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2章 “珍珠”争霸战

作者:横沟正史

珍珠王

“三津木先生,这张纸让我联想到一件事情。”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离开会场,来到附近的咖啡厅。

御子柴进喝着红茶,眼睛发亮地说:

“早知道我就先告诉你这件事情,但是我原以为可能跟‘夜光怪人’有关,所以故意隐瞒到现在。三津木先生,请看这个。”

御子柴进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剪报递给三津木俊助,上面写着——

最近在银座百货公司八楼举办的“贸易促进展览会”中有日本重要的出口商品,最引人注目的是珍珠王小田切准造生产的数十串珍珠项链。

小田切先生说要带着这几串项链在银座百货公司八楼创造一个梦幻世界,其中等级最高的是一串叫做“人鱼之泪”的项链,这条项链模仿天上的北耳七星,特别在七勤大珍珠周围镶嵌一百多原高品质的珍珠,是世界上少见的珍品,价值难以估计。

三津木俊助的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

“阿进,你怎么会拿到这份剪报?”

“上次在上野公园森林中,‘夜光怪人’离开之后,我从树上下来就看到这张剪报掉在地上。原先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夜光怪人’掉的,所以才隐瞒到今天没说出来。

可是当我看到今天的报纸,才知道有‘贸易促进展览会’这回事,上面还报导‘人鱼之泪’和其他珍珠项链也要一并展出,我感到有点担心,因此才找你商量。”

三津木俊助比较着那张剪报和少女托人转交给他们的纸条,然后笑着说:

“原来如此,‘夜光怪人’早就看上‘人鱼之泪’,等着它参加‘贸易促进展览会’的展览活动。”

“是啊!”

“刚才那个女孩知道这件事情,特地来警告我们喽?”

“是的,三津木先生,一定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她不去报警,却要通知我们?”

“这……”

御子柴进一时语塞,因为这也是让他感到困惑的地方。

三津木俊助微笑地说:

“算了,我不该这样质问你的。我们现在去参观‘贸易促进展览会’吧!”

“贸易促进展览会”同样在银座百货公司的八楼举行展览活动,今天是展览的第一天,会场里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小田切准造的珍珠项链。

一站到那些珍珠项链前面,三津木俊助不禁发出惊叹声。

只见那里放着一个像是关大鸟的铁笼子,笼子大约有二十叠(注:一叠相当于一张榻榻米大小),里面是用珍珠架构出来的梦幻世界。

笼子中央摆着用珍珠做出和人等身的和平女神,它高举的双手所捧的项链正是著名的“人鱼之泪”;从笼子外面往里面看,“人鱼之泪”闪着或蓝或红或紫的光芒,就像梦幻国度的七色彩虹,美得无法言喻。

此外,有十几个长翅膀的天使围绕着女神,在女神脚边或肩膀附近嘻笑、玩耍,天使的脖子和手腕上都挂着两、三条珍珠项链,这么特殊的设计让参观者赞叹不已。

“你看,那就是‘人鱼之泪’。”

“那就是‘人鱼的眼泪’啊!”

“好棒哦!”

“真漂亮!”

“把其他项链都串起来也比不上‘人鱼之泪’光彩夺目。”

众多参观者开始议论纷纷,有些人甚至侵出贪婪的眼神,仿佛在想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会想办法打开笼子,带着“人鱼之泪”逃走。

不过除了粗大的铁栏杆之外,入口还紧紧锁着大锁,因此根本不可能打开这个笼子。

在重重防护之下,“人鱼之泪”绝对不可能被偷走。

三津木俊助看到周围的防盗设备,总算放下一颗心。

然而这次的对手毕竟是神出鬼没的“夜光怪人”,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接下来,工作人员带领两个人来到笼子旁边,立刻引起现场一阵騒动。

一位白发苍苍、气质高雅的老人站在前面,三津木俊助看到他的脸,眼神为之一亮。

这个老人正是天下闻名的珍珠王,也就是“人鱼之泪”的主人——小田切准造。但是,他身边的男人又是谁呢?

防不胜防

“久仰、久仰,三津木先生,你说‘人鱼之泪’是‘夜光怪人’的目标吗?”

