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6章 惊险之旅

作者:横沟正史

两种声音

在马戏团人员的帮助下,金田一耕助他们终于将珠子放到地面上。

由于珠子被下了*醉葯,过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等到古宫春彦也从昏迷中醒来,父女俩喜极而泣地紧紧相拥着。

这回“夜光怪人”像魔鬼一般狠毒地杀死吉米小岛之后,还抢走古宫春彦的传家之宝逃逸无踪。

古宫春彦和珠子暂时不回镰仓,两人先住在东京的亲戚家。

第二天,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去拜访他们。

“真是抱歉,你们觉得好点了吗?”

“谢谢,昨天多亏有你们在……珠子也觉得好多了。”

“不用客气。那我们就来谈谈‘夜光怪人’的事情吧!我听说‘夜光怪人’就是黑木侦探后,立刻和管政署联络,请他们派人去丸之内的黑木侦探事务所调查,可是他已经闻风逃走了。

正如你先前所说,黑木侦探只是‘夜光怪人’其中一个身分,他的本名叫大江兰堂,是个变装高手,使用其他名字蒙骗世人,目前我们除了黑木侦探这个身分之外,对于大江兰堂的其他身分一概不知;而现在黑木侦探已经逃走,要找到大江兰堂就更困难了,因此我们想请珠子小姐帮忙。”

“只要是我能力所及,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帮忙,只不过我对大江兰堂的变装毫无所知。”

珠子担心地说道。

“没关系,我只是想问你被大江兰堂绑架了十几天,究竟被关在哪里?你对那个地方有没有线索可以提供?”

“关我的地方?”

珠子的身体微微颤抖地说:

“那里好像是个黑漆漆的洞穴,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有任何人在……”

“可是,如果你在同一个地方被关了十几天,总会有一些记忆吧!珠子小姐,请你从被绑架之后,将你记得的情形告诉我们好吗?”

“好的。不过因为我当时很害怕,整个人觉得昏昏沉沉,记忆也断断续续的,可能很难连贯起来。”

珠子努力克制心中的恐惧,勉强回忆当时的情形,以下就是她叙述被绑架的过程——

珠子在起居室里被“夜光怪人”一下了*醉葯,等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点着微弱灯光、像是洞穴的房间,躺在一张硬细细的床上。

“那里只有一扇门,没有窗户,房间里面很潮湿,我想那个房间可能位在地底下,像是一个洞穴……”

金田一耕助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那是我的感觉,因为里面的空气根冰冷,墙壁和床都很细湿,还有声音:如果是地面上的建筑物,我应该会听到其他杂音,例如在都市里可以听到电车、警车的声音,乡下地方则会不时地听到风声、鸟声,可是那个房间却完全没有声音,安静得像一座坟场。”

“你持在那里的期间都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吗?”

“只有一次,而且同时听到两种很奇妙的声音。”

“是什么奇妙的声音?”

珠子浮现一抹天真的微笑说:

“一种是东西发出的声音,一种是动物的叫声。有个奇怪的老婆婆每天会送三次会物到那个房间,每当她打开门,就会传来一种‘咯咯咯’敲打吊钟的声音,还有一种是……”

“是什么声音?”

“我觉得好像是狮子的吼叫声,可是这不太可能。”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古宫春彦不解地对望一眼,但御子柴进却非常兴奋地说:

“我懂了,那是上野!钟声来自宽永寺的钟响,而狮子吼应该是从动物园里传来的,我第一次看到‘夜光怪人’也是在上野……金田一先生、三津木先生,‘夜光怪人’一定藏身在上野的森林里。”

地底世界

上野的森林正沉沉地睡着,偶尔点缀在浅草空中的庆典灯饰已经熄灭,也听不到电车声了。在如此静褴的夜里,猫头鹰的叫声不时地传来,叫人听了觉得更寂寥。

今晚没有月亮,在层层叠叠的云间只看得到两、三颗星星。

不知道是不是起风的缘故,挂在五重塔屋檐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寂静的五重塔后面突然出现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留意四周的动静,甚至将耳朵贴紧地面聆听着。

这时候,远处传来猫头鹰的叫声,黑影从地面上起身,害怕地向四周张望,然后轻轻爬上五重塔的楼梯;转眼间,那道黑影仿佛被吸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消失在门内。

没多久,五重塔的屋倒又有三道影子探出头来,那是金田一耕助、三律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他们三人对望了一眼。

三津木俊助对御子柴进说:

“刚才那个人是藤子吧?”

