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男》

第2章 第二次行动

作者:横沟正史

红色浴缸

加纳三作开车前往惠子位于东中野的家。

深夜时分,车子在寒风刺骨的漆黑道路上奔驰,车里没有人开口说话,每个人都像被鬼魂附身一般,露出不安的眼神直视前方;除了车窗外呼啸的风声外,还有西村鲇子歇斯底里的啜泣声。

“健三、健三!”

菊池阳介突然想到一件事,伸手拍拍坐在前面驾驶座上的建部健三的肩膀。

“搞不好你可以针对这件事情写一篇不错的报导喔!哈……”

他说完还发出干笑声。

“你真是烦死人了!”

建部健三回头朝菊池阳介挥拳说:

“我根本就不想写什么报导,只希望惠子能平安回来。”

“你今天晚上很反常哦!”

菊池阳介缩着肩膀笑说:

“菊池先生,请你别再说了,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建部健三不高兴他说。

但是菊池阳介依旧不改其玩世不恭的态度,笑闹着说:

“好、好,你以为自己是白马王子想保护公主呀!啊哈哈!”

建部健三不耐烦地挥挥手说:

“我才没有呢!”

“菊池阳介,你就别再闹了。”

加纳三作回头看着菊池阳介,脸上露出不高兴的表情,菊池阳介终于闭上嘴巴。

先前他们一行人在画室发现浩吉后,立即将人送到警察局。

浩吉大概闻了大量的*醉葯,到了警察局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所以短时间内,大家无法从他口中问出发生什么事情。

此外,一谈到幽灵男托运的箱子,大家都不禁往箱子里可能装着尸体这方面揣想。

“总之,先去聚乐旅馆看看吧!我也要一起去……不过,我得先回警局报告这件事情,然后请求上级派人到旅馆看看。”

后来,搜查主任听了谷本的报告后,也觉得事有蹊跷。

加纳三作他们先去惠子的家一趟,惠子仍然还没回来,她妈妈一个人在家中担心害怕着,于是他们要惠子的妈妈先前往西荻洼警局照顾浩吉。

因此当加纳三作他们到达聚乐旅馆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这时,旅馆柜台前面已经围着好几个人,除了警政署派来的等等力警官之外,还有从西荻洼警局来的搜查主任和一些警员,他们正在询问柜台经理事情。

搜查主任一看见加纳三作他们,立刻趋前问道:

“加纳先生,小林惠子回家了吗?”

“还没有。”

加纳三作摇头回答,接着又想到一件事,回头对西村鲇子说:

“鲇子,你拨个电话回俱乐部问问看,说不定他们后来有收到进一步的消息。”

于是西村鲇子借了电话,打回“共荣美术俱乐部”询问情况。

“加纳医生,俱乐部那边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见她脸色苍白,无力地放下话筒。

“加纳医生……”

等等力警官接着说道:

“能不能麻烦您再将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一次?除了我之外,旅馆柜台经理可能也需要了解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情形,因为他坚持不让我们看那个男人预订的房间。”

“这位先生,请问佐川由良男今天进房了吗?”

建部健三问柜台经理。

“没有,一直到现在都还没看到人,所以我不能让你们进房间去。”

“警官,这件事情还是请健三……不,还是请阳介来说比较好,因为只有他见过幽灵男……喂!你来说吧!”

于是菊池阳介把昨天幽灵男在“共荣美术俱乐部”出现,一直到在西荻洼画室发现浩吉的经过情形详细述说一遍。

柜台经理听了,一股不安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他开口问道:

“那,那个皮箱里面真的有可能装着女人的尸体吗?天啊!这可不得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那间房间……我的妈呀!事情不会真是这样吧?”

柜台经理拿出十七号房的钥匙,慌慌张张地从柜台里面冲出来。

不一会儿,大家站在二楼的十七号房前面,每个人心中都十分紧张。

西村鲇子更是全身颤抖,她紧紧抓住建部健三的手不放。

柜台经理打开房门后,立刻将房内的灯打开。

首先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摆放在房间角落的一个空箱子,以及散放在床上的女人洋装、大衣,衬裙、短裤等衣服;值得留意的是,床边的铁栏杆上垂挂着一只丝袜。

“啊!是谁打开箱子的?”

