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1章 怪人与少女

作者:横沟正史

深夜惊魂

这个世界上经常会发生一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怪事,那年春天,轰动全东京的“夜光怪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夜光怪人”是个矛盾的综合体,如果他是作姦犯科的大坏蛋,应该会装扮得不引人注意才对。

可是,“夜光怪人”在黑暗中仍故意穿上全身闪闪发亮的萤光衣,戴上萤光帽,穿着萤光斗篷、萤光鞋,无论他隐藏在多么漆黑的角落,那身炫人耳目的装扮仍十分引人注目。

那年春天、气温还很低的二月,人们开始争相谈论“夜光怪人”引发的诡异事件。

第一个看到“夜光怪人”的是一位来往隅田川的船家。

那天晚上,年轻船家的船载满煤炭,往隅田川上游划行。

本来那些煤炭应该在傍晚以前运到上游某家工厂,却因为装货时间延长,才会耽搁到晚上还在运送。

当时已经超过晚上十点,天空挂着一弯冷月。

船家拚命地摇着桨,来到两国桥附近时,前方倏地传来年轻女子的惨叫声。

“啊!”

般家吃惊地停下摇浆的动作,往上游看去,却听见一阵“哆哆……”的引擎声,只见一艘马达船像快篇一般往下游飞驶。

船家所看见的景象全都是在刹那间发生的。在朦胧、阴暗的月光中,他并不是看得很清楚,只知道开马达船的是一个穿洋装的年轻女子。

船家心中顿时感到十分纳闷。

(一个年轻女子在深夜里驾着马达船要做什么呢?

刚才那声惨叫一定是年轻女子发出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船家一边想着,一边用力摇桨;但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上游传来“哆哆……”的引擎巨响,接着看见一艘马达船像快话一般与年轻船家的货船擦身而过,笔直地往下流冲去。

这回驾驶马达船的是一个打扮得非常奇怪的人,船家看了不禁全身打寒颤。

马达船上的人戴一顶宽边帽,披着宽松的斗篷,拱着背紧握住方向盘;最奇怪的是,他的帽子、斗篷等装扮都发出闪耀的光芒,好象萤火虫的亮光一般。

更教人吃惊的是,那个人的脸毫无表情,宛如戴上面具般冷酷。

突如其来的意外状况令船家觉得这件事十分诡异,一时之间无法作声,只能呆呆地目送着那团萤火亮光在黑暗中渐渐远去……

这件事马上传遍隅田川沿岸,而且当天晚上除了那位年轻船家亲眼目睹那幕奇怪的情景之外,还有很多人都说他们也看到“夜光怪人”。

“夜光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打扮得那么奇怪?

此外,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年轻女子既然被“夜光怪人”追赶,露出那么害怕的眼神,随后应该立刻去报警才对;可是过了好几天,警察局却没有接获类似的案件。

莫非年轻女子已经被“夜光怪人”抓到、惨遭毒手?她到底是谁?又住在哪里?为什么会被怪异的“夜光怪人”追逐?

就在大家口耳相传“夜光怪人”事件的时候,又发生一起类似的事件。但这次不是发生在水上,而是在陆地上。

这件事发生在先前那个事件之后半个月的三月中旬。

那天深夜,一个年轻的上班族从青山的权田原往信浓町走去,当时乌云密布,天空着不见星星和月亮。

他走到神宫外苑附近,森林里不停地传出“呼、呼”的猫头鹰叫声。

年轻上班族缩着肩膀快步走着,就在这时,一辆车子突然从对面的转角处弯过来,差点撞到他。

“啊……小心点!”

