喂,狮子兄,暂时帮我看住这个孩子哟!”

音丸格格地笑着,随即来到黑猩猩的笼子前面。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

刑警指着音丸问。

“喔!因为下一场轮到黑猩猩出来表演,所以我来带这只黑猩猩出场。”

音丸故意用生硬的日语回答刑警的问话。

“原来如此。对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没有、没有。”

刑警听后,便点点头,走出关动物的帐篷。

“唉呀!刚才真吓死我了。要是小夜子醒来乱吼乱叫,可就不妙了。”

音丸说着,又走回狮子笼前面。

“哈哈!狮子兄,谢谢你帮我看住这个孩子。”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抱起已经被蒙住眼睛的小夜子;笼子里的狮子则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

金田一中弹

另一方面,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依然坐在特别座里,抱着盒子,不安地环顾四周。

(怪兽男爵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两人张大眼睛搜寻怪兽男爵的踪影时,帐篷里的电灯忽然全部熄灭了,等等力警官见状,不由得将盒子抱得更紧。

“哈……哈……”

昏暗的表演场地又传来令人间之毛骨悚然的笑声,使得场内立刻掀起一阵騒动。

“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

观众一听到怪兽男爵的声音,都不自主地闭上嘴巴,场内立刻变得十分安静。

怪兽男爵骇人的声音继续不断响起:

“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我依约把小夜子带来了,你们最好也把黄金烛台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前面的栏杆上。听清楚了,放在栏杆上!”

等等力警官听到这番话,不禁下意识地左顾右盼,但他实在无法估计怪兽男爵的声音来自何处。

“警官,该行动了。”

站在后面的刑警拍拍等力警官的肩膀提醒道。

“好,各就各位。”

“是!”

一群刑警偷偷向四方散开,这时,照明灯突然恢复正常,场中的景况令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帐蓬的圆木上吊着五、六个秋千,怪兽男爵正悠闲地坐在其中一个上面,他手中还抱着身穿紧身衣的小夜子。

“哇!怪兽男爵出现了!”

在场的观众都吓坏了。

怪兽男爵看到观众们的反应,忍不住大声吼着:

“安静!要是有人胆敢耍花招,就别怪我把这孩子扔下去,让她摔死!”

观众一听到怪兽男爵这么说,只得乖乖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开口出声。

他们离地面至少几十公尺,小夜子一旦摔下来必死无疑。

怪兽男爵等现场变得鸦雀无声之后,才又继续说:

“金田一耕助,快点把黄金烛台放在栏杆上!”

可是不知为什么,金田一耕助还是按兵不动地坐在位子上。

等等力警官慌忙看着四周。

忽然间,某处传来一声口哨声,等等力警官一听到口哨便露出笑容,并从盒子里取出烛台,放在栏杆上面。

“哈哈!看来你终于下定决心了,那么我就不客气喽!”

怪兽男爵说完,立刻取出一条前端绑成环状的绳子,像西部牛仔般,刷的一声套住栏杆上的烛台,然后慢慢把黄金烛台吊上来。

全场的观众不由得发出惊叹声,怪兽男爵则一脸得意地继续收绳。

然而,等他拿到烛台之后,却又勃然大怒地吼:

“哼!金田一耕助,你敢再次耍我?这个假烛台还给你!”

怪兽男爵用力把烛台掼在地上,同时从腰际取出一把手枪愤怒地开了一枪,更糟的是,那一枪居然不偏不倚地命中金田一耕助的胸膛。

只见金田一耕助还来不及尖叫,便从椅子上翻落到地面。

夹杂在观众席中的便衣刑警全部站了起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帐篷里又发生一阵騒动。

“哇!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打开兽笼,狮子逃跑了,鳄鱼、锦蛇也逃跑了!”

观众们听到后台传来的呼叫声,纷纷惊惶失措地站起来,整个马戏团的帐篷也出现前所未有的混乱场面。

事实上,从那天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东京附近的居民大都人心惶惶、提心吊胆。

如果光是狮子逃走,只要做好路上警戒工作就可以了,然而由于鳄鱼和锦蛇也失踪了,如此一来,水里的监测工作便不可马虎。再加上本所、深川这一带有许多河川和渠塘,更加深了这件事的危险性。

于是,除了自卫队和机动队出动协助搜寻之外,每个城镇也都组织起自救团,青年们人手一棍,彻夜轮番巡逻、戒备。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紧张得草木皆兵,有人把枯芒看成幽灵,各地的渠塘也都曾传出有鳄鱼的踪迹,甚至连各地的树林、草丛间,也都有人宣称看到大批锦蛇。总之,东京的每个人都已经如惊弓之鸟。

所幸,第二天早上,机动队就发现鳄鱼的踪迹,并且毫不犹豫地加以扑杀,后来锦蛇也被马戏团的人抓住,关回笼子里。可是,唯独狮子不见踪影。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狮子并没有逃出笼子。

由于当晚发生騒动的时候,狮子笼里空空如也,所以大家才会以为两头狮子已逃出笼外,直到隔天早上才有人发现帐篷的一角居然有一张狮子皮。

难道是有人杀了狮子,并且剥下它的皮吗?

不,不可能,因为这张兽皮并没有血迹,而且也不是一张新的兽皮。

照这种情况看来,当时在笼子里的两只狮子——其中一头不是真的狮子,而是某个人披着狮皮伪装的。

然而,就算再怎么勇敢的人也不可能有胆量和狮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可见另外一头狮子应该也是人装的。

那么另一张狮皮呢?难道另一个人还继续伪装成狮子?

再次脱逃

话说回来,当晚光是怪兽男爵的出现就足以令众人震惊不已,后来再加上狮子、锦蛇逃出马戏团的消息,搞得猎户座马戏团的观众席上乱成一团;忙着逃命的人群在帐篷内你推我挤,严重阻碍警方的办案行动。

可是对怪兽男爵而言,这无疑是天赐良机。

他抱着小夜子,从这个秋千跳到下一个秋千,从这根圆木攀到下一根圆木,毫不费力地跳到一根拄子旁,然后绕着柱子滑下,来到地面。

“怪兽男爵下来了!”

一位刑警连忙喊。

“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就算开枪也无妨!”

等等力警官大声叫道。

谁知现场一片混乱,警方根本无法穿越人群逮捕歹徒。更何况这里人那么多,一不小心就可能酿成大祸,所以警方也不敢随便开枪。

于是他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怪兽男爵抱着小夜子逃出马戏团的帐篷。

“唉呀!怪兽男爵往外逃了!”

“快追啊!别让他逃走了!”

刑警们急忙吼着,但是帐篷外面跟帐篷里面的情况差不多,大家一听到马戏团里的鳄鱼、锦蛇逃出笼子的消息,纷纷四处逃命,混乱的情况让警方即使想抓人也无从抓起。

只见怪兽男爵迅速在人群中穿梭,不一会儿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