这里是会场旁边办公室的一角,刚才三律木俊助走过去跟小田切准造打招呼,说有事情要跟他谈,于是小田切准造带着三律木俊助、御子柴进,以及他身边的男人一起进来。

小田切准造不愧是“珍珠王”,听完三津木俊助说的整件事情后,依旧神色自若,他身边那位不知名的男人也面无表情地陪在一旁。

“是的,希望你特别小心,至少晚上要把那串项链放在保险箱里面比较安全……这是我的忠告。”

“谢谢你的忠告,不过三津木先生……”

小田切准造冷静沉着地说:

“我既然敢把那串项链展现在大家眼前,当然会特别小心。你刚刚提到‘夜光怪人’觊觎项链的事情让我有点意外,不过就多没有‘夜光怪人’,也会有其他野心人士想来抢夺‘人鱼之泪’,因此我已经有所防备。”

“您指的‘防备’是……”

“这个我不能讲,除了我之外,绝对不能给别人知道。你刚才说至少晚上要把那单项链放在保险箱里面,可是万一保险箱被人弄坏,那该怎么办?所以根本没有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对我而言,那个笼子比保险箱还安全,不管是‘夜光怪人’或其他人,只要他们想偷那单项链,一定会被抓到。啊哈哈……”

小田切准造哈哈大笑,表现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对望一眼,御子荣进不以为然地想着:

(这个老人真是逞强!现在讲这种话,以后可别后悔。)

“辜负你们一片好意,真是抱歉。对了,我来介绍一下。”

小田切准造转头看着他身边的男人说:

“这位先生也是我的防护措施之一,他叫黑木一平,我想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名字。黑木先生,这位是‘新日报社’有名的记者三津木先生。”

一听到“黑木一平”这个名字,三津木俊助不禁叫出声来。因为黑木一平是战后名闻通途的私家侦探,在丸之内拥有一间很漂亮的办公室。

“真是抱歉,我竟然没有认出你这位大人物来。你负责这个案子吗?”

“不,小田切准造先生雇用我监视这些珍珠项链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换句话说我只是个看守笼子的人。”

黑木一平的年纪大约四十五、六岁,他的脸和身材都很瘦长,看起来很高;加上他高挺的鼻子、戴着单片眼镜、手上拿着一根漂亮的拐杖,是位与三津木俊助他们截然不同的绅士。

“您有这么能干的人帮忙绝对没问题,我真不该多嘴说那些无聊话。”

“是啊!黑木先生愿意接受这份工作,让我放心不少。”

小田切准造看着手表说:

“啊!时间这么晚了,百货公司已经关门,我先失陪了。”

“那我们也告辞了。”

三津木俊助跟着小田切准造站起来,这时黑木侦探突然开口说:

“三津木先生,你可以再停留一下吗?你说‘夜光怪人’想要‘人鱼之泪’,我也感到很意外,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于是三津木俊助和御干柴进答应继续留在那里。

同一时间,隔壁的“防窃展览会”会场里发生一件奇怪的事件。

当参观者都离开之后,工作人员关上所有窗户,巡视整个会场一遍,这时四下一片静寂,简直像坟场一般闻静无声,气氛顿时变得十分怪异。

会场里陈列着一些很可怕的照片,有充满血腥的杀人场面,还有凶恶的凶手画像,或凶手使用过的手枪、短刀等等。

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大行李箱,凶手杀人之后,将尸体放在那个行李箱中用火车运送到目的地,可见那是个不祥的行李箱。

周围一片寂静,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得见。

突然间,在这片静寂中传出微弱的“哈哈……”声音。

接着,一阵寨寨奉审的声响从行李箱中传出,行李箱的盖子由内部轻轻推开五公分、十公分、十五公分,缝隙越来越大……接着一只女人白皙、细致的手缓缓伸出来……

瓮中捉鳖

展示“人鱼之泪”的笼子四周设置了电灯照明,会场内其他地方一片漆黑,只有“人鱼之泪”的展览区开着明亮的电灯,光线亮得就像白天一般,任何人都不敢随便靠近笼子旁边。

“等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尤其今晚三律木俊助、黑木侦探和御子柴进不知道“夜光怪人”究竟会不会来,情绪变得焦躁不安,连一开始显感兴奋的御子柴进也因为无聊而猛打哈欠。

