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怪人》

第7章 真相的背后

作者:横沟正史

吉祥天女像

龙夫一回到藤子的身边后,藤子表明愿意协助金田一耕助他们追捕“夜光怪人”。只可惜显现刺青的葯水已经被黑木侦探毁掉,刻在龙夫背上的刺青是不可能再出现了,因此只能藉由相机里的底片去寻找大宝库的所在地。

糟糕的是,那卷底片已经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抢走了。

“我不想要海盗的宝藏,只要龙夫平安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藤子天真无邪地说着。

尽管如此,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仍必须揪出那个可恨的“夜光怪人”。

后来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仔细地搜索地下道,发现一只涂上夜光涂料的大狗和一位老婆婆的尸体。

这个老婆婆就是上次古宫珠子被绑架时,负责送食物给她的人,“夜光怪人”大概怕她碍事,毫不留情地把她杀了。

几天后,珍珠王——小田切准造来到金田一耕助的侦探事务所,他在银座百货公司的“贸易促进展览会”上,被“夜光怪人”偷走一串昂贵的珍珠项链——“人鱼之泪”。

这时候,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刚好来到事务所和金田一耕助商讨对策,一看到助手递上小田切准造的名片,两人不禁讶异地对望着。

“金田一先生,这或许跟‘夜光怪人’有关。”

三津木俊助急切地说着。

“一定是这样,小田切先生是第一个雇用黑木侦探的人……金田一先生,他为什么要雇用黑木侦探呢?我们问问他吧。”

御子柴进的眼睛发亮地附和道。

“嗯,先跟他见面谈谈吧!青木,把客人带来这里。”

金田一耕助说完,助手——青木立刻沉默地退下。

而后小田切准造在青木的带领下走进来,他的脸上满是担心的表情,但是在看到三津木俊助后,立刻露出熟悉的笑容。

“三津木先生也在这里啊!真是太好了。你是金田一先生吗?我是小田切准造。”

“久仰、久仰,请坐。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小田切准造担心地说:

“是这样的……我是因为‘夜光怪人’的事情而来,我觉得他好像又把目标转向我了。”

“什么?‘夜光怪人’……”

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吃惊地瞪大双眼,一旁的御子柴进也定定地看着小田切准造的脸。

小田切准造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边说:

“我无法确定他的目标是不是我,但是这两、三天晚上都有闪闪发亮的光芒在我家附近徘徊,会不会是‘夜光怪人’又看中我家的某样东西?”

“你有什么会让‘夜光怪人’觎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不过‘夜光怪人’对珍贵的宝石有强烈的兴趣,他会不会又想要珍珠了?”

“这个嘛……”

“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拜托您。我是个孤单老人,没有妻子、儿女,一整栋大房子就只有我跟一个佣人住,但是佣人最近请假了,我很担心自己会出事,因此才想拜托你……就算是半夜,只要我打电话来,能不能请你立刻赶到我家?”

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交换一个眼神,然后点头说:

“最好是不要发生任何事情,万一有意外状况发生,您不用客气,尽管打电话来,我会马上赶过去。对了,您是怎么认识黑木侦探的?”

小田切准造一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突然一变。

“啊!我现在才知道黑木侦探是‘夜光怪人’的部下,他是大江兰堂介绍给我的。”

“大江兰堂?”

“是的。大江兰堂也是个坏蛋,一开始便吹嘘自己是美国回来的富翁,我一时大意被他骗了,才会跟他来往,不久前,他拿了许多珍珠逃走了。金田一先生,我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小田切准造说完,正起身准备离去时,突然盯着桌上的东西猛瞧。

那是一尊高约三十公分的吉祥天女像,是一柳博士的遗物。

金田一耕助收容藤子、龙夫姊弟的时候,藤子为了答谢他,就把这尊吉祥天女像放在事务所的桌上当装饰品。

小田切准造眼神发光地说:

“这尊吉祥天女像是珍品啊!”

