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3章 化装舞会

作者:横沟正史

预告信

位于镰仓的稻村崎,有一栋附近人称为“城御殿”的雄伟建筑矗立在临海的悬崖上,宛如神秘的古堡。这栋建筑物有好几个尖塔、城墙、枪眼……整片城墙上爬满藤蔓,它将这一带的风景妆点得十分雅致。

“城御殿”的主人名叫古官春彦,以前是个伯爵。

古官家从战国时代就是世袭的大名(注:相当于诸侯阶级),明治以后获颁伯爵头衔,在贵族阶级中算是相当有钱的。

建造这座“城御殿”的是古宫春彦的父亲——古官丰彦,他长期在欧洲读书,不只去过英国,还遍游意大利、法国、德国、荷兰等国。

古宫丰彦很喜欢欧洲的古堡,回到日本后,便在稻村崎的悬崖上建造这座“城御殿”。

“城御殿”里面的家具、摆饰大都是古朴典雅的西洋物品,它们全都是古宫丰彦不断地花钱从国外购买的贵重物品,使得整座“城御殿”充满异国风情。

古官家每年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六晚上会举办一场盛大的通宵化装舞会。

这个惯例在战争期间曾经停止。战争结束后,又因为种种因素而没有举行;如今社会景气稍稍复苏,终于决定举行化装舞会。

今晚正是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城御殿”的大厅灯火辉煌,高耸的天花板上贴着像蜘蛛网一般的金、银、红、白贴纸,整片墙壁摆满各种颜色的花束。

“这么紧急请你们过来是有原因的,这是我今天早上收到的信。”

古宫春彦焦急地说道。

他今年大约四十岁,很有名门子弟的气势,是一位高雅的绅士。

黑木侦探与三津木俊助看到古富春彦递过来的信,不禁对望一眼。

“夜光怪人”想要你家小姐的项链,请小心!

这封信是用原子笔写的,三津木俊助对这个笔迹很熟悉。

“阿进,你看一下,认得这个笔迹吗?”

御子柴进看完这封信,开始激动地喘着气。

“三津木先生,这是上次在‘防窃展览会’……”

“对,这跟通知我们‘夜光怪人’想要‘人鱼之泪’那封信的笔迹一样,应该又是那个少女通知我们的。”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

那个少女的行为越来越奇怪,在“人鱼之泪”失窃案中,她也是先送上一封预告信,可是后来却自己去偷珍珠项链。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又要预先告知大家“夜光怪人”的目标呢?

现在她又捎来一封预告信,难怪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会感到百思不解。

古宫春彦说:

“我接到这封信时也很惊讶,想了很久,终于想到和‘夜光怪人’最有线的就是你们。‘人鱼之泪’一案,你们与‘夜光怪人’有过直接接触,所以这次应该可以抓到他才对。因此我今天专程找你们来。”

被古宫春彦这么一夸,他们三人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哪里,您这么说让我觉得很羞愧,小田切准造先生那么信赖我,可是‘人鱼之泪’还是被偷走了,我真是没脸见人。”

黑木侦探一提到那件事就觉得脸上无光。

古宫春彦却安慰道:

“没关系啦!每个人都有过失败的经验,正因为有失败,才会奋发图强、努力不懈,失败为成功之母嘛!尽管你们在那个事件中尝到失败的滋味,却因此更了解‘夜光怪人’的偷窃手法。怎么样?你们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吗?”

黑木侦探与三津木俊助对望半晌,然后黑木侦探回答:

“这个工作我们接了。我曾经被‘夜光怪人’摆了一道,实在不愿意就此罢休,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报仇。三津木先生,你觉得如何?”

“我也一样,请让我协助黑木侦探吧!”

三津木俊助也很干脆地接受古宫春彦的委托。

古宫春彦兴奋地说:

“这样我就放心了,两位愿意接受这份委托,我真是感激不尽。”

接着,三津木俊助提出问题。

“他提到是什么样的项链?”

“那是我父亲——丰彦去欧洲旅行时买回来的钻石项链,听说是某王室的东西,由我母亲传给我妻子;我妻子去世后,就传给我女儿珠子,可说是我们的传家之宝。”

“你女儿今晚会戴那条项链出现吗?”

