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13章 出奇制胜

作者:横沟正史

狮子和猩猩

此时怪兽男爵抱着小夜子,跑到距离猎户座马戏团不远处的厩河岸。

由于夜幕低垂,所以宽广的隅田川上一片昏暗,倒映在水面上的路灯显得十分孤寂。

厩河岸的悬崖下,有艘小汽艇从刚才就一直停在那儿,里面的人一听到男爵的脚步声,便慌忙从汽艇中探出头来。

“男爵,我在等你呢!”

音丸还是一身小丑装扮,脸上涂了厚厚的白粉,面颊上画着菱形、心形等图案。

“哦,是音丸啊!快把小夜子接过去。”

“是。”

音丸一抱住小夜子,怪兽男爵立刻跳进汽级里。

音丸小心翼翼的把沉睡中的小夜子放在汽艇的沙发上后,才转头对怪兽男爵说:

“男爵,您身上满是灰尘呐!您先坐着别动,让我帮您拍掉灰尘!”

“嗯,我一心只想赶快冲出混乱的人群,结果弄得全身脏兮兮。对了,刚才马戏团里的野兽全出笼了,是你的杰作吧?”

“是的,因为我想帮助男爵逃走。”

“嗯,你真细心。”

“但是,有件事很奇怪……”

音丸一副慾言又止的模样。

“什么事很奇怪?”

“我只放出鳄鱼和锦蛇,后来怎么连狮子也逃出来了?”

“大概是有人一慌之下,不小心打开狮笼了吧!管他的。反正我已经顺利脱逃就好了。”

“说的也是。”

音丸一面勤快地拍去怪兽男爵身上的灰尘,一面说道:

“那座黄金烛台到手了没有?”

“哼,说到这个我就有气,金田一耕助这家伙竟敢拿假烛台骗我!”

“假的?”

“嗯,我一气之下便开枪杀了他。”

“这倒是大快人心。嘿嘿!金田一耕助也实在太傻了。”

“是啊!我从来不知道那家伙竟然这么傻!”

“可是黄金烛台没有拿到手,实在令人遗憾。”

“别担心,只要小夜子在我手里,黄金烛台迟早是属于我的。”

“男爵,到时候别忘了奖赏我哦!”

“那当然,黄金烛台一到手,我就变成大富翁了,到时候还怕我亏待你吗?”

怪兽男爵说着,突然皱起眉头,看着音丸的脸说:

“音丸,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我大概感冒了,喉咙痛得要命……”

“原来如此。音九,我们还是早点开船吧!否则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是!”

音丸立刻坐在驾驶座上,握紧方向盘,没一会儿,汽艇的引擎便发出噗噗的声音,朝着隅田川的下游驶去。

此时,原本在对面河岸上徘徊的五、六艘汽艇也跟着这艘汽艇快速前进,那些汽艇上全都是武装的刑警们。

除了众多刑警之外,海野清彦和野野村邦雄也在汽艇上面。他们两人一直盯着前方,默默不语。

过了半晌,邦雄才担心地开口问:

“海野叔叔,金田一先生会不会有问题?”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那个人不是一直跟在他身旁吗?”

海野清彦不慌不忙地回答,但是他的语气依然透着些许不安。

“我还是很担心,毕竟怪兽男爵那么凶狠,又孔武有力……”

“再凶狠的人,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让旁人有机可乘。”

“你说的役错,可是那个人真的没问题吗?要是他失败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放心吧!那个人是魔术师,手指灵巧得很,不会有事的。”

邦雄和海野清彦说到这儿,就没有再谈下去了,只是一迳望着前方的汽艇发呆。

另一方面,怪兽男爵休息了一会儿后,缓缓来到汽艇的船尾,不经意地往外瞧了一眼。突然间,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糟了!音丸,有船只跟踪我们!”

也难怪怪兽男爵会大吃一惊,因为在他所搭乘的汽艇后面,有五、六艘汽艇正连成一条直线紧跟在后,而且越往下游驶去,汽艇的数目越多,眼看着他的汽艇就要被其他汽艇团团围住了。

“糟了!真可恶,竟敢摆我一道。喂!音丸,全速前进,只要驶出东京湾就好!”

怪兽男爵忍不住咆哮起来。但是,向来对怪兽男爵忠心耿耿、唯命是从的音丸,此时却慢慢减缓速度,不久,整艘汽艇甚至停了下来。

这一招让怪兽男爵感到相当震惊。

“音丸,怎、怎么回事?你疯了吗?”