“您喜欢古董吗?”

“我从很久以前就对吉祥天女有很崇高的信仰。金田一先生,我想冒昧地请问你可不可以把这尊吉祥天女像让给我?”

小田切准造的要求十分唐突,金田一耕助看着他的脸微微一笑,摇摇头说:

“那是别人寄放在我这里的东西,我不能让给你,真是抱歉。”

听到金田一耕助的拒绝,小田切准造一脸遗憾地拿起吉祥天女像,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之后,竟然连再见都没说一声就回去了。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愣愣地对望着,露出疑惑的表情。

(小田切先生为什么那么想要这尊吉祥天女像呢?)

当天晚上,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待得太晚,于是住在金田一耕助的事务所。到了十二点多,金田一耕助寝室里的电话铃声大作。

他急忙拿起话筒,马上听到小田切准造颤抖的声音,不由得紧张起来。

“喂、喂,小田切先生吗?我是金田一耕助,发生什么事了吗?”

“金田一先生,不得了、不得了了!‘夜光怪人’……”

“‘夜光怪人’怎么了?”

“他正从窗户往里面看,啊!他破窗而入了……救命啊!杀人了……”“金田万先生,啊、啊!金田一先生,‘夜光怪人’……‘夜光怪人’……”

“喂、喂,小田切先生,怎么了?‘夜光怪人’潜进你家了吗?”

金田一耕助震惊地紧紧抓住话筒。

“哇!”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惨叫声,同时又有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金田一耕助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差点连话筒都掉在地上。

紧接着,话筒的另一端又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声音渐渐升高,最后变成刺耳的大笑声。

“金田一先生,你听到刚才的惨叫声了吗?那是小田切老头临死前的声音,我一刀刺进去就把他杀了……你想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名字叫大江兰堂。”

说到这里,对方咋地一声将电话挂上。

金田一耕助茫然地呆立在原地。这时,门外传来哈哈的敲门声,原来是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闻声而来。

“金田一先生,怎么回事?刚才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三律木俊助急促的问话声使金田一耕助回过神来。

“啊!三津木、阿进,你们立刻准备一下,小田切先生好像出事了。”

金田一耕助说完,马上冲出寝室,他看见助手青木、藤子和龙夫一脸担心地站在门外。

“青木,去叫醒我们平常找的那家汽车出租公司,请他们派一辆车子过来,藤子、龙夫跟青木一起留下来看家。”

汽车出租公司的车子很快就来了,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迅速上车,直奔小田切准造的家。

珍珠王——小田切准造的房子非常大,现在已是深夜时分,铁门居然还开着。

坐在车上的三人见状,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他们一下车便快速冲进铁门里,看到屋子的每扇窗户都是一片漆黑。

“三津木,你绕到后面去看看。”

三律木俊助小跑步绕到屋子后面,发现一间房间有灯光,且其中一扇面对院子的及地法式窗户是开着的。

“好,我们从这里进去看看。”

他们一起从那扇法式窗户进去,从房间内的摆设看起来像是一间书房,三面墙壁都是装满书的书架,中间的大桌子上放了一部电话。

“啊!有电话。”

金田一耕助快步走向拥张桌子,突然哇的一声叫起来。

“金田一先生,怎么了?”

“三津木,你看地板。”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顺着金田一耕助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惊讶地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地板上有一滩血,旁边还有一把染血的短剑。

“小田切先生是在打电话时,让人从后面刺杀的吗?”

“三津木,那么……尸体在哪里呢?”

“金田一先生,这里有拖拉东西的痕迹。”

御子柴进大声叫着。

他们三人仔细一看,地板上果真有拖拉重物的痕迹。

“‘夜光怪人’到底把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之后,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仔细找遍整栋房子,却找不到小田切准造的尸体。

另一方面,当金田一耕助他们到达位在涩谷的小田切家时,事务所那边也发生状况。

当时藤子和助手青木、龙夫留在事务所等候消息,突然听到客厅传来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和翻东西的轻微声响,一伙人顿时感到十分不安。

(小偷?)