年轻上班族快步问到路边,眼尾瞥见车上只坐着一位年轻女子,她紧紧握着方向盘。年轻女子也朝他瞥了一眼,像是道歉似地点点头,然后便往黑暗中奔驰而去。

年轻上班族茫然地看着那辆车子的背影,他除了觉得年轻女子车开得太快令人不满之外,同时也意识到她回头时的表情充满无法言喻的恐惧。

(那个女子一脸惨白,瞪大的眼睛里布满恐惧的神色,嘴chún不断地发抖,好象快哭出来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上班族脱下帽子,纳闷地抓抓头。

就在这时,他再度听见转角处传来车子的引擎声。

这回年轻上班族立刻警觉地躲到路边,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另一辆车子从转角冲出来,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

那天年轻的上班族喝了很多酒,可是当他看到第二辆车里的驾驶人时,整个人顿时完全清醒,因为坐在车内,握着方向盘的人,正是最近的热门人物——“夜光怪人”。

他戴着宽边帽,穿上宽大的斗篷,那张脸像面具般毫无表情,全身发出萤火虫一般的朦胧光芒……

年轻上班族之前曾听过“夜光怪人”的传闻,因此见到这种状况,不禁吓得颤抖起来。

后来,这件事从年轻上班族的口中传出去,使得“夜光怪人”的传说更加沸腾。如果年轻上班族看到的女子与先前马达船上的女子是同一人,这就表示那天晚上她并没有被“夜光怪人”抓走。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去报警呢?

先前那次因为是在河上,所以不方便立刻去报案;可是现在在陆地上,到处都有警察局,假若她想报案,应该不会很困难。

“夜光怪人”到底是谁?他和那个年轻女子又有什么关系?

由于人们无法了解这些疑点,因此都感到不安、恐惧,担心即将发生不吉祥的事情。

正当大家陷入一阵恐惧之际,又出现第三个看到“夜光怪人”的目击者,而他正是这个故事的主人翁——御子柴进。

夜光狗

御子柴进今年春天刚升上国三,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他已经长得很高,肩膀也很宽,体格非常强健。

他拥有柔道三段的实力,而且是田径队的撑竿跳选手。

一般而言,擅长运动的少年都不太会读书,可是御子柴进不同,他从国一开始成绩始终保持第一名,前途不可限量。

距离上回的汽车追逐事件大约过了一个月,现在是四月中旬。

这天,御子柴进去拜访一位住在营谷的学长,回家途中必须经过上野公园。

上野公园的治安一向不太好,而且当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即使是大人也不会在那个时间经过上野公园,可是御子柴进不怕。

先前御子柴过想到古代武士为了测试小孩子的胆量,总是让他们在深夜时分前往阴森恐怖的坟场。

他还笑着对露出担心表情的学长说:

“上野公园根本不算什么。”

尽管天空乌云密布,却依然能看到月亮躲在云的另一边,大地并非完全漆黑一片。

上野公园的森林耸立在墨黑色的天空下,森林的另一边是五重塔。

这么晚了,公园里人迹杳然,连个狗影子都见不到,隐隐透出一股诡异的感觉,简直跟坟场一样恐怖。

御子柴进的腋下夹着向学长借的书,吹着口哨快步向前走。

忽然间,御子柴进听到一阵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狗叫声,但是他没有特别在意,依旧快步走着。可是,狗吠声仍然不断地传来。

“啊!”

一声女子惨叫声墓地响起,御子柴进不由得停下脚步。

声音好象是从森林的另一边传来,御子柴进往那里跑了五、六步,只见一道影子从森林的另一边跌跌撞撞地冲出来。

由于光线昏暗,御子柴进猜测对方大概是个女人。接着,他又往传出声音的方向跑了五、六步,突然惊呼一声,并停下脚步。

那个女人的后面冲出一只不知怎么形容的怪异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条狗。

(这个世界上有“夜光狗”吗?)

如果真有那么奇异的怪兽,全世界的学者肯定会因此喧嚷不已。

但此时冲向御子柴进眼前的狗确实全身散发出怪异的光芒,它那张得大大的嘴巴吐出一团团火焰,恐怖的双眼犹如鬼火般闪烁着。

这条“夜光狗”凶狠地追着女子,是到这种情况,就连大胆的御子柴进也不禁感到害怕起来。

“啊!”

女子一路喊叫着,途中还被一棵树的树根绊倒。

御子柴进紧张得手都出汗了,幸好女子立刻爬起来,继续往他这边跑。

那条“夜光狗”扭曲着身体,一边用力踢着土,一边朝女子的背后逼近。

御子柴进的脑中灵光一闪,冲到一棵松树下面纵身一跳,然后倒挂在松树枝上;这时,那个女子也正好跑到松树下。

“快点!快点抓住我的双手!”