柜台经理见状,不禁出声大喊。

“经理,箱子送进房间的时候,你也一起上来的吗?”

加纳三作问道。

“当然,因为房间的钥匙在我手上。”

“后来你出去的时候……”

“箱子当然是关得紧紧的,我检查过后还把门上了锁。”

柜台经理神情激动地辩解道。

搜查主任接着问:

“那么,这个房间还有备用钥匙吗?”

“另一把钥匙我昨天晚上已经交给佐川先生了。这里的房间每一扇门都有两把钥匙,一把给客人,另一把就放在我这里。”

等等力警官歪着头问:

“其他房间的钥匙是否也可以开这扇门呢?”

“绝对不可能,如果是那样还得了啊!我们旅馆的房间一向以安全为第一考虑。”

柜台经理急忙解释道。

等等力警官仔细检查门锁,并没有发现损坏的痕迹,他纳闷地说:

“这怎么可能……难道今天晚上佐川由良男来过这里不成?”

接着,等等力警官走向床边,拿起床上的洋装和外套说:

“这些都是小林惠子的衣服吗?”

“是的,可是这……”

建部健三的喉咙仿佛掐住似的,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

等等力警官在房间四处张望着,始终没发现小林惠子的踪影。

最后,等等力警官的视线落在房间侧面的一扇门上,他回头问柜台经理:

“这个门是……”

“那是浴室。”

柜台经理脸色苍白地回答。

“可以打开吗?”

“可,可以,门旁有电灯开关。”

等等力警官先打开电灯后才将门打开,他只看了里面一眼,立刻大口喘气,脸色惨白地关上浴室门。

他看着大家,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才说:

“别让任何人进来这个房间,进藤,你过来一下……”

“是。”

荻洼警局的搜查主任——进藤警官走到等等力警官旁边,等等力警官便附在他耳边小声说话。

接下来,他们两人一起进入浴室,并立刻将门紧紧关上。

只见浴室的浴缸里装满洗澡水……不!那是一缸已经冰冷的水,水满得都快溢出来了,而且整缸水都被染成鲜红色。

小林惠子体内的血像是流尽了,全身苍白得像蜡像般静静躺在浴缸里面,一动也不动……

喜悦的幽灵男

拂晓之际,东方泛起一片鱼肚白。

在东京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有一间房子死气沉沉地矗立在天地之间,阴暗的房间里只有梳妆台上的小电灯泡发出微弱光芒,一旁瓦斯暖炉的火焰宛如鬼火一般轻轻颤动。

紧闭的窗户外面,冷冽的寒风正发出凄厉的吼声,狂乱地吹得窗子啪啪乱响,但除此之外,房间里面就只有瓦斯暖炉嘶嘶的运作声音,整个世界如沉睡一般安静无声。

瓦斯暖炉前面有一个男子,精疲力尽地瘫在扶手椅上。

由于电灯泡的光线实在太微弱,远远望去,只觉得有一大团黑影在那里缓缓蠕动着。

这名男子很享受地舔着玻璃杯里的红色液体。

当然,玻璃杯中的红色液体并非人血,而是葡萄酒。

男子喝了两、三杯葡萄酒之后,从容不迫地从扶手椅上站起来,缓缓地来到梳妆台前面。

梳妆台上面有一面镜子,男子往镜子看去,一脸兴奋地痴笑着。

映在镜中的那张脸是幽灵男吗?

他那宛如死尸一般的土色皮肤,鸭舌帽沿下露出散乱的长发。高挺的鼻子,还有黑镜下露出嘲讽的眼神等都和奇怪男子——幽灵男很像。

唯一不同的是,前天出现在“共荣美术俱乐部”嘴里只有三颗牙齿,可是这个男子上下两排都长着漂亮而洁白的牙齿。

幽灵男看着镜中的脸,十分得意地笑着。接着他好象想到一件事,突然伸手到裤子的口袋里,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

幽灵男一看到那把钥匙,表情变得更兴奋,不禁咧嘴大笑起来。

那把钥匙正是聚乐旅馆十七号房的钥匙。

幽灵男又看了钥匙一眼,才将那把钥匙砰地一声丢到镜子前面,开始摩擦双手,低声说道:

