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5章 名侦探出马

作者:横沟正史

奇怪少年

继“人鱼之泪”被窃的事件后,古宫春彦的女儿——珠子又被劫走,一连串的失败让三津木俊助感到非常沮丧。

事到如今,他想到一个人钦定可以搞定这种混乱局面,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金田一耕助。

大家都听过金田一耕助的名号,他出了名的穿着打扮——

皱巴巴的和服裤裙和杂乱如鸟窝的头发,给人一种邋溻、穷酸的感觉。

不过他在调查杀人事件这方面很有一套,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名侦探。

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很投缘,他开了私家侦探社之后,对三律木俊助爱护有加,两人一起侦破的案件不计其数。

三津木俊助会成为新日报社的名记者,也是因为有金田一耕助这位名侦探在背后管他撑腰。

但是,金田一耕助最近竟突然关掉侦探社,不管三律木俊助怎么劝他,他都不愿意出来。三律木俊助已经说破嘴,他还是无动于衷。

这次“夜光怪人”的事件发生后,三津木俊助曾经去过他家好几次,但始终请不动名侦探出马。

三津木俊助一边在街上漫步,一边想着该如何说服金田一耕助。

珠子被“夜光怪人”掳走到现在已经第五天,三津木俊助每天都用电话和位于镰仓的古宫家联络,但是“夜光怪人”一直没有传来任何讯息。

另外,三津木俊助也调查过古宫春彦提到的大江兰堂,只可惜这个人好象不存在人间似的,根本查不出他的真实身分。

(这时候如果金田一先生在就好了。)

正当他边走边想之际,突然听到一个小孩子的说话声。

“这个好棒啊!”

这里是安静的住宅区,路旁的围墙上贴着一张大海报,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少年正站在那张海报前面看着。

“哇!这个好棒,我想看。”

少年再度大声地说道。

(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棒?)

三津木俊助的好奇心被挑起,他走到少年身后看着那张海报,上面写着:

东方马戏团即将公开露面

鸟人吉米小岛分人手心冒汗的特技

空中大马戏团六月十一日开始在后乐国表演

海报上用粗糙的颜料画着吉米小岛在半空中的绳索间跳来跳去的模样,并用白色颜料在写着“六月十一日开始在后乐园表演”的句子上标示一个箭头。

(原来如此,难怪小孩子会喜欢看。)

正当三津木俊助专心地看着海报时,少年从口袋里掏出粉笔,在海报上的箭头处画一个圈圈,然后就转身走了。

尽管三津木俊助心里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没多久,他又听到那名少年的声音:

“啊!这里也贴着海报。”

三津木俊助本能地抬起头,只见前方的路边同样贴着东方马戏团的宣传海报,少年又站在海报前面欣赏着。

三津木俊助的嘴角露出微笑,带着同情的心情看着他;结果少年又从口袋拿出红色粉笔,在“公开”两字上画上圆圈圈就走开了。

(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恶作剧?他刚才在箭头上画圈圈,这次又在“公开”两个字上画圈圈,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三津木俊助身为一名新闻记者,顿时感到某种绝对不能放过的东西在他心里蠢蠢慾动。

(好,跟踪看看吧!)

就这样,三津木俊助偷偷跟在少年的身后走着。

猜谜游戏

这个少年和御子柴进年龄相仿,他的上衣、裤子上都是缝补的痕迹,鞋子也开了一个大口,头上戴的鸭舌帽更是皱得不成样。

最奇怪的是,在六月的大太阳底下,他竟然蒙着大口罩,一双眼睛戴着黑色眼罩,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

(他会不会是故意遮住脸?)

三津木俊助心中的疑惑愈来愈深,谨慎地跟在少年的后面走着。

不久,少年来到热闹的大马路,马路上有一座公用电话亭,电话亭上面又贴着东方马戏团的宣传海报。他站在那张海报前面看一下,照样从口袋里拿出红色粉笔在海报上画着,然后一转身便跳上从另一边驶来的公车。

三津木俊助见状,不禁倒吸一口气喊道:

“糟了!”