藤子忐忑不安地来到客厅门前,将门打开一条缝,只见里面流泻出一闪一闪的亮光,有一个人正用手电筒在翻找东西。

藤子猛然打开门,冲进客厅里。

“小偷……”

藤子正想出声呼救之际,却看见“夜光怪人”全身闪着亮光,有如怪物般地矗立在漆黑的客厅中,面具下的双眼发出冷峻、阴森的光芒……

她的舌头顿时打结,吓得说不出话来。

“夜光怪人”低头行个礼,然后拿起桌上的吉祥天女像夹在腋下,从容地由窗户逃到外面。

藤子仿佛被催眠一般,只能眼神涣散地目送“夜光怪人”离开。

以往藤子就算打不过“夜光怪人”,也会极力与他周旋到底。但是今晚藤子却咬着指甲,眼睁睁地看着“夜光怪人”偷走吉祥天女像……

寻宝

这里是冈山县的西南部,面对徽户内海一个叫笠冈的小城。

笠冈除了是花席(注:棉织的印花铺垫)的集散地之外,同时也是通往中部徽户内海各岛联络船的起点。

联络船“白龙丸”是一艘三十五吨的小蒸汽船,每天在固定时间离开笠冈码头,往来于海上的各个岛屿;乘客都是这些岛屿上的住户,外地来的乘客寥寥无几。

小田切准造失踪后的第二天,有四名外地人前来乘坐这艘“白龙丸”,其中一个是穿着和服的男子,另一个是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还有两个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他们就是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一柳藤子。

船上的渔夫们一看到陌生的乘客,开始窃窃私语。

刚开始渔夫们不好意思开口询问,过了一会儿才说:

“对不起,访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是东京来的。”

金田一耕助笑着回答。

“东京来的……请问你们要去哪里?”

“没有特别的目的地,只是想参观徽户内海的岛屿。”

“真悠闲啊!你们四个人是一道的吗?”

“是的。”

金田一耕助回头看着身边三个人,突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

“对了,我想请问一下,最近是否有跟我们一样从东京来的人搭这艘船去哪个岛屿?”

“这……”

塞满整个船舱的渔夫彼此对望着,其中一人出声问道:

“船长,你有印象吗?”

船长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他从驾驶者舱往船舱看,说:

“这个嘛……最近是指多久以前?”

“这两、三天吧!”

“这我就没印象了,最近根本没有外来客搭乘这艘船。对了,很久以前……大约半年前吧!有个来自东京的博士说要前往‘龙神岛’,他曾经措过这艘船。”

这四个人一听到“龙神岛”,不禁面面相觑。

金田一耕助佯装不在乎地问:

“这艘船也去‘龙神岛’吗?”

“怎么可能!‘龙神鸟’等于是无人岛,这艘船不会开去那里的。”

“嗯,那要怎么样才能上‘龙神岛’呢?”

“必须先到‘龙神岛’旁边的‘狱门岛’去找当地的船东——鬼头先生。鬼头先生在那附近有渔场,他为了预防万一,在‘龙神岛’盖一间小木屋,若遇上突发状况可以逃到‘龙神岛’去避难。刚才我提到的那位博士也是以这种方式去‘龙神岛’。”

这时,一个在旁边听他们对话的渔夫突然探出身子说:

“先生……我警告你们最好还是别去‘龙神岛’了。”

“为什么?”

“很久以前,‘龙神岛’是海盗龙神长大夫的根据地,那些海盗灭绝之后,岛上就没人居住了。可是,据说最近又有海盗在岛上活动。”

“有海盗在岛上活动?”

“是的,报纸上也刊登附近有海盗出没的消息,他们可排是一些流氓混混,十个或二十个人组成一个集团,不时騒扰沼岸的村庄城镇、攻击船只、抢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 真相的背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