女子听到御子柴进的声音便惊讶地站住,她看到从树上垂下来的两只手,立刻往上一抓。

御子柴进像拉绳索一般,把女子的身体拉到松树枝上。

刹那间,一阵金色的风轻轻拂过,只见那条可怕的“夜光狗”跑过两人下方,并发出可怕的嚎叫声。

“喂、喂!振作点,没事了,那条狗已经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御子柴进出声说道。

可是女子没有回答,因为她已经在彻子柴进强壮的臂弯中昏倒了。

御子柴进觉得很困扰,他又不是小鸟,总不能一直“栖息”在松树上。

于是他再度出声叫道:

“喂、喂!醒一醒,请你醒醒……”

这回女子只动了动眼皮,没有回答。

“你醒醒啊!”

御子柴进又叫了一次,并摇了摇女子的肩膀。

突然间,他听到有人吹口哨的声音,不禁吞了一口口水,赶紧抱着女人的身体,慌忙躲进交错的树枝里。

(该不会是刚才那条狗的主人来了吧?)

咻咻……咻咻……口哨声从森林的另一边传来,渐渐往御子柴进他们的方向靠近。御子柴进屏住气息,当他看见从森林里走出来的人影时,差点惊叫出声。

因为从森林里走出来的人影与那条“夜光狗”一样,全身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是……“夜光怪人”!)

御子柴进以前听过关于“夜光怪人”的传说,这个人正是让全东京笼罩在恐惧气氛中的奇特人物。

一想到这里,御子柴进不禁心跳加速。

(这么说来,现在靠在我胸前的就是在隅田川被“夜光怪人”追逐的那名女子喽!)

那道发光的人影逐渐靠近御子柴进躲藏的位置,他头戴宽边帽,穿着宽大的斗篷,帽子下面是一张载着面具的脸。

(啊!是他……他一定就是“夜光怪人”。)

“夜光怪人”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两个人躲在树上。

他来到树下,停住脚步,边吹口哨边四下张望一番,接着哺哺自语道:

“罗罗这家伙追到哪里去了?”

御子柴进是第一个听到“夜光怪人”说话声的人,他的声音十分低沉、沙哑,隐约透出诡异的气氛。

“不过……藤子那家伙今晚应该被吓到了,谁教她那么逞强!如果她坦白说出那个大宝库的线索,就不会遇到这些可怕的事情。”

御子柴进的心跳不禁加速跳动着。

(什么大宝库?“夜光怪人”到底有什么企图?)

御子柴进脑筋一转,更加注意倾听“夜光怪人”自言自语的内容。

“哼!女儿跟老爸一样好强,只要你们一日不说,我就把整个东京搞得天翻地覆;在获得宝藏以前,我仍然有很多能够弄到钱的管道。”

这时,对面传来狗的嚎叫声,“夜光怪人”兴奋地说:

“啊!罗罗,你在那里吗?罗罗……”

黑暗中,只见“夜光怪人”发出怪异的光芒,飞也似地往狗叫声的方向跑去。

如果御子柴进手上没有抱着昏迷不醒的女子,他一定可以从树枝上跳下来打倒“夜光怪人”。

如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光怪人”跑走。

不久,女子清醒过来,全身颤抖地问:

“啊!那、那条可怕的狗呢?”

“不用担心,那条狗已经跑到那边去了。”

“还有那个、那个……”

看着女子口齿不清地问话,御子柴进不禁笑道:

“你是说‘夜光怪人’吗?他跟着狗到那边去了,而且没有发现我们躲在这里,哈哈哈!”

女子放心地抬起头,云层在这时候散开,月光从树缝间洒下来,御子柴进藉着月光重新审视女子之后,不禁吓了一跳。

他原以为这位女子的年纪很大,近看之下才知道她不过是个少女。

少女看起来和御子柴进相差两、三岁,大概十七、八岁左右。由于她的身材高挑,装扮素雅,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

御子柴进轻轻地放下少女,等少女跳下树之后,他也跟着跳到地面上。

当他正想把先前丢在树根旁边的书捡起来时,突然看到一张纸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 怪人与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夜光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