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海角惨案》

第07章 隔墙有耳

作者:横沟正史

保险柜

第二天,整个东京掀起一阵騒动,所有报纸都以头条新闻报导这则消息——

怪兽男爵东京再度现身

看到这篇报导的读者,没有不脸色大变的。

曾经看过《怪兽男爵》或是《大迷官》这两本书的读者,对于怪兽男爵应该并不陌生;但是为了让不曾看过这两本书的人也能有所了解,后面将会简单介绍怪兽男爵的经历。

总之,在案发的第二天,警政署的总监办公室里召开了一场非比寻常的会议。

在办公室内参与会议的人员除了警政总监、等等力警官,以及五、六名干员之外,还有金田一耕助和海野清彦。

警政总监朝在座的所有人看了一眼后说道:

“怪兽男爵如果真的出现了,警方一定会排除万难,设法缉捕他到案。但是,金田一先生,能不能请你先说明一下,为什么昨天晚上你会出现在蜘蛛网宫殿里呢?”

“哦,这件事情啊……”

金田一耕助脸上挂着笑容,一只手不断搔着那头如鸟巢般的乱发。

他今天已经脱掉扮演流浪汉时所穿的破烂衣服,换上平日爱穿的和服加宽松长裤。

“关于这件事,我想,您还是问海野比较清楚。海野,请你向大家说明一下吧!”

于是海野清彦便从黄金烛台、小夜子、装义肢的男人,以及邦雄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

接下来,金田一耕助才开始叙述自己的历险记。

“我因为接受海野的委托而和这件事有所接触。那时我曾发现一个奇怪的人物……目前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的同党叫他大胡子。

在跟踪这个大胡子男人的过程中,我找到神户那栋可疑的西式建筑,因此便潜入这栋西式建筑,才知道小夜子遭这帮歹徒绑架,而且还被戴上可怕的面具。我正准备营救她,却被歹徒装入袋子里,丢进神户港的海底。”

“装入袋子,还沉入海底?”大伙儿都不由得瞪大眼睛,只见金田一耕助笑着说:

“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因为我习惯随身携带一把小刀,所以才能割破袋子逃出来,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救小夜子,因此我一直以为小夜子已经葬身海底了,那天我在怪兽男爵那里看见小夜子时,真是感到又惊又喜。

虽然她现在落在怪兽男爵的手中,但只要她有一口气在,

我们就一定能想出营救她的方法。”

“但是,小夜子为什么会获救呢?她不是也被装入袋子里,并扔到大海里去了吗?”

警政总监皱着眉头问。

“这个嘛……我猜当时被装入袋里、扔进大海里去的应该不是小夜子,而是假人之类的东西。

由于音丸背着大胡子男人偷偷救出小夜子,还把小夜子送给怪兽男爵,大胡子男人知道这件事之后,才会潜入蜘蛛网宫殿,打算枪杀小夜子。”

听了金田一耕助的话之后,在场的人都惊讶万分。警政总监则叹口气道:

“听你这么说,倒也不无可能。只是,怪兽男爵为什么要带走小夜子呢?”

“我想他一定是想以小夜子作为护身符,继续为非作歹。”

“那么,黄金烛台又是怎么回事?小夜子不就是玉虫侯爵的孙女吗?为什么还要黄金烛台上的指纹作为证据呢?”

“因为小夜子三岁的时候就离开祖父身边,所以彼此都认不出对方,要是有人假冒小夜子,恐怕玉虫侯爵也无法分辨对方是真是假。”

海野清彦答道。

“原来如此。对了,现在除了野野村邦雄之外,有没有其他人知道黄金烛台的下落?”

“没有。”

金田一耕助笑着说:

“所以我们现在都在等邦雄的到来,我想他应该快到了才对……”

金田一耕助活还没说完,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接着一位身穿黑色洋装的女人打开门探头进来。

她叫杉浦路子,是警政总监的女秘书。

“总监,有位叫野野村邦雄的人说要见您。”

“好,立刻带他进来。”

“是的。”

女秘书出去之后,没一会儿,邦雄就走进来了。

先前他已经回家好好睡了一觉,所以现在整个人显得非常有精神。

“嗨!邦雄,我们正在等你告诉我们黄金烛台的下落呢!”

邦雄扬起眉说:

“哦,那个烛台就在这里呀!”

“哪、哪里?”

“就在这个房间的保险柜里。”

“什、什么?”