他跑到公用电话亭旁边一看,只见海报上写着“鸟人吉米小岛”的“人”字已经被少年用红色粉笔圈起来。

三津木俊助神情茫然地瞪着海报看。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开始是箭头,接下来是“公开”这两个字,然后是“人”、“矢”、“公开”和“人”……“矢公开人”是[注:日文发音是“yakokaizin”,与“夜光怪人”同音]……“夜光怪人”!)

三津木俊助想到这里,不禁在路边跳了起来。

(少年一路留下来的文字谜,答案竟是“夜光怪人”!他是“夜光怪人”的手下吗?如果是的话,他故意引诱我注意这些文字不是太奇怪了?)

三津木俊助紧咬着嘴chún,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禁向四周张望一下。这时,那个少年搭乘的公车早已经开远了。

(早知道就应该跟紧那个少年……不过他利用东方马戏团的宣传海报留下文字谜,有可能只是巧合吗?

会不会是那张海报具有什么重要意义?东方马戏团里会有和“夜光怪人”相关的秘密吗?好,现在就去东方马戏团看看。)

一下定决心,三津木俊助便跳上开往后乐园的公车。

东方马戏团在后乐园游园地上的空地搭盖棚子,最近刚开始表演。

吉米小岛的空中特技表演十分精彩,佳评如潮,从众多观众围绕着棚子大排长龙的情况来看,可以想见东方马戏团受欢迎的程度。

三律木俊助听过一些关于东方马戏团的评语,今天是第一次进场观赏。

他若无其事地看着那些观众,突然发现其中有一张面孔似曾相识。

(他不就是刚才那个少年?)

少年这时也看到三律木俊助,只见他慌忙离开排队的行列,绕过棚子逃到后面去。

三律木俊助见状,急忙紧迫在后。

少年来到棚子后面东张西望,迅速从后台入口冲过去。

三津木俊助小心翼翼地来到后台的门口,发现里面没有人。

(那个少年跑去哪里了?)

棚子里面正在表演节目,可以听到热闹的音乐声和掌声。

三律木俊助悄悄地溜进棚子里,看见右边有一间挂着白色帘子的小房间,里面传出小声说话的声音。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白色帘子前面,没想到帘子里居然有人出声说:

“请进,三津木俊助,我从刚才就在等你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使三津木俊助低叫出声,他随即打开帘子冲过去。

“啊!金田一先生!”

三津木俊助一脸吃惊地僵立在当场。

金田一耕助登场

金田一耕助依旧穿着皱巴巴的和服,用手握着那头乱发。

三律木俊助由于太过意外,呆立了好半晌才露出笑脸对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说完,他又想到一件事,急忙张望着四周说:

“对了,刚才那个奇怪少年呢?他……”

他还来不及说完,金田一耕助便笑着说:

“哈哈……喂!奇怪少年,快过来这里。”

帘子后立刻有人回答:

“好。”

三津木俊助看到从帘子后面出现的少年,霎时惊讶得瞪大眼睛。

“你、你是御子柴进!”

“哈哈哈!三津木先生,你一直没发现‘奇怪少年’就是阿进吗?”

“原来我中了你们的计!可是他戴着大口罩,一双眼睛又戴着眼罩,根本看不到脸。”

“三津木先生,怎么样?我的易容术很不错吧!”

御子柴进感到非常得意。

“我被你们编了!金田一先生,您为什么要阿进这样恶作剧呢?”

“我想叫你过来这里,所以请阿进帮一下忙。你的好奇心一向十分旺,阿进那样做的话,我想你一定会眼来。”

“金田一先生,你有事可以直接跟我说呀!”

“不行,你身边有‘夜光怪人’的手下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我要跟你见面,就必须采取这种方式。”

“金天一先生,你已经开始调查‘夜光怪人’的事情了吗?”