怪兽男爵暴跳如雷的吼着,然而就在下一瞬间,他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只见汽艇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一头狮子,而且那头狮子还目露凶光地瞪着怪兽男爵。

顿失筹码

尽管怪兽男爵再怎么凶暴,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黑猩猩,当然打不过狮子。所以一遇到这种情景,他也只能整个舌根往上吊,全身直打哆嗦。

不久,狮子低吼一声,同时向前踏出一步。

怪兽男爵见状,连忙掏出身上的手枪,不由分说便扣下扳机。

可是,手枪不断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却发射不出半颗子弹。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怪兽男爵早已吓得脸色发白,这时狮子又再度低吼一声,并一步一步地向他走去。

“畜牲!音丸,你在发什么愣啊?狮子,有狮子啊!快来救我!”

怪兽男爵拼命叫着,还不时做出开枪射击的样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哈哈!”

狮子突然发出人类的笑声,怪兽男爵吃惊之余,忍不住向后退了一大步。

“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连怪兽男爵也有吓破胆的一天哪!”

“什么?你说什么!”

“你不必再开枪了,因为那把手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

(啊!狮子怎么可能开口说话呢?)

刚开始的时候,怪兽男爵还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但是渐渐的,他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原来你不是真正的狮子。但是,你究竟是什么人呢?算了,反正这个问题问了也是白问,你一定是警察……”

“不,我不是警察,不过,你猜的已经非常接近了。男爵,看清楚了!”

原本还四只脚站在地上的狮子,突然站了起来,并从狮皮中探出一颗脑袋。

当怪兽男爵看到眼前这张脸时,着实吓了一跳。

“啊!你、你是金田一耕助!”

“哈哈,没错!正是我。怪兽男爵,别来无恙吧?”

“可、可是……那么,先前那个被我开枪射杀的人是……”

“哈哈!那是假人,他只是我的替身罢了。怎么样?那个假人看起来十分逼真吧?连你都被蒙在鼓里了。”

怪兽男爵听到,眼中不禁燃起一把愤怒之火。

金田一耕助只得笑着说:

“对不起,我实在不该那样捉弄你,先是利用假人来骗你,现在又化装成狮子吓你……哈哈!只是没想到一只狮子就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嘻!你刚才脸上真的一点血色也没有哩!”

怪兽男爵听了,眼中又透出腾腾杀气,可是才一眨眼的工夫,他眼中的杀气便消失无踪。

“金田一,我承认这回是彻头彻尾地被你打败了,你真了不起。来,这边坐吧!老实说,你是怎么瞒天过海的?”

怪兽男爵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雪前,缓缓点火。

“不,你这么称赞我,实在让我承受不起。喏,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表面上两人正开门见山地聊了起来,但其实他们心里谁也不敢大意。

虽然金田一耕助手里有枪,但对方是个大力士,若真斗起来,谁输谁赢还很难说。

怪兽男爵坐定之后,便抽着雪茄问道。

“我想先从这里谈起吧!是谁、在什么时候,把我手枪里的子弹拿出来了?”

“哦,这个嘛……就是站在那里的小不点啊!”

“什、什么?是音丸?”

怪兽男爵脸上立刻露出愤怒的神情。

“难道连音丸也背叛我?”

“不,男爵,请你听我把话说完。真正的音丸现在人在警政署里。”

“咦?音丸他……”

一听到这儿,怪兽男爵立刻脸色大变。

“那么,站在那里的是……”

“是他的替身。乍看之下,你也许会以为他是真正的音丸三平,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你让音丸化装成猎户座马戏团里的小丑,所以,我也借用你这一招,拜托马戏团里的小丑,反过来化装成音丸。”

“原来如此,这么说,音丸已经落在警方的手中了?”

怪兽男爵的语气中充满依依不舍之情,看来这位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当真对音丸有根深厚的情感。

“是啊!还有,因为这位小丑是一名魔术师,手指十分灵巧,所以他刚才帮你抱小夜子进汽艇之后,就藉着替你拍掉衣服上灰尘的动作,迅速取出你手枪里的子弹。哈哈!男爵,你实在太大意了!”

怪兽男爵一面闭上眼睛,一面侧耳倾听金田一耕助的话。当他听到“小夜子”这三个字时,突然张开眼睛,看着平躺在沙发上的少女。

只见少女依然蒙着眼睛熟睡着。

金田一耕助留意到怪兽男爵的眼神,忍不住笑着说:

“哈哈!男爵,我劝你别这么想!”

“什、什么?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必掩饰了,你现在不是在想,只要有了小夜子这张护身符,就有逃走的机会吗?”

“你……”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被人一一拆穿,怪兽男爵忍不住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向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却觉得非常好笑。

“怪兽男爵,你别白费心机了。事实上,躺在这里的这个人并不是小夜子。”

“什么?她不是小夜子?”