“呵呵!幽灵男出现的第一幕似乎演得还不坏,现在他们一定很慌乱吧?呵呵……接下来的行动就更重要了,让我想想,第二幕要用什么样的舞台布景呢?呵呵……”

屋外寒风凄厉地狂啸着,像是在呼应幽灵男的诡异笑声一般……

吸血画家

第二天,各大报纸的社会版全都报导幽灵男残酷的犯罪手法。

特别是建部健三任职的新东京日报,它报导的深度、广度及时效性都远远超越其他报纸。

过去一直被新东京日报新闻部门视为麻烦人物的建部健三,这下子突然变成人人心目中的英雄了。

建部健三的确很认真地为这个案子四处奔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起,他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有时还会发出沮丧的叹息声,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因此大家纷纷猜测:难道他喜欢小林惠子吗?

另外,警政署里以等等力警官为中心,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个案子的调查工作。

关于幽灵男的真实身分,警方根据线索,首先锁定的是那间画室的原主人——津村一彦。

据说津村一彦去年年底在他的妻子——恭子的弟弟安田陪同下,准备和恭子一起回去家乡——仓敷。他们三人从东京车站上火车,可是津村一彦却在品川巧妙地瞒过其他两人躲了起来,直到现在仍不知去向。

幽灵男杀人事件发生后,恭子在仓敷接受警察侦讯,证实津村一彦确实有吸血的怪癖。但他并不像一般人想象中那么凶暴,他舔噬少量的血就能得到满足,恭子就经常提供自己的血给它。

当然恭子也觉得这种行为很可怕,不过毕竟不会危及性命,因此她认命地默默承受,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件事。

如今,津村一彦嗜血的秘密经由报纸披露出来,社会大众产生莫大的反弹。

一般民众认为,即使津村一彦要求的血量不多,也不会危及性命,可是社会上存在着一个可怕的吸血鬼,实在是一大隐忧啊!

因此众人开始责怪恭子,尽管津村一彦是她最亲近的丈夫,也不应该隐瞒这个秘密;同时,它们也责备有关当局竟没能将这种疯子隔离。

警政署一方面在全国各地严密地部署,希望能尽快找到津村一彦;另一方面,他们也不能因此就断言津村一彦是幽灵男。

毕竟幽灵男的犯罪行动计划得十分完美,或许是有人故意要嫁祸给津村一彦也说不定。

在此,我们依序来看幽灵男的犯罪行动:

首先,他到“共荣美术俱乐部”与模特儿——小林惠子签约,然后又在当天晚上前往聚乐旅馆预订第二天晚上的房间,并交代旅馆的工作人员会先送一个皮箱过来。

第二天,他到西荻洼车站接小林惠子,将她带到画室,关于这一天的经过情形,除了车站有很多目击证人可以证明之外,小林惠子的弟弟也可以作证。

根据浩吉的证词:幽灵男带小林惠子进入画室,叫她脱光衣物,然后让她闻麻葯,最后昏迷不醒。

浩吉潜入画室后便一直躲在窗帘后面,他隐约听到幽灵男说要吸小林惠子的血。

只可惜浩吉的证词到此为止。

小林惠子昏迷之后,幽灵男就发现浩吉,他迅速跳进窗帘里面,用同样的方法迷昏浩吉,之后浩吉完全不清楚他姊妹的命运如何。

根据警方的推测,幽灵男把小林惠子装进他事先藏好的箱子里面,并将箱子托运到聚乐旅馆。

从各方面来判断,小林惠子应该是在旅馆房里被杀死的,所以她被装进箱子里的时候还没死,只是昏迷不醒而已。

但是有一个疑问,就是幽灵男为什么要冒险将小林惠子送到旅馆再行凶呢?他为什么不在画室就将她杀死?

如果小林惠子在被送到旅馆房间这段期间都没有醒来还好,万一她在中途发出呻吟声,那么幽灵男的杀人计划不就功亏一篑?

令人疑惑的不只是这一点。送到旅馆的箱子上有洞可以让人呼吸,幽灵男仿佛故意让小林惠子活着到旅馆,他这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章 第二次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