“没错,她就是从古宫家失踪的藤子。”

“藤子就是一柳博士的女儿?”

金田一耕助低声问道。

“嗯,她很勇敢,说要自己一个人找出被大江兰堂绑架的弟弟。”

“三津木先生,藤子为什么要把耳朵贴着地面呢?”

“可能是想听听地底的声音吧!”

“我们也来学她,听听着地底下有什么声音。”

金田一耕助说完,三个人立刻趴在地上屏息聆听着。

顷刻间,他们听到一阵激烈的狗叫声从地底传上来,御子柴进不由得想起上次在上野公园看到的夜光狗。

“金田一先生,‘夜光怪人’确实藏身在地底的某处,而且他养的夜光狗正在吠叫。会不会是藤子已经找到他们了?”

“好,我们过去塔里面看看。”

五重塔里一片漆黑,在微弱的手电筒灯光下找不到藤子的踪影。

“那里是不是有密道?”

“一定有,找找着。”

他们很快就发现密道,而且在一处满是尘埃的地板上清楚映出藤子的脚印;她的脚印消失在正面的佛坛处,佛坛上安置若一等很大的木雕佛像。

“三津木先生,看来这座佛坛里有机关,我们一起来检查看看。”

于是三个人分头在佛坛四周寻找。不久,黑暗中突然发出叽哩、叽哩的怪声,只见佛坛往后退到一半便停止了。

“啊!怎么回事?”

“金田一先生,刚才我不小心碰到佛像的手,佛坛就开始动了起来。我再摸一次看看。”

木雕佛像的双手往上举,一按他的右手,手就会往下垂,佛坛也跟着退后;等到手完全垂下之后,佛坛便停止移动。先前放置佛坛的地板上出现一个长方形的洞穴,洞里有一个决腐朽的木制楼梯。三人对看了一眼,金田一耕助开口说道:

“进去看看吧。”

他率先走下楼梯,潜进洞里,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则随后跟上。

他们游进洞内往上一看,只见上头垂下一个像是杠杆的器具。

金田一耕助伸手一按,佛坛便叽哩、叽哩地关上,遮掩住洞口。

“很不错的机关。对了,三津木、阿进。”

“是。”

“现在我们要闯进‘夜光怪人’的藏身处,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哦!”

“金田一先生,放心啦!”

“我一点都不怕。”

“嗯,很有胆量,那就跟我来。”

金田一耕助用手电筒照着脚下,一步一步小心地走下楼梯;三律木俊助和柳子柴进在后面跟着,两人的手心直冒冷汗。

楼梯大约有二十阶,接下来是一条长长的地道。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女人的惨叫声,接着是激烈的狗吠声,而且声音渐渐往金田一耕助他们这边接近。

金田一耕助迅速关掉手电筒,只见夜光狗从黑暗中迅速奔来,而藤子跌跌撞撞地跑在它的前方。

这三人对眼前的景象感到不解与惊讶,只能紧贴着地道的墙壁站着。

金田一耕助从口袋中拿出手枪,摆出备战姿势,他打算夜光狗一靠近,就给它来个迎头痛击。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也屏住气息等待着。

藤子大口喘着气,心中的恐惧感几乎让她虚脱无力。

夜光狗全身发出蓝白光芒,犹如疾风一般紧迫在藤子身后。终于,藤子体内的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完了,只见她的膝盖不停地发抖,接着倒在地上,可恶的夜光狗则一边吠叫,一边踩在她的身上。

藤子感受到夜光狗呼出的热气和急促的喘息声,她敌不过心中的恐惧,终于陷入昏迷。

金田一耕助重新拿好手枪,由于他跟在光狗大约距一百公尺左右,一个不小心可能会打到藤子,因此不敢轻易攻击。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在一旁看着,紧张得不敢大声喘气。

这时,一阵口哨声响起,接着有人喊道:

“罗罗,罗罗!”