“哈哈!我就让你看看这一位小姐的庐山真面目吧!沙子,辛苦你了,你现在可以把眼罩拿下来,让男爵看看你的脸。”

原本一直昏睡的少女突然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一拿掉蒙住眼睛的眼罩,怪兽男爵便吃惊地失声大叫:

“啊!你、你是……”

共赴黄泉

也难怪怪兽男爵会有如此吃惊的反应,因为他一直以为手中的筹码是小夜子,没想到对方却只是个和小夜子身高相似的少女罢了。

金田一耕助在一旁笑着说:

“哈哈!原来你还记得她嘛!这位小姐曾经被你当成小夜子的替身送给我们。因此,这回我也有样学样,请她来乔装成小夜子。”

“但是……但是你在什么时候……”

怪兽男爵已经震惊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在放置动物的帐篷里。”

“帐篷里?”

“是的。当时,我们虽然知道你和小夜子假扮成黑猩猩躲在笼子里,然而因为小夜子在你身边,我们怕要是贸然行动,惹得你勃然大怒的话,说不定你会杀了小夜子泄愤,所以……”

“这些都不重要,你只要告诉我小夜子什么时候被你调包的就行了。”

怪兽男爵气得捶胸顿足,又吼又叫。

一听到这个声音,妙子和小丑吓得脸都发白了。

“唉呀!男爵,别发火嘛!我尽量说快一点就是了。”

金田一耕助依然握着手枪,丝毫不敢大意。

“你还记得吗?在你们藏身的笼子旁边,有个关狮子的笼子,那时我和妙子就躲在笼子里假扮成狮子。”

“鸣——呜——”

怪兽男爵一边咆哮,一边仍机警地打探汽艇外面的情况。

但不幸的是,此时他所搭乘的汽艇外面,已经布满大大小小的船只。

现在的他四面楚歌,只能气得不断磨牙。

“我们一直没有行动,为的就是希望能让小夜子平安无事,设想到音丸竟把小夜子放在我们的笼子前面,这对我们而言真是天赐良机。我连忙将小夜子和妙子互换,让小夜子躲进狮子皮里,而原本躲在狮子皮里的妙子则蒙上眼罩,乔装成小夜子。”

怪兽男爵此时突然叼着雪前,缓缓站了起来。

金田一耕助更加小心翼翼地紧握手枪。

“因为我已经平安无事地救出小夜子,所以立刻通知坐在特别座的等等力警官。男爵,事实上,等等力警官今天晚上同时准备了两座烛台,打算如果营救小夜子的计划失败,就只好把真的烛台交给你。

但是我打暗号告诉他,小夜子已经平安无享,所以他才放心地把假烛台交给你。”

“呜——、鸣……”

怪兽男爵嘴里不时发出后悔、愤怒的吼声。

“男爵,真可惜啊!你差一点就可以取得真正的黄金烛台了,都是音丸的疏忽,才让你拿到假的烛台。”

“我明白了,金田一。”

怪兽男爵有气无力的说:

“总之,这回我输得心服口服。现在,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静静等警政署的人来就好。我想音丸正在政署里等着你去和他相聚呢!”

怪兽男爵一听到“警政署”三个字,目光立刻变得很诡异。

“不,金田一,我知道我错了,你放我一马吧!我生平最痛恨和警方打交道。”

“这个我知道,可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这么办了。怪兽男爵,这次只怕你插翅也难飞。”

“要是我还想逃呢?”

“咦?你打算怎么个逃法?”

“就是这个逃法!”

怪兽男爵说着,便把手上的雪前往墙壁上一按。

由于汽艇内的墙壁全是用壁纸糊成,所以一时之间,汽艇内冒起噼哩啪啦的火光,一道火舌迅速窜升上来。

“哈哈!金田…耕助,我宁愿和这艘汽艇同归于尽,也不要去警政署。

可是,一个人下地府未免太孤单,所以只好请你一起作陪喽!”

怪兽男爵得意他说着。

“啊!糟了,不妙!”

金田一耕助大叫一声,随即牵着妙子的手爬上甲板。

负责操纵方向盘的小丑早已跳入水中。

金田一耕助和妙子赶忙跟着跳人水中。这时,船身忽然燃起一团熊熊的火焰,载着怪兽男爵的汽艇宛如一个火球在水面上奔驰。

“啊!怪兽男爵逃跑了!”

在周围汽艇上待命的警方见状,立刻试图追赶,可是,因为那艘汽艇已经燃起熊熊烈火,大家都不敢轻易靠近。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该如何是好时,怪兽男爵所搭乘的汽艇早已驶出一公里以外,紧接着,一声巨响传来,只见那艘汽艇在瞬间便化为灰烬,船身的碎片被大火一起卷向高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