警政总监及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部跳了起来,邦雄则面带笑容,继续说道:

“警政总监叔叔,大约十天前,您是不是曾收到从冈山寄来的一个四方形包裹和一封信呢?信上是不是注明请暂时不要打开包裹,并先代为保管这样东西?”

“什、什么?那、那个包裹就是……”

“不错。为了避免回家途中遭遇不测,我偷偷找人从冈山帮我寄过来,因为我想放在这里应该会很安全,可是我仍很担心包裹是否会如期送达这里,所幸刚才我问了秘书小姐,她说警政总监叔叔的保险柜里的确有这么一个包裹。叔叔,真是谢谢您。”

邦雄一面说着,一面低头向警政总监表达谢意。

大伙儿都张大眼睛看着邦雄,过了半晌,警政总监才回过神来,慌忙打开保险柜,并且从里面取出一个包裹。

警政总监用颤抖的双手拆开包裹,只见里面果然有个黄澄澄的黄金烛台。

在场所有人都由衷地夸赞邦雄机智过人,就因为大家的心思全都放在邦雄和烛台上面,所以根本没有人察觉到“隔墙有耳”。

而那个站在门外偷听的人,就是警政总监的女秘书——杉浦路子。

怪兽男爵的真实身分

如果金田一耕助或是野野村邦雄能多加留意这个女人的长相的话,恐怕他们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位女秘书正是大胡子男人的同党,名叫阿薰。

“警政总监,这个烛台就暂时放在您的保险柜里保管吧!因为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金田一耕助的建议下,黄金烛台又再度锁进保险柜里面。

“如此一来,烛台已经没有安全之虞了,现在首要之务就是尽快救出小夜子。可是如果要救出小夜子,就必须先找到怪兽男爵。”

金田一耕助叹了口气说。

“金田一先生,怪兽男爵究竟是什么人?”

邦雄一听到“怪兽男爵”这四个字,连忙兴奋得追问。

大伙儿碰上这个问题,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金田一耕助才说:

“邦雄,你还小,自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总之,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他具有人类的……不,应该说是具有世界级大科学家的头脑,和猩猩般强大的臂力,实在是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怪物。”

金田一耕助说着,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怪兽男爵的本名叫做古柳男爵,是世界闻名的生理学家。生理学家是专门研究人类身体各项功能的人,而古柳男爵钻研的是脑科生理学方面。

他后来更发现可以将人脑切除下来,并且使脑继续运作的方法。假定这里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天才,但是当这个人上了年纪之后,势必就会步上死亡之途;而且这个人一死,他的脑子也会随之死亡。

假如这里有一位年轻、力壮,脑筋却不灵光的人,他活在世界上对人类没有多大贡献,若是把刚才那个优异、绝顶聪明的脑袋移植到后面这位体格强健的人的身上,那么天才就可以藉着强健的身体存活下来了。”

“这……太可怕了。”

由于这件事实在太骇人听闻,所以邦雄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金田一耕助则神情黯然地说:

“古柳男爵的构想非常好,如果把它用在正途上,自然是人类的福祉,可是他却把它用在不正当的行为上。

他身为伟大的学者,竟然对金银珠宝爱不释手,为了钱,他甚至杀了自己的哥哥,因此被判处死刑。”

“死、死刑……那么他不就死了吗?”

“是的,但是在他的细胞还没有死亡之前,他的一名博士级学生把他的尸体领走,取出大脑的部份,和男爵曾经饲养的罗罗——个半人半猿的怪物交换脑部。古柳男爵从此就被改造成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了。”

“那个为他……动手术的博士后来……怎么样了?”

邦雄实在太害怕了,以致于连说话时都不停地颤抖。

“被复活后的怪兽男爵杀了。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丝毫侮意,而且还扬言要报复宣判他死刑的社会。总之,从那件事之后,他就变本加厉地胡作非为。”

“这样啊……对了,金田一先生,那个小个子男人是谁?”

“哦,那个人叫音丸三平,从小就被古柳男爵收养;是男爵的忠实部属。”

这时,一旁的警政总监也忍不住插嘴问:

“金田一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出什么可以抓到怪兽男爵的好方法?”

“嗯,这个嘛……该怎么说呢?”

接着金田一耕助开始发表心中的构想,但是由于他突然压低嗓门,所以站在门外偷听的女秘书——杉浦路子完全听不到谈话的内容。

(到底金田一耕助有什么锦囊妙计,可以抓到可怕的怪兽男爵呢?)

女秘书皱着眉头,不解地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鹰巢海角惨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