“是的,阿进最近每天都来找我,拜托我帮你,看他这么热心,连我都不忍心拒绝了。”

听到这里,三律木俊助真是高兴极了。

“金先生,谢谢你。这次如果能够抓到‘夜光怪人’,功劳最大的就是请出金田一先生的阿进,谢谢你……”

三津木俊助接着转向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你选择这个马戏团棚子里的小房间跟我会面有特别的用意吗?这个马戏团跟‘夜光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其实……啊!你来得正好,我来介绍一下。”

金田一耕助正要说明的时候,有个人翻开帘子走进来,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马戏团团长。

团长是个块头高大的男人,他一身红色的衣服上镶满金、银线,打扮得非常华丽,鼻子下面有一撮八字胡,手上拿着指挥猛兽用的鞭子。

“三津木俊助,这位是东方马戏团的团长亨利小谷。小谷先生,这位是新日报社的记者三律木俊助。小谷先生,请你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三津木俊助好吗?”

“好的。”

亨利小谷摸着他的八字胡,朝三津木俊助轻轻一鞠躬,开始说道:

“这个月初,有个陌生人来我们马戏团……你们也知道吉米小岛是个很受欢迎的空中飞人吧!那个陌生人说要借吉米小岛一个晚上,我问他原因,那个人说要访吉米小岛去化装舞会上表演余兴节目。”

听到“化装舞会”,三津木俊助不禁瞪大眼睛说:

“小谷先生,你说的化装舞会……是不是镰仓古宫家的那一场舞会?”

“是的,那个人还要求吉米小岛化装成大家议论纷纷的‘夜光怪人’,让客人大吃一惊,请我务必将吉米小岛借给他一个晚上。”

(这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表演特优让舞会上的宾客惊讶的“夜光怪人”,原来是马戏团的空中飞人——吉米小岛!)

三津木俊助的心里充满疑惑。

“吉米小岛以为只是去表演一扬余兴节目,他事先躲在大型雕花玻璃艺术灯上面,时间一到便开始表演特技。”

“结果你们将他误认为是真正的‘夜光怪人’,开枪打伤他的脚……吉米小岛因此觉得事有蹊跷,心想如果那时候被抓住可就完蛋了。

于是他挤命地跑着,就在那时候,悬崖下面有人对他说:“快点跳!”可是他的脚受伤,没办法跳下去,所以他当场找到一块石头,脱下衣服包起来,将它丢到海里面去;当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到悬崖边的时候,他趁机逃离古宫家。”

对三津木俊助来说,这真是一件令人惊讶的奇闻。

“那当时被救上船的是……”

“只是一件夜光衣,里面根本没有人。‘夜光怪人’的同伙故意发动马达船的引擎,让你们觉得‘夜光怪人’真的跳下去了。”

(对了,当时被马达船数起来的“夜光怪人”一句话都没说,原来那只是一件萤光在……)

“借用吉米小岛的男人到底是谁?”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他表明自己是古宫家的佣人,会不会是‘夜光怪人’或是他的手下?”

三津木俊助回想那个表演特技来引起众人注意的人,如果他不是真正的“夜光怪人”,那么……

(“夜光怪人”既然已经把珠子掳走,就表示那天晚上他确实有潜进古宫家,而那个“夜光怪人”现在在哪里?)

三津木俊助猛然想到一件事,不禁大口吸着气。

金田一耕助笑着说:

“哈哈……三津木俊助,你终于想到谁是‘夜光怪人’了吗?”

“金田一先生,是他……”

“是的,三津木俊助,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密室杀人,一般人是不可能从上锁的房间里消失的。其实这个破绽你也想得到,只是当时你被吉米小岛表演的余兴节目所蒙骗,一直想不透个中玄机。”

金田一耕助有点口吃地说:

“那、那天晚上化装成古宫春彦的‘夜光怪人’和珠子一起进入起居室,并从里面上了锁。没多久,你破门进入起居室,发现里面没有半个人,珠子和‘夜光怪人’就像轻烟一般消失无踪了。

虽然那间起居室里有窗户,不过窗户下面是悬崖、峭壁,你认为‘夜光怪人’不可能抱着珠子从那里爬出去,因此一直执着于他们两人从密闭的房间消失这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 名侦探出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夜光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