叫喊声甫落,“夜光怪人”发光的身影从另一头出现。

他在藤子的身边蹲下,自言自语道:

“喔、喔!真可怜,昏倒了。”

听到他的声音,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在黑暗中对看一眼。

(不会错,那是黑木侦探的声音……

看来金田一先生的推理没错,“夜光怪人”就是黑木侦探

。)

“夜光怪人”用链子绑在夜光狗的项圈上,然后说:

“罗罗,你是最忠实的狗,随时都帮我把家看得很好。不过这个女孩不是可疑人物,是我故意用信通知她密道的入口,叫她今晚来这里。”

听到“夜光怪人”说的话,躲在一旁的三人都心生诧异。

(“夜光怪人”为什么要把藤子叫来这里?而藤子收到他的信,为什么不告诉到人,独自前来这里呢?

藤子的行径真是奇怪,她到底是“夜光怪人”的敌人还是战友?)

接着,“夜光怪人”抱起藤子的身体,一只手握着罗罗的链子,准备往另一边走去。

可是夜光狗一动也不动,对着金田一耕助他们三人藏身的地方激烈地吠叫着,似乎发现地下洞穴里还有其他人。

“夜光怪人”诧异地说:

“罗罗,好了,你怎么叫成这样?这个女孩是我们的客人,没关系啦!快点过来。”

夜光狗还是定在原地不走,继续对金田一他们躲藏的地方吠叫着。

这时候,“夜光怪人”也发现有些不对劲,他边朝四周楼巡视说:

“难道除了藤子之外,还有别人跑过这个地道来?”

这些话听在金田一耕助他们三人耳中,格外教人胆颤心惊。

但“夜光怪人”立刻又说:

“不,藤子不可能告诉别人,而且那个出口应该不会被人发现才对。”

他勉强说服自己,然后抱起藤子、拉着罗罗往地道的另一头走去。

目送“夜光怪人”离去之后,金田一耕助他们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金田一先生,刚才‘夜光怪人’说藤子是接到他的信才来到这里,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藤于这个女孩太过好强,什么事情都想自己一个人解决,结果就越陷越深……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可是,三津木、阿进。”

“是。”

“小心点,对方不是普通人物,可能有些地方台装设陷阱。”

“不用您说我也知道。阿进,你也要小心。”

这三人尽量放轻脚步,慢慢往地道里走去。

地图刺青

上野的地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地道呢?

根据学者调查得到的报告,原因大致如下:

从本乡到小石川的白山附近有一些原住民的遗迹。所谓“原住民”,是指在大和民族来此以前就定居在这里的人,他们挖洞居住,采贝为食,直到现在,在这类原住民的穴居遗迹中仍会发现很多贝壳,学者称之为“贝家”,是考古学土的重要资料。

“夜光怪人”藏身的这个洞穴大概也是原住民的穴居遗迹。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慢慢穿越漆黑的地道,终于看到前面发出一点点亮光,好像是从门缝里面透出来的。

他们彼此点了点头,来到透出亮光的房间前面,悄悄地从门缝往里面看去。房间里面没有家具,只是一间空房,点着一盏微亮的灯泡,四周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金田一耕助握紧手枪,轻轻推开门。

他们迅速看一下房间内部,察觉不到任何陷饼之后,才小心地爬进房里,然后关上门。

这时,某处传来轻微的呻吟声,接着有人说:

“藤子,狗已经不在这里,你可以放心了。”

他们循声一看,只见房间的另一边有一扇通往隔壁房间的门。

三人轻轻地点点头之后爬到门边,往门缝里看去,里面的景象让他们倒抽一口冷气。

那个房间跟金田一耕助他们这边不同,里面点着很亮的灯,灯下放了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少年。

(难道那个少年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6章 惊险之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夜光怪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