“是的。”

“可不可以今晚不要戴出来,戴别的项链如何?”

“不可以,这是一项惯例。当我收到这封信时,突然想到一个计策。”

“什么计策?”

“珠子有个随身待女叫藤子,她最近刚来不久,而且年纪和珠子一样都是十八岁,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身材也和珠子相仿。原来我打算让珠子化装成法国贵族的公主,藤子扮成公主的侍女,但现在我想掉换一下角色。

也就是让藤子打扮成公主,戴上假的项链,而珠子则扮成侍女,戴上真正的项链,如此一来,大家都想不到珠子会装扮成侍女,反而将注意力放在藤子身上;而且她们都戴着面具,不会那么容易被识破,这个计策如何?”

黑木侦探与三津木俊助听了都拍手赞成。

只有御子柴进露出不安的表情,心中暗忖道:

(这个方法真的可以瞒过既恶劣又狡猾的“夜光怪人”吗?)

计中计

舞会一开始,受邀的客人陆续到达古官家。

大家都挖空心思,想出千奇百怪的装扮。有人打扮成浓眉大眼的古代武士、南洋人,还有穿戴西洋盔甲的武士、马戏团的小丑、红鬼和青鬼;女人则打扮成源氏物语中的贵族公主和西班牙的舞娘。

舞会场面热闹非凡,其中有三名男女的装扮强烈地吸引众人的眼光。

其中一个装扮成“夜光怪人”,众人都瞪大眼睛仔细瞧着;后来不知道是谁说出这个“夜光怪人”是古宫春彦假扮的,大伙因此更感讶异。

古宫春彦本来准备打扮成印度国王,但是今天收到那封预告信之后,突然改变主意扮成“夜光怪人”,他想藉此来戏弄“夜光怪人”。

另外两个受瞩目的女人打扮成法国贵族公主和待女,她们穿着蓬裙,拿着羽毛扇子,举止十分优雅。

两人都戴着紫色面具,几乎遮去半张脸;乍看之下,两人的鼻子、嘴巴都很可爱,是一对美得不相上下的小姐。

大家都以为法国贵族公主是古官珠子装扮的,因为“夜光怪人”老是跟在她身边;而另一个打扮成诗女的女孩,应该是珠子的贴身待女。

舞会上的客人交头接耳地谈论着;

“你们看,那个公主脖子上戴的钻石项链就是古宫家的传家之宝,真漂亮。”

“嗯,我刚才跑到她旁边仔细看了一会儿,那条项链闪闪发亮,好象彩虹似的。”

“就是啊!据说那条钻石项链以前是欧洲某王室的东西,现在价值好几千万……或者好几千亿吧!实在很难估计它确实的价值。”

“你看,那位待女脖子上的项链也很漂亮。”

“哎呀!那种东西一定是玻璃珠去串成的啦!”

人类真是愚蠢,只要是有钱人穿戴的东西,就算是玻璃珠也看成钻石;而戴在穷人身上的,真的钻石也会当成是玻璃珠。

听到大家谈论的话语,三津木俊助不禁窃笑着。

(古宫先生的计策果然成功了。)

三津木俊助装扮成赤鬼,黑木侦探则打扮成青鬼混在人群中,但是却一直没有看见他的踪影。

御子柴进扮成尾巴长长的西洋小鬼,此时也不见踪影。

这些赤鬼、青鬼、西洋小鬼的服装都是古官春彦帮他们准备的。

时间一到,舞会的乐声轻轻扬起,宾客们开始翩翩起舞,不跳舞的人则四处参观,或是喝展饮料、吃东西。

大家渐渐融入舞会的气氛中,谈笑的声音渐渐高亢起来。

三津木俊助毫不松懈地注意着人群中的“风吹草动”。

这时,原先一直不见人影的御子柴进急促地走进大厅,他一看到三津木俊助,立刻快步走到他身边。

“三津木先生,请你跟我来一下。”

“阿进,怎么了?你刚才跑去哪里?”

三津木俊助询问着。

御子柴进只是重复说道:

“三津木先生,请你过来这边,事情不妙了!”

“什么事情不妙?阿进,发生什么事了?”