展示“人鱼之泪”的笼子正对着御子柴进他们去过的那家咖啡厅,现在咖啡厅已经打烊,黑暗中却有三道影子从刚才就屏住气息蹲在那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什么地方的时钟发出报时声,其他时钟也跟着发出叶叶的声响;过了一会儿,有些时钟发出的当当声音陆续从百货公司的时钟卖场传出来。

现在是晚上十点钟,当所有时钟报过时之后,现场又回复到有如坟场一般寂静。

就在这时,一阵“咯咯”的轻微声响传出来,御子柴进感到十分紧张。

不久,声音再度响起,而且是一阵“咯咯、咯咯……”的脚步声。

三津木俊助和黑木侦探紧张得全身紧绷,不敢大声喘一口气。

(百货公司的值班警卫每隔两个小时会从一接到八楼巡视一遍,这阵脚步声令不会是警卫巡逻时发出的?

不,警卫不会故意放轻脚步,何况脚步声好象是从“防窃展览会”里面传出来的。)

就在这时,御子柴进看见对面有个人一动也不动地蹲在那里,他慌忙用双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那个人在黑暗中发出诡异的光芒,让人明显看到萤光斗篷和宽边帽。

(啊!“夜光怪人”要来偷“人鱼之泪”了!)

御子柴进的脑子不停地转着,他的手心直冒冷汗,身体也紧张得直发抖。

“夜光怪人”蹲在黑暗中向四周张望一下,然后静静地靠近展承“人鱼之泪”的笼子,拿出一把备用钥匙打开锁,轻而易举地溜进笼子里。

女神像的机关

“三津木先生,就是现在!我们赶快冲出去抓‘夜光怪人’!”

御子柴进低声喊叫,好象一头发现目标的猎犬般雀跃不已。

但是,黑木侦探却用力抓住他的手,压低声音说:

“嘘!我们再等一下,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阿进,再看看情况吧!刚才小田切准造先生也说他有所防备,我们再等一下。”

不知“夜光怪人”是否知道小田切准造的机关,只见他不还其他的珍珠项链,直接走到“人鱼之泪”旁边,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面具上,闪闪发光。

可是置身在灯光下,“夜光怪人”的萤光斗篷和帽子反而失去光彩。

他攀住女神像挂着“人鱼之泪”的手,伸手去碰那由名贵的珍珠项链,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女神像的手原本静止在空中,现在却迅雷不及掩耳地落下来抓住“夜光怪人”的脖子。

“啊!”

“夜光怪人”发出尖叫声,胡乱挥舞着手脚,拚命想逃离女神像的魔掌。但是女神像的手毫不放松地掐住“夜光怪人”的脖子,他愈是挣扎,女神像的手就愈掐紧他的喉咙。

“啊、啊啊……”

“夜光怪人”挣扎了一阵子,接着发出奇怪的呻吟声之后,便在女神像的手臂中晕过去。

原先掐住“夜光怪人”脖子的女神像放开手,缓缓地往上抬高静止在空中,回复到先前的姿势。

当女神像的手一放开,“夜光怪人”好象没骨头似地倒在地上。

御子柴进他们目睹整个经过后,纷纷发出赞叹声。

“原来如此,真是了不起的机关!只要手一碰到那单项链,女神像的手就会落下,紧紧勒住站在前面的人的脖子。”

难怪小田切准选会那么有自信,三律木俊助感到佩服不已。

“真是惊险,既然有这种装置,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来监视了。”

黑木侦探也对小田切准选精心设置的机关感到十分惊讶。

“不,‘夜光怪人’不可能就这样死掉,他一定只是暂时昏倒,等他一醒来,就会再度逃走,因此需要有人监视他的举动。”

“没错,那么就趁‘夜光怪人’还没醒来的时候给他铐上手铐吧!”

他们三人一边说,一边从咖啡厅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章 “珍珠”争霸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夜光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