三津木俊助注意到御于柴进的脸上写满惊慌。

“你先别问,快点来就是。”

御子柴进说完,马上冲出大厅。

“喂、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三津木俊助跟在后面喊着。

御子柴过冲出大厅后,经过一条长廊,来到地下室。

“阿进,地下室有什么东西吗?”

“三津木先生,你来这里看一下。”

这里是地下仓库,只见杂物堆中有两只脚露出来。

“啊!那是谁?”

“三津木先生,你看他的脸。”

三津木俊助走进一难杂乱的用具中,他用御子柴进递给他的手电筒一照,清楚地看到一个人仰卧在那里,不禁大喊道:

“啊!”

三津木俊助吃惊地跳了起来,结果拉到旁边堆放的物品,一堆东西瞬间垮下来,砸到他的头。

他无心顾及疼痛,只是呆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不得了,这不是古官先生吗?)

古官春彦可能被人用麻葯迷昏,此刻正沉沉地睡着。

(既然古官先生倒在这里,那么大厅里的‘夜光怪人’又是谁?)

一股莫名的恐惧自三律木俊助的背脊窜起,他领时全身发抖、开流泱背。

同一时间,“夜光怪人”、法国贵族公主和诗女跳舞跳得累了,遇到大厅的角落休息。

“夜光怪人”面具下的双眸射出锐利的神色,直盯着传女脖子上的项链看。

过了一会儿,“夜光怪人”突然伸手抓住那串项链。

“爸爸,您在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检查一下项链有没有问题,因为这串项链是‘夜光怪人’的目标,我们得小心一点。”

“爸爸,您怎么会讲这种话?呵呵……”

侍女发出轻快的笑声。

“珠子,有什么好笑的?我担心这串项链,让你觉得好笑吗?”

“因为爸爸……呵呵呵……”

侍女又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

“你究竟在笑什么?”

“爸爸其健忘,这串项链不是假的吗?”

“啊!”

“夜光怪人”面具下的双眼突然发出怪异的光芒。

“爸爸不是说即使我跟藤子交换身分,您还是会担心,所以要我戴上假项链的吗?而且这件事情连黑木侦探、三律木俊助他们都不知道。”

“啊!对……不过我没想到你会遵守爸爸的吩咐,那我就安心了。”

“夜光怪人”沉默了半晌,然后想到一件事情,站起来说:

“珠子,跟爸爸过来一下,我有点话要跟你说。”

“爸爸,您怎么了?”

“我忘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你跟爸爸到起居室来。藤子,你留在这里,我们马上回来。珠子,我们走吧!”

“夜光怪人”硬拖着珠子急促地离开大厅。

扮演公主的藤子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夜光怪人”带着珠子进入起居室之后,马上将门上锁。

珠子看到这个情况,不禁吓了一跳。

“爸爸,你为什么要把门上锁?”

“安静一点!”

“夜光怪人”的声音突然变了。

“啊哈哈!被骗了、被骗了……我被骗了,你也被骗了,啊哈哈!”

“夜光怪人”的笑声诡异至极,珠子感到背脊发凉,全身起鸡皮疙瘩。

“你不是我爸爸,你到底是谁?”

“我是‘夜光怪人’。”

“咦?”

“没错,我是真正的‘夜光怪人’。小姐,你要乖乖的,别乱动。”

“夜光怪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瓶子和手帕,然后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在手帕上,甜甜的香气霎时充满整个房间。

“啊!是*醉葯……”

珠子想要呼救,但舌头已硬得叫不出声音来。她转身想逃,双脚却开始发抖,无法移动半步。

“夜光怪人”手里拿着沾了*醉葯的手帕,一步步走向珠子……

另一方面,三律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在地下室的杂物堆中发现古宫春彦被下了麻葯,倒卧在地下室沉睡着。

三津木俊助耕命地喊着,并用力摇晃古宫春彦的身体。

“古宫先生,您醒一醒!”

但是古宫春彦可能被注射了高剂量的*醉葯,根本就叫不醒。他额头上流着豆大的汗珠,在地下室里鼾声大作。

三津木俊助叫喊一阵之后终于放弃,回头看着御子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章 化